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0期
2018-07-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厝邊好朋友.彰化芬園鄉社口村
  書摘‧《Emily的幸福學堂》
  同個屋簷下
  人物誌‧宜蘭
  慈善國際‧印尼
  阿板薰法香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0期
  幸福,是帶給別人幸福
撰文‧鄭茹菁、簡婉平

橙縣聯絡處推動幸福校園計畫,舉辦返校日愛心背包發放活動,加州聖塔安娜市羅梅羅‧克魯斯小學的清寒學生與慈恆相擁。(攝影/羅怡娟)

每週四打包、每週五發放的「校園愛心背包」,

讓貧困學童有個不挨餓的週末;

志工長期付出雖然辛苦,卻是幸福加倍。

 

一九八九年十月二十三日,藝術家馮馮接受慈濟邀約,赴美舉辦音樂會;朋友送給簡婉平兩張票,讓她與慈濟有了第一次接觸。

音樂會當晚下著大雨,簡婉平車窗的雨刷突然無法使用,雨水「趴趴」打下卻不能排水,情況非常危急,簡婉平與朋友一路念佛號保平安,到了帕薩迪娜(Pasadena)的會場,兩人冒著大雨衝向禮堂,全身溼漉漉非常狼狽!

慈濟的師兄們見狀,立刻趕出來為她們打傘,師姊們站成兩排一邊拍手一邊唱著歡迎歌。那是簡婉平首度參加慈濟的活動,原本要去「聽」演唱會,沒想到卻「聽」到了慈濟人的呼喚,當晚被在場服務志工的熱情感動,後來也參加慈濟在橙縣科斯塔梅薩(Costa Mesa)的慈濟活動。

科斯塔梅薩小城內的「杭州小館」,對橙縣慈濟人而言有非凡的意義,那不僅是一家館子,而是餐館老闆李長科和李素清賢伉儷凝聚大愛的地方。在簡婉平眼中,他倆待人真誠、做事認真、有承擔,捐款行善不落人後。

經由眾人的努力,科斯塔梅薩聯絡處在一九九二年七月成立了,由簡婉平及李長科一起擔任負責人,地點設在李長科長子李永松的律師事務所,挪出一個房間當聯絡處。

簡婉平觀察李氏伉儷這兩位活菩薩,雖然餐館生意很好,每天都有大把的現金收入,兩人仍是過著克己復禮的日子,銀行的存款都去了更有用的地方。李長科常常撫著發白的長鬍子說:「看到感恩戶(受助者)的笑容,就是我最大的安慰。」這句話鞭策著簡婉平更用心去照顧需要幫助的人。

簡婉平曾出任慈濟科斯塔梅薩聯絡處第一任負責人、美國分會慈善組社工組長;一九九三年受證慈濟委員,法號「慈恆」。一九九四年,科斯塔梅薩聯絡處與爾灣聯絡處合併,更名為橙縣聯絡處。

 

回美國該做的事

 

一九九五年春天,慈恆回花蓮參加首屆全球慈濟人精神研習會。她驚訝地發現,慈濟志業那五年在全球蓬勃發展,然而,上人和精舍的常住師父們仍然生活簡單……心中的不捨遠超過震撼。

每當上人遠遠走來,甚至只是在報章、電視看到老人家的身影,她都會情不自禁地淚流滿面,有人告訴她:「那是因為累世的因緣啊!」有一天,隊輔請她高高舉牌,等待其他隊員歸隊;上人遠遠走來,特意走到慈恆面前,輕輕地說了一句話:「回去就要好好地做啊!」慈恆感動萬分,只記得向上人頂禮,拜倒在地,卻忘了問上人:「回美國後應該做些什麼?」

同年冬天,慈恆再婚,二○○○年搬遷到拉斯維加斯,先生明白表示不希望她投入志工。她想念曾經在慈濟所做的一切,但出嫁從夫的傳統思維,讓她不願為此與先生傷和氣;她遷就他,為他做一切他喜歡做的事,追看星座、爬山、玩水,而他卻不明白她的渴望,甚至阻止她去追求。

雖然夫妻感情甚篤、衣食無缺,她卻悵然所失,彷彿失去了自由;感受到歲月無多,她一再問自己同樣的問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真的要這樣繼續下去?」

同時間,她的兩個好友發生婚姻問題,甚至衍生成悲劇,讓她意識到必須正視自己婚後九年來的困境。

六十五歲的她嘗試分居,搬到附近的房子去自立。剛開始,她不敢買家具,而是租了三個月家具,因為她對自己沒信心,不知道能堅持多久……搬家的時候,先生滿腦子只有一個字——  Why(為什麼),他不明白慈恆為什麼不快樂?

