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1期
2018-08-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妙手‧臺北慈濟醫院
  健康百寶箱
  親師生‧坦白話
  助人線上
  慈善臺灣
  特別報導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1期
  夫家疼惜 讓姊妹們有娘家
撰文‧吳美叁 攝影‧黃筱哲

阮氏雪

來自越南溯莊市

先生的話:
老婆是娶回來疼的,更何況她離鄉背井、漂洋過海來,更要疼惜她。

全家都是慈濟人,阮氏雪(中)與先生、兒子是至親也是法親。

 

「好高興看到你來哦!」週日一早,慈濟鳳山聯絡處的講堂門口,隊輔志工熱情招呼學員,阮氏雪引領同鄉姊妹們坐定位,提醒她們把手上的包包放在椅子下,一邊話家常,等待新住民親子成長班課程開始。

從被人服務,到現在可以照顧別人,抱著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的心,她介紹許多同鄉姊妹帶著孩子一起來參加,每次上課就是一次的聚會。

嫁來臺灣已十六年的阮氏雪,顧家又熱心,總是笑容可掬;在新移民的婚姻中,她算是幸運兒。家人從公公、小叔、小嬸到小姑夫妻,加上先生都是慈濟人;進入這個溫馨的慈濟家庭,倍受家人疼惜,她努力學習臺灣料理、各種習俗,即使現在還是帶著濃厚的越南口音,但她已經非常融入草根的民俗風情了。從被人服務,到現在可以照顧別人,抱著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的心,她介紹許多同鄉姊妹帶著孩子一起來參加,每次上課就是一次的聚會。

阮氏雪的妹妹,比她早嫁來臺灣;妹妹觀察丈夫的同學葉先生是位值得依靠的男人,於是把他介紹給在家鄉的姊姊。阮氏雪不同意,但父親希望她能來臺灣與妹妹作伴。

「爸爸喜歡喝酒,只要酒一喝,就會打媽媽,我為了要保護媽媽,打算不結婚,更何況要嫁那麼遠,萬一爸爸又喝酒,媽媽怎麼辦?除非爸爸戒酒。」後來爸爸真的戒酒了,也不再對媽媽動粗,阮氏雪就放心來臺灣了。

二○一一年「法譬如水」經藏演繹,阮氏雪(右一)與先生家族一起入經藏,在客廳練習。

(相片提供/阮氏雪)

 

有心就能溝通

 

二○○二年到臺灣時,唯一的妹妹雖然同在高雄,但人生地不熟,阮氏雪也無法從鳳山到前鎮去找她,「我每天除了把家務事整理好,就是等先生載我去前鎮找妹妹。」

先生對她非常體貼,下班後就載她去前鎮,且從不間斷;他望著老婆說:「她剛到臺灣,中文還不是很流暢,而我又不會越南話,相處的確有障礙,所以就每天載她去找妹妹聊天。雖然我聽不懂,但看到她與妹妹聊得那麼高興,我也心安了。老婆是娶回來疼的,更何況她是離鄉背井、漂洋過海來的,更要疼惜她。」

說起先生,阮氏雪一臉幸福:「他個性很好,當初我聽不懂中文,更不會寫,剛到臺灣不適應,有一段磨合期,但他用包容的心來教我,並真心照顧我,讓我能平順度過不安的生活。」

「爸爸,我煮飯給您吃,好嗎?」「好啊!」雖然用語不甚標準,公公也可以理解媳婦的意思。

白天,家人都去上班了,最初她無法與只會閩南語的公公溝通,常有笑話發生。家裏沒米了,也不知如何表達,她只好拿著米桶,向公公比著桶內沒東西了,比手畫腳,翁媳倆笑成一團。

「公公很疼惜媳婦,只要出門,總會買些媳婦喜歡的東西回家,讓我與小嬸好開心。」雖然公公往生已十年,但阮氏雪說到公公的好,還是非常懷念。

鳳山新住民親子成長班課程中的小組時間,阮氏雪與志工們傾聽學員分享近況,貼心關懷。

 

走出家門的路

 

在懷孕時期,阮氏雪很想吃甘蔗,先生曾經載她去買過。有一次,她又想吃甘蔗,於是自己騎腳踏車出去買,一直騎到往屏東的橋下,感覺走錯路了,卻不知怎麼回家,愈騎心裏愈慌。

