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9期
2018-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宜蘭
  慈善臺灣‧臺南
  人物誌‧臺南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助人線上
  阿板薰法香
  老人沒問題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書訊
  聞法札記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9期
  比環遊世界更迷人的事 賴秀鸞 行旅人間
撰文‧葉文鶯 攝影‧黃筱哲

賴秀鸞的人生目標,

是提早退休、環遊世界、做義工,

她也如願達成,

在助人工作中由快放慢、由廣而深,

走出屬於自己的祕境。

 

戴著圓帽的女學生走在隊伍前面,一臉燦笑的她,拿著一支長長的旗幟,大步邁前,身形矯健。

「我喜歡爬山!登高望遠,才知道自己多麼渺小!」看著學生時代的登山照片,賴秀鸞興致高昂地說,她和先生直到現在還是經常爬山,晨間也到住家附近公園健走。相識於救國團舉辦的登山活動,結婚三十多年來,夫婦共創事業的奮進,彷彿也是太太走在前面搖著旗幟。

「勇往直前、不怕困難!」是施壬興對太太的形容詞。

一九六○年出生的賴秀鸞,初出社會便設定人生目標:「四十五歲退休,環遊世界、做義工。」提早退休,將時間、金錢和體力用來旅行和助人,這不僅是她的人生首選,應該也是多數人的夢想。不知道現年五十八歲的她,真的都實現了嗎?

「在花花世界,我發現有比退休、環遊世界更迷人的事!」她的答案耐人尋味。

 

婚姻感性,事業理性

 

賴秀鸞出生在臺中,與大兩歲的三姊秀緞感情最好,從小學、中學到考上同一所女中,她突然不想再當姊姊的「跟屁蟲」,選擇專科學校主修國貿。

在學期間,與施壬興在登山活動之後當起筆友。「結交一個住在臺南的朋友也不錯啊!我們可以去找他玩!」三姊基於好玩起的頭,賴秀鸞其實對那位擅長吉他自彈自唱的帥氣男孩,頗有好感。

畢業後,賴秀鸞在一家貿易公司擔任總經理的業務祕書,燙起俏麗捲髮、打扮光鮮,買件套裝一、兩萬元,卻鍾情於府城窮小子。施壬興當時在學校擔任助教,月薪給女朋友買衣服恐怕還不夠,當未來的丈母娘詢問將用什麼養活她的女兒時,他訥訥地說不出話來。

後來親友集資創業,投入當時還不錯的成衣巿場,從代工做起;一年後,他獨當一面管理工廠,找人設計、縫製童裝,兼給員工煮飯。

「阿鸞,做衣服很辛苦。」婚前,父親提醒女兒慎重考慮,「爸爸、哥哥們比較大男人主義;但他會煮飯、掃地、做家事,這點很不一樣。」賴秀鸞半開玩笑說:「我是個理性的人,但是那時候比較不理智!」

彼此相愛,生活再辛苦也能甘之如飴。成為「施太太」的賴秀鸞,很少再買昂貴衣服,為了替工廠周轉現金也賣掉首飾,甚至節儉得連先生偶爾提議上館子吃頓飯,她都說:「不可以!」

外表斯文的施壬興,骨子裏有著強烈的正義感,脾氣難免火爆些,在一次得罪客戶之後,索性讓太太專跑業務、爭取訂單,也管理財務,他則負責生產線,夫妻忙著打拚事業。

婚前熱愛旅行的賴秀鸞,只要工作任務告一段落,便安排國外旅遊犒賞自己,將環遊世界視為幸福生活的指標之一。婚後,唯一的出國機會是到日本,「負責走路和花錢。」她總是任務在身,不斷逛商店、物色樣本,在異國的童裝世界欣賞四季流行風,走得雙腿既痠又累,卻是難得的悠閒時光!

