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8期
2018-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助人線上
  無語良師
  聞思修
  大地保母‧海南島
  健康百寶箱
  靜思精舍生活禪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8期
  初見海南菩薩
撰文‧黃筱哲、蔡瑜璇 攝影‧黃筱哲



來到海南島最南端的南山寺,

遠遠望去,巍然矗立在眼前的是世界最高的海上觀音,
面容莊嚴安詳,慈眼俯視眾生。
每天都有大批遊客前來朝聖,祈求平安康泰。
觀音菩薩向來有著「千處祈求千處現」的悲願,
以不同的身相度化眾生。
我們來海南島不只看到聖像,還見證到有一群志工,
不忍環境毀傷,每天辛勤地做環保,
用菩薩的精神行善利眾。

 

天然的旅遊勝地

海南省是位在中國大陸最南方的島嶼,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加上島內無工業發展,使她享有「天然氧吧」的美譽。比起內陸許多地區深受霧霾之苦,海南島的人更慶幸在這塊土地上抬頭能見藍天白雲、呼吸清新空氣。

尤其是位在海南島最南端的三亞市,擁有美麗的天然海灣,整年平均溫度皆在攝氏二十度以上,每到冬季就會吸引近百萬寒冷地帶的遊客前來避寒。當我們站在景點之一的三亞灣沙灘上,放眼望去整排度假飯店林立,依山傍海的自然景觀,觀光業不僅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也看出現代人對尋求桃花源的嚮往。

 

海口雙創看得見

位於海南島東北端的海口市,是海南的省會,由於政府致力將海南建造成國際旅遊島,因此從二○一四年開始推行「雙創」計畫,主要以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和「國家衛生城市」為目標,希望能有效提升城市的形象。

當我們搭上海口市的公交車,隨處可見,馬路旁正在進行舊社區拆遷重建的工作,以及類似「走復興路,圓中國夢」等標語或看板,不難看出官方亟待革新、進步的決心。

其實民間也有一股復興的力量,早在政府雙創之前,他們就主動做環保,由自身做起並影響他人,用行動來詮釋「文明」與「衛生」的精神內涵。他們是誰呢?就是我們此行記錄的主角——海南環保志工。

 

資源回收很重要

海口當地的環保志工分享,五年前他們做回收是騎著電動車,沿著街道的垃圾桶找出回收物;自從四年前政府提倡「雙創」後,街道上明顯少了垃圾的痕跡,還有清潔人員定時巡視,整體市容街景也變得較整潔乾淨。

人們為了符合衛生規範,不會在街道亂丟垃圾,然而走進巷弄一看,在社區所設置的大型回收桶就成了灰色地帶,家家戶戶不要的廢棄物就往裏丟。加上民眾普遍對回收分類的觀念很缺乏,實際上回收分類不確實,垃圾量沒有減少,只是換了不同地方丟棄。大量的垃圾何去何從,也非民眾所關心的議題。

這一切,海南的環保志工看到了,她們以媽媽的心疼惜土地與環境,親自投入環保回收的行列,並帶動社區民眾做環保,作為政府與民眾之間堅定卻柔軟的橋梁。

 

未被拆遷的榮景

當地環保志工們提到,近幾年來因為城市更新計畫,有許多老舊社區已被拆遷,使得在原本老區的環保點不得不停止運作。少了可以存放的空間,這些龐大的回收物該如何處理?他們很清楚環保工作不能停歇,為了尋覓地點,真是煞費苦心,所幸在林燕師姊家附近找到合適的空間。

巷弄內一旁的舊建築早已被拆光,再拐兩個彎的環保點,還保留了部分老區的面貌。幾間連成一排的兩層樓建築體,上層是住家,下層是倉庫,其中一間約十坪大,可租借來存放回收物。

 這兒平時由林燕師姊負責整理,回收量多時,就會邀約大家一起來做分類。環保志工們個個埋頭認真地分類整理,附近的小朋友就在旁玩耍奔跑,二樓住戶則在陽臺說話聊天,這個畫面不但彼此沒衝突,反而有種和諧的幸福感。未來這裏也可能面臨拆遷的命運,但如今能見證到在老社區做環保的景象,可說是再珍貴不過了!

