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9期
2018-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宜蘭
  慈善臺灣‧臺南
  人物誌‧臺南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助人線上
  阿板薰法香
  老人沒問題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書訊
  聞法札記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9期
  正因為年輕難得 陳璽文萃取人生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身為咖啡店老闆,陳璽文卻很難得在店裏為客人親手沖咖啡,大多出外投入偏鄉社區營造、慈濟志工活動等多項事務。

不到三十歲,就捨下科技大廠百萬年薪,

投入扶助弱勢振興偏鄉的計畫,陳璽文的轉變令人費解;

他以手沖咖啡做比喻,年齡、心境不同,沖出來的滋味也不一樣,

有些事不把握當下去做,等到「有錢、有閒」時,只怕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冰滴咖啡的咖啡因含量,遠高於其他方式製作的咖啡,因為它萃取時間六到八小時,冷萃咖啡泡二十四個小時,咖啡因含量一定也高;但是這兩個不會差太多,為什麼?因為所有東西都有一個飽和度。」

新竹靜思堂「咖啡人文」課堂裏,陳璽文細說專業級咖啡知識,他現年三十三歲,學生中卻有不少年過半百;當然,品味咖啡也得注意養生,因此他特別提醒大家:「不是喝起來淡的咖啡因就少,濃度跟咖啡因、萃取率沒有絕對的關係。如果怕咖啡因過量,盡量少喝冷萃跟冰滴,手沖和義式就比較不會過量。」

捨下「電子新貴」優渥的專職待遇,他選擇開設咖啡簡餐店,教人品咖啡、種咖啡、烘焙好豆子,行有餘力時,還為教養院、山地部落貢獻智慧。陳璽文的轉變讓認識他的人驚訝,卻不至於出乎意料。

 

為幫助更生少年創業

 

「現在的年輕人比較有自我主張,不會為了薪水高而完全犧牲自己,像陳璽文,是真的很在乎企業社會責任與環保的理念。」聯華電子公司前執行長、現任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執行長的顏博文,對這個與自己同一年受證為慈誠隊員的青年印象深刻。

二○一○年,陳璽文取得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碩士學位,畢業後選擇服為期三年的研發替代役。憑著高中時入選「物理奧林匹亞」國手、清大電機系第六名畢業,以及就讀交大研究所時取得三項國際專利的傲人學經歷,他很快就被新竹科學園區前三大科技公司錄取。

「他告訴我最後選擇聯電,是因為在面談的時候,其他兩家用紙杯裝水招待他,只有聯電是用玻璃杯。」顏博文回憶道。

一只玻璃杯成為關鍵時刻臨門一腳,但促使陳璽文做出決定的,其實不只有杯子背後的環保課題,還有重視勞工權益與社會公益的企業文化。「面試時,我都會問在這裏工時多少?公司有急單的時候,我加班沒有問題,但若要每天拚到十一、二點才下班,即使給再多的錢,都不會是我的選擇!」

拒絕血汗勞動,注重工作之餘的休假,陳璽文對工作職場的要求,頗能呼應當代臺灣青年重視勞動權益的趨勢;但他堅持不「爆肝」,維護休假權益,並不是為了休息或玩樂,而是希望能有多一點時間,做利益社會的事。

三年役期結束,當他可以轉為正職的時候,卻反而捨下優渥待遇,走上創業開店、服務社區的路。

「咖啡是我的興趣,但會投入咖啡產業,是為了幫助少年監獄的孩子。他們出獄後不知道做什麼好,我就教他們這一技之長,往後能去咖啡店或餐飲店工作。」陳璽文道出了五年前改當「咖啡達人」的緣由。

品味咖啡本是陳璽文學生時期的課餘興趣,但為了教導更生人以沖咖啡的技能謀生,他走上開店創業之路;之後也應慈濟社會教育的需求,在新竹靜思堂開設咖啡人文課。

 

慈青經驗寶貴

 

為了取得優質咖啡豆,學習新的種植、加工技術,陳璽文特地飛往非洲、中南美直接造訪原產地。「取經」之後再到花蓮、屏東、南投等地,指導農友種咖啡,烘焙優質的豆子,過著「每週環島」的生活。

採購咖啡豆時,他優先選購符合環保要求及公平貿易原則的產品;營利的同時,也力求解決更生人就業、環保、勞動人權方面的問題,陳璽文的經營之道,頗有「社會企業」的理想色彩。但他也不諱言過去的自己,一心只想考上名校、領高薪,直到遇到了一位加入慈濟當志工的補習班老師。