施壬興自稱「慈濟之友」,太太做慈濟,他在背後傾力相挺。手上的鈴鼓是他利用環保回收物,教導安平記憶保養班失智長者製作的童玩。


勇往直前,捨得放手

 

專注事業、穩紮穩打,夫婦沒有錯過行善。他們捐助世界展望會、家庭扶助中心,也加入慈濟會員,只不過當委員來收善款,賴秀鸞總是忙碌得希望師姊不要久留。

真正關注「慈濟」,是在孩子的家庭聯絡簿看見老師抄寫「靜思語」;因為喜愛「靜思語」,賴秀鸞搭上當時慈濟教師聯誼會推動的「大愛引航列車」靜思語教學研習,加入「大愛媽媽」進校園說故事。手巧的施壬興也成為「大愛爸爸」,在工廠忙碌之餘,設計教案、自製教具,利用學校晨光時間去說故事。

「靜思語」對賴秀鸞來說,不只是句句好話,更內化為一股信念,特別是當事業遭受挫阻時,讓她得以安然度過。

十八年前的某日下午,她與小學家長委員會的成員正在KTV唱歌,先生一通電話急忙告知:「某公司跳票了!」等於瞬間被惡性倒閉一千多萬。

看看時間已過下午三點半,銀行關帳了,大夥兒唱得正開心,她也不想掃興,「等銀行通知,我回去了再說吧!」說完,不露聲色繼續陪大家唱歌、鼓掌。

「以前什麼都沒有,現在至少還有房子、車子和廠房設備,可當作銀行的擔保品,不要怕!」賴秀鸞返家後安慰先生冷靜面對。

夫妻召開家庭會議,告訴一對子女家中正面臨危機,期能節衣縮食,共體時艱;至於每月固定布施的各項慈善捐款,以及給婆婆的孝養金,至少半年內維持不變動。接著,她與債務人協商。

債權人追著債務人跑,賴秀鸞也去了,但她既不搬貨充數,也不採取緊迫盯人,理性協商的結果,公司被跳票的金額本來是數一數二的「爐主」,居然還能拿回四、五成,將損失降到最低。

在危機中,賴秀鸞鍥而不捨拿著公司設計的童裝拜訪新客戶,最後成功拿下兩家知名童裝的訂單。

「前腳走,後腳放。」這句靜思語,讓賴秀鸞自我提醒,情緒不要停留在無濟於事的抱怨或擔心,要努力開創新路,所以每天只要頭一靠到枕頭上,她便呼呼大睡。如此大器作風,正是先生形容的「勇往直前」;然而,她也由此看淡金錢遊戲的瞬間消散,立志「追求一種無法用錢衡量的成功」,並將這句話寫在記事本。

自學生時代熱愛登山的賴秀鸞,樂觀積極又具耐心,即使人生路途出現挫阻,也能邁開大步、開創新路。(相片提供/賴秀鸞)

甫過四十,她沒有忘記四十五歲退休的夢想,只是經歷跳票這一關,夢想遲到了九年。五十四歲的她,向先生提議結束工廠。

「這是我一手打拚起來的事業。」先生既捨不得也不同意,猶在盛年,放著老闆不做,要做什麼呢?

賴秀鸞成功說服先生的理由是,一來他們走的是高檔童裝,車縫工人的經驗很重要,偏偏年輕人不願投入;二是以現有資產,應該可以支應退休後的生活,何妨乘著體力尚可,做點真正想做的事。

「他一點頭,我立刻進行,怕他反悔啊!」賴秀鸞深諳先生的心理,馬上停止下一季布料的進貨,並資遣員工,等到先生真正反悔,只能撫著與他有著革命情感的機器長嘆了!