「那時又沒手機,也不知如何與家人聯絡,向路人問鳳山怎麼走,路人聽了我的口音,很好心地請我往回騎,來來回回兩小時,先生好著急;平安到家,他才鬆了一口氣。」那次阮氏雪也嚇到了,不敢再自己出門;之後,先生開始載著她認路、教她寫居住的地名,並寫下家裏的電話,隨時放在口袋,以備急需。

在家人的呵護與盼望下,婚後兩年兒子誕生了;與許多新住民媽媽受限的生活相比,阮氏雪是幸運的,先生陪著她到移民署上課,努力學習語言,也在這段時間她找到工作,而且一做就是十二年。

「工廠裏的員工,有些會歧視越南人,但我不服輸,什麼苦工我都能做,別人不想學的,我來學;最後,工廠同事不再用異樣的眼光來對待我。」她的努力贏得老闆信任,也進而介紹許多姊妹至工廠工作,讓她們也能有收入貼補家用。

每月同鄉姊妹固定到阮氏雪家聚會,一起吃家鄉菜、談心,像回娘家一樣熱鬧溫馨。

 

我們是一家人

 

「先生一家都是慈濟人,當然也希望我能成為慈濟人。一開始,小姑只要一回娘家,就向我說慈濟,邀約我一起參加活動,但我總是拒絕,不知慈濟是做什麼的?時間久了,只要小姑一回家,我馬上躲起來,怕她又要說慈濟。」

阮氏雪回憶著這段「你說我躲」的經歷,「後來,公公請我看大愛頻道,聽證嚴法師開示。我看到上人慈祥又柔和的臉,雖然聽不懂閩南語,但我也開始喜歡九號頻道的電視臺。」

二○一一年「法譬如水潤蒼生.廣行環保弘人文」經藏演繹,小叔葉柳青、小嬸蔡慧珠再三邀約阮氏雪入經藏,參加社區讀書會、經藏演繹練習;每次的參與,都讓她感動入心,往後只要慈濟有活動,她會請小嬸帶她參與,最高興的莫過於小姑葉秀英了!

一次在高雄小巨蛋彩排,當唱到「生生世世都在菩提中」時,阮氏雪不知不覺淚流滿面,先生問她為什麼哭,她也說不上原因,其實歌詞的含意她聽不懂,但心中的悸動不由自主。

全家大小一起入經藏、一起茹素,家裏的客廳就是彩排道場,連一向不愛吃青菜的兒子也斷了肉食,阮氏雪也更用心學做素食。

只要有活動,全家六位慈濟人一起歡喜來付出,凝聚力更堅定;阮氏雪參與志工見習、培訓,於二○一二年受證。

二○一三年得知媽媽生病住院,但又無法回家探望,每天想念媽媽,想著、想著就哭,「那時心裏好煎熬。於是每月農曆初一、十五,我會參與共修,把功德回向給媽媽;每天清晨也與小叔、小嬸、先生去共修處薰法香,雖然還聽不懂,但就是靜靜坐在拜墊上,聽上人開示。」

薰法香回家後,阮氏雪為家人備好早餐後再去上班,晚上再請教先生晨語內容不懂的地方。問她累不累,她笑著說:「不累,家人能平安健康,一點都不累。」

 

「剛下班,馬上又要準備晚餐,累不累啊!」

「不會啦,很開心姊妹們把家裏當成自己的娘家!」阮氏雪歡喜說著。

每月第二週週日,同鄉姊妹固定到阮氏雪家聚會,阮氏雪準備家鄉菜,讓姊妹們解思鄉情,一起談談心,最重要的是要向她們說「慈濟」。

「來臺灣雖然也有十幾年了,認識的朋友有限,而夫家也怕我受騙,多少還是會限制外出的機會。」固定到阮氏雪家聚會的一位越南姊妹說:「阮氏雪為人真誠,是位值得信賴的朋友,所以只要跟先生說是來她家聚會,參加慈濟活動,先生都很放心。很感恩阮氏雪在我苦悶、煩心時,讓我有一個地方可以透透氣。」

這個晚上,阮氏雪要邀請姊妹們一起參與慈濟的活動,希望她們也能在慈濟,找到人生的「心」方向。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