「他每次上課時會和我們分享慈濟做的事,同學們上大學的時候,還送我們每人一本《佛門大孝地藏經》。」聽從那位老師的建議,陳璽文考上清大電機系後,就加入了校內的慈青社。

「大二擔任社團精進長,大三當慈青社社長,大四接任新竹區慈青副總幹事,進交大上碩一時進入全臺慈青聯誼會的團隊,碩二開始承擔年度專案負責人……」電機系課業繁重,又擔當社團幹部,陳璽文大學生活過得相當緊湊忙碌,但也從服務中獲得深刻的感動。

記得有次去榮民之家關懷,聽一位失去了一手一腳、裝義肢的長者,講述一甲子前烽火流離的歲月,身為「七年級生」的他震撼不已,也愈發珍惜現有的一切。「我感覺到,臺灣這塊土地,就是因為老一輩用生命、用心去經營才有現在啊!」
 

來到瓜地馬拉的咖啡莊園,陳璽文(右圖中排右一)取豆聞味道,他不僅重視咖啡的品質,也優先選購產製過程符合環保要求及公平貿易原則的製品。(相片提供/陳璽文)

 

一杯子一輩子

 

榮家的體驗,讓陳璽文體認到,年輕人必須對自己的土地懷抱使命感,「因為它是我們的家。」加上證嚴上人一再疾呼:「來不及!」慈示全球慈濟人加強環保減碳、素食護生,陳璽文與新竹區慈青們便把上人的呼籲傳出去、做出來。

「今天政府規定超商,只要消費者使用環保杯就可折扣。其實十年前,我們在新竹區的商家、飲料店就開始推動了。」有感於大學生喜歡喝手搖杯飲料,用過即丟的飲料杯成為嚴重的環境負擔,陳璽文在二○○八年發起「一杯子一輩子」運動,呼籲同學們自備環保杯。

慈青們同時前往飲料店宣導,請店家優待使用環保杯的同學。為了配合大學生使用習慣,團隊推廣的環保杯都是七、八百西西的大容量,因此一開始義賣就賣出上千杯。呼籲自備杯子後,陳璽文接著搭上「蘋果i」熱潮,推動使用「i帕」也就是自備手帕。

為了接引更多人吃素,他甚至走進傳統市場,請大家「做對的事」。一如預期,有人響應、也有人的回應不是很正面,「就當是和別人結一分緣吧,這顆種子種下去,什麼時候開花結果不知道,但至少我有播種過。」

對於過程中碰到的困難,陳璽文認為只要是對的事,都要堅持做下去,而慈青們的努力,終究沒有白費。

「當初推這個活動時,雲嘉區慈青去菜市場宣導,竟有賣肉的攤商願意響應;我去新竹竹蓮市場宣導,也同樣有豬肉攤老闆響應。」賣肉的人對勸素的人打氣,看似不可思議,但陳璽文卻認為,很多人為了生活計必須做某些行業,但他們也有慈悲心,只是一時沒辦法實現。

「我很慶幸參加了慈青,因為慈青的事情很多,一年之中,幾乎每個月都有營隊,要讀書又要辦活動,不斷地處在高壓力的環境下。但這些壓力讓我成長,出社會做事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難。」

研究所畢業進入聯電服研發替代役,陳璽文在電路設計方面上屢創佳績,三年內為公司提出了三十項國內、國際專利,堪稱新人中的「專利王」。然而在他畢業後的人生規畫當中,賺大錢已不是第一順位。

「我知道璽文很喜歡當志工,因此他到職一週之後,我就想帶他去認識聯電文教基金會的主要負責人,沒想到他已經早一步見到負責人並主動參與了。」時任聯電資深副總的顏博文回憶道。

二○一一年底,這一群熱心公益的科技人,就巡迴全臺二十三所偏鄉小學演出舞臺劇,拿著繪本為孩子們說故事。陳璽文還特別戴上綿羊帽,化身「黑皮(Happy)哥哥」與偏鄉小學生們同樂。「我花最多時間在慈濟和這些孩子身上。那時我經常一週只上三、四天班,薪水領得比別人少,但我不在乎。」

在聯華電子服研發替代役期間,陳璽文加入公司的文教基金會,與同仁和志工組成兒童劇團到偏鄉演出,並接引偏鄉子弟到新竹參加團康體驗活動、參訪大學院校,開拓視野。(相片提供/陳璽文)