「突然失去生活重心,很不適應。」施壬興語帶悵惘,當時高齡母親還在,他將盡孝列為優先。自從太太受證慈濟委員,志工服務轉向慈善訪視,雖然他沒有同時受證,卻婦唱夫隨,經常一同看個案,為照顧戶打掃,也將閒置廠房一半闢為惜福區,儲放十方大德捐贈的二手家具、電動車、電動床和輪椅等,方便隨時提供給老病殘弱的照顧戶使用。

 

潦倒之路,耐心牽伴

 

熱愛登山,擁有業務祕書和工廠老闆娘的歷練,可想而知,賴秀鸞行事如風;然而,在慈善訪視的過程,面對的是「人」,包括志工同伴與弱勢家庭,她必須學習放慢腳步,陪伴與等待。

賴秀鸞跟隨資深訪視志工周守一看個案,體會那一分溫柔與隨和。周守一經常牽著個案的手,與他們分享上人開示的智慧話語,幫助他們獲得心靈上的安定;而在先生身上,見到他在任何長輩面前都能彎腰屈膝扮演著「老萊子」,也讓理性而敏銳的賴秀鸞意識到,那都是值得學習的志工特質。

走在府城巷弄,不同於假日湧現的觀光客,志工關注那隨著時光老邁的另一扇風景。

不到六十歲、兩次中風的阿忠(化名),肢體偏癱失能,難以自理生活;他租過公寓也住過安養院,後來透過社會局安排,以便宜月租下榻在一家合作契約的小旅社。

位在巿區巷弄的這家旅社,擁有七十多年歷史,早年這附近很多的布行,商旅鼎盛,南北業務員前來洽公,占著地利之便,也曾繁華一時;隨著布行沒落,門面素樸的旅店,牆面磁磚掉落,紗窗多處稀脫破裂,猶如七十老朽。

「浴室的電燈有夠大ㄆㄚ!」連阿忠也禁不住嘲諷不到兩坪的客房裏,那顆五燭光燈泡。

一、二樓沒有空房,倚賴助行器的阿忠,每天必須上下樓,居住環境的安全性,令志工擔心。阿忠小心翼翼地拉著樓梯扶手,一步步從一樓爬上三樓,賴秀鸞跟在後面照看著,沒想到這樣看著他走路,前後也五年多了!

阿忠不是第一次從安養院擅自離開,只是這回沒有那麼幸運,口中可以幫忙的朋友沒有出現;早年離婚、孑然一身,中風後生活一向倚賴手足資助,時日一久,如今也都感到不堪負荷,告知這位落難兄弟必須仰賴社會福利的濟助。

阿忠曾是風光一時的工藝師傅,府城大小廟宇的歷史淵源,他知之甚詳;多少莊嚴的神佛像出自他的巧手,受人膜拜著,他的地位也受尊崇。

喪失手藝之後,他忘了自己不再是「師傅」,也忘了不再能夠呼風喚雨。志工與他接觸時,都能感受那不經意流露的驕傲與世故;但也可以說,那不願認輸、相信自己總有辦法的任性而為,也是難得的生存意志。

記得一度,他口袋裏僅剩四十元,在便當和香菸之間,他選擇了後者。此外,慈濟發放日設有義剪,阿忠從不曾享受這項免費服務。「他對金錢不是那麼克勤克儉。」賴秀鸞說,過去資助阿忠膳食費用,大多與自助餐店直接月結,盡可能不讓他身上擁有太多現金。

隨著中風後的病情反覆,阿忠進出醫院,也搬遷過不少住所,居住環境是否安全、便利,一直是志工最關切的。此外,賴秀鸞也叮嚀阿忠:「一定要持續復健,身體能自主活動,生活才會輕鬆!」

阿忠的住所距離醫院不遠,但有段上坡路,在無人協助的情況下,他不敢貿然嘗試,深怕跌倒;況且,每月領取身心障礙生活補助和慈濟濟助金,只是夠用而已,他又想買菸,怎捨得叫計程車?

