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9期
2018-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宜蘭
  慈善臺灣‧臺南
  人物誌‧臺南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助人線上
  阿板薰法香
  老人沒問題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書訊
  聞法札記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9期
  小學夜間課輔 大學生的讀心術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大智國小新芽課輔班以寓教於樂方式進行品格教育,先請同學抽出一個球,再以球上的選項,引導大家討論生命中的重要課題。

小學生們來讀書,大學生來讀「心」──

讀那早熟的童年,脆弱又堅強的心靈;

看見孩子們的優點,也為每個進步鼓掌。

 

年輕爸爸抱著可愛女兒,與另一半深情相視,嶄新的轎車在旁待命,隨時準備出發。汽車廣告順應著人們的憧憬,勾勒出甜蜜家庭的樣貌。

然而現實社會中,並不是每個家庭都能過著想像中的幸福生活。隨著產業、經濟、社會的劇烈變遷,家的面貌、孩子們的成長環境已然丕變。

「除了『蛋黃區』的學校外,單親、中低收入、家庭關係複雜等弱勢孩子,在國小裏達到三成比例,是很普遍的。」臺中市東區大智國小校長聶台璋,道出了自己這些年來的觀察心得。

低薪、窮忙、工作不穩定,讓弱勢家庭的困境雪上加霜,當「家」的功能減損甚至喪失,學校與社區就必須在教育輔導方面投注更多心力。

為了守護弱勢的孩子,讓他們不致因為家庭破碎、家長無力或無心照顧而走入偏差歧路,許多身為大學生、研究生的慈濟青年,捨棄下課後自由活動的「小確幸」,投入「新芽課輔」貢獻知識與愛心,陪伴正在成長的孩子,一步步邁向正向、有希望的未來。

慈青呂祉葳(左)和輔導的女同學建立深厚情誼,即使女孩畢業上國中了,還是會回來探望這位姊姊,一起吃點心,分享心事。

 

課輔不只顧功課

 

「天地好像大課堂,萬物像同窗,有緣一起來讀書,把握好時光……」每週四晚上七點,接受課輔的十多位大智國小學童們,先跟著慈濟志工及慈青們活動一番,之後再靜下心來寫功課。

有時,畢業的校友也會回來,請帶過他們的哥哥姊姊指導。「我兩年前來參加課輔,當時五年級,現在是國二。」背著國中課本,明華(化名)回到母校,很快找到了當時陪伴她的慈青,就讀弘光科技大學幼保系的呂祉葳。年齡相差不多的彼此,親如姊妹一般,很快就打開了話匣子。

明華是家中唯一孩子,由於父母都在外地工作,因此慈青的陪伴就成為她重要的支持。「我很喜歡來這邊,每週都回來。」不善言辭的她很靦腆;呂祉葳接著補充:「她和同儕互動發生一些問題的話,我會跟她講如何處理。」

親密的情誼,奠基於長時間、頻繁的互動。呂祉葳表示,一開始接觸時,覺得明華個性好強,經常和師長、哥哥姊姊們唱反調。由於父母出外工作顧不到,加上阿嬤年紀大了,沒有多餘的力氣管教,明華放學後就四處遊蕩,直到參加課輔班後,無所事事的下課生活,才開始有了重心和方向。

「每次課輔她都一定會到,我覺得她有表現出『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幾次課輔之後,呂祉葳漸漸發現了明華的優點,也看到倔強表象下敏感的心靈。「她不想讓人看到脆弱的那一面,如果別人責備她,她會躲在廁所裏面哭;有一次她怎麼樣都不出來,我們就好好地跟她說。」

課輔班中,有類似狀況的孩子不只一個,曾有人中途開溜,流連學校隔壁的遊樂場;還把自己卡在管狀溜滑梯裏,任憑老師、慈青怎麼勸就是不出來。

「你是肚子痛嗎?還是你想媽媽?想要回家?」僵持之際,就讀臺中教育大學特教系的詹秉儒,把所學的輔導技巧派上用場。「開一些選項讓她選,讓她回答是不是,就能夠猜到她的想法;或是閒聊其他的東西,比如爸爸媽媽、兄弟姊妹、貓狗寵物等。」

