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9期
2018-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宜蘭
  慈善臺灣‧臺南
  人物誌‧臺南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助人線上
  阿板薰法香
  老人沒問題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書訊
  聞法札記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9期
  社區免費課輔班  相約星期五之夜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臺南慈青與訪視志工家訪慈濟照顧戶,輕鬆互動拉近距離,同時了解生活近況與孩子學習情形。

在地大學生與訪視志工合作,使慈青社超越了單一學生社團,

成為社區社福支援系統的一部分。

 

晚上七點,府城臺南脫下四百年歷史的厚重古裝,換上繽紛華麗的現代晚禮服。百貨公司、夜市、流行服飾店熱鬧滾滾,夾娃娃機裏的絨毛玩偶,吸引著遊人投下一個又一個硬幣;食客大排長龍,只為一嘗網友力推的路邊攤美食。

上班、上課五天之後,吃喝玩樂似乎成為理所當然的「小確幸」,但成功大學、臺南大學等校慈青卻選在歡樂星期五之夜,進行最重要的關懷、陪伴任務。

他們與二十多位臺南區慈濟照顧戶子弟,結下了長久的善緣。學期中的每週五晚上七點,大家相約在成大成功校區物理二館一起精進課業。對理工背景居多的成大慈青來說,要指導國高中生的數理化並不困難,而臺南大學同學以教育人文見長,主要負責小學生的功課。

除了課輔,慈青們也跟著慈濟社區志工家訪。「這是路線分配,大家可以看一下自己是哪一條路線。」成大慈青社幹部陳冠廷向即將出發的夥伴們,說明二○一七年歲末家訪注意事項;大家按照先前的課輔編組,由慈濟訪視志工分別載往課輔個案的家。

 

慈青老師來造訪

 

「他這次英文考及格了。」「真的啊!」聽到訪視志工賴秀鸞分享小龍(化名)的好消息,翁萱蔓興奮得幾乎跳起來了。

就讀成大政治系四年級的萱蔓,和另一位電機系的夥伴,輔導小龍已經兩個學期了。在此期間,小龍的數學成績從不及格,逐步上升到九十分,以國二生而言算是可以放心了,但英文成績卻直到二○一七年尾才站上及格線。

「理化呢?有及格嗎?」「有!」「不錯喔!」「元素表背起來了嗎?」來到小龍的家,翁萱蔓等三位慈青,拿出撲克牌邀他一起玩。

小龍和爸爸目前住在慈濟人幫他們租的大套房,除了浴廁之外別無隔間,四個年輕人就在爸爸睡的大床上各坐一角比牌技;訪視志工賴秀鸞則把握時機,與爸爸談談近況。

「對她我沒有埋怨……她現在還寄錢給我們。」對於另一半選擇離去,小龍的爸爸已然釋懷,賴秀鸞則鼓勵他:「你們的緣就是這樣子啦,可是你跟孩子的緣很深,你要感恩太太生一個這麼棒的孩子給你。」

小龍的家,是典型「因病而貧」的個案,打從他還在娘胎的時候,爸爸就中風倒下,來自大陸的媽媽一根蠟燭兩頭燒,幾年後離家。父子倆靠著親友及社福單位接濟度日,及至小龍讀小四時,慈濟介入關懷,也帶爸爸到環保站做回收當復健,久而久之身體機能逐漸改善。

由於臺南慈濟中學開放百分之六的名額,供臺南市低收入戶子弟入學就讀,且收費比照公立學校,慈濟志工就安排小龍進入臺南慈中的國中部,課後輔導由臺南地區的慈青負責。

「為你的功課著想,我們不會客氣的。」牌局中,三位大學、研究所學生,合力「圍攻」國二的小龍。當然,慈青們都謹守不賭博的戒律,他們的籌碼是國中程度的英文單字。

「怎麼樣?加背十個單字!」「加一百個好不好!」「喔!」禁不住哥哥、姊姊一再加碼,小龍向後一仰假裝暈倒。

在短短一小時的家訪中,慈青們更了解課輔同學的家庭處境,家長也見識了慈濟人以及慈青們的用心。

全員返回後,成大慈青社指導老師陳岳男對社區志工致謝:「感恩我們的師姑師伯,這麼用心把小朋友載來成大,讓我們有機會可以付出。」接著他對慈青們做了一番勉勵:「我相信今天大家到他們家去看,聞到他們家的味道,看到他們家的家庭關係,你以後教起來的感受是不一樣的。」

成大博士生陳冠廷(右),向參加課輔的慈青簡報家訪事宜。

 

結束課輔才返鄉

 

在設備齊全的系館裏進行課輔,對教學雙方來說是相當方便的。然而六年前課輔的起點,並不是在大學系館開班,而是走出校園到府家教。

「那個案家,媽媽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我們很難走入家裏去改善他們的狀況,可是她很愛小孩,所以我們就從小孩這邊著手,協助課業。」為了幫助照顧戶陳家的三個小兄弟,賴秀鸞聯絡陳冠廷,請成大慈青輔導他們的課業。

由於陳家租住在一棟大樓裏,志工和管委會商量,借用大樓會議室當課輔教室,也預計把還在讀小學的小龍接過來一起上課。

「誰知道在我們要開始的前幾天,他們竟然說要搬家!所以,就不能使用那裏的場所了。」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賴秀鸞傷透腦筋,所幸陳岳男在成大廣結善緣,很快就在校內找到一方空間。但塵埃落定不久,那棟大樓就拆除重建了,陳岳男於是再把課輔班,轉移到自己工作的物理二館。