得知阿忠無法跨越這道障礙,賴秀鸞說做就做,立刻和志工陪伴他步行到醫院做復健。十幾分鐘的路程,阿忠光是過馬路,必須等待兩次號誌才得以通過,走走停停四十分鐘,大汗淋漓才抵達醫院。

耐心陪伴阿忠走過兩次復健之路,讓他建立信心,賴秀鸞也發現柺杖支點的塑膠套,以及他腳上的功夫鞋鞋底都已經磨平,於是請人換新並購置新鞋,讓阿忠自行前往醫院的路上,走路更加平穩。

個案的變數很多,有時也不會主動說出困難,賴秀鸞說:「志工往往透過細微的觀察,才能隨時發現個案的需要,給予適切的協助。」

賴秀鸞在背後照看、甚至親自陪著走過,觀察個案的需要,提供適時協助。

 

混亂失序,逐一安頓

 

爾蘭(化名)的內心是座迷宮,找不到自己,旁人也難以探尋。

七、八年前,賴秀鸞剛認識她時,這位太太穿著邋遢、頭髮髒亂,罹患躁鬱症卻毫無病識感,即使當醫師的哥哥勸說,還是不願就醫。

她很健談,卻經常說些怪力亂神的事,「你們是佛教的。」初次探訪,她以宗教不同,加上對於陌生人的戒心,沒有邀請志工進家門。

這個家庭成員包括爾蘭夫婦和一對子女。屋內養著三隻狗、兩隻貓,爾蘭任牠們隨地大小便,卻不讓子女打掃,說是貴重物品會遺失。每次出門買菜,她總是將存摺、印章隨身攜帶;此外,她讓孩子穿著髒亂的衣物,認為這樣才不容易被人綁票。怪異的行為,使得一對子女在小學階段即被送到寄養家庭。

「每次走出電梯,爾蘭的家在左邊、右邊?聞味道就知道!」賴秀鸞說,在這個高風險家庭,經濟暫時沒問題,但是一對子女重返原生家庭之後,兒子內心深鎖、拒絕上學,經常躲在房間,除非是家人,否則不願與他人說話。

一個言語脫序、躁鬱症的母親,加上一個自我封閉、不願打開心房的孩子,志工如何給予關懷?

談話中,志工發現爾蘭相當重視孩子的學業。賴秀鸞邀請成功大學慈濟大專青年社的學生,前來替孩子輔導功課,事先與爾蘭約法三章:一是課輔時間,貓狗必須關在陽臺,不能進屋,否則會把大學生嚇跑;二是桌面要保持乾淨;三是爾蘭不能在一旁插話,干擾學習。

小姊姊有學習意願,男孩則不願說話,個別教學的慈青學生調整教學方式,讓男孩從答題結果,得知他是否理解並且跟上進度。根據慈青學生觀察,有時出題過於簡單,小男孩還暗自偷笑。這孩子雖然拒學,其實程度不差。

在尊重個案,不強加一絲勉強的情況下,小姊姊接受慈青課輔長達四年,後來考上大學;弟弟之後以同等學力進入國、高中,學習至今;倒是爾蘭,由於先生往生後,家中無人照顧她,目前一直住在精神療養院。

人與人之間,從最遠到最近的距離,便是建立「信任」。志工以誠、以情,陪伴精神病患,並非一朝一夕。

 

如母如姊,從不放棄

 

大年初二,爾蘭在外地念大學的女兒小夢(化名)回臺南探望媽媽,賴秀鸞開車到火車站接她前往。

記得兩年前,小夢準備北上念大學,賴秀鸞在車站與她臨別前,小夢說:「師姑,我不知道我的人生可以走到今天這個樣子!」

一路看著小夢姊弟長大,賴秀鸞能理解小夢要擺脫灰暗的人生有多艱難!也因為心疼這孩子,賴秀鸞一度打破志工助人的規範,將照顧戶子女接回家中暫住。

那次,小夢姊弟不知為何細故,雙方情緒狂飆到劍拔弩張,弟弟手裏有小刀,小夢氣得用頭撞牆,爾蘭在一旁相當無助。看著姊弟用最本能的方式捍衛自己,卻無法表達情感,賴秀鸞將兩頭受傷的幼獸暫時拉開。