慈恆搬出去住之後,始終沒有開口要求離婚。先生一開始不相信軟弱的妻子竟頑強至此,但是看著她一步一步遠離自己,他又想極力挽回她的心。沒想到這一次,鮮花、巧克力、情書通通不管用了;有時候,慈恆一覺醒來,打開門發現一束玫瑰花靜靜躺在門前,她感覺泫然欲泣,但是知道自己不能回頭。

然而,老天給慈恆的考驗不止於此。先生在分居三年後罹患血癌,她接送就醫與照顧,在他二○○六年臨終前幾個月,夫妻倆在病房裏執手相看淚眼,在誠懇的相互告白中前嫌盡釋。

幸福校園計畫中,橙縣慈濟志工分享環保理念,向羅梅羅‧克魯斯小學師生介紹利用回收寶特瓶製成的毛毯。 (攝影/羅怡娟)

 

捨不得孩子挨餓

 

二○○五年,卡崔娜颶風重創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災情慘重,也使得美國的經濟問題浮上檯面,民眾逃難到其他都市,將問題帶去了其他地區;遷居拉斯維加斯的民眾雖獲政府補助,但存在著「有一頓沒一頓」的窘迫,當時在克拉克郡(Clark County)登記有案的「街友子女」學生近四千人,週一至週五可由學校供應免費午餐,但每到週末,孩子們就得面對飢餓的煎熬。

聽說有孩子整天睡覺企圖忘記飢腸轆轆,也有孩子用速食店的番茄醬包泡熱開水「煮」成番茄湯過日子……慈恆聞之鼻酸,因此有了「校園愛心背包」發放計畫(School Back Pack Program)的構想。

當時的「校園愛心背包」,以拉斯維加斯某賭場捐贈的綠色旅行袋,包裝兩日份量的罐頭食品及餅乾乾糧,每週四在慈善組織愛心團(Corp. of Compassion)的倉庫打包,週五下午三時送到特定學校發放,學生在隔週一、二將背包送回,回收後的背包則於週四再打包、週五再發放。

「校園愛心背包」的發放,是根據學校提供的名單,每個孩子都有特定的背包號碼,如此可登記孩子的特殊需求;例如有的孩子對花生醬過敏,慈恆交代志工們打包時得避免花生口味的食品;有的孩子家裏有更多挨餓的兄弟姊妹,慈恆又要酌情增加份量,免得家裏其他孩子受苦,食物背包的內容並非一成不變。

慈濟認助的學校是約翰‧派克(John S. Park)小學,二○○六年開始發放時,校方登記了八十二名學生,慈濟提供每週一百一十個「校園愛心背包」。

據克拉克郡學區調查,需要發放「校園愛心背包」的學校有十五所,大約有一千兩百名學生仍在等候名單中;慈恆積極聯絡地方賭場及機關行號,接引有力量的善士,一起發放更多的「校園愛心背包」。

此舉感召了鄰近教堂加入,每週捐贈三十個乾糧袋,教堂的乾糧種類和數量還比慈濟的「校園愛心背包」內容更豐富呢!

