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2期
2018-09-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之愛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
  阿板薰法香
  書訊
  同個屋簷下
  聞法札記
  聞思修
  寰宇慈濟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2期
  靜止的流動 溫柔的澎湃
撰文‧葉文鶯 攝影‧蕭耀華

 

 

無語良師送靈典禮中,靜思精舍法師引領眾人給予祝福;法師們也是慈濟推動大體捐贈、籌辦相關典禮,最大的支持力量。

 

無語良師沈默,家屬傾訴;
學校接受捐贈者的身體,更體會心情,支持家屬。
在送靈隊伍,醫師、醫學生與志工陪伴扶靈,
人人都走成了家屬,向無語良師致上最高敬意。

 

老婦致電靜思精舍,表明日後將捐贈大體。

「家人都同意嗎?」

「就算他們不同意,我也要捐。」婦人的先生沒意見,子女一再勸說:「媽,一定要這樣嗎?慈濟的大體老師不缺您一個。」

「後事是家屬在幫忙處理的,而且您知道捐贈之後的過程嗎?」

「割我,沒有關係!」婦人態度堅決,不久寄來遺體捐贈志願書,還代兒子簽名。

代簽無效,「有時,想捐的人很快樂,家人反而不安。」德禪法師向當事人解釋:「您是長輩,也要想到孩子可能背負不孝的罪名。您病了,他們盡心照顧不一定有人看到;您走了,沒有替您辦後事,街坊親友會知道。」

「師父,您幫我跟他們講,我一定要捐!」

「若有因緣一定捐得成。」法師請她再行溝通,家屬毫無異議才得圓滿。

「師父,我們要不要替媽媽設靈堂?舅舅交代,家裏在晚上不可以關燈,媽媽回來才看得見。真的不可以關燈嗎?」家屬詢問。

「如果關燈,你們安心嗎?」法師知道家屬自有答案。

還有家族長輩堅持在家為大體捐贈者「做七」,斥責晚輩不懂習俗。

「做七,是讓家人聯絡感情。」德禪法師的說法,異於一般所說是為「超度亡者」,他認為喪親階段,親友間的扶持與慰藉格外重要。現代人生活忙碌,不容易週週齊聚一堂奔赴繁複的喪葬禮俗,即使各自念佛也可以。家屬均表認同。

人們對於死後的世界不了解,葬喪儀式多仰賴神職人員主持,也委託禮儀公司安排典禮,避免觸犯禁忌。慈濟無語良師從啟用到送靈典禮,由精舍法師與志工護持校方。

「不是辦法會,而是給予祝福。」德禪法師說,送靈典禮簡單莊重,透過一本儀軌小冊子,裏面沒有艱澀難懂的咒語,識字就能念誦,目的是讓家屬都能為家人祝福,而不是看著法師「做佛事」。

家人捐贈大體,家裏不需守靈,讓部分家屬感到好像什麼都沒有。在後來的啟用與送靈典禮,家屬才經驗更隆重的追思道別。

 

陪伴家屬,與之「同在」

 

「師兄,我媽走了!怎麼辦?」大體捐贈關懷志工凌晨時分接到電話,在盡量不驚動家人的情況下,悄悄出門。

身體是否適合捐贈?文件是否備齊?協助家屬聯繫、護送無語良師前往花蓮的路途,有時坎坷難行。

北區關懷志工謝為燦說,全臺捐贈一向以北區人數最多,最怕遇上颱風、暴雨淹水,蘇花公路通行與否是關鍵。若事先得知公路中斷搶修中,志工甚至在心中祈請志願捐贈者「晚一天再走」。早期也曾救護車開到半路無法前行,不得不臨時向鐵路局申請讓救護車開上貨物列車;或折返北部、往南改走南迴公路,一路疾馳。

一回,颱風警報已發布,花蓮風雨逐漸增強,「高雄只有風沒有雨。」志工盧萬得回報將安排無語良師上路,遺體處理人員認為可能無法抵達,不要冒險。

「拜託你們一定要幫我妹妹完成心願!」家屬急哭了!

「大家都想捐,收到的遺體若不理想,也會影響教學品質。」盧萬得表示,志工代表學校審慎評估,既不願見到捐贈者與家屬的遺憾,也不能造成校方的困擾。

而在花蓮這一端,深夜接獲捐贈消息,包括遺體處理人員陳鴻彬、机文生,捐贈組組長張純樸也準備迎接。他們也和志工一樣,是經常在半夜不見人影的男人,太太們都習以為常了。

無語良師家屬康嘉梅提到父親當年臨終前,基於地緣和信仰的緣故,先聯絡其他醫學院表達捐贈意願,校方告知若是在過年期間學校沒有人員值班,家屬必須先將往生者送到殯儀館存放。

