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0期
2018-07-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厝邊好朋友.彰化芬園鄉社口村
  書摘‧《Emily的幸福學堂》
  同個屋簷下
  人物誌‧宜蘭
  慈善國際‧印尼
  阿板薰法香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0期
  許清標的葷素人生
撰文、攝影‧廖月鳳

慈濟活動中,許清標為志工準備補充體力的素食餐點,烹調後清洗鍋具。

只要是許清標立志想做的事,

一定堅持到底;

學素食料理如此,開餐廳又拱手讓人如此,

做慈濟堅定的心更是如此。

 

清晨四點二十分,早課的引磬聲,清澈敲醒黑夜,《爐香讚》就像是開啟沈靜暗夜的鑰匙,打開了天際的門,晨光就這麼探出頭,緩緩在東方昇起,「爐香乍爇,法界蒙薰……」驅走了黑暗,光與熱普照人間,一片祥和。

許清標的葷、素人生,每一天都是從清晨四點開始,無論是身為全職慈濟志工,或者是總鋪師的歲月。

 

 

許清標小時候家境清寒,食不充口,他為了吃好料,選擇廚師作為職業,不論是學徒生涯或是創業做老闆,他總是趕在營業前就開始備料,忙到餐廳打烊,還得收拾到最後才離開。

從二十八歲開始創業,到五十四歲退休,前後共創立兩家葷食、三家素食餐廳,而且每一家生意都是好到令同業欽羨不已。

更讓餐飲界津津樂道的,是許清標一手打造的五家餐廳,都在生意最好的時候毫無眷戀地拱讓他人,並且只收象徵性的創業金,等於是奉送辛勞的成果。

由於他經營得當,客源充盈,每一家餐廳被接手後,仍然座無虛席,能捨不貪的個性被譽為傳奇人物。

開設葷食餐廳時,為了採購新鮮食材,許清標透早就得到漁港搶購新鮮漁貨;唯有生、猛、鮮,才能擄獲客人的胃,加上精湛的手藝,食客盈門,曾經一年賺進一棟樓房。

但是錢輕易入袋的快樂,就像那油與火接觸的剎那燃起的火花一樣,只是短暫的;因為存摺裏快速累積的存款,是他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換取來的,當身與心皆疲憊時,忙與盲、茫與慌,讓他不知道明天會不會有機會能再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由葷轉素的反轉,因緣是在於學徒時期與啟蒙師傅出外辦喪燴,當進行移靈時,他看到屍水由棺木底下滲出,屍臭味同時熏開來,即使鍋裏山珍海味飄著陣陣香味,仍掩蓋不了撲鼻異味。

依照傳統習俗,做女兒旬的時候,女兒必須準備豬頭祭拜往生的父母;那戶喪家有三個女兒,三個豬頭都是許清標親手油炸、盛盤,他永遠也忘不了,撈起豬頭的那一刻,陣陣屍臭味尚在鼻息間,豬頭微閉悲哀的雙眼,觸動了他的憐憫之情,從此,不敢吃肉了。

志工在宜蘭聯絡處環保站整理堆積如山的寶特瓶,汗流浹背,許清標(右)與呂連通師兄準備將寶特瓶載給回收商。

 

三十五歲重新當學徒

 

許清標戒肉後,常到佛寺聽經聞法,漸漸地接觸佛法;有一天,他夢見太太和兒子手持香對著自己的遺照凝望,心中驚嚇不小。過了不久,餐廳來了一位算命師客人,鐵口直斷,許清標應該會短命。

這一段因緣,讓許清標更堅定不再傷害生命,不必為了口欲讓其他生靈短命,於是決定放棄生意興隆的葷食生意,回到宜蘭。

考驗接踵而至,葷食業頻仍向許清標招手,雖然他不沾葷的念頭堅定,但是工作無著,為了生活,他曾經接成衣工廠剪線頭工作,一天工資一百元;半年後,他以三十五歲超齡成為學徒,從洗碗盤、掃地板開始學習素食料理。

葷食生意一個月平均三、四十萬不賺,學徒月薪才一萬多元,岳母擔心他「頭殼壞了」;但是他不改初心,半年後學得一身好手藝,開始素食餐飲事業。

素食餐廳開業後,不少道場紛紛邀請他為法會外燴掌廚;於是工作之餘,他輪流到各道場以素食廣結善緣。同一時間,他遇到了影響他找到快樂的推手,羅長春師兄出現在他生命中。

許清標哽咽的話語伴著紅眼眶,對於這一位已經往生的貴人,難掩不捨之情。羅長春致力於環保回收志業,往生前最放不下的也是環保志業,他還說:「修行不只是拜經念佛,而是要走入人群體會眾生的苦;觀苦來自我警惕要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羅師兄的身行,提醒著許清標善念要日日增。

 

五十四歲退休當志工

 

有段時間,許清標與羅長春常結伴開環保車,南到南方澳,北到頭城、礁溪,東到壯圍,四處載資源回收物。

以羅長春的個性,排好既定的回收路線,必定不會被時間與天氣所限制,一定會將當天的工作完成。一次出車載回收物途中,羅長春與許清標分享,有一回獨自南北奔忙載回收物,就在埋首工作時,突然被四起的鞭炮聲驚嚇到,猛然發現已經是大年初九的凌晨,村民起床拜天公了!