一個小男生領了「校園愛心背包」後,對慈恆「咬耳朵」說:「我爸爸媽媽寫了封信給你們耶!」然後拔腿跑回教室去拿信,信上歪歪斜斜的字跡充滿童趣,顯然是父母口述、小朋友代筆的傑作,「非常感謝你們送食物給我家的孩子!」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話,但孩子感恩的神情、愉悅的動作,讓志工「搬有運無」的辛苦瞬間化於無形,衷心祝福孩子們有個不挨餓的週末。

一封來自白恩的信,讀來令慈恆心酸:「如果要我給您們打分數,我會打上A+++,因為您們送來的都是我夢寐以求,一直想要卻買不起的,再一次感謝!」

小女生安娜以工整的字跡寫下:「背包裏有些食物我以前吃過,有些沒吃過,但那些沒吃過的東西其實滿好吃的,非常感恩校園愛心背包計畫及送食物的志工,但願這個好計畫一直持續下去。」從二○○六年到二○一○年,拉斯維加斯慈濟志工共送出兩萬一千四百二十個愛心背包。

在拉斯維加斯慈濟聯絡處負責人陳淑婉大力推薦下,二○○七年,慈恆接下負責人職務,也終於悟出了上人多年前的話,她的責任就是好好照顧拉斯維加斯這個「家業」,好好照顧「家人」的心。

「幸福校園計畫」號召學童加入蔬果打包志工,志工陪伴他們成為未來的愛心接棒人。


發放食物分享愛
 

慈濟美國總會二○○九年起在全美各地推動「幸福校園計畫」,為匱乏的學童發放食物、贈送制服,並提供課業輔導;迄今已在五州、八個城市、二十二個學校施行。

二○一○年,慈恆搬回橙縣,延伸在拉斯維加斯「校園愛心背包」的經驗,同時組織了「幸福校園」的團隊,工作內容包括採買、庫存管理、搬運、活動策畫和執行。

為了善用捐款,慈恆採購愛心背包的食物錙銖必較,她邀請了十位志工參加「採購團」,無時無刻不注意超市的動向,哪裏有減價的食物就往哪裏搶購。

有志工打趣說,如果派慈恆去參加美國著名的電視節目「Price is Right」,她一定能奪魁,有誰比她更知道什麼東西值多少錢呢?

慈恆累積過去在拉斯維加斯的食物背包發放經驗,知道不能只是發放食物背包,還要找機會散播愛的種子。她和校長與行政人員溝通,讓慈濟人能親自與學生互動;不少學生來自貧窮的墨裔或拉丁裔家庭,志工也克服困難,念出學生的西文名字。

志工以九十度鞠躬姿勢遞上背包,孩子們領取時也跟著鞠躬回禮;志工們推動環保教學和《靜思語》問答遊戲,孩子們知道回收寶特瓶和鋁罐、省電、省水能夠救地球,也知道「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

身兼羅梅羅‧克魯斯小學和喀威爾小學兩所學校校長的愛德娜‧維雷多,分享這十年來,慈濟因捐書、推動冬令發放、幸福校園食物背包計畫、慈青課輔計畫及提供營養點心等,無形中已經對孩子們產生潛移默化的功效。

「慈濟帶給校園的是豐富的希望!」維雷多女士說:「沒有希望,家庭會灰心,夢想會乾枯;甚至,孩子們會放棄尋找光明未來的動機。慈濟的多項捐助,使得兩個學校的許多夢想活了起來。有了希望,孩子們會更勇於夢想。」

繼任喀威爾小學校長的金百利校長也表示,多年來參與該校幸福校園計畫的志工大約有五百多人次,無論寒天酷暑、路程遠近,都風雨無阻為貧困學童送去食物背包,並且還帶動全校有愛心的人一起行善,讓新參與的志工都覺得幸福美滿,進而期待每一個「星期五」的約會,每一個人都感到很幸福!

 

什麼是人生意義

 

慈濟在橙縣的「幸福校園」計畫,將慈善、教育、人文理念深入美國社會的公立小學、中學,關懷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及家人,帶給他們希望。計畫迄今已經站穩腳步,慈恆也卸下慈善組長一職,退而不休地配合社區各項活動,自動補位幫助志業的運行,每天早起薰法香。

過盡千帆之後,慈恆再次問自己:「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她終於知道答案就是上人教弟子的「付出無所求」。慈濟在她人生的最低潮飄然而至,上人的法引導她走出哀傷,擦乾眼淚去幫助更痛苦、更需要愛的人;慈恆幫助他們的同時,也醫治了自己內心刻骨銘心的傷痛。(本文摘自《Emily的幸福學堂》)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