助人不只是「給」

 

然而隨著年歲增長,思慮更周詳,他也猛然驚覺,助人,不能只是一昧地「給」。

「我到底還要陪多久?到底可以陪多久?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他們還是老樣子。這樣的陪伴,對於這些孩子來講,究竟有什麼意義?」

從高雄老家北上新竹讀大學後,陳璽文就和新竹區慈青、社區志工,關懷竹東鎮的天主教世光教養院,帶動院生活絡筋骨、玩遊戲。隨著時光流轉,慈青們陸續畢業、進入職場,但同樣過了這麼多年,身心障礙的世光院生還是需要被照顧。

「所以我和朋友八年前幫世光做一個『手心翻轉』計畫。在竹東規畫一個有機農場,教他們自己種菜,就是希望手心向上的人可以轉為手心向下,自給自足。」

陳璽文觀察到,教養院裏有不少成年的輕度障礙者,智力或許不足但四肢健全;即便是腦性麻痺患者,也有些人能坐能站能動手。若能好好引導,就可從事簡單的勞作賺取收入,不用依賴外界濟助。

「要教他們做事,需要一段時間調適,家長方面也要好好溝通。」為了幫「慢飛天使」打造能夠發揮良能的庇護所,陳璽文會同熱心友人,與世光教養院密切合作,跑公文、開會、勘查土地、施工,在二○一○年四月,正式成立「拙茁家園」庇護農場,展開耕作輔導計畫。

輕度障礙的「大孩子」,在教養院師長們觀護下投入耕作之後,情緒穩定了,不再動輒吼叫、鬧脾氣,而且他們種出來的蔬果不僅能自給自足,還可以回饋社會。

「二○一六年中,他們就帶著自己種的菜,到新竹的警察局和警察伯伯結緣,並提供給創世基金會照顧老人。以前是你要進去關懷,現在他們可以到這些地方去幫助別人了!」

陳璽文表示,如果當初沒有這樣的決定,可能過了二十年、三十年,甚至到此生終了之際,都看不到他們的成長:「只有從根本去解決他們的一些問題,思考如何把他們變成── 以後沒有我,也可以很好的走下去,才有可能看到曙光。」

拙茁家園站起來了,陳璽文轉而投入另一個任重道遠的計畫。就在耶誕節後,農曆春節前的一個星期天,他帶領團隊跑了七、八十公里山路,耗費半天車程來到尖石鄉的鎮西堡部落。

來到鎮西堡,陳璽文(左)與原住民農友勘查可供有機農業使用的土地,希望能以不灑農藥、不用化肥,友善大地的方式,耕耘出一方模範農園。

 

從源頭守護臺灣

 

「這地方很好認,都是樹。春天來了開始有鳥叫聲。」「但是我每次都迷路啊!哈哈!」

一行人和部落的阿道長老在教堂相會,長老熱烈歡迎大家,也不時展現原住民樂天的一面。但談起傳統文化與生態問題,外界對部落的偏見和誤解,年過六十的他感慨萬千。

「其實我們從年輕到現在都一直在種樹,種了幾萬棵。路邊的楓香樹全部都是部落自己種的,沒有任何國家的資源挹注。但外面的人卻說濫墾濫伐都是你們原住民,聽了好傷心!」

年輕的團隊成員們,專心聽阿道長老訴說原住民傳統。「過去部落的耕作是游耕,準備三塊地或四塊地,這塊地耕過三年以後就種樹,然後再開墾第二塊、第三塊,十年以後再輪回來耕第一塊。」

但經過日本殖民以及現代經濟文明衝擊後,部落的景觀、產業、生活方式,幾乎與泰雅傳統完全「斷層」。鎮西堡的民宿、街道景觀和山下的大同小異,族人應外地菜商的需求,投入農藥、化肥,大量種植高麗菜;生產過剩的時候,一顆高麗菜的價錢,甚至不如一罐汽水。

陳璽文曾訪問一家農戶,對方說一年種菜的收入大概是新臺幣二十四萬,等於每個月只賺兩萬,比「二十二K」還低。但尖石山區是大漢溪發源地,當過量的農藥、化肥從鎮西堡等高地流入水源地時,新竹以北及宜蘭民眾的飲水就堪憂了。

