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0期
2018-07-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厝邊好朋友.彰化芬園鄉社口村
  書摘‧《Emily的幸福學堂》
  同個屋簷下
  人物誌‧宜蘭
  慈善國際‧印尼
  阿板薰法香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0期
  這樣做是為你好 家人為何不懂? 
撰文‧伍卉苓 插畫‧林家陞


為生病的家人著想、限制飲食時,

莫把焦點放在「誰對誰錯」、「誰要聽誰」,

反而讓彼此的心都不好受,得不償失;

先尊重對方的想法,然後思考中庸的做法,

讓這分愛沒有摩擦。

 

一位朋友發來簡訊,提到其七十幾歲的父親生病。身形本來偏瘦的父親,短時間內瘦了五公斤;醫師因此建議找營養師協助擬定營養均衡的飲食計畫,朋友請我幫忙。

引起我好奇心的,其實是簡訊的後半段,朋友希望我能勸服其母親讓父親吃他愛吃的食物。我即刻安排時間上門探望,在了解老先生的治療狀況後,就詢問飲食內容。

有趣的是,我看著老先生的眼睛問問題,但每每話音剛落、老先生欲回答之際,朋友的母親就搶先回答,老先生只好把話吞回去。我請朋友「調虎離山」,等母親進廚房後,我才有機會聆聽老先生的心裏話 ——

「生病為家人帶來不便,我也難受」、「如今事事得依賴家人,連吃的都不能自己決定」、「自從生病後,一夜之間,吃的不是用蒸的,就是清燙;沒有油,沒有調味料,怎麼嚥得下去」……

我問老先生,有什麼食物,現在特別想吃的?老先生搖頭表示:「家裏管得很嚴,偶爾想吃一次椰漿飯都不行。」多年的飲食諮詢經驗,讓我發現,有些話,病患能輕易對外人說,卻很難打開心房講給家人聽。

 

記憶裏的味道

 

老太太極力主導老先生的飲食這件事,讓我想起另一位朋友的父親,四處對鄰居或親人投訴,抱怨女兒沒有孝心,不讓他吃好的,三餐都難以下嚥。

朋友因此受到責難,沒有孝順辛苦把她撫養長大的父親。朋友受了委屈,於是找我訴說,表示醫師和營養師三番兩次交代,患有糖尿病的父親血糖控制不好,烹飪方式以清淡為主,如清蒸、水煮和涼拌等,不然病情會惡化。

這種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例如夫婦、父母與孩子之間的複雜關係,是我在照顧母親後,才逐漸有所體悟的。

舉個生活實例,母親的食欲不太好時,我想著給母親煮咖哩。我跟來自印度的朋友學會了用酸乳酪(Yoghurt)而非椰漿來煮咖哩,母親一聽到是用乳製品來煮咖哩,就禮貌表示不必準備她那一份。

母親總是把話藏在心底,不會直說;當她請我不必準備她那一份,這就表示她不喜歡那道菜。

照顧母親後,我才注意到,她平日不吃奶油製成的蛋糕、不喝加入牛奶的飲料,主要因為她覺得牛奶和乳製品有一股她難以接受的味道。此外,母親認定椰漿是煮咖哩最關鍵的食材,獨特的椰香味是乳製品所欠缺的。

有留意營養資訊的讀者會知道,椰漿含有大量的飽和脂肪;長期攝入過量的飽和脂肪,不利於心臟健康。不過,無論是哪種脂肪酸,都有其功能。關鍵還是在於保持均衡的飲食、適量吃,而非完全限制、不吃椰漿。華人向來講求中庸之道,任何事情,包括飲食,超過與不及都不是好事。

對某些人來說,用乳製品替代椰漿煮咖哩沒什麼大問題;不過,有些人例如我的母親就不願意做這樣的嘗試。假設我執意用乳製品來煮咖哩,在母親拒絕享用後,覺得白費功夫進而責怪她:「我已設身處地為你煮健康的咖哩,你都不吃。」這樣會讓彼此的心都不好受,得不償失。

有了尊重,很多日常生活裏的摩擦都能降到最低。我個人的做法是怎麼做最理想的選擇、煮出健康的餐點,而非把焦點放在爭論「誰對誰錯」、或者「誰要聽誰」。

在為母親煮咖哩時,我用的確實是椰漿,而不是乳製品;不過,為了健康,我用了一些小技巧,我選擇使用低脂椰漿(low fat coconut milk),同時減少椰漿的使用量。

為了提升菜餚的味道,我嘗試用母親喜愛的南瓜,替代我們熟悉的馬鈴薯。南瓜適合多種煮法,用南瓜和猴頭菇煮出來的咖哩有誘人的金黃色,還有微甜的口味,加上獨特的椰香,讓母親邊吃邊點頭。

實際上,咖哩還在鍋子裏煮著的時候,母親已從臥室走進廚房說:「真香!咖哩就是要有椰香味。」我個人倒覺得,這就是老人家記憶裏的味道!

 

泡麵的戰爭

 

一名患有癌症的朋友,接受治療的那段日子,因為身體虛弱,做飯這件事就由另一半負責。

朋友的另一半,生活非常自律、飲食從來不需要他人提醒;當伴侶開始掌廚後,向來自律性不高的朋友終日得吃清淡食物。有一個夜裏,朋友嘴饞起來,趁另一半熟睡,暗地煮泡麵來吃。

不巧的是,泡麵的香味從廚房飄到臥室,把另一半「驚」醒了;兩人因而唇槍舌劍,爭吵起來。「為什麼你明知道身體不好,還煮垃圾食物來吃?你如果肚子餓,可以把我叫醒,我會給你煮清湯麵……」

朋友對我說:「真後悔裝修房子時,沒有在廚房裝一扇門!」讓我哭笑不得。

我有感,作為照顧者,我們覺得自己為了被照顧的家人付出許多心血,準備健康的食物,但家人卻不領情,甚至還對外人細數自己的不是。

我跟母親、女兒之間,很少出現這樣的摩擦和衝突,其中一個原因應該是自己的性格。我相信每個人都需為自己的健康和人生負責,我只負責提供建議,不主導甚至管制他人,特別是生活上的瑣事;不管他們的最終決定是什麼,我都會尊重。

多年來為病患做營養諮詢時,眼見並感受到病患與家屬之間的各種衝突情緒與摩擦,看到沒有一個老人家情願被孩子主導飲食,也沒有一個人願意在偶爾吃泡麵之際被伴侶出言糾正。

就如朋友的母親不解,為何老先生都走到今天這地步了,依然不願意為健康而控制自己的嘴巴?但對老先生來說,一夕之間的改變過於突然,逐漸改善比較妥當。當他偶爾想吃外頭的咖哩湯麵時,尊重他的意願是重要的,當然,旁人可以巧妙地提醒他,讓麵條吞進肚子裏就好,口味過重的湯喝兩口,其餘的就留下吧!

因為工作,我有機會聽到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心裏話,從中協調;我也很感恩,整個過程中,獲益最深的,反而是我自己。累積的寶貴經驗提供了我一個機會思考,反省自己跟身邊的人的相處之道,不斷練習站在他人立場想事情,不斷調整,有智慧地付出,努力做到不傷人傷己。(本文作者為新加坡營養師)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