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3期
2018-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聞思修
  親師生‧坦白話
  生命的禮物
  書訊
  阿板薰法香
  慈善國際
  大地保母‧香醮遶境
  健康百寶箱
  同個屋簷下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3期
  四至五日 破除迷信

 

8.4~5《農六月‧二十三至二十四》

【靜思小語】改變習慣,須先改變觀念;帶動大眾轉迷為悟,要先以身作則。

 

救助苦難,自我造福

靜思精舍舊大殿自一九六九年落成啟用,是全球慈濟人的心靈故鄉;小小的人字形屋宇建築,是遊子依歸之處。八月四日,與訪客談話,上人回憶慈濟功德會在克難中成立時,自己還帶著常住借住在普明寺,後來由俗家母親購下這片土地,除了耕種以外,也規畫建蓋精舍。

建築設計圖畫好後準備開工,沒有拿羅盤來看方位,完工後也沒有裝潢,「主體建築蓋好了,佛龕放置妥當,那天晚上我們還在清掃,隔天清晨做早課,佛像沒有開光,沒有做灑淨儀式,也沒有看時辰,就啟用了,今年的農曆三月二十四日後就邁入五十年。」

上人談到建設花蓮慈濟醫院時,之所以有動土的儀式,是因為這是集合許多人的愛心,一點一滴成就的志業,好不容易動工了,一定要讓海內外的慈濟人與護持者知道。

「佛法講究的是發自內心真誠的信仰,是為了解脫煩惱,輕安自在。」農曆七月將至,上人提及目犍連尊者救母的佛教典故與後世「普度」的演變,指出盂蘭盆是「救倒懸」,意思是救拔如同倒吊般痛苦的眾生,豈料後來演變成殺生大拜拜、大量燒紙錢,造福不成反造業。

「為天下祈求平安,不是用街頭大拜拜的方式,增加殺業,也難顧及衛生。這項習俗在農業社會是因為民眾生活普遍清苦,藉年節吃得較為豐盛,補充營養;現在大家營養過剩了,不需要為了吃而準備這麼多牲禮,更不能因此殺生;也不要燒紙錢,減少污染,讓環境更清淨。」

這幾天在高雄靜思堂舉行多場《父母恩重難報經》經藏演繹,即是為農曆七月吉祥月舉辦的莊嚴大法會,引導大眾具有正信,虔誠懺悔淨自心,茹素護生淨天地,每場都有一千多人參與。接下來在全臺各地,也會陸續舉辦大型吉祥月祈福會,或在社區裏帶動居民,一同救助苦難、自我造福。

上人表示,要改變習慣,須先改變觀念,這並不容易;剛開始要先安民心,慈濟人以身作則,用各種方法帶動大眾轉迷為悟,現在已經開出了一條道,就要趕緊依照這條道的方向鋪平路,讓人人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徹底破除迷信。

 

時代見證,印證經典

五日,與志業體主管同仁、清修士談記錄歷史之重要性,上人指出每一位都有責任為法脈宗門的傳續而留法、留史。

「法脈宗門的建立,來自分秒累積;慈濟人做慈濟事,分分秒秒都是歷史。理論講得再多,真正由人做出來的事才是最重要;慈濟的成就是來自於人,如果沒有這群人發心的力量相合,共知、共識、共行,也無法成就。」

「大家一起聽法,聽了認為自己知道了;你知道一句、他知道兩句、我知道半句,散會就沒了。聽了道理就要去做,知道方向就要起步去走,千里之路始於初步,這一步起於一念間:『師父這樣說,我們應該要這樣做』,慈濟人五十多年走過這麼長遠的路,留下豐富的足跡,都是寶貴的慈濟歷史。」

上人舉《水懺》的悟達國師「人面瘡」故事為例,國師腳上長了人面瘡,在迦諾迦尊者指引下以三昧水洗身,深明因緣果報歷歷不爽,也解除十世冤業;雖然沒有影像記錄,但是國師寫下人面瘡的由來。慈濟人在二○○八年四川強震後前往賑災,也看過「三昧水」的遺蹟,雖然水已經乾涸,但是洞窟還在。

今年七月行腳到桃園,聽到丁林彩師姊說罹患口腔癌的兒子,傷口潰爛腫脹如同人面瘡,詳細了解她與兒子的相處情況,以及兒子患病到人生最後的歷程,不禁感嘆這是發生在現代的《水懺》故事!

上人教阿彩師姊隨師行,一路南下分享,藉以教育大家,不要讓惡因惡緣生生世世糾纏、延伸。之後常有慈濟人或會眾上前對她說,自己在親子互動間也有類似的困擾,是長久以來的心靈折磨。

「阿彩後來對我說:『原來有這麼多人和我一樣苦。』所以人生的因緣糾纏、內心的痛苦糾結,也需要向人傾吐。而阿彩所述說的人生故事,有親友和相片、錄影可以見證,這是最真實的時代見證,留存到後世,就是很有價值的歷史見證,也可與經典相互印證。」

 

法脈相傳,廣開宗門

佛典是佛陀所說、弟子憑記憶結集與流傳,而慈濟從克難草創時期,每個月點滴的愛心累積,一路走到現在,成就多少人間善事,這樣的歷史值得用心留存。

上人教導,歷史不能漏失,做事的人承擔重任,也要向歷史負責任。若在人與事當中有爭議,就要回歸源頭,回顧師父最初是怎麼說的,而大家又是怎麼做的,釐清脈絡,及時調整、修正,把「事」處理好,不能對「人」有成見。

「大家為慈濟奉獻心力,成就世間事,是為自己造福。我對弟子無所求,只求人人增長慧命,這也是我的責任;對於師父來說,弟子最好的供養,就是人與人之間合和互協,把師父的精神理念延續下去,相傳法脈、廣開宗門。」

上人指出,常住師父們鞏固法脈中心,清修士要負責將法脈貫通於宗門,因為清修士以在家居士形象,便於投入人群、處理人間事;四大志業都需要有人承擔、負責,讓志業在社會上運作順暢而不偏離法脈宗旨。

「出家人要維持宗教的端正形象,將法銘記於心,心腦、行動都保持出家修行者的莊嚴。師父傳法,他們用心體會;師父如果不在,他們就要負責將法正確地傳承下去,世世代代都要維持自力更生的靜思家風。所以精舍常住日日辛勤忙碌,就是為了把這個家照顧好,除了維持精舍的生活,還要當慈濟的靠山。」

上人談到精舍建築在這幾十年來屢次增建,至今仍然以有限的空間容納將近三百位出家修行者與清修士,大家在窄小的空間裏生活,還要一再挪出空間給輪梯回到花蓮慈院付出的醫療志工,以及從全球各地歸來的慈濟人,讓他們安心回「家」取法。由此亦可知,每天至少有幾百人在精舍起居、飲食,都由精舍常住承擔。

「我希望大家把精舍當成家,不論環境好壞,總是一個可以安心歸來的家。樹根蔓延多廣,枝葉才可以開展多大;要有這麼旺氣的家,慈濟才能在國際間有生根的希望。」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