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8期
2019-03-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聞思修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E世代‧善世代
  旅行的意義
  慈善國際‧馬來西亞
  志工人物誌‧臺北
  志工人物誌‧臺南
  人文教育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竹筒歲月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8期
  投資潛力「鼓」 我們不一樣
撰文‧張麗雲

二○一八年八月十八日,以年輕成員為主的臺中鼓隊,為七月吉祥月祈福會演繹增添莊嚴與活力。(攝影/周士龍)

年輕人帶動年輕人,演孝經、說孝道,
舞臺上的鼓隊,鼓動青春,
舞臺下的劇情,依舊繼續;
雖然要達成善的效應不容易,
但正好激發出潛力無窮!

二○一八年,慈濟七月吉祥月活動結合大愛電視臺二十周年慶,北、中、南各區演繹音樂手語劇《父母恩重難報經》,還有〈揮灑人生的彩筆〉;臺中的演出場次和臺北、高雄不同,三天兩個場地同時演繹,共有十六場。

演繹舞臺上,一群年輕人穿著清一色黑T恤,背後印著「POTENTIAL」字樣,就是「潛力鼓孝映」;年輕人帶動年輕人,演孝經、說孝道,這是一「鼓」無窮無盡的潛力「孝映」。

「潛力鼓孝映」名稱與周邊產品,出自黃雋勛的發想和排版設計。他大學主修大提琴,挺拔的身段和酷哥的臉蛋,洋溢著藝術家的氣質。巡演各地時,父親黃逸樵拉二胡,端莊的母親陳美君琵琶半遮面,嬌小有著一雙精靈眼眸的黃榆真,彈出一首首精湛的鋼琴曲;而黃雋勛掌握的大提琴,在臺上更是醒目。

這中西合璧的「黃」家樂集,譜出了愛的協奏曲;父母、妹妹都是受證的慈濟志工,偏偏黃雋勛骨子裏串流著特立獨行、跳躍式的細胞,與家人不同。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但黃家樂團不能少了他,每年農曆除夕晚會,黃逸樵一定揪著全家大小到花蓮靜思精舍,為回來過年的慈濟會眾,獻上一首又一首的動人樂曲,結束後再去向上人拜年,黃雋勛總在一旁靜靜地跟著。

二○一四年他們又回到精舍演出,席間,上人的眼神飄移到黃雋勛的身上,輕輕地對他說:「你到底有沒有要受證啊?」雖然心中有問號,但在那樣的氛圍,他鼓起勇氣回覆:「有!」

從花蓮返回臺中的路上,父母百般闡釋把握當下的案例,最後留下殷切期盼的結論:「兒子,會幫你準備好見習志工報名表,要聽進去爸媽的話喔。」

黃雋勛坦言,沒有矛盾與衝突是騙人的;但最後思考到這一切能對自己有什麼損失?姑且一試,開始了志工見習課程。

想得通路就通

黃雋勛並不是不知道慈濟的好,從高中起,日常的生活作息,大愛電視無時不在,偶爾趁母親沒注意,遙控一按,轉臺選他的喜好。但每每無意間,耳畔總傳來上人殷殷叮嚀的法,還是會感動。他也看見這世界上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真的需要有能力的人去幫忙他們;對因果觀,他逐漸有更完整的想法,慢慢了解一件事情的發生,有它的邏輯和定律。

黃雋勛認為有能力的人就該去付出,而且,還要攤在網路上!他開始盤算如何留下足跡,假如社會大眾有不明白慈濟的,是否來自慈濟人總是「為善不欲人知」?那假如逆向操作「為善總欲人知呢」?

黃雋勛想鋪陳的,是在這資訊爆炸,卻不報真導正的時代,社會大眾不明白慈濟默默在許多角落耕耘,也許靠著無名素人身入其中,將所見所聞一一呈現,能從朋友圈開始有些改觀,再慢慢擴散,有朝一日大家能明辨是非。

見習課程完成後,黃雋勛繼續參與慈誠培訓,「我的目標很簡單,我想要讓身邊的人知道慈濟是很OK的;當然不只是為了別人的想法,還有我覺得在慈濟五十周年受證還蠻酷的,別具意義!」

二○一六年受證,他說:「我總算沒做錯決定,兩年來的收穫是『做我沒做過的事叫成長』,這趟見苦知福的旅程反而豐富我在音樂上的詮釋!」他沒有冠冕堂皇的心得,就是有一件制服、有需要他的時候,配合著付出。

吳錡峯(後排右一)在演繹經文中懺悔高中時期的懵懂無知,讓父母暗地悲傷而不自知,如今他盡力承擔志工工作,號召有志一同的夥伴向著善的方向前進。(攝影/翁旭昇)

 

先讀經再打鼓

二○一七年,慈濟實業家志工發起「國際大愛,心蓮滿人間」祈福音樂會,為國際苦難人募心募愛。經由志工團隊共同的邀約,許多年輕人也紛紛響應,包括黃雋勛,加入鼓隊以鼓棒傳達愛。可是音樂會結束後,中區四十位鼓兒一個個退出群組,眼看要鳥獸散了……

這時,又有任務浮現。一直帶動北、中、南年輕鼓兒的志工呂慈悅,給鼓兒一個目標——二○一八年演繹《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劇,她告訴大家:「演繹經典,要先認識經文意涵,一定要舉辦讀書會。」

臺中的年輕鼓隊基本成員有呂媛菁、黃榆真、黃雋勛、沈怡潔、洪嘉澤、楊佳真等人,是慈濟人的第二代,從小對慈濟事並不陌生,很快能夠融入慈濟人文精神;但他們深知,如果沒有切入時下年輕人的喜好,想要號召更多人來投入,並不容易。