 

老區珍貴的樣貌

 

 

 

海口的主要馬路兩側,盡是拆遷後的廢棄建材,這日我們在志工的帶領下穿越巷弄,沒想到僅一巷之隔的老區生活場景,像極了上個世紀五○、六○年代的臺灣社會。現場可見古磚舊瓦、參天老樹,生活步調悠閒自在!

黃昏時刻,漫步在這條小巷,一點也不感覺冷清寂寞,沿途除了左鄰右舍在外乘涼聊天之外,還能遇見挑扁擔的婦女,簍子裏裝滿親手做的小點心,哪兒有人潮就往哪叫賣。這裏的老房子有的作為居家,有的開起小雜貨店或是小吃攤。其中一間約莫兩坪大的空間用來當理髮廳,一次僅能容納一位理髮師傅與一位客人,其餘等待的客人就坐在巷子與附近住戶閒話家常。

看到這些場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交流,還真令人感覺親切與溫暖!不知數年後,老區是否還能保存最純樸的光景、最珍貴的庶民生活樣貌?

 

不變老爸茶文化

來海南之前,早已耳聞海口市的「老爸茶」文化是當地的特色。當我們走進一家現代的茶館時,同時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目測這空間應該有近百坪,裏頭除了梁柱之外沒有任何隔牆,所有看得到的空隙皆擺滿桌椅,而且座無虛席,少說有上百人擠在此喝茶聊天,音量更是大到連坐在同桌對話都很吃力。

據說老爸茶最早就是從海口延伸出來的,當年華僑往返海南島與東南亞之間,也帶進南洋文化,其中包括飲茶的習慣。沒想到數年後,這樣的文化傳遍海南各地,昔日坐在樹下喝茶聊天的景象,演變到現在因為講求舒適性,從精緻裝潢到冷氣供應的茶樓滿滿皆是。

相傳這邊習慣將上年紀的老人稱作「老爸」,因此久而久之就演變成老爸茶了。老爸茶在早年只是上年紀的老人家相聚喝茶消遣的一種方式而已,一壺茶配上幾樣小點心就能坐上一天,只是現在隨著環境的改變,茶的種類與點心的品項也愈來愈多元,因此不單只是老人,就連家人或朋友相聚也要來待個大半天。

 

不同的桌上文化

走老巷真是了解在地文化的好方法。一路上不時可見屋內幾個人圍一桌的場景,當地人將打麻將作為娛樂消遣的一種方式,當我們來到了同條巷的吳地榮師姊家裏,竟發現他們這兒也出現三缺一的景象,仔細一瞧,原來他們手中摸的不是麻將,而是使用過的蠟燭盒!

我們了解後才知道,當地的居士或是信徒會點燈供佛,所使用的小蠟燭都有一個圓形塑膠盒裝著,當蠟燭點完後就剩下塑膠殼與裝燭芯的鐵片。在多數人還沒有回收觀念的情況下,這些東西通常都視為垃圾丟棄。為了減少污染,環保志工盡可能到寺廟或有燒香拜佛的人家中,回收這些盒子。集中收回後,志工們戴上手套,一個一個用刀片刮除塑膠盒殘留的蠟油,接著再拆出鐵片依不同材質做分類。

看到他們專注的神情,不禁讓我們聯想到同樣的時間,不同的桌上文化。這幾位志工捨棄娛樂而投入回收分類,因為他們很清楚,若是這些塑膠盒都當成垃圾燒掉,光一個海口市的數量加起來,會造成多大的空氣與環境污染?

 

騎樓老街在海口

有著「中國歷史文化名街」稱號的海口騎樓老街,見證上一世紀貿易航運的發展,當時的華僑從東南亞返鄉經商,也在當地建造了融合中國傳統與南洋風格的獨特建築。平均兩到三層的樓房,從外觀可見細膩的雕花與精美的裝飾,讓平凡的建築有如藝術品,只要經過的人總會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多看一眼。

海南島氣候炎熱多雨,連成一整排的柱廊騎樓式建築,發揮遮陽蔽雨的功用。這裏的樓房並未因年代久遠而荒廢,經過政府的保存整修後,讓充滿歷史的老空間重新運作並提供商家營業,彷彿在老身軀注入了新靈魂。

一間賣畫的店家牆上,掛著滿滿的古人肖像,我們突然瞥見國父孫中山的肖像,覺得新鮮有趣,原來還有段歷史淵源,騎樓老街的中山路,正是因為孫中山先生曾在此休息過而得名呀!

