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3期
2018-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聞思修
  親師生‧坦白話
  生命的禮物
  書訊
  阿板薰法香
  慈善國際
  大地保母‧香醮遶境
  健康百寶箱
  同個屋簷下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3期
  當地層下陷遇到超級豪雨
撰文‧葉子豪 攝影‧黃筱哲

布袋鎮考試里是當地最晚退水的村里,慈濟志工造訪之際,當地里長(著黃衣者)站在小腿肚深的積水中訴說災情;他身旁的民宅,當時已泡水五日以上。

布袋鎮地層下陷嚴重,居民早有危機意識,
沒想到八二三豪雨讓二十三個里全面淪陷,
只差淹多淹少、淹高淹低而已;
即使這次平安度過,不代表未來可以高枕無憂,
豪大雨始終是此區居民無形的壓力。

 

八月二十八日近午時分,才脫離熱帶低氣壓的嘉義縣,又逢西南氣流大雨;豆大的雨滴,打在布袋鎮老人活動中心的鐵皮棚頂上,叮叮咚咚如鼓聲作響,驅車前來的慈濟志工,不自覺地拉大嗓門。

「里長伯,我們就分有淹水、沒淹水,只要有淹水的,我們都會去……」施哲富用最簡潔的語句,向東港里林里長解說慈濟即將進行的逐戶安心家訪,「目前還有人需要我們打掃的嗎?」

「我都帶國軍去清了,已經清得差不多啦!」

「獨居的、弱勢的,他們沒辦法整理家裏,不要緊,你就報出來,名單給我們,我們會找人來清。」

慈濟志工一行六人圍著里長,繼續詢問災後復原情況與鄉親的需求。臨走前,施哲富對所有人重述重點:「若打掃的部分都好了,我們就是安心關懷。請里長盡量找人配合,幫忙帶路。」

「八二三熱帶低壓水災」五天後,嘉義沿海只剩少部分村里,如布袋鎮考試里、東石鄉掌潭村還有較高的積水。道路恢復通行後,出外的布袋、東石年輕子弟們紛紛趕回故里,在國軍兵員與機具協助下重整家園。慈濟社區志工及大林慈濟醫院團隊,早已展開訪視、清掃、義診行動。

嘉義沿海淹水區域,分不清到底是魚塭還是農田,唯有電線桿標示出道路的所在。

為了早日解除災情,政府調動多部大型抽水機,將各村里的積水抽進溝渠,先打通道路再行清理。

在地引路,把關懷帶進邊緣戶

施哲富是在地志工,他積極聯絡各村里長確認災情,也偕同訪視團隊深入暗角。

「你有乾的衣服可以穿嗎?」「有啦,我還有制服可穿。」志工蔡琬雯殷切詢問邱先生受災後的生活狀況。年近半百的邱先生,和兩位身心障礙的弟弟同住,靠著在養雞場工作的有限收入維持三個人的生活,無奈二十三日暴雨來襲,不僅淹沒三兄弟住的老紅磚厝,也把邱先生工作的養雞場吞沒了。

由於雞隻溺斃數量驚人,邱先生只能放下泡水的家園,與兩個身心狀況不佳的弟弟,遵從老闆指令清理雞屍,因此晚了幾天才開始家中大掃除,直到志工前來造訪時,屋裏還有一大堆泡水衣等著清理、晾乾。

「我車裏有衣服,拿一件給你穿好嗎?」蔡琬雯送上乾淨的回收衣,以及兩個猶有餘溫的素便當,還不忘提醒邱先生:「吃素很健康啦!」

一行人來到另一個同為身心障礙所苦的家戶,這家有個「漫遊人」,每天都在外頭遊走數十公里,常常一大早就不見人影,直到深夜才回來。此次水災,這戶的紅磚厝淹到半個人高;考量到身心障礙者家庭自救能力弱,志工前往訪視,看看可以給予哪些幫助。

「冰箱還新新的時候,我就把它墊高放上面了!因為要預防水災!」走進低矮的紅磚古厝,接待志工的是那位精神障礙者的么弟。面容蒼老的他患有弱視,家裏冰箱、插座及電線全設置在高處以防泡水漏電,就連床墊也用椅子墊高,志工們不禁讚歎:「好有智慧啊!」

兩個貧困家戶的處境,是許多臺灣鄉村貧戶的寫照,這些孤老、殘障、貧窮的弱勢者收入微薄,唯一的依靠就是上一代傳下來的老房子,但因擁有房子的持分,很難取得中低或低收入戶資格,往往無法請領政府補助。

