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0期
2018-07-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厝邊好朋友.彰化芬園鄉社口村
  書摘‧《Emily的幸福學堂》
  同個屋簷下
  人物誌‧宜蘭
  慈善國際‧印尼
  阿板薰法香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0期
  緬甸蛻變與新生 納吉斯風災十年
撰文‧黃秀花 攝影‧蕭耀華

緬甸第一大城仰光以地標蘇雷佛塔(Sule Pagoda)為中心向外延展,隨著外資進入,市區日益繁榮。

二○○八年,

緬甸納吉斯風災造成十三萬人罹難,震驚世界,

緊接著,封閉半世紀的國度逐步開放,

如今成為東南亞新興市場;

災後十年,

慈濟志工回訪災區、深入貧區,

驚喜發現,善願善力在民心中煥發而起。



緬甸仰光市中心,沙彌尼街頭化緣,在這個以上座部佛教為主要信仰的國度,出家修行是被讚揚的,認為有助於家運及累積功德,民間不論貧富布施風氣盛行。


仰光環市小火車,是串聯市區與郊區的重要動線,速度慢,卻帶給人民很大的便利,路線經過大型果菜市場,民眾採買搬運擠滿車廂;來自鄉間的豐碩農產,運往四面八方。


住在仰光省丹茵鎮達那秉村的烏丁屯,由貧農翻身,耕作時對農田說好話,堅持行善助人,日捐一把米的「米撲滿」美名不脛而走,帶動很多農人跟進。


五月溽暑、熱氣逼人,在勃固省阿萊尼村昂特帝寺廟學校(Aung Theikti Monestry)的樹蔭下,二十三歲年輕教師貌奈溫(Mg Naing Win)坐在長椅上,娓娓敘述一路走來的經歷;十年前那場浩劫,在他心版刻下又深又長的烙痕。

貌奈溫的故鄉在伊洛瓦底江三角洲,那是緬甸稻米主要產地,也是二○○八年強烈熱帶氣旋納吉斯席捲直撲,釀成十三萬人喪生的最慘重災區。十年過去了,當地產業仍難復甦,農村人口不斷外流,很多孩子因為失親或家庭經濟難以為繼,失學了。

在三角洲莫鐘鎮(Maw Kyun)的一處小村落,貌奈溫讀到八年級,父母就沒能力供他念高中;後來幸運地認識一位法師,把他帶到勃固山區這間寺廟學校來,讀完十年級,他考上仰光的西區大學經濟系,靠半工半讀支應生活開銷及學費,今年將升大三的他,課餘也開始在補習班任教。

在昂特帝寺廟學校裏,像貌奈溫這樣從三角洲陸續被送來的孩子先後有二十多位,有些迫於經濟壓力,再度中輟;寺廟住持烏阿伽達摩法師(U Ah Ga Da Ma)頗感無奈:「去年有個孩子只差四分就可考上大學,我們本想讓他再補習一年重考,但父母卻希望他趕快去工作。」

這樣的現象,貌奈溫能體會。他談到,自風災過後,三角洲的農漁產業一落千丈,土地鹽化,農民收成掉了一半;而漁民因漁船毀損,許多人乾脆遠離家鄉,到外面討生活。

大災過後,不少孩子在失去依怙下,讀書路早早就阻斷;他是因父母都健在,農地有人承擔耕作,才可放心外出求學。

二○○八年,納吉斯熱帶氣旋襲擊伊洛瓦底江三角洲,釀成慘重傷亡,牲畜不能倖免,災後絕收的農地上牛隻倒臥死去,怵目驚心。


納吉斯風災 驚悚長夜

 

二○○八年風災發生時,貌奈溫才十三歲,回憶起當晚風雨交加襲擊、狀況之慘烈,真可謂驚心動魄!