「女孩子若是憤而離家又無處可去,將會發生什麼事呢?」賴秀鸞不敢繼續想。徵得爾蘭同意,她將小夢接回家住了幾天。

陪伴小夢走過青春期風暴,夢想正要起飛,她也有很重要的話要對小夢說。

「師姑希望你可以答應我兩件事,第一不可以吸毒,否則一輩子就完了;第二在學期間不要懷孕,否則無法達成夢想。」當時小夢已經結交男友,賴秀鸞如母如姊,沒有不好意思說出口的顧忌,簡要叮嚀,希望女孩謹記。

距離小夢抱著媽媽撒嬌,並將打工省下的錢,包了個大紅包給媽媽,時間又過了一個月。初春午後,陽光暖洋洋,賴秀鸞偕同志工林美英、葉淑鈴,再到療養院探望。

爾蘭很少能到戶外走動,皮膚白皙,賴秀鸞每次去,總是牽著她的手到庭院散步,教她身體放鬆,邊甩手邊說著:「把不愉快的事情甩掉,留下快樂。」接著雙手向上伸展拉筋。

服藥一段時間的爾蘭,從健談變為安靜,似乎總在想事情,說話緩慢,步伐也緩慢,但是目光並不呆滯。爾蘭還是思念著子女,卻接受現狀,說是:「住在這裏,不習慣也要習慣啊!」

當初慈濟接案,志工評估爾蘭這一家不需要補助經濟,也思考精神病患還是回歸專業照顧;賴秀鸞並不放棄,她認為,孩子是社會的希望,若不設法協助,將來也會連帶出問題。

葉淑鈴說,確實,有位志工本來認為爾蘭一家人毫無關懷的著力點,沒想到後來輔導很成功,不禁感嘆自己也有親友罹患精神疾病,無奈雖身為慈濟志工,卻無力協助,至今對方還是無法走出來,相當可惜。

婚姻是大修行,彼此磨練也相互成就;夫妻同行菩薩道,心靈更加契合。

 

花花世界,不盡迷人

 

提前退休,也一直做志工服務,那麼賴秀鸞環遊世界的大夢呢?

這天,施壬興在客廳泡茶待客,志工葉淑鈴、鄭智仁夫婦,以及林美英等人準備一同外出訪視。他們幾位經常像這樣,討論著個案的情形和協助方向。

談到賴秀鸞的違規助人事件,施壬興記得那個晚上,在把小夢接回家之前,秀鸞打電話回來事先詢問他。

「若要這麼做,你要自己考慮清楚喔!」施壬興尊重太太的決定,但輕輕提醒。當小女孩出現家中,他起先也忐忑,但是見到孩子大致能看出個性,也知道她正承受著巨大壓力,趕緊煮麵請她吃,又陪她聊天。在那三、四天,秀鸞接送小夢上學,等她情緒穩定再送她回家。

「太太承擔訪視,我就要挺她,有什麼事要替她圓滿。」施壬興說。

「志工悲心太重、專業不足,需要教育訓練,有時候也需要社工員幫忙『拉一下』!」賴秀鸞笑說,她知道當時基金會的社工員替她捏把冷汗。

在笑語中,賴秀鸞夫婦之間宛如有一條無形索牽繫,算是絕佳的默契吧?

施壬興和鄭智仁的太太都是慈濟委員,兩位男人結盟為「慈濟之友」,當太太做慈濟需要他們,無論開車、載送輔具或幫忙打掃照顧戶的家,他們二話不說。當太太忙於訪視或個案研討會,無論多晚,甚至不回家吃飯,兩位先生也會相約「幸福共餐」,比照他們在慈濟安平聯絡處記憶保養學苑的志工服務模式,反正兩家人口簡單而且住得不遠,誰家廚房都可以做飯,吆喝一聲隨時會有飯吃。

這讓賴秀鸞想起一回,她參與慈濟活動晚歸,先生擔心卻不會表達,看似很生氣,她只好沈默以對。事後,聽當天同行的一位志工說,那麼晚回到家,先生煮了一碗熱騰騰的麵,就怕她餓著!天地之差,令賴秀鸞羡慕,但她說:「認分,就會好命。」