 

視而不見的角落

位於海口騎樓老街上的「得勝沙」,面積達約四萬五千多坪,是海南島內最具規模的服飾批發零售商場。這裏少說也有五、六百間服飾店,從童裝、女裝到男裝,休閒、流行等風格一應俱全,款式琳琅滿目讓人看得眼花撩亂,吸引各地愛美的朋友前來採購。

只不過,正當大家開心挑選的時候,往往只將目光停留在漂亮的服飾上,卻極少有人會在意腳下的垃圾。場外的商業步行街整潔衛生,但是場內的走道往往留有店家隨手丟的垃圾,尤其是以包裝衣服的塑膠袋居多,還有便當、廚餘、果皮,偶爾還會見老鼠亂竄。這種華麗與髒亂並存的景象,令我們感到困惑。

原來大部分的人認為這些垃圾的清除是由清潔人員負責,而忽略自己本身即是製造者。「文明與衛生」的進步不僅是政策制度的規範要求,連帶也要城市居民改變觀念,將維護環境視為自己的責任,才能使文明素養提升。

 

黃妚娃在得勝沙

在「得勝沙」服飾商場裏,每天下午四點半過後,就可看見一位阿婆,提著黑色大塑膠袋用半跑步的方式,沿著每一店家前的地上撿拾塑膠袋與其他可回收資源,幾年來未曾中斷,這就是海南的環保志工——黃妚娃師姊。

黃妚娃師姊家就住在商場附近,她熟悉這裏的環境,更清楚地上的資源若沒人管,只會被當垃圾清除。商場寸土寸金,沒有閒置的空地存放回收物,為了不影響商場的環境,妚娃師姊得來回幾趟先收完上百家服飾店的回收物,自己再將每一大袋的回收物,從窄小梯間扛上二樓及三樓閒置空間存放;此時才完成第一輪而已,因為緊接著還有另外幾區的商場等著她去收。就這樣,每日每年重複不斷的行程,妚娃師姊沒退轉過,直說:「若不去回收它就會被當垃圾清掉,很不捨呀!」

 

打烊後更加熱鬧

過去「得勝沙」一直有著慈濟最高環保點的稱號,主要是志工們做資源分類的地點在一棟公寓的五樓裏。不過隨著環境的變化,直到三年前已改至得勝沙服飾商場前廣場了。這裏每週六固定有夜間環保,來自海口各區的環保志工會前來協助資源分類,每次少說有二、三十人共襄盛舉。提早來的人,就會先爬上樓,將妚娃師姊平時所存放的回收物搬至一樓廣場。看到志工們在樓梯間傳遞回收物,一趟接著一趟,人人汗流如雨,就可體會妚娃師姊平時一個人做有多辛苦了。

這裏分類的回收物,主要以服飾包裝的塑膠袋薄膜居多,其次是寶特瓶或其他回收物,光是塑膠袋的量,一個晚上少說有兩百斤以上,多則上千斤,尤其換季或過年期間,是量最多的時候,有時分類完都已是凌晨了。

 

海南環保的起源



看到照片中的王菊師姊,拿著《慈濟》月刊,獨自向不熟識人家分享慈濟與環保,不禁想起王菊師姊和我們分享她自己當初發願要將證嚴上人的愛灑播在海南的故事。

王菊師姊是土生土長的海南人,也是海南的第一顆環保種子。師姊在一九九六年嫁到臺灣,生了兩個孩子,卻沒想到後來先生會因一場車禍一度成為植物人。師姊每天耐心陪伴先生,也曾在日子最艱難的時候受過慈濟人協助,因此讓她深深感受到慈濟人的溫暖與上人的悲心,從此有個心願,期望有一天能將上人的愛與善帶到海南深耕。

早年王菊師姊一家還住在臺北,師姊每天帶先生到關渡環保站做環保並當做復健,也因為在環保站的這段因緣,讓她發現環保的重要與意義。二○一○年王菊師姊全家搬回海南後,師姊便開始在當地積極落實環保,也深入社區關懷需要幫助的人;直到現在,投入環保的志工如漣漪般湧現,光是海口大大小小的環保點就好幾個。雖是如此,王菊師姊仍沒一天懈怠,反倒心念更堅定,把握時間精進付出!