「我無法請族人不種高麗菜,但至少要做到農耕不用農藥、化肥。所以鎮西堡計畫,首先是土壤改良。」陳璽文訪查後發現,當地最好的資源,就是滿山遍野的竹子。

把一歲以上的「老竹」砍下來做成有機肥料,就能取代化學肥料改良土壤,改善長年來的化肥污染。而生長不滿一年的「新竹」,燒製成竹碳加進紡織纖維,可織造成口罩、襪子,發揮吸附有害物質及臭味的機能;製造竹炭時蒸餾出來的「竹醋液」更是天然的清潔消毒劑。

竹子量多、生長快,如果妥善運用,就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秋天砍下來,到四月份全部長滿綠油油的竹子。」阿道長老解說。

「產品一定要能賣到平地,所以要幫他們打通路,銷售量不用很多,但要可以維生。」在產銷竹製品、改良農業外,陳璽文也致力於把原住民祖先的智慧發揚光大。

「以泰雅傳統式竹屋民宿,結合深度旅遊,讓遊客體驗,生活中沒有任何塑膠製品,用品全部來自山裏。」不過回歸傳統,並不代表要過沒水、沒電、沒網路的生活;團隊預計引進熱循環系統,把燒製竹碳產生的熱能回收起來,用來燒熱水、發電。

「最後就是青年返鄉。希望透過這計畫,讓部落的年輕人回來經營,延續部落的文化。」細說已經邁開第一步的鎮西堡計畫,陳璽文如是總結。

以世俗眼光來看,陳璽文可謂集「科技新貴」、「人生勝利組」等優越條件於一身;但出於對土地的熱愛、對人的關懷,他選擇做自己想做的事,用汗水與笑顏豐富人生。

 

有意識走每一步

 

太多事情要做,太多地方要跑,有時還要應老東家的召喚,回去幫忙一些專利、技術方面的事情,陳璽文不禁自嘲:「我這幾年都沒生病,因為我沒有生病的權利,每天的行程就是滿滿滿。」

在新竹科技圈中,這樣的例子其實不少,但大部分轉行、投身公益的科技人,大多是等到四、五十歲攢夠了「老本」才離退做想做的事。而他三十不到就捨下高收入,投身利他的志業,著實令家人、親友不解。

「我媽媽對我說,你那麼年輕就是要趕快拚事業啊!很多去其他公司的朋友也會問,你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做這些?」

然而陳璽文認為,許多事情不把握當下,等到「有錢、有閒」的時候,只怕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好比上咖啡課的五、六十歲的學生,聽到他分享到偏鄉小學帶小朋友,紛紛表示自己退休了、有時間可以去;但考量到他們體力實在不允許,也只能婉拒了。

陳璽文以咖啡滋味,比喻每個年齡、每個階段不同的情調與因緣:「沒學過的人沖咖啡,他的年紀、心境馬上呈現。愈年輕沖出來就愈奔放、愈刺,酸味重,沒那麼舒服,但會讓你覺得動能大,層次比較明顯。」

「我跟他們說,當你有一天和我一樣,到了心境很平穩的時候,沖出來的咖啡,就沒有過去的味道了!那時候你就會知道,以前的你有多麼難得!」

同樣的道理,說起這幾年職業、志業的變化,他不認為自己的想法有多大的不同,而是許多因緣改變了。

「很多東西沒有時間醞釀、沒有對的時機不會成功。鎮西堡計畫其實十年前我就想做了,但當時就算募了五百萬也做不成,因為環境剛開始被破壞的時候,大家不會有感覺;相對地在這幾年,有意識的年輕人愈來愈多了。」

推動計畫,幫助弱勢者建立照顧自己的能量,擺脫對外來捐助的依賴,所需投入的金錢和心力,絕不亞於成立一家新創公司,但成功之後的金錢收益卻是遠遠不及。然而他樂此不疲,並同時提攜後進,將小計畫交給更年輕的夥伴,希望在三、五年內,培養出幾個可以獨當一面的青年人才。

「自己有東西可以奉獻,可以讓地球更好,這才是價值啊!」以商業模式幫助弱勢族群,實踐利他理想,陳璽文的「樂忙」哲學,顯示當代青年不願像老一輩一樣「做牛做馬」,但甘願為有意義的事付出所有,乍看之下帶有幾分唐吉軻德的傻勁,實際上卻是思慮周詳、穩紮穩打。

而那分秒不空過,步步踏實做的生命故事,也證明了證嚴上人對青年的啟發與期許,已然開花結果,成就斐然。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