聽到羅長春不以為苦地笑著說著,許清標心中的感動蕩起一波波漣漪,一個念頭深深刻在心頭:「我會幫您一起做環保。」

對於羅長春的追思,許清標從沒減少過,有時候一個人駕車載回收,感覺羅長春就在一旁陪伴著他。

從羅長春的身教中,許清標了解,唯有身體力行才有體悟,也從他的環保觀念,明白了人類若對大自然予取予求,最終受苦難的是人類自己。

他推崇羅長春是慈濟人的模範生、是上人的好弟子,與他為環保奔走的期間,也體會到賺錢不是人生唯一的目標,應該趁著身體還有力氣、還能使喚,趕快把握時間做好事;若等到六十五歲退休,體力已大減,做慈濟的機會勢必會受限。

這個想法一直縈繞在心頭,在五十四歲壯年時,他毅然決然放下生意興隆的餐廳,全心投入無給薪的專職志工。

宜蘭志工來到南館市場宣導塑膠袋回收的必要性,逐戶拜訪商家,也獲得不少店家支持和配合。

 

安排真正想要的人生

 

羅長春二○一四年往生後,從職場退下來的許清標,堅守藏在心中的承諾,從只會開私家轎車,努力地學會開環保車;現在嵐峰路環保站、宜蘭聯絡處環保站,都有他開著環保車進出的身影。

他清晨出門到聯絡處做早課、薰法香,接著載回收物,偶爾參加助念,回到家往往已過晚餐時間。忙碌的生活,說不累是騙人,但是內心充實,比開餐廳時日進斗金更令他感覺到,這才是他想要的人生。

決定放棄事業之初,備受長輩及太太不諒解,他以身體不適為由說服了家人。全心投入志工的第二年年初,太太體檢發現罹患腫瘤,所幸確診得早,及時開刀恢復健康;兩人心裏暗驚,如果還周旋於金錢中,忙於餐廳生意,必定不會留意身體已經出現危機。

「有捨才有得」這句話,讓許清標深切體悟生命無常,善念、善行要及時。一場無預警的病,也讓太太高雅娟開始認同做好事必定有好因緣,不再執著「有錢賺,為什麼不賺」的念頭。

她開始陪伴許清標當志工,發揮料理專長,一起推廣素食,甚至攜手在宜蘭推動塑膠袋回收工作。

 

夫妻共同樂趣做環保

 

曾有人請示上人:「塑膠袋回收費力,又賣不了什麼錢,一定要做嗎?」上人堅定回答:「為了大地,沒錢也要做。」

這句話讓許清標一頭栽進淵深無底的塑膠袋回收,高雅娟說:「阿標師兄回到家,說的不是環保就塑膠袋,做太太的怎麼受得了!」高雅娟一天到晚看不到先生人影,於是興起了:「既然整天看不到人,不如跟他培養共同的興趣,去看看他到底都在做什麼?」

未料一腳踏進後,高雅娟與塑膠袋奮戰的動力不輸阿標,她激動表示:「真正做了以後才知道可怕,一個十坪的地方,差不多兩天就塞滿了回收的塑膠袋。臺灣真的要減塑,要不然會完蛋了!」

在阿標的號召之下,宜蘭區志工二○一六年十月開始塑膠袋回收,平均每個月回收量超過一千五百公斤;這些塑膠袋如果當成垃圾丟棄,將會對地球造成很大的危害。

現在,高雅娟會協助到商家一袋一袋地回收,甚至有過追著垃圾車、從清潔隊手中攔截即將被丟棄的塑膠袋。

投入塑膠袋回收之後,不論寒冬或暑夏,時常可以看到高雅娟騎著載滿塑膠袋的機車穿梭在宜蘭市的大街小巷,不同於過去安逸的生活,她對塑膠袋回收的堅定心念是對地球的疼惜與不捨。

宜蘭監獄邀請慈濟志工教導收容人烹調素食料理,許清標正在試鹹淡。

(攝影/賴振豐)

 

重執鍋鏟傳授收容人

 

二○一五年,許清標回花蓮參加慈誠委員精進時,聽到上人讚許一位八歲女孩每日隨母親薰法香,他暗自發願:「明天開始,我也要聞法、學法!小孩子都做得到,我不能輸給她。」

心念已定的那一刻,到今天已經三年多。每天四點起床,先到店家回收塑膠袋,再到聯絡處薰法香,成了許清標一天的開始,沒有間斷。就如高雅娟說的:「只要他想做的事,他一定堅持到底。」學素食料理如此,開餐廳又拱手讓人也是如此,做慈濟堅定的心更是如此。

許清標汲法不退,也受益良多。他說,凡夫輪迴在五趣雜居中,生生世世由不得自己,這源於執著在地獄五條根「財、色、名、食、睡」,小睡即小死,如果每天提早兩小時起床不貪睡,除了可以聞法受益,每天也多了兩小時的生命,慧命與生命都增長。除此之外,若能守五戒、修十善,終能停止輪迴在六道的運動場。

現在,許清標仍不能離開鍋鏟,但不是為利,而是為人群所需要,二○一七年開始,他接下宜蘭監獄素食料理教學任務,幫助身在囹圄的收容人,學得自食其力的技能,出獄後回歸家庭,過正常的生活,不要回頭再走歧途。

這是阿標以「為人子、為人父」的心情,對收容人深切的期盼,畢竟人生短短數十載,應該把握身體有效的使用年限,留下生命故事流傳後代。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