「慈濟在人文禮儀方面,做得很周到。」康嘉梅說,後來致電慈大,工作人員隨即偕同在地慈濟委員拜訪,告知後續處理事項,之後又來探望。直到大姊康念慈今年元月捐贈,所接洽的遺體處理人員還是陳鴻彬,關懷志工湯吉美以及花蓮慈院醫師楊治國,都是二十二年前促成父親順利捐贈大體的原班人馬,情誼不曾間斷。

遺體保存有標準作業,家屬遠途趕到,也要為之安排住宿、交通,「再晚、再累都會盡心接待,因為我們把自己當作家屬。」張純樸說,他更佩服關懷志工,一來時間必須自由彈性,有的人甚至放下事業;二是獲得家人支持;三是不怕面對死亡。志工不但要能依據實際情形,在必要時懂得婉拒不適合的捐贈,也要傾聽與祝福。

「當家屬難過時,我應該怎麼做?」張純樸曾經請教已故心理學教授余德慧。

「你知道他們在哭什麼嗎?」余德慧說,悲傷情緒有很多種。

張純樸之後陪伴父親接受手術的歷程,發現除了擔心父親年紀大,手術具危險性;有時,難受的情緒是來自於對醫療的無助,以及與父親之間的糾結。

「靜靜陪伴一旁,你的心一定要在那邊。可以不用說什麼,或只是遞面紙、泡杯茶。若是心不在,講太多都沒有用。」余德慧的教導,讓張純樸體會一切考慮以「家屬的感受」為前提。

醫師與醫學生恭敬為無語良師入殮,即使是面對往生的家人,也少有這樣的經驗。人文體驗牽動操作者的記憶,情感流動更讓醫療學習不再冷冰冰。

無語良師骨灰琉璃罈安放後,志工合十致敬表達感恩。

 

大捨無求,安心所在

 

四天模擬手術課程結束,學員為無語良師縫合、著衣入殮,隔天送靈、火化、植葬與入龕。人文典禮從校園室內、戶外,拉到六公里外的慈雲山火葬場,過程鋪陳氛圍也彰顯意義,永遠是慢工夫;然而,家屬與課程參與成員來自四方,如何在有限時間內讓儀式莊嚴隆重,家屬得以放心?

參與成員有許多是第一次來,加上不同的文化與宗教背景,為了讓人文典禮簡單隆重,必須事先彩排。

有醫師坦言,本來不解為什麼模擬醫學中心人員那麼「吹毛求疵」,要求那麼多細節,譬如唱到第幾句佛號時將鮮花舉起,第幾句佛號放下鮮花並將頭擡起,有些地方甚至確認兩、三次。後來在感恩追思典禮播放的影片中,看見所呈現的結果如此完美,才了解主辦單位的用心。

送靈典禮最擔心雨天,「睡到半夜聽見雨聲都會嚇醒!」張純樸說,他不時探看雨勢大小的變化。若是無法在戶外舉行扶棺送靈,必須改在模擬手術室,那麼前一晚的彩排等於派不上用場,必須另做簡單彩排,讓全員了解動線。

為了不讓無語良師的棺木,以及所有人員淋到雨,同仁與志工無不用心考量細節,否則次序稍亂便失去莊重。

「為什麼不能有錯誤?為什麼每次都要做到完美?」面對提問,曾國藩的答案是:「因為這對家人來講,是唯一的一次送走這位親人。」

每年模擬手術有八次,加上大三解剖課也有一次啟用、送靈典禮,一年九次的行禮如儀,堪稱學校大事。除了結合慈濟醫療體系的資源,靜思精舍法師與志工所需投入的人力難以計數。

送靈以在地志工為主,包括靈車布置與駕駛等,慈院醫療志工也會助緣;慈濟各區影像志工協助拍照、錄影,配合模醫中心製作光碟贈予家屬留念;負責餐點的香積志工由臺北支援。「學校的事,志工挺到底,要替上人保有這分精神。」花蓮志工謝富裕說。

「如果沒有精舍師父和志工的護持,我們根本做不到。」曾國藩表示:「上人最重要的堅持,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尊重無語良師。」

大體捐贈除了最後的送靈、入龕典禮,慈大在每年清明節過後,由學生發起「無語良師追憶音樂會」,邀請歷年的捐贈者家屬回到學校共同緬懷。

「每年的音樂會,代表學校從來沒有忘記他們。」曾國藩指出,這兩年來,每年約有五、六百人參加追憶音樂會;隨著捐贈人數增加,未來將有更多家屬與會。一般人少有意願重返傷心地,可見慈大既是無語良師的歸宿,也是家屬的安心之所。

醫學生與家屬一起將無語良師的骨灰放入琉璃罈,生命最後留下的物質很輕薄,卻將最貴重的禮物留給了人世間。

 

溫柔送行,悲欣交集

 

