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8期
2018-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助人線上
  無語良師
  聞思修
  大地保母‧海南島
  健康百寶箱
  靜思精舍生活禪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8期
  大孝成全父親大願
撰文、相片提供‧蔡麗華

大林慈濟醫院三位護理師來家中探視蔡通明阿公夫婦,合影自製成卡片送給他們。

十八年前,雙親簽署遺體捐贈同意書,

社會風氣保守,子女難免承受壓力,

但父親說,能成就父母是大孝,

不要不捨或自責,還要因他們找到最佳去處而感到高興!

 

十八年前,我從大甲慈濟委員王婉華及其師兄黃文燦得知,證嚴法師發起大體捐贈,好讓國內準醫師能有實體實習機會。相較於海外,臺灣可供醫療教育之大體相當欠缺,或許是國人大都保有完身之觀念,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當我推介給雙親,說法師有此宏願時,想不到雙親大表贊同,並且率先響應,囑我立即協助簽署「遺體捐贈志願書」。

因當時社會風氣保守,且我是女兒,不敢做主;雙親只好找來大哥告知此心願,並主動就近聯絡二水的慈濟人。

大哥也是不捨,無法代表家屬簽下同意書,心意已定的雙親就交叉互簽;大哥為了成全父母心願,只好含淚簽下。

二○○○年十月十八日,雙親完成簽署;大哥深怕背負不孝之罵名,但開風氣之先的父親說,能成就父母、順同父母之人乃大孝也,何人敢置喙呢?你看!上人是一介弱女子,就有如此遠大的目光,我沒金錢、沒力氣、沒啥知識,無法幫上什麼忙,唯一能奉獻的就是這身臭皮囊囉!不要不捨、不要自責,而是該替我們高興才對呀!慶幸我們終於找到能長依佛祖的最佳處所!

蔡通明八十歲時仍在自家農園勤勉於農務。

 

何其幸福,成為他們的孩子

 

父親生於日治時代、民國十六年,七位手足中排行第五,接受日本教育國小畢業;依當時社會經濟狀況,本可謀個公家機關任職,但公務人員薪資微薄,且爺爺有田產需幫忙耕種,所以父親畢業後十四歲就開始耕田,駛犁、插秧、鋤草、割稻等,可說與農事相關的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父親二十一歲與母親結婚,婚後育有兩男三女;所分得的農田位於濁水溪沙洲中,耕種時需涉過幾道分流,若是碰上下雨或颱風天,上游集水而匯入河流形成大水,為了禾稼,也需用浮筒游過濁水溪去照顧莊稼。

新插秧苗直到稻穗飽滿收割前,不能缺水,加上農戶多,大家搶著灌溉,所以往往徹夜守水,無法睡覺,而白天又得繼續農事,就算鐵打的身體,也經不起如此經年累月的操勞。

我國小二年級時,父母親累倒,加上二妹染上小兒麻痺,一家三人臥病在床,家事多由二哥扛起,我們兄妹相當感恩他當時的犧牲付出。

雙親性情平和柔順,菸酒不沾,自我有記憶以來,從未見父母發過脾氣、打罵子女,一切的苦皆默默承擔,就算生活再拮据也不曾形於色,表露出來的永遠是那麼慈祥。

我們五兄妹有幸在一團和氣中生活,這成了理所當然的家庭生活認知;及至進入社會工作,眼見周遭朋友、同事言談中顯露出來的舉止行為,方知並非所有父母皆像我雙親。感恩何其幸福能成為雙親的兒女啊!

一九五九年八七水災,父親的田地流失,加上變賣田產治病,舉家遷往山麓,另購得薄田繼續農耕;或許是沖積土壤有別於多年沈積土壤,耕作方法不同,年年歉收。

幾年過去,父親決定走回自己熟悉的耕作方式,又購回河川地,並採取輪耕方式,亦即只種植一小部分土地,其他任其荒廢,水蠟燭、蘆葦叢生,成了野生動植物的天堂。

雙親常說,人類要與萬物共存,世界才會祥和、美麗,所以在能力可及之下留一片淨土給它們。所種蔬果也盡量不用藥,鳥類來採食也不設網捕捉和驅趕。父母的思維是:種出來的農作物要讓消費者敢吃,鳥類能吃,且能讓自己跟子孫都安心食用。但農事如此經營如何賺得了錢,圖個健康罷!