三年多來慈青在大智國小提供免費課輔,也以自身的正面身行,鼓勵孩子們見賢思齊。

以前,那女孩是班上的頭痛人物,常對人口出惡言,不僅人緣不佳,來課輔班也一樣,沒有同學願意和她親近。所幸詹秉儒具備教育專業,又有足夠耐心、愛心,終能把孩子導向正軌。

「我告訴她,你可以說:『同學,請你借我橡皮擦!』餅乾哥哥我,會覺得你超棒的!就是告訴她怎麼說會更好,而不是罵她。」詹秉儒善用輔導技巧中的「正增強」作法,教導她以合宜的言語取代粗話,改善人際關係。

但要從「口吐毒蛇」改成「口說好話」並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到的。「當她下一次說:『喂,借我橡皮擦!』時,我就會稱讚她,因為她沒有叫那個人『胖子』。雖然旁邊人會覺得奇怪,可是我知道她已經進步了!」

 

看得見以後怎麼走

 

學生參加課輔班,獲得關懷甚至改變偏差言行,是校長聶台璋最希望看到的成果。早在二○一一年到任時,他就用每天放學後到晚上六點的時段開設「課後照顧班」,參加的近百位學生中,有自費生也有接受政府、慈濟補助的弱勢生。

「這些學生沒有錢去外面安親班,放學之後,功課也沒人教。所以課後照顧對他們很重要。」聶校長表示,課後照顧班一個老師要關照一、二十個孩子,主要是顧功課;除此之外,校方也引入社會公益團體,為最弱勢的孩子加開課輔班,每週一次進行「補救教學」,慈濟的夜間新芽課輔班即從二○一五年開辦。

然而幾年下來,師長們發現,課後照顧班、課輔班,雖努力加強、補救孩子的課業,但分數的進步不是短時間內可以看出來的。

「校長認為倒不如多在品德上給他們一些好的影響;而品德、行為的改變,其實正是慈濟長期以來一直在推動的。」慈濟志工高惠珍坦言,在課業方面,確實無法要求太多:「就是以今天孩子班導師所出的功課為準,慈青哥哥姊姊確定他功課是做好的,然後當場檢查,不會的就馬上教。我們其實就是『陪伴』,希望慈青能給他們正向的影響。」

亞洲大學慈青、心理系三年級學生劉筱愛,以動畫電影片段引導課輔班小朋友,關注事件發展狀態,並辨別不同自我的人格特質。

大智國小江惠娟老師,也肯定慈青投入課輔的重要性。身為慈濟教聯會一員,她參與訪視,看到太多家庭功能失調的孩子需要被關懷:有的媽媽改嫁了,卻沒辦法把孩子帶到新家庭,只能留在原來的家,讓阿嬤隔代教養;也有女孩子從小看爸爸酗酒,小小年紀就形成排斥男性的想法。

「至少讓他們看到,不是每個人都讓他那麼失望。這對孩子很重要,有這些哥哥姊姊當榜樣,他們就能看見以後可以怎樣往前走。」江老師懇切地說。

擔任課輔志工的慈青,也有不少人家境困難。為了幫助這些慈青同學,慈濟花蓮本會從兩年前開始,提供他們一學期九千元的助學金申請,期望他們能無後顧之憂地投入新芽課輔等服務活動。

「與其讓慈青同學們出去打工,不如用這個方式,招募他們來照顧課輔的小朋友,也是給這些有心付出的慈青一個鼓勵。」志工黃鳳美進一步說明幫助弱勢慈青的用意。

一位來自單親家庭、中低收入戶的慈青,對這分源於十方愛心的補助相當感恩:「慈濟希望慈青有這個機會來這裏幫助小朋友,也解決我們生活經濟上的困難。我覺得對我幫助很大耶!可以讓我不用去外面打工,而且做自己想做的事。」

所有參與課輔的慈青,盡力陪伴關懷這些家庭有困難的孩子。看著燈火通明的教室,校長聶台璋讚歎道:「這是大智孩子的福氣啊!」

曾經,這十多位弱勢的孩子,是師長們心中最擔心、最掛念的一群,而今有慈青哥哥姊姊「大手牽小手」的陪伴,他們的成長之路,有了引導和依靠,未來,也就更能樂觀以對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