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2期
2018-09-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之愛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
  阿板薰法香
  書訊
  同個屋簷下
  聞法札記
  聞思修
  寰宇慈濟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2期
  斯里蘭卡我們回來了
撰文‧張麗雲

新加坡醫師林文豪(左二)帶來一位鄉親請花蓮慈院院長林欣榮(右一)協助診斷,林欣榮請她跟著做些手指動作。(攝影/陳麗雪)

十四年前印度洋大海嘯後,
慈濟人首度踏上斯里蘭卡賑災,為它拭去眼淚;
重建專案結束,本土志工接棒,
不僅日常訪貧,聚集國際志工的年度大型義診,
更成為偏遠貧民的希望所繫。


「我回來看你們了!」花蓮慈濟醫院林欣榮院長,站在斯里蘭卡漢班托塔(Ham-bantota)國立慈濟中學的大廣場,望向二樓,一群嘰嘰喳喳、說著他聽不懂的語言的孩子,活潑有朝氣。這一幕讓他想起十四年前,印度洋海嘯後,哀淒哭號的鄉親,不捨的情緒再次湧上心頭。

孩子們豈知站在他們面前,這位幾乎可以作為自己祖父的陌生人,在二○○四年十二月海嘯災後的第五天,帶領第一批醫療團隊踏上這塊被無情海水摧殘肆虐過的土地,展開義診?

當年,醫療團來到這裏,帶來了不只是受創居民最需要的醫藥,還有無盡的大愛與悲心。

 

海嘯翻轉人生

二○一八年七月,臺灣慈濟人醫會繼去年之後,再次與新加坡慈濟團隊合作,牽起斯里蘭卡第十一次大型義診的因緣。

啟程前,林欣榮院長有一個願望:「我很想去漢班托塔的大愛村看看他們現在過得好嗎?」他的心聲,似乎上人感受到了,在行前叮嚀時,建議團隊何不撥出時間去看看大愛村,以及在慈濟中學受教育的孩子們。

與其說上人了解院長的心情,不如說師徒同心。十四年來,位於斯里蘭卡南部這一片土地,從遍體鱗傷到現在草木扶疏、生機盎然,獨棟的紅瓦大愛屋被居民完整地保留下來;生活過得去的,重新裝潢,打造得像度假屋一樣,富有休閒風味。

慈濟中學的孩子,看到大批人馬一到,張著大而圓的眼珠子,好奇地四處躲藏,有的跑到二樓;害羞的女孩子,躲到樹幹後面,不讓陌生的相機照到自己。

剛到職五個多月的校長樂莉塔(W.K. Lalitha),親切接待,她就任前就聽說慈濟學校設備齊全,像是一所大學,「因為證嚴法師的慈悲,慈濟中學與其他國立學校很不一樣;我們有足球隊、籃球隊等運動項目,也有舞蹈、音樂和藝術方面的課程。」她特別向大家分享:「今天有一位學生,參加美術競賽得名唷!」

斯里蘭卡共有二十五個行政區域,漢班托塔的教育程度在二十五個區域中排名第一;漢班托塔共有七所國立學校,慈濟中學的升學率排名第二,目前招收了一千三百多位學生,從六年級到十三級,相當於臺灣的小六到高中三年級。

就在校長與林院長等人晤談時,醫護人員與孩子們互動。大林慈濟醫院許琇婷護理師,拿出手機和孩子玩自拍;孩子看到相機裏有自己的畫面,一個傳過一個,愈聚愈多,就像龍頭牽著龍尾,在校園裏歡笑、呼叫,歡樂聲愈來愈高亢。

孩子們拉著許琇婷說話,要她去看看他們的教室;許琇婷說:「我和他們語言不通,靠肢體語言溝通。」孩子感受得到這遠方來的大姊姊,是愛他們的,給她看黑板、書桌、椅子、鞋櫃,還有還有……好像這些是他們之間共同的祕密。