貌奈溫形容,當大水不斷灌進來,很多人根本來不及逃跑而慘遭溺斃;村子裏一些男人為了保護妻小,用身子支撐船或漂浮木讓他們登上逃離,自己卻在洶湧水勢中被沖走;村中留下許多寡母帶著一大群孩子艱苦度日。

貌奈溫家因地勢較高,得以倖免於難,但家當也全被沖刷一空。當度過驚悚一夜,等到風雨平靜,父親帶著全家人搭上小船暫離村子,沿途所見,水面上橫屍遍布,船槳划動時還得小心避開,才能前行。

「這真是一段傷痛的記憶!」貌奈溫說到此,淚水已忍不住在眼眶裏打轉,再開口說話,他嘆了一口氣:「村子裏本就窮,風災來襲前,政府雖預先發布警報,但當時收音機極少,十戶人家找不到一戶有,更別提電視機了!」因此,就算有人聽到訊息,也沒料到風雨會那麼兇猛、那麼恐怖,別說茅草屋難抵大水,更多是連命都喚不回。

僥倖存活下來,緊接著面臨是殘酷的生活問題。貌奈溫強調,風災過後,農人收成全毀,只能借債度日,隔年復耕又需借貸買稻種。四月旱稻收成後,大部分收入需清償債款,耕作不足再度向政府和民間借貸……有農地者,尚且難以脫困,何況是租地耕作的佃農;如此因果循環,難以翻身。

因此,在他的家鄉,大部分孩子最多只能讀到八年級,即初中讀畢業後,就必須投入農村的生產力,再不然就是離鄉到大城市,所能做的不外是工廠作業員、餐館服務生等工作。
 

仰光市西邊的蘭達雅工業區,違章建築戶聚集蔓延(左圖);以摩托車載客謀生的青年丹尼(右圖右)和揚尼瑞(右圖左)來自伊洛瓦底省農村,決定在大都市討生活,落戶而居。

   

城鄉遷徙 落地生根

 

二○一○年後軍政府逐漸開放改革,封閉半世紀的緬甸如今成為各國矚目的新興市場。在仰光市西邊的蘭達雅工業區,聚集大批來自中國大陸、臺灣及香港商人投資的廠房;工廠正對面及周邊環繞著違章建築,不少住戶就是從伊洛瓦底省遷徙過來,落戶定居,形成龐大聚落。

二○一五年,從上海跟隨客戶遷到緬甸經商的慈濟志工蔡重吉和郭敏姿夫婦,自家產業是做污水處理工程,主要合作廠商都分布在這一區,他們常往來其中,對此地生態有一些觀察。

「我看著住戶門口隨便一擺,就可設個小攤做生意,賣飲料、小吃、甜點、麵食等,有人索性做起摩托車載客生意,收入甚至比到工廠做工還要好呢!」郭敏姿說。

她還提起,三年前公司搬來時,這裏的違建戶只有零零落落幾間,隨著大量工廠整地後,對面的茅草屋也愈搭愈多,久而久之便形成另一番風景。

走在這一區的街道,幾家大廠的車輛不停進出,隔著馬路的另一邊,不少孩子跑動嬉戲,還有一群男人正鑿井開挖地下水,再走一小段路,見兩名男子將載客用的摩托車停靠在小雜貨店前休息。在郭敏姿及其司機林通(Lin Tun)帶領下,我們走近攀談,兩位男子正是從三角洲遷居過來,而且還住同一村。

現年二十五歲的丹尼(Than Ning)說,他在家鄉讀到八年級就輟了學,雖然種過田,但收成不好,五年前決定來大都市打拚;三十一歲的揚尼瑞(Yan Naing Swe)也說:「在家鄉難以求生存,我們整村人幾乎全跑光了。」

目前,兩人都打算定居下來。用摩托車載客的生意,月收入可達三十萬緬幣(約新臺幣六千六百元),比起在工廠做工,每月薪資加上加班費,頂多才二十幾萬,要好得多。

綿延好幾百公尺的大小茅草屋,有些人家還有前廳和後院;而一整排的屋頂上架設著太陽能板,用來發電使用,房子不用繳租金,生活也便利。然而,違章建築聚集一多,難免對環境造成髒亂,排水也不良,導致蚊蟲飛舞;也因街道變窄,影響周邊車輛的進出動線。

