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0期
2018-07-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厝邊好朋友.彰化芬園鄉社口村
  書摘‧《Emily的幸福學堂》
  同個屋簷下
  人物誌‧宜蘭
  慈善國際‧印尼
  阿板薰法香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0期
  從港灣啟航
撰文、相片提供‧潘翠微

忙碌的拍片現場,妻子帶孩子來探班。潘壘抱起大女兒丹微,看如何操控攝影機。

「爸爸,我想去慈濟工作……」

「爸爸,我想搬回花蓮住在精舍……」

爸爸是讓我安心停靠的海港,

始終尊重與守護我的決定;

如今,小船失去了港灣,但我會以法為導航,讓爸爸安心。

 

二○一七年七月底,有則國家電影中心發布的新聞:西元一九五○年代馳譽文壇、六○年代揚威影界的重量級電影導演潘壘,二十二日安然離世,享壽九十一歲。而這位被譽為「臺灣藝術電影之父」的導演,一直默默地守護著我走在慈濟路上。他,是我的父親。

父親距離母親的往生,才相隔八個月。他的離世,讓我感覺自己就像一艘小船,再也找不到可以遮風擋雨的海港  ……


慈父身教

 

從小因為爸爸的職業關係,有個不太一樣的童年。小學將畢業的時候,一家六口移民到香港,入住素有「東方荷李活」之稱的「邵氏片場」員工宿舍。每天放學回家做完功課,就往片廠跑,去攝影棚看爸爸拍片,也時常可以看到出現在戲院銀幕上的電影明星。

爸爸忙於寫劇本、拍片、出門看外景,加上應酬,一家人很少聚在一起。但工作並沒有想像中順利,約兩年後,爸爸把家人留在香港,孤身回到臺灣,靠著在報紙上刊登連載小說賺錢養家。

爸爸把家交託給媽媽打理,很少過問子女的成績,採取非常民主的教育方式。雖然如此,父母對於子女的個性,看在眼裏,明瞭在心;在生活的教育、做人應有的倫理道德上,爸爸經常以身教示範,並適時糾正及教導。

讀中學時,一次爸爸要帶我們上街用餐;天氣炎熱,我隨意穿了一雙人字拖鞋,當下爸爸就以稍微嚴厲的口吻說:「怎麼可以穿拖鞋,快去把它換下來。」

溫文儒雅的爸爸,總是穿著得體,待人誠懇、有耐性,情願自己吃虧,也不願傷害別人。從小在我的心目中,爸爸是學習的榜樣,他的一句話,讓自己省視日常生活該有的行儀;正如修行一樣,要時常守戒在心。

潘壘熱愛生命的態度,給孩子一生的榜樣。

 

信任選擇

 

「爸爸,你在臺灣聽過慈濟嗎?」「怎麼不知道!每當假期,一列列的火車都往花蓮開。」親人中沒有慈濟人,但爸爸比我先知道有慈濟。

一九九六年十月,我參加慈濟香港分會舉辦的茶會,知道慈濟的發祥地是臺灣花蓮;因為看到了上人的法相,心生歡喜,之後陸續參加活動當志工,三個月後有好因緣前往大陸閩東,參加賑災活動,自己就這樣被「賑」了出來,一顆剛強的心也開始學習柔軟。

隔年的農曆新年,帶著興奮的心情回到心靈的故鄉—— 靜思精舍過年,如願見到了上人。帶著滿滿的歡喜,在回程的飛機上,許下要成為職工的心願。

爸爸很少過問我們的工作,總是靜靜守護著。這次,我希望能夠得到爸爸的祝福,主動詢問:「爸爸,我想到慈濟去工作……」只見爸爸眉頭輕皺,沒有多說。「爸爸,您不想我去嗎?」爸爸說出了心中話,覺得我應該還有更好的路可以選擇,但還是尊重我的決定。

父母總是擔心女兒最終的幸福,然而我與上人的緣、慈濟的緣,愈牽愈近、愈結愈深;同年十二月,如願成為慈濟香港分會的全職同仁。

 

紅塵修行

 

承擔職工雖然歡喜,但當年我只懂得「佛學」,只知道理,與人相處依然故我,習氣難調,傷痕累累,總埋怨都是別人的錯。

在慈濟的道路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終於省思不能再這樣下去,也決定當清修士。「爸爸,我想搬回花蓮,在慈濟工作、住在精舍……」為了讓爸爸聽得懂,再補充說:「也就是到老了,還是住在那裏。」

「很好呀,你可以專心投入志業。」完全沒有想過爸爸當下就同意了,他還再叮嚀我:「要認真做,好好跟著上人!」

做慈濟,誰都會想接引身邊最親近的人同行菩薩道,自己也曾經過一番努力。但是學佛後了解,如是因,如是果,不能強求,只管盡本分,隨著美善的大環境薰陶與自身的付出,做就對了。

媽媽從擔心我吃素不健康,到後來主動為我準備素菜;總是認為我過分投入的弟弟,也願意聽我分享法喜;爸爸在他朋友面前,更是引以為傲說:「我小女兒在做慈濟,跟著證嚴法師。」相信是因為他們看到我的改變,知道慈濟是一個好團體,是正確的選擇。

潘翠微(左一)在香港承擔筆耕志工,而後成為香港分會第一位全職同仁;二十多年來,父親潘壘及家人默默守護她走在慈濟路上。

 

不枉此生

 

無論長相及個性,我都像極了爸爸,自認有著爸爸藝術方面的遺傳因子。在香港擔任慈濟志工時,我承擔《香港慈濟世界》報紙的美編排版,並陸續加入文宣組、人文真善美志工,參與採訪、攝影、影片剪輯、後期製作等,心中時常感恩爸爸,讓自己可以有所發揮。

「從出生到現在,我沒有浪費一分鐘,因為我有一顆上進的心……」在追思會一段回顧影片中,父親述說著對人生的感激,也呼應了回憶錄一書中寫下的——「我熱愛生命,不虛度此生」。

縱然在文藝界、電影界有過大起大落,他選擇了放下、不執著,因為能夠把自己「好」的忘掉,是一種福氣,在全心投入擁有的過程、珍惜經驗累積的一分一秒。爸爸的話,激勵我更要精進、加油!在修行路上,總有著不同的考驗與磨練,要勇敢去面對、以毅力去堪忍,不斷在過程中提升生命的價值,學習在付出中找到心靈的輕安。

爸爸走的那天晚上,儀器上心跳及血壓的數字不斷下降,舅舅、哥哥、姊姊等人走出病房,他們有忍不住的淚水,不想在爸爸的面前哭。去年媽媽離開時,我無法陪伴在旁,這次我決定要堅強地守護在床邊,陪伴爸爸走到最後那一刻。

爸爸安詳離開了,我伸出手,輕輕撫摸他的頭髮,就像他生前,眼中帶著溫暖的疼愛,時常用手摸著我的頭一樣。我在爸爸耳邊輕輕的說:「爸爸,不用擔心,我們會好好照顧自己。您終於可以跟媽媽再見面了。爸爸,感恩您……」

善用父母給予的身體,付出造福人間,是最大的報恩。讓人安心停靠的海港已不在了,但小船不再害怕,不會孤單,因為有了法的導航,誓願要引領茫茫大海中迷途的船隻,找到正確的方向,同度到彼岸。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