受限於現行法規,政府單位、鄰里長對這些「邊緣戶」能做的不多,而慈濟是非政府組織,在救助方面有較大的發揮空間。「政府礙於法令沒辦法給他補助,我們就來補這一塊的不足。」施哲富進一步說明。

熱帶低壓暴雨把布袋、東石兩個濱海鄉鎮淹成重災區,身為布袋人的施哲富,為了賑災事宜,開車東奔西跑,忙得不可開交,讓人很難想像,這位發心為鄉親奔走的在地志工,本身也受災。

「我們家淹水深度差不多四、五十公分。但水還沒退的時候,也沒有辦法清理,所以我們全家就利用時間勘災、參加發放。」四十六歲的施哲富,和大哥施哲雄不僅是合作互助的事業夥伴,也是布袋鎮上為數不多的慈濟在地志工。

蔡琬雯(右)走進仍在淹水的家戶訪視,當時水深仍有一尺左右;鄉親暫時無法清理家園,慈濟志工就先來訪視表達關懷,並安排後續協助事宜。

嘉義孩子,第一時間投入賑災

由於彼此的住家、大哥的成衣倉庫都被水淹,泡水的衣服多達兩、三千件,兄弟倆於是協議,大哥留守家園處理善後,施哲富就換上志工服,投入援助鄉親的工作,往往每天忙上十三、四個小時,為的就是:「把哥哥沒空做的補回來。」

相較於施家兩兄弟家園被淹、財產受損,蔡琬雯是少數在這次水災中全身而退的布袋在地人。六十五歲的她,慶幸房子沒有淹水,無後顧之憂,接獲求助訊息後,就全心全意投入賑災行動。

「這一次布袋二十三個里全面淪陷。只差淹多淹少、淹高淹低而已。其中岑海里是最嚴重的,真的是『沈海裏』,八百六十戶,每一戶都淹,老人都躲在二樓。」蔡琬雯今年六月才從布袋鎮公所退休,沒想到卸下公職不到三個月,就接到昔日同事的求助急電。

「他說公所那邊有需求,需要物資,我就報給慈濟嘉義防災中心。衣服一換,馬上到公所了解情況。」

位於嘉義聯絡處的慈濟防災協調中心電話響個不停,志工緊急動員,有人準備煮熱食、有人研討救災等事宜。「水量比莫拉克風災要大,又逢滿潮。」在海口仔長大的蔡琬雯,很清楚海水漲潮海面上升,即使用馬達抽水,短時間也沒辦法讓水位降低,何況雨勢不停,沿海地區四大里,包括中安里、西安里、東安里和貴舍里,首當其衝,淹水最深處達一層樓高。

八月二十四日清晨,蔡琬雯與其他鄉鎮前來支援的慈濟志工會合後,便帶領團隊前進淹水災區,為走不出來的鄉親送便當。

志工準備了小艇載運便當,人在水中走,船在水上浮,走完兩條街就因為水勢過深行走危險而暫停,一行人返回布袋鎮公所搬救兵。此時國軍已經抵達,部隊指揮官於是調動「雲豹」裝甲車相助。乘著重量超過二十噸、高度超過兩公尺的特種車輛,慈濟志工終於進入受災嚴重的岑海里。

「慈濟送便當來喔!」高聲呼喚,振奮了受困於大水的民眾,中壯年人涉水前來領便當,不方便下樓的也用繩子綁塑膠袋或籃子,垂降下來請志工裝便當。

由於重災區淹水頗深,下車遞送便當的工作,大多是由男眾進行,蔡琬雯個子不高,本可待在車上,但她卻選擇站在及腰的深水中協助發送。「看到他們淹到這種情形,真的很不忍心!身為布袋的孩子,我要跟他們同在!」

蔡琬雯進一步說明,自己經常進出當地,經年累月下來,岑海的居民大都認得她,因此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刻,她選擇和當地人站在一起。「鄉親們如果看到慈濟人來了,而且又是他們認識的人,就會比較安心!」

身為布袋鎮在地慈濟志工,蔡琬雯與施哲富在這次水災救助行動中,扮演著溝通橋梁、帶路人的角色。也因為長年生活在嘉義沿海,他們對當地面臨的難題,有著比外地人更深刻的體會。

淹水退去後,東石鄉掌潭村民抓緊時間清理家園。數十年前,地層下陷問題尚不明顯,因此早年興建的房屋,地基多半沒有墊高;但連年地層下陷之後,原本不會淹水的聚落,反而淪為重災區。