 

海南的環保文化

〈大地保母〉專欄四年多以來,皆在臺灣各地記錄環保志工身影,二○一七年八月我們首度跨足海外。第一次踏上海南島這塊陌生土地的我們沒想到,這裏的環保志工如同海南氣候一樣充滿熱情,讓我們瞬間就與他們成為一家人。

頭一天我們在林燕師姊家吃晚飯,來海南之前早耳聞她是個精進的環保志工,而且還是海口的環保負責窗口,沒想到她不只會做環保,還燒了一手好菜。師姊家雖不大,但更顯得溫暖,客廳擺張桌子就成了餐廳,到來的志工將這兒當成自家,不用人招呼,一切自己來。後來我們才知道,海南的環保志工人情味濃,平時誰那兒有環保可做,志工們就往那兒去,環保做好了,主人還會親自下廚,燒個簡單的飯菜讓大家填填肚子,不僅如此,餐後還有個茶敘時間,彼此聊聊今日的心得與感動,對初訪海南的我們,可以感受到在地的環保文化呀!

 

 

看見學佛的真諦

 

 

近幾年來承擔海口市環保窗口的林燕師姊,在接觸慈濟之前,就是虔誠佛教徒,每天風雨無阻前往寺廟報到,誦經、拜佛、供養,她認為這是求功德的唯一方法。二○一二年,在王菊師姊的鼓勵下,林燕師姊邀約拜佛的蓮友,第一次到花蓮參加環保營隊,原抱著可以到臺灣寺廟朝聖的心態,沒想到卻上了幾天的「環保經」,意外的是,林燕師姊與同行的人聽完課後彷彿當頭棒喝,才恍然大悟,原來真正的修行不是只有念經拜佛,更需要走入人群,淨化心靈、淨化環境才行。

證嚴上人曾開示:「信佛不只是坐下來誦經、打坐,而是要了解佛法的精神,體會苦與無常的真諦,不讓人生空過。」林燕師姊回到海南後,從此改變舊有的觀念,幾年下來,除了用心投入環保之外,也積極參與訪視關懷,如使命般朝著「佛法生活化,菩薩人間化」的方向努力。

 

敬佩的海南菩薩

 

 

 

這一天我們在王菊師姊與林燕師姊的陪同下,一起來到了黃妚娃師姊家,一進門就可看見她在廚房忙著準備家人和孫子的午飯。終於等到師姊有空檔坐下來,我們一聊到環保時,妚娃師姊連眼睛都會笑。

妚娃師姊提到,在二○一二年第一次到花蓮參加慈濟環保營,回到海南後就決定做起環保,當時只要哪裏有回收物,她就自己一個人提著大袋子去撿,當年路上回收物多,一撿就是好幾大袋,還得自己用接力的方式分批把回收物扛回家,時常做到晚上十一、二點才能告一段落,就連認識她的人都不解,又不是生活困難,為何要這麼辛苦撿垃圾?妚娃師姊卻很堅定自己是做對的事,就算人家再怎麼說她,她總是笑笑地回答:「這是做好事呀!做環保呀!我們做環保可以讓地球更乾淨,以後我們的子孫就有一個乾淨的地球,不是很好嗎?」

在海南,除了妚娃師姊,我們發現這裏的環保志工對土地有著共同的情懷與悲憫,這些沒錢又耗工的事,常得做到滿身臭汗,卻只為了減少垃圾,不捨大地受污染。幾天下來,我們滿懷感動,此趟來海南,我們都遇見最敬佩的環保菩薩!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