「在裏面我哭,但走出來我又能笑了!」康嘉梅在啟用典禮當天,與家人圍繞在姊姊的手術檯旁誦《玫瑰經》,她也親吻姊姊。到了送靈當天,他們一家人帶著祝福,包括以家屬自居的心臟外科醫師張睿智,都合十走在佛教儀軌的典禮上。

萬教歸宗,莫不是「愛」。那個在啟用典禮瞻仰遺容時,靠近仰望阿公的孩童,輕喚了一聲:「阿公!」一如往昔,毫無恐懼。

「孩子是不知道害怕的,他們的恐懼多半來自大人的反應,受到大人的情緒牽動。」曾國藩說,慈濟大體捐贈讓一群人共同面對「死亡」,並且不害怕。

「難道你不怕看見往生者嗎?」無語良師康念慈這一組的慈大七年級醫學生黃玉齡,回想當初選填醫科,長輩這麼問。

「不曾經歷,並不知道害怕。在解剖課面對大體老師,因為身邊有好多人陪同,包括師長、同學,以及付出無所求的無數志工,所以也沒有恐懼。」黃玉齡說,她每年自問:「為什麼要當醫生?」志向不曾改變,甚至更加明白必須做一名「好醫師」,解除病人的病苦,讓他們安心。

在送靈隊伍,靜思精舍法師莊嚴儀式,家屬、學員扶靈,志工分成兩列送行,人人都走成了家屬。他們向無語良師獻花、獻卡片、拜別,行禮如儀,家屬也有時間與往生家人內心對話;典禮化繁為簡,兼顧禮俗與人情,也涵容不同的宗教信仰。

入龕大捨堂,部分家屬在同一天將至親剩餘骨灰植葬在慈雲山。身後事處理得如此安適,家屬不但安心,甚至也簽下捐贈志願書。

「阿公,你今天好像總統喔!那麼多醫師、校長來送你!」張瓊云的奶奶與外公都成為無語良師,首次見到盛大場面,不禁脫口而出。

「無語良師完成人生畢業典禮,鞠躬盡瘁、死而不已,生命無限延伸。」慈大校長王本榮以「悲欣交集」形容最後的道別。

無語良師依然沈默,家屬發出感恩之情,發現並不是捐贈大體之後,什麼都沒有,反而更加莊重。自大學校門送走至親,送靈行伍宛如一條河流,在靜止的流動中,人們經歷了溫柔的澎湃……

無語良師骨灰除了部分供奉在大捨堂,其餘骨灰由家屬請回,或於當天在花蓮慈雲山植葬,歸於大自然。

 

大體捐贈Q&A

Q:想成為大體老師,要具備那些條件?

答:為了保護學習者和教學者,捐贈者必須事前抽血,排除傳染性疾病。身體如因疾病造成水腫、肢體萎縮,或過度肥胖、削瘦,以及接受過重大手術與器官摘除,不宜捐贈。如為溺斃、自殺、未滿十六歲,以及家屬有異議者,遺體無法捐贈。

 

Q:基礎解剖與模擬手術,兩者區別何在?可以指定用途嗎?

答:「大體解剖學」為醫學系三年級必修課程,幫助醫學生了解人體構造,遺體需於往生二十四小時內送達慈濟大學進行防腐處理。依捐贈順序,一般於捐贈後第四年啟用,隔年火化。

「大體模擬手術教學」為慈濟大學首創的課程,完全模擬外科手術操作程序,提供醫學系六、七年級學生及醫師學習。遺體於往生八小時內送達慈濟大學進行急速冷凍處理。依捐贈順序,一般在捐贈後隔年啟用,模擬手術課程四天,第五天進行火化典禮。

遺體捐贈需視遺體儲存空間狀況,以及捐贈者往生時身體情形評估,確認可否捐贈,以及適合之教學用途。

 

Q:遺體捐贈必須完成哪些手續?

答:有意願捐贈的民眾可上慈大遺體捐贈室網站,填寫「遺體捐贈志願書」寄出,資料確認後會收到捐贈同意卡;或聯繫北區七家醫學院遺體捐贈中心,中南部請洽各醫學院校。

當志願捐贈者進入病危階段,請家屬與捐贈單位聯繫,如捐贈慈大,校方會聯絡當地慈濟志工前往評估身體狀況是否適合捐贈,並告知及協助往生後的捐贈流程;若病情急轉直下,下班後暨假日可聯繫花蓮慈濟醫院總機電話(03)-8561825,由專人聯繫與協助。

捐贈遺體須備死亡證明,病人出院在家或到院前死亡,醫院無法開立死亡證明,必須向警局報案並聯絡衛生所,於捐贈時間內取得死亡證明書。

 

Q:如果動過手術就無法成為大體老師嗎?

答:志願捐贈者不須為了遺體捐贈在生病時放棄積極性的治療,且手術治療,只要傷口癒合,仍可以捐贈;癌症病患施行化學治療與放射性治療並不會妨礙遺體捐贈。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