郭敏姿談及,附近廠商每每抗議;而緬甸政府的處理,是有撥出一塊土地,希望住戶搬遷過去,但因相隔太遙遠,極少有住戶願意搬離。


烏櫻村 故人重逢

 

緬甸這幾年的發展,看得出從農業進展到工商業,在慈濟援助過的幾個鄉鎮農村,就可發現下一代子女,開始往城市求學或就業,經濟情況正逐漸改善中。

最明顯莫過於仰光省南方的礁旦鎮烏櫻村(U Yin),二○○八年五月風災後,慈濟七月在受重創的坤仰公(Kungyangon)和礁旦鎮(Kyauktan),為一千四百多戶農家發送快熟稻種;農民烏閔壽(U Myint Soe)得知慈濟的「竹筒歲月」,效法日存一把米,等存到一定的量再布施,捐給村中的寡婦或貧困家庭。

「烏櫻村這些年,改變真大,先是新的碼頭建成,接著又有電力設施,家家戶戶都有電可使用,連接村頭到村尾的道路也開通,可以一路通到底了。」與我們同行拜訪的馬來西亞志工張濟玄,邊乘車邊興奮描述。

風災發生當年,張濟玄就是慈濟先遣九人小組成員之一。從最初的物資發放,到後來在兩鎮發放稻種,乃至於二○一○年對丹茵鎮(Thanlyin)二十九村發送稻種,他無役不與,與馬來西亞志工朱國財及緬甸本地志工賴星燦,各村落都走得很熟。

此行所見,烏櫻村蛻變成不同樣貌,他感慨地說:「當時船一靠岸,要登上碼頭,就是一大挑戰,高低落差好大;而大隊前來,走往村子的路面,下過雨後泥濘不堪,還是好心的寺廟住持法師,請村人先鋪上沙包,才讓大家走起來不致滑倒。」

當探訪烏閔壽時,六十三歲的他老了許多,妻子已過世四年,他一度中風,歷經病苦別離,如今他耕作依舊,布施的米也不曾中斷。只不過,隨著城市工業化,除了次女出嫁,其他三位女兒平日都到仰光市區的製衣廠工作,只有假日才能幫忙種田。

這一村,還有另一位農民烏奧緬(U Aung Myint),變化也很大。在風災那一年,原本連負擔兒女上大學的費用都沒有,更愁著沒下一季的稻種可播;還好慈濟贈稻種解除了危機。因著過去曾受人幫助,如今他擔任醫師的兒子感念在心,下班後常到偏遠鄉村免費幫窮人看病,這樣的善念循環,讓父母也感欣慰。

相隔十年,慈濟人重回坤仰公鎮探望,當年受助農家生活改善,鄉間道路修建平整,四月旱稻收成後,期待下一季播種耕耘。

 

坤仰公 今昔轉變

 

再訪十年未曾再踏入的坤仰公,賴星燦駕車一彎進去,很快就看見一間寺廟,張濟玄指出,那是當年慈濟辦義診的所在;又開了一段路,行經一處運動場,他又言,當時大型稻種發放就在此舉辦,說著說著,車子一路暢通前行,最後直接開進了馬基村(Ma Gi)。

「這哪是當初的模樣?」坐在車上的張濟玄驚呼,另一位緬甸志工蘇金國也嘖嘖稱奇:「以前農人必須走好遠的路才能出來,現在可好,道路修得那麼平整,車輛可進出,載客的摩托車也不怕沒生意做了。」