土生土長,看見家鄉下沈危機

在鎮公所執掌兵役業務多年,蔡琬雯見證了布袋鎮青壯外流、人口老化的變遷:「以前陸軍一個梯次入伍,就差不多有一臺半巴士的人數,現在一次送十個就算多了。」

人口老化之外,布袋的另一個危機,就是地層下陷。根據經濟部水利署及國立成功大學的研究,嘉義地區自一九九一年到二○一六年,總下陷量在六十公分以上的地區,涵蓋東石鄉、布袋鎮、朴子市、義竹鄉與六腳鄉等鄉鎮;其中最主要的下陷中心就是濱海的東石與布袋。對土生土長的施哲富來說,這個問題老早存在,但直到十三年前才感覺事態嚴重。

「我家是整個東港里地勢最高的社區,以前別人都說,如果你們家淹水,那整個東港里都要淹沒了,結果這次,東港里淹了九成五!」

二○○五年,年僅三十四歲的他,向任職的臺糖鹿草畜殖場申請退休,怎料離退前,南臺灣因為強烈西南氣流發生「六一二水災」,東石畜殖場裏有兩千多頭豬淹死,支援清理死豬成了畜牧職涯的句點。離開養豬工作後,他偕同太太,向哥哥學賣衣服,也投入慈濟志工的見習、培訓。也就是從那年起,施哲富開始警覺到,地層下陷、淹水成災的危機,已離自己不遠。

「地層下陷以前就有,但現在已經蔓延到內陸大約四、五公里。像我大哥的倉庫,本來比路面高一公尺,可是這次淹到屋裏五十公分高,所以我估計那裏是下陷一公尺以上。」

二十三日暴雨後,東石鄉一半村落水深及腰,布袋鎮至第三天還有十個里淹水未退。施哲富表示,莫拉克風災時,布袋也淹水,但沒像這次淹這麼高。因為對地層下陷、淹水開始有警覺,他在建設慈濟布袋環保站時,刻意把基底填高一百三十公分,果然在這次雨災時發揮作用;環保站屹立於一百公分深的積水之上,也成為國軍救災官兵休息整補的據點。

精心設計的環保站有驚無險地度過危機,不過這次平安度過,並不代表未來可以高枕無憂。「這是一種無形的壓力,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淹啊!現在只要一下大雨,就要『剉咧等』了!」

經過了二○○五年的六一二、二○○九年的莫拉克及今年八二三的三場水災之後,施哲富不諱言已經認真考慮,到別的地方安家的可能性。可是土生土長的家鄉,總是不能輕易割捨;身為布袋孩子的他把握當下,不僅自己出來助人,也把妻女都帶出來做。

「自己的地方,要自己照顧。外區這麼多人來幫忙,我們當區的更要勇於承擔啊!」施哲富堅定地說。

儘管自己也是受災戶,施哲富(中)仍把慈濟的救助工作擺第一,奔走於沿海災區,承擔聯絡、訪視及影像紀錄工作;太太蔡玲玲(左)也跟著一起協助鄉親。

 

 

「我們四、五個月的成果,全部都毀了……」大水多日方退,布袋鎮貴舍里的受災戶許女士,向蔡琬雯泣訴豪雨災害帶來的農產損失;與蔡琬雯同行做「安心家訪」的臺中慈濟人,也用凝重、不捨的表情表達關切。

「不要緊,來日我們再站起來,你照常去回饋,回饋更需要的人。」蔡琬雯首先鼓勵許女士平日存善款助人的善行,接著遞上一封裝著慰問金的信封。

「這樣會不會不好意思?」「不用想那麼多,你把孩子教育得那麼好,這就是大家要感恩你的地方;祝你否極泰來,從今天開始一切順利。」

帶領來自外縣市的志工,走進位於嘉義沿海的家鄉逐戶拜訪,為受災戶壓驚、了解後續援助需求,蔡琬雯扮演識途老馬的角色,將證嚴上人的關懷,確實傳達到真正受災的家戶中。

一場範圍廣大、淹水頗深的豪雨災害,在眾人協助下,短時間內恢復平靜;對在地志工來說,是值得感恩,但面對日益極端的氣候、地層逐年下陷的家鄉,也必須戒慎以對。

「還是要調適我們的心情啦,因為布袋、東石這邊的地層下陷非常嚴重,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把人心顧好,大家要虔誠,看能不能把災害降低。」施哲富語重心長道。(資料提供/林淑懷)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