年過七旬後,父母將家產均分成兩份給兩個兒子,一丁點也沒留給自己。靠著老農年金,平淡知足省著過日子;也深怕打擾兒孫,兩老自炊自食,相互扶持,過著平靜的日子。

二○一八年三月十五日慈濟大學模擬手術教學無語良師啟用典禮,學生上課前默禱,感恩老師的付出讓醫學之路更踏實。(相片提供/慈濟大學)

 

視病如親,阿公的三個孫女

 

父親一生中經歷的病痛無數次,如心律調節器裝置等,他都能挺過來。二○一六年元月,經醫師確診,父親左大腿長出來的是骨肉瘤,切除後,還是每天下田。

到二○一七年十月辭世,將近兩年間,歷經兩次相關切除手術、兩度電療,每日搭車往返醫院治療,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對九十高齡的老人家來說實屬不容易,展現的是體貼兒孫的慈愛。

父親接受電療與病魔搏鬥期間,受惠於大林慈濟醫院腫瘤科的邱文彥醫師、洪崇霖醫師,及羅婉真、張瑩柔、李佳玲三位護理人員照顧甚多,她們隨時對他加油打氣,真正做到視病如親啊!讓父親覺得,到醫院醫治是快樂的、是值得期待的。

三位護理人員當真是將父親當成自家親爺爺似的,每次他一住院,必連袂每天探視,關懷之心更甚於我們這些為人子女者。在父親電療療程告一段落時,還利用休假結伴搭火車北上探視他呢!此情此景,看在為人子女眼中,真是銘感五內,感佩在心。

父親二○一七年八月疼痛加劇,於八月二十二日首度入住安寧病房,也告知醫護人員捐大體一事。護理人員說明,仍需做一些檢驗,符合資格才能捐贈。

當父親採取嗎啡貼片治療、二十六日出院,檢驗報告也出來,符合捐贈,但體重不能低於目前,倘若再瘦下去就無法捐了。

父親返家後食欲減退,常看著滿桌佳餚卻胃口缺缺,但為了捐贈大體,還是很認真地將食物往嘴裏塞。

在家休養十一天後,九月六日發燒,二度住進安寧病房,貼片劑量加重;九月十八日出院才待了一晚,又因為疼痛難忍,趕緊就醫,這次進入安寧就沒再出來了。

九月二十八日,當我踏入病房,何玉雲安寧護理師正在用精油替父親按摩四肢以降低水腫,護持符合捐贈大體的標準。何護理師邀我和母親來參加明日中秋節活動,我說,明天是父親九十整壽,三位護理師要來幫他慶生;她們並主動與彰化縣政府聯絡,希望原定於十月金晶婚(結婚七十周年)表揚大會中頒贈的匾額,能提前交付;縣府方面也全力配合,讓我們如期收到。

不久後,我接獲院方來電說明,明天將替父親慶生,請我把匾額一併帶過來,並請全家到齊;我說媽媽跌倒,行動困難。何護理師說,這可能是我父母最後的見面機會。聽聞如此,排除萬難,我也要帶母親來。

當天的會場布置真是別致,慈濟師姊們發揮巧思,利用兩顆大柚子捏塑成穿西裝、披婚紗的新郎、新娘,甚且請來副院長、安寧病房臨床宗教師,來為父母打氣。

母親對著躺在病床上昏睡的父親說,這麼多人來祝賀你,今天是你此生中過得最有意義的一天,你不用掛心我,安心、放心地走菩薩道,孩子們會照顧我,令人聞之鼻酸。

蔡阿嬤表示,能夠完成阿公的心願很開心,祝福醫學生們學習順利,未來也能娶好某、嫁好尪。蔡阿嬤心心念念自己未來要跟阿公一樣捐贈大體,提醒女兒們要把捐贈資料保管好。

(相片提供/慈濟大學)

 

餘命將盡時,老人家啥事都沒交代,一心掛念大體捐贈事宜,叮嚀我找出同意書;十多年來搬家多次,難得他還珍惜著並好好收存沒弄丟。

去年十月父親往生後,遺體在八小時內送達花蓮慈濟醫院冰存,供日後醫學院學生實習教學用。今年三月中旬,我們到花蓮瞻仰父親最後遺容,接著參加大體啟用典禮。

三月十九日領回骨灰,老爸的一生就此圓滿。感謝大林慈濟醫院的醫療團隊的貼心照顧,讓父親心願得以實現。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