彷彿上天安排一般,我們率先拜訪的烏誒岱(U Aye Dike),其實已搬去仰光,是因五月市區太炎熱,才回鄉下小住。烏誒岱本有五十畝田,賣掉一部分,在仰光購屋及培育孩子。他很驕傲地說,兒子從航空學校畢業後,現在是開民航機的機師;不過回首當年,他還是相當感謝慈濟及時來發放稻種和肥料。

「當初發給的兩種肥料,一種是尿素,另一種是『T-Spuer』……」一聽到「T-Spuer」,張濟玄眼睛發亮,連他自己都快忘掉的肥料名;當年農民灑下後,土質改善迎來豐收,深印腦海至今。

從馬基村再到馬揚村(Ma Yan),同樣是驅車直達,來到村裏蓋得最好的一戶水泥房,村委早已聚集了一群人在等候。

四十九歲農人烏丁推(U Tin Htwe)表示,這是他岳父的家,因為地基高,納吉斯風災時有三十幾個村人來此躲避大水,另一處廟裏也容納了一百多人去避難。

「若無慈濟來發放,我們真沒能力購買稻種和肥料,會過得很狼狽!」烏丁推回想當時,眼見收成全泡了湯,正煩惱孩子們求學怎麼辦,且新家只蓋了一半,就被大水沖到剩下一小塊廢墟。

而接受慈濟的快熟稻種和肥料後,那一年雨季的收成,總算可以打平開銷,過後也還不錯,才足以應付孩子們一路升學的費用,現今他的兩個女兒均已上大學,么子也將升讀七年級,看得出來他很重視教育。

張濟玄探詢,這幾年村子的整體經濟如何?烏丁推剛要回話,就見村長夫人走了進來,她一進門就說出「慈濟」兩個字,還知道是來自臺灣,有三十位婦女日存五毛錢幫助窮人的故事,她說道:「當年慈濟給稻種和肥料的恩情,我們可是一直都記在心頭。」

張濟玄藉此分享,慈濟這十年來持續在緬甸多處農村發放稻種,後來有很多農民仿效「竹筒歲月」精神,發起「米撲滿」的存米動作,去援助比自己困苦的家庭;若村民們有心效法,也可如此做,慈濟志工會再另覓時間來對大家說明。

 

 

行入鄉間,當年受災的農村逐漸蛻變。農民們人手一機通話,手機不再是奢侈品;村子的田埂泥土路,經政府鋪設或村民集資建設,已由水泥路取代。十年之間,農村孩子的教育程度提升,耕田不再是唯一的選項,一些青年人口,選擇到工廠上班,有的是通勤,有的就近住到城市;最近政府剛調高基本月薪至十五萬緬幣(約新臺幣三千三百多元),收入比父母輩當農人要來得穩定,有人甚至還因此改善了家境。

從農業進步到工商業,本就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但是否會影響到農村的耕作人口?數十年來停滯在傳統人力耕作的緬甸農業,實則從翻土、播種到採收、曬穀、碾米,機械化的腳步,近五年已加速在進展之中。

在坤仰公,我們採訪了當地農業局局長多丹丹信(Daw Than Than Sine),她提到,緬甸政府是有計畫在改良更優良的稻米品種,讓產品更好出口外銷;而農地也在設法整平,以利農耕機械運作;此外,道路的修建,有農業發展局、建設部等不同部門負責,未來電力的問題,也列入增設的範圍。

緬甸的農村起飛,還需時間醞釀,在仰光市周邊的幾個鄉鎮,脫貧之路已初見成果展現;但距離相對遠的莫比( Hmaw Bi)和岱枝鎮(Taik kyi),基礎道路、電力建設依然缺乏,更別提伊洛瓦底省的三角洲地帶了。

改變需要時間,也需要資金投入,緬甸新政府上臺不過兩年多,卻是受到各方矚目和期待。問起農民們,現在生活可有比以前好?幾乎都是肯定的答案。納吉斯風災過去十年,期待農民們也能逐漸擺脫陰霾,迎來稻米豐收,重新擦亮「世界米倉」這塊招牌!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