需要課輔的照顧戶子女愈來愈多,指導老師及慈青們決定投入更多的人力、精力。「我們希望這是一個常態性的服務,不是一月一次,而是每週一次。選擇星期五,是因為隔天放假,慈青們比較沒有準備考試的問題。」陳冠廷說。

當然,志工幹部們及指導老師也知道,星期五晚上是難得的輕鬆時段,而且成大同學多半來自南部縣市,不少人常選在星期五搭夜車返鄉。「可是我發現,同學的服務心念很強,他們都等課輔結束後再去趕搭火車。」陳冠廷讚歎道。

慈青們在輔導國高中生或國小高年級生課業的同時,也兼顧他們幼小的弟妹,用寓教於樂的方式陪伴。

六年來,臺南慈青免費為孩子們課輔,學期間每週五晚間相會。

 

身邊真實的模範

 

從最開始的「家教班」型態,到今日不輸正牌補習班的規模,臺南慈青在成大辦課輔的歷程並非一帆風順。但是慈青、社區志工、指導老師協力合作,使它超越了單一學生社團,更進一步融入社區,成為在地社會支援系統的一部分。

「功能要交集,力量才會大,課輔對照顧戶孩子的成績有多大幫助,倒不是最重要的。反而是透過慈青的正念、正思維來影響孩子們,讓他們有好的模範可以去學習,看看自己可不可以像大哥哥、大姊姊這樣,生起對人生的努力希望。」

賴秀鸞非常肯定慈青的正面影響,除此之外,他們也是優秀的「調查兵團」,能幫助訪視志工和社工及早發現問題:「他們的年齡和孩子們比較相符,所以孩子有心事,心裏有什麼樣的不舒服,會跟大哥哥、大姊姊傾訴,這個功能和訪視有交集。」

如是的成果,讓曾經加入慈青,而今已畢業成為「學長」的陳岳男感受到,當初「婦唱夫隨」,與太太顏秀雯一起到臺南「打拚志業」的決定,是值得的。

剛結婚時,陳岳男在交大母校服國防役做研究,顏秀雯則準備辭去新竹公立小學的教職,為慈濟在臺南的教育志業效力。「臺南慈濟中小學二○○七年首屆招生,二○○六年我們就南下做準備。我曾是慈青,既然來成大當老師,也就有分責任感,要和這邊的慈青同學一起做些事情。」

一家人落戶臺南超過十個寒暑,夫妻倆除了顧好大學教授、小學輔導老師的本職外,也以慈青學長姊的身分及自身專業,支持、鼓勵在校的學弟妹。

 

教育就是能捨

 

課輔學生中,有個小男孩宛如「憤怒鳥」,面對慈青,特別是大姊姊的時候,常有強烈的防衛反應,如拒絕關心、出言不遜等。「他有很多錯綜複雜的情緒或壓力,可能很習慣用生氣、憤怒的方式去表現。」談起這個孩子,顏秀雯表示,他想念因離婚而離開的媽媽,思念的心情漸漸變質了,覺得自己被媽媽拋棄了,因而產生了怨恨的情結。

「我就支持這些大學生,告訴他們不要感到挫折,想想看他在這樣的家庭,如果沒有這些情緒,也不太可能啊!他如果發洩出來的話,我們就是試著引導,一次、兩次之後,他就會明白可以不用這種方式來表達,慢慢建立對人的信任與安全感。」

1

 

2

3

 

 

4

夫妻同心,把愛擴大

陳岳男和顏秀雯夫妻檔目前在臺南從事教職,同時陪伴慈青。(圖3、4)

大學時期陳岳男與慈青夥伴前往山區訪視、發放(圖1左一);顏秀雯(圖2左)代表新竹師院慈青領取聯合報系「大專青年社會服務獎」。

(圖4提供/花蓮本會)

 

顏秀雯出身師範體系,擁有特殊教育碩士學位,年輕時曾任全臺慈青總幹事,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後,帶動全臺慈青進入受災校園,與慈濟志工協力推動「安心計畫」,帶領受災學童們唱歌活動筋骨,並安排環保、兩性關係、法律常識等課程,幫助孩子們學習課外知識,好儘速走出地震的陰霾。

由於慈青在醫院志工、機構關懷、安心計畫等服務表現傑出,她代表於二○○○年被英文版《亞洲周刊》選為亞洲二十五歲優秀青年之一。不到三十歲,就擁有國際認可的榮耀與穩定的公立學校教職,若和數以萬計的「流浪教師」相較,可說是名符其實的「人生勝利組」。

「但我並不覺得,放棄公立學校教職機會很可惜,因為能夠來這麼有理念的學校服務與教學,讓我覺得當老師是很有價值的。」對於當初的決定,顏秀雯並不後悔。她目前擔任臺南慈中小學部學務主任,儘管公務繁忙,卻沒疏忽本行的輔導工作,甚至不惜花費相當於一節課的時間,一對一地對犯錯的學生說道理,真切落實了證嚴上人對教師「愛之深,教之切」的期許。

「她真的是『拚命三娘啊』!」夫婿陳岳男苦笑道。

認真做好該做的事,行有餘力,則把寶貴的時間奉獻給需要關懷、需要知識的孩子們。陳岳男、顏秀雯這一對「慈青道侶」,多年來指導成大、南大兩校慈青同學並結合臺南社區志工,於每週五晚上,在物理二館點亮教室的燈,也照亮了孩子的希望之路。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