團隊續訪大愛村,進到女主人阿諾嘉(Anoja)的家,獨棟的一層樓建築,室內空間雖不是很大,已足夠讓他們夫妻和五位孩子居住。主人將房子整理得整潔、亮麗,小庭院植栽小盆景,四位女兒忙著切水果招呼大家。

阿諾嘉說:「海嘯來時,我們的二層樓透天厝一夕間被帶走,什麼都沒了,慈濟志工送來白米、日用品、床具和毯子。」想起當年的劫後餘生,她眼裏泛著淚光。

阿諾嘉讓女兒拿來一條慈濟發放的藍色毯子,雖然已經有了破洞,他們還是收藏著,感念慈濟志工送來的愛與關懷,讓這個家完整地存活了下來。身為虔誠佛教徒的阿諾嘉,也集資在村裏蓋了佛龕,讓村民隨時可以禮佛。

阿諾嘉的先生是水電工,每天騎著約十分鐘的腳踏車去上班。他指著自己的膝蓋說:「會疼痛!所以明天要去義診現場給醫師看!」同行的中醫師蔡三郎立即拿出針,蹲下來為他針灸;臺中慈院中醫師鄭宜哲取出貼布,教阿諾嘉如何幫先生貼在疼痛的部位。

此行,鄭宜哲帶了兩千支針,蔡三郎也帶了八百支針,希望隨時照顧村民。鄭宜哲說:「慈院中醫部常常家訪,以中醫來說,帶藥總是不方便,施針或電療可以暫時緩解他們身體的痠痛。」

拜訪的第二戶是穆斯林家庭,女主人妮蘿莎(Rinosah)將家裏整理得很整潔,先生在沙烏地阿拉伯工作,收入還不錯,所以重新裝潢房子,有著歐式外牆和大門,地磚和室內陳設也重新設計過。

林欣榮院長像看到自己的孩子過著不錯的生活,很開心地說:「一個經過印度洋大海嘯、很苦難的地方,因為上人的睿智,化危機為轉機。居民災後一無所有,短短的十幾年間,家家戶戶和樂幸福,這是一個新的希望。」

國立慈濟中學小朋友開朗活潑,而且有禮貌,衣服穿戴得很整齊,林欣榮也很欣慰,「這就是教育的希望,不只影響這一代,將會影響世世代代;這也是上人結合慈善、醫療、教育和人文,不斷往前推動的目標。」

臺灣醫療團隊參訪國立慈濟中學,孩子們大方相迎。二○○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大海嘯,使得位處印度東南方的島國斯里蘭卡超過三萬人罹難,慈濟投入急難救助,並援建永久屋與學校。(攝影/陳麗雪)

醫師沮喪時刻

七月十三日,新加坡團隊率先來到斯里蘭卡西部省卡魯塔拉區(Kalutara),在巴都拉里亞社區醫院(Baduraliya Divisional Hospital)展開義診;七月十四日,臺灣團隊加入行列。

巴都拉里亞鎮屬於郊區,海拔二十七米,氣候乾爽;地勢高低起伏不一,可耕種的農地不多,居民多是靠勞力在橡膠園或茶園工作,賺取微薄的工資過活。二○一七年五月連續豪雨,造成卡魯塔拉區水災和土石流災情,慈濟展開發放,得知本就貧困的居民付不起醫療費,病痛一拖再拖。

義診人潮擁擠,隊伍冗長,但是鄉親依舊不喧嚷、不抱怨,唯一給的,是一雙深邃的大眼睛和燦爛靦腆的笑容。

許多醫師訝異,超過千人的人潮,竟然能如此安靜又有次序。是身為佛國的子民樂守規矩?或是自知貧窮而該安分?義診啟幕典禮中,附近寺廟的丹巴拉法師(Bante Dampada)特來帶領鄉親為義診祈禱,法師要鄉親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健康之外,更叮囑鄉親:「要安心等待,守好秩序。」