「婚姻,才是大修行。」共組婚姻除了要有「愛」,更需要尊重,當無法溝通時,沈默以對也是種方法,但不是冷漠。賴秀鸞記得唯一的一次,夫妻發生激烈爭吵,冷戰期間,他們還是一同爬山,沿途不語。

「為什麼他會那樣想?為什麼他無法理解我?難道是我付出的還不夠?」賴秀鸞不斷自問,百思不解。

他們到常去的一座寺院,賴秀鸞從許多高僧大德開示的書籍中,挑選幾本,在一棵樹下坐著安靜閱讀。雖然內容看不太懂,但是佛書封底印有「看破、放下、自在」字眼,她真想學會「放下痛苦得自在」。

先生學佛開始得比她還早,為了度太太學佛,時常刻意將佛書放在她看得見的地方,賴秀鸞卻說:「自己的東西怎麼不收好呢?」她從不感興趣。

從寺院帶回的幾本佛書,賴秀鸞重複咀嚼經義,還是有些不懂,愈是這樣,她愈想深入。

「讀佛經,真的很迷人!我覺得花花世界沒什麼好看的了!」自從二○○一年,賴秀鸞幾乎以閱讀佛經為主,也認為許多哲學智慧源自佛經。每天晨起,她到附近環保站聆聽上人晨語開示連線,參與「薰法香」的過程,也明白做志工必須時時從事相、理相見到法義,才能融會貫通,在人間菩薩道上揮灑自如。

賴秀鸞應該打開了不同的心靈視界,問她有什麼體會?她拿出筆記,其中一段抄錄「普賢菩薩十大行願」,特別標註「第一禮敬諸佛」、「第九恆順眾生」,因為這與「人的對待」相關。

「視人人為佛,禮敬諸佛;恆順眾生,才能廣結善緣。佛,教我們要禮敬、稱讚,這不是做事的手段,而是內心的修行。」這是她入群處眾的座右銘。

浮生若夢,繁華總會落盡,唯有心地風光值得不斷探索。行旅人間,確實有比環遊世界更迷人的事!

 

 

頓失健康的年輕人,志工鼓勵勤加復健、不放棄,病情才有機會好轉。


Q&A

不批評,而是補不足

口述‧賴秀鸞 整理‧葉文鶯

 

▎訪視志工 賴秀鸞  ▎

一九六○年出生,二○○六年受證慈濟委員

訪視資歷:十二年

訪視祕訣:評估個案不能用批判的角度,他們不足的地方,才是我們對他們要付出的方向。要容許他們反覆、起伏都是正常的,當作家人耐心引導,不斷累積愛的存款,對方才可能接受我們。

 

問:案家罹患精神疾病卻不願就醫,志工能提供什麼協助?

答:通常在病患發病時,危及社會公共安全或由家屬報請警方處理,才可能被送醫治療。無法說服就醫時,我們可以邀請具專業背景的醫護志工一同關懷、評估,從中找出輔導方向。

譬如小敏,受過中等教育又是就業人口,偏偏沒有能力找到工作,一直封閉在家,成天戴著口罩,不敢讓人見到她的真實面貌。由於沒有收入來源,慈濟提供生活補助金,在同為志工的臨床心理師邱似齡建議下,我們帶小敏前往傳統巿場買菜,也與她約定每個月自行到分會領取補助金;家中電器或機車故障時,我們帶她親往店家,並請老闆多加關照,等物件修理好,由她自行取回。目的都是讓小敏有機會走出家門、接觸人群,嘗試與人互動。