義診開設了外科(小型手術)、內科、中醫、牙科、眼科;每一科別的人潮都從屋內排至走廊,還有鄉親陸續來報到。

六十七歲的曼尼平(S Munipeme),背後有顆約直徑十公分的肌肉瘤,二十年來讓他無法平躺睡覺,直到這次義診,醫師為他切除,他才安心。

曼尼平術後特地回來讓醫護人員幫他換藥,新加坡護理師王秋鳳拿著椅子,請他坐在樓梯間,一點一滴清除黏貼在幾乎是皮包骨背部的紗布。

林欣榮院長為一位六十一歲的婦人割除臉上一顆葡萄狀的疣,他說:「疣就是很麻煩,剪掉了會再長,我們就將它連根清除,要不然每天先生看她、小孩看、朋友也看,讓她很不舒服。」林欣榮總是笑嘻嘻的,一刀接過一刀,即使已近中午,護理師又帶來病患,他依舊說:「沒問題!」

三天義診,只要病患有疑難雜症,志工就問:「林院長在哪兒?」新加坡志工帶來一位老婆婆,林欣榮請她舉起右腳、左腳、右手、左手都還不錯,只是站起來時就抖得站不住。林欣榮判斷她是腦部退化,多巴胺缺乏引起身體的不自主抖動,只有坐下時,抖動才會停止,他開了處方給病患服用,但也只能暫時減緩抖動。

這就是大醫王會覺得挫折的時候,義診三天,來去匆匆,只能暫時解憂,嘆奈何?臺中慈濟醫院神經內科傅進華醫師,告知一位患有疝氣的鄉親必須要手術,他面有難色,醫療費豈是他付得起的?這樣的病患卻不只一個。

鄉親從遠方而來,或徒步八英里,或花兩、三小時搭車,希望能解除病痛;可是傅進華愈看診,挫折感愈大,義診現場欠缺大型醫療器材,對病痛嚴重一點的鄉親,只能治標不治本。

他說:「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渺小,只能盡力而為。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人人卻有這麼大的區別,我們真的要珍惜自己的幸福;個人的力量有限,一定要結合更多人,眾志成城才能減少世間的苦難。」

即使有十七位牙醫師投入診療,候診人數依舊居高,志工進行衛教。巴都拉里亞社區醫院員工全力支持義診,志工兩天內即將牙科、內科、中醫部、手術室和眼鏡配置區籌備妥當。(攝影/李明慧)

居民驗光後,緊接著選擇合適的鏡框,志工協助老人家決定自己喜愛的樣式。(攝影/黃瓋瑩)

醫病情有療效

牙科、眼科也是人潮擁擠,五十八歲的瑪娜,患有高膽固醇、糖尿病,住在兩公里外的米德拉納村(Midalana),兩天前聽到村里廣播義診,她即使家境窮,還是花了一百五十盧比坐三輪機車前來。

過去五年,瑪娜飽受牙齦腫脹困擾,難以順利進食。許智亮牙醫師發現她牙齦有病變細胞,建議到大醫院繼續追蹤;即使如此,體貼的牙醫師還是為她洗牙。瑪娜起先怕痛不願洗牙,本土志工安慰勸導、緊握住她的雙手,讓她安心接受治療。

六十八歲的卡蘇瑪瓦蒂(Kasumawathi)阿嬤,住在距離醫院十公里外的莫爾卡瓦村(Molkawa),一早就帶著六歲的外孫女琪薇妮(Kivindi)前來。

女兒與女婿分居,女兒在茶園工作,靠著這分微薄收入維持家計,阿嬤老花眼長達十五年,沒錢買副老花眼鏡,雖然有中學的學歷,但她無法閱讀。當她在義診眼鏡部領到一副老花眼鏡,喜出望外。

外孫女小琪薇妮天真善良,牙科診療後,對每一位幫助她們的醫護人員和志工,一一頂禮回報;孩子的懂事,令臺灣、新加坡志工感到不捨與憐惜。

每一科醫護人員忙到連用中餐的時間也不得空,第一次參加國際義診的張天騰藥師說:「有史以來在一天內包藥最多,達到一千八百多包,這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斯里蘭卡曾經受英國統治,英文是他們普遍溝通的語言,然而偏鄉仍以辛哈拉語(Sinhala,僧伽羅語)為主,所以義診時由醫學院學生充當翻譯員。