至於小敏一直戴著口罩,邱似齡提醒志工尊重小敏,因為那代表強烈自我保護的意識,若還牽涉創傷經驗,更非志工所能處理的範圍。

透過專業的意見,我們才明白案家所面臨的問題很多,但是有些事情急不得。等待,也是一種陪伴,過程漫長而且考驗耐心;然而,也因為有志工堅持陪伴,才能看見希望。

像爾蘭的例子,志工從她生活中最在意的事情切入,有了誘因和動機,才可能做出行為的改變。在疾病之外,根據七年來的關懷記錄,當爾蘭的先生失業,孩子無法繳交註冊費,志工代繳並且提供急難補助金;發現兩個孩子近視,志工帶他們去配眼鏡。他們家中紗門壞了,廚房水槽不通,志工找人修繕,並支付費用;當爾蘭的先生突然在工作中往生,志工也送去喪葬補助費,給予安慰……宛如家人般給予的溫暖,都是志工可以做的。

 

問:中風失能的病患逐漸年輕化,通常案主的配偶年輕、子女幼小,面對經濟支柱倒下,加上龐大的醫療照護支出,志工如何結合社會資源提供協助?

答:阿盛(化名)一夕之間中風,印尼籍配偶小麗(化名)為了照顧他和兩個小孩,放棄兩份工作,既要接送孩子就學,甚至一家四口在夜間以病房為家。阿盛術後需要復健,雖然有醫師研判難以康復,可是他們夫婦不願放棄,希望能有奇蹟。

突然臥病不起,阿盛缺乏安全感,擔心太太因此跑掉,也會見不到孩子,只要太太拿起梳子梳頭髮準備外出,他的情緒就顯得躁動。我們告訴阿盛,太太必須接送小孩,也要順便買晚餐回來,她來來去去奔波,都是為了維繫這個家。

小麗乖巧、勤勞,每天一早替孩子梳洗,先餵阿盛喝完管灌奶粉,送孩子上學前,同時拜託照護員,若是她幾點鐘還沒回到這裏,請幫忙再餵阿盛一次奶粉。

年輕夫妻無法工作,等於沒有收入,加上沒有私人保險,只好向慈濟求助。阿盛自從轉到附有復健設施的小醫院,費用隨著住院天數攀升,對他們是很大的壓力,但是後續照顧偏重復健,唯有如此,才有機會站起來。

「用你以前打拚工作的力氣努力復健,就會有希望!如果什麼都不做,就真的不會好。」握著阿盛的手,我們知道他有信仰,也鼓勵多祈禱。

為了讓阿盛回到住家附近的醫療院所接受照護,我們陪同小麗到該院申請醫師評估核准;此外,也向最初送醫治療的醫院申請身心障礙鑑定,一旦通過,也能請領相關補助。

顧及阿盛很想返家,我們送去電動床和輪椅,方便日後居家照顧,也讓他更有動能接受復健。

關於社會資源,志工會從個案不同的處遇去了解,並提供案家資訊。譬如勞保失能險的給付,以及向政府申請中、低收入戶;在政府的資源未到位時,我們會給予急難補助,或長期的生活資助。

 

問:未婚加上離婚率升高,單身、獨居者因貧病而陷入困境的案例愈多。若家屬在人力、金錢方面都無法承擔,或不願善盡照顧之責,個案如何確認親屬之間的扶養義務,若有不足,再由社會福利或慈濟提供?

答:在傳統華人觀念,父母養育子女、子女孝養父母,都是天經地義。但以阿忠為例,他在離婚後,不曾對子女負起照顧之責,如今子女成年,面對窮困潦倒的父親,心有不平地表示:「他沒有扶養我們,我們為什麼要養他?」

根據民法規定,成年子女對於父母有扶養義務,但父母過去對子女若無正常理由未盡扶養義務,或是故意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的不法侵害行為,則子女就可主張顯失公平,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若行為情節重大,甚至可以請求法院免除扶養義務。

阿忠在未取得上述子女得免除扶養義務之確定判決前,可能不符政府所規定的低收入戶資格,而無法申請相關的社會補助。

確認親屬間相對的扶養責任與義務,志工通常根據個案實際狀況,從旁給予柔性勸說;若有爭議須經由法律途徑解決時,志工視個案的意願提供相關法律資訊,但不涉入處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