國立可倫坡大學護理系的亞歷山大(Alexander)說:「從醫師問診當中了解病人的身體狀況,對於將來成為正式的護理人員,很有幫助。」

可倫坡大學阿育吠陀研究所(University of Colombo Institute of Indigenous Medicine)十位學生,三天協助翻譯;阿育吠陀是斯里蘭卡傳統理療法之一,他們是中醫師的得力助手,從刮痧、拔罐、艾灸、拔針等,都虛心學習。

南迪莎(Nadee-sha)說:「我第一次拔針都是直接抽出來,病人會感到不適,現在會把針慢慢地轉出來,讓病人不至於疼痛。」首次接觸到中醫療法,南迪莎嘗試練習,也看到醫師對病人的謙卑與愛,她說:「醫師不只是需要醫術好,也要懂得醫病人的心。」

十位中醫師三天內照顧了五百多位病患。新加坡先遣團隊包括了機動、交通、水電、香積、生活、人文真善美等功能組,以豐富的經驗架設了周全的診間。(攝影/王玲鳳)

居民接受的小手術多以脂肪瘤、皮脂腺瘤、肌腱瘤割除為主;新加坡團隊把開刀房所有可以帶的設備都運來了,包括止血刀、冷氣機、遮陽設備等。(攝影/郭靜儀)

不只一場義診

三天義診嘉惠四千一百零三人,比預計的三千八百人還多,眾人歡呼喜悅之情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卡魯塔拉區域衛生服務總監拉納雅克醫師(Dr. Udaya Isaac Rathnayake)表示:「看到大家對巴都拉里亞社區極貧困鄉民無私的付出,我在你們身上學習了許多,也更了解佛教與慈濟的精神。我在這裏向上人說,我願從此刻開始茹素。」他熱切撼動人心的發願,獲得全場熱烈的掌聲。

牙科義診中,有一對父女、兩對母女同來服務。新加坡慈濟義診中心羅佩玲醫師分享說,忙於醫療工作,沒有時間與孩子相處,這一次她專程帶著女兒同行,她說:「這是很好的機會,讓女兒看到媽媽到底在忙些什麼。」

臺中慈濟醫院中醫師鄭宜哲,曾經自問:「到底我們一年來一次,代表的意義又是什麼呢?」幫他翻譯的醫學生,看到他為一位手麻的患者針灸後,手就可以舉高了,一直讚歎:「Amazing!」

鄭宜哲突然覺得,這些學生能以英文溝通,應該是在這裏最有能力的人;他向臺灣團隊分享說:「我們應該賦予他們任務,讓他們畢業後能幫助自己的鄉親。這才是我們來這裏的主要意義。讓我們把愛傳出去!」

於是鄭宜哲敞開嗓門,唱著:「愛是看不見的語言,愛是摸不到的感覺,愛是我們小小的心願,希望你平安快樂永遠……」他告訴身邊的醫學生,上網去了解慈濟;他也在臉書上寫下:「我們不是蜻蜓點水,每個人都是承先啟後的關鍵人物,播下善念的種子,愛會慢慢發芽成長茁壯……」

願這次的義診,善的種子深耕於準醫護人員心中,照顧在地鄉親,讓愛的漣漪逐漸擴大在這虔誠的佛教國家,就如團隊將通訊群組改為:「斯里蘭卡,我們有約!」我們會再回來的!

醫院入口處搭上帳棚,作為等候區,志工帶動居民活動;卡魯塔拉區鎮位於偏遠郊區,最近的大型醫院在二十八公里外,慈濟是首次前來舉辦義診的慈善組織,居民渴望解決長年病苦,蜂擁而至。(攝影/黃瓋瑩)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