黃雋勛和妹妹黃榆真也有同樣心聲,「如果單以辦讀書會的方式,一定沒有人會來,只要聽到『讀書』兩個字,就直接說:『謝謝,再聯絡!』意思就是不用聯絡了!」團隊有了默契:「那我們就來辦屬於年輕人的聚會!」

北、中、南鼓兒認為要有屬於自己的slogan,才能吸引年輕人進來。有一天,臺中鼓兒看到臺北鼓兒取了個E化的新名詞:「慧星撞腦門」,他們激勵自己,「我們也來想一個屬於中區的名字!」黃雋勛建議:「就取名『潛力鼓孝映』,Potential!」

大家鼓掌一致認同:「潛力鼓,Poten-tial!『孝映、效應』,啊!超級夯的雙關語,這個名詞很貼切!象徵臺中鼓兒團隊潛力無窮,一定會號召到很多志趣相同的年輕朋友一起投入。」

潛力鼓聚會內容包羅萬象,雕刻木製品、製作糕點、做手工藝品。由於演繹《父母恩重難報經》,需要很多肢體語言,黃雋勛邀約音樂界好友,組成人文饗宴團隊,拉著一首一首的曲子,讓大家隨著音樂的氛圍,表演憤怒或悲傷的樣貌。

聚會的地點也多樣化,有時候選在伙伴的家,或去觀賞一場畫展,或到郊外踏青,活潑有趣,但始終不離開人文。

真的有年輕人

不少慈濟家庭的第二代年輕人,原本不願意來到「老人圈」,他們認為與師姑、師伯講話不投機。有人經過父母一再勸說,來了一次,發現爸爸、媽媽沒有騙他,真的有年輕人!彼此聊的話題相近,也有參與感,就這樣潛力鼓的人脈愈來愈廣闊。

演繹的倒數前兩週,幾乎每天晚上都要彩排、練手語,團隊也不斷有年輕人加入,各個年齡階層都有。有的大學剛畢業,有的還是國中生,年紀最輕的十三歲,定性都還不夠;要讓這群年輕人專注好幾個小時練手語,反覆彩排,對團隊來說是一大考驗。

負責企畫的黃榆真,也一直在摸索中學習拿捏,如何讓這群不認識慈濟、好動的年輕人,了解演繹這部經的重要性,和尊重慈濟人文。

黃榆真說:「現在的小孩,溝通的方式跟我們以前很不一樣。怎麼讓他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正式的事,但又不要讓他們覺得有壓力;要愛他們,又不能讓他們害怕退縮,甚至有不爽的情緒。」

黃榆真很想與年輕人打成一片,輕鬆聊天,但是事實告訴她,「一旦鬆懈,團隊會如一盤散沙!」變化球不斷出來,可能今天彩排的人員,隔幾天再上臺又換了一批新人;黃榆真像上緊發條的鐘,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這方還在處理一件事,耳際又接收到緊急呼叫,哪一幕的角色又要補位了!

她深知,如果沒有事先做好籌備和演練,一定會發生狀況;但也要有因緣觀,凡事都是好因緣。「在職場上,凡事戰戰兢兢,不容許出錯;可是在志工團體,人人目標相同,付出心力、勞力,將汗水、淚水融合圓滿一件利益社會的大事,這就是與職場不一樣的地方。把握大家在一起的因緣,做最好的、圓融的安排。」

臺中鼓隊在二○一八年八二三熱帶低壓水患後,來到臺南災區協助清掃家園。(攝影/簡明安)

父母恩重難報

有一次彩排,該上臺的演繹人員沒有出現,幕後人員李建勳被推著上臺補位;隔了幾天後,那個位置依舊是空著,呂慈悅就說:「去找那天補位的那位師兄來!來,就是你!接下去演,八場都要上場!」

就這樣,他邊看影片、邊揣摩,在八場演繹中飾演了兩個角色。其中一個角色,是在寒冷的冬天,爸爸將外衣脫下來披在孩子身上,怕他受風寒,「兒受病魔父母憂心,憂極病生猶掛兒身」,天下父母心,這一幕就如二十年前李建勳與爸爸互動的影像再現。

二○○○年父親生病時,李建勳將要升上五專三年級,正處叛逆期,拒絕父親各種好意,直到父親往生,他懺悔不已;如今想要報答為時已晚,唯有藉由演繹,將功德回向給爸爸。

多年前他受證為慈誠隊員,法號是「濟翔」,在演繹團隊中,他認為自己的角色是協助和陪伴,讓每個年輕人能自在地翱翔在佛教道場中。他也扮演資深慈濟人與年輕人之間的溝通橋梁,他常給年輕人打預防針:「師姑、師伯的想法是這樣,那我們是不是想出更好的模式,與師姑、師伯磨合,去圓滿演繹。」

最終的目的,他還是希望大家能如同他一樣,「去正視、尊敬這一部經典,也感恩這部經典,讓我思考與父母間的關係!」

慈濟科技大學畢業的吳錡?,飾演〈子過〉一幕清道夫的叛逆兒子,與一群年輕人遊手好閒,不務正業,讓年邁的父母悲傷至極。

還有一幕,父母拖著佝僂身軀、老淚縱橫地來探視,當身陷牢籠的他盡全力伸長手臂想牽住母親的手,無奈深鎖的鐵門,硬是將他們隔成兩個世界,母親痛心的哭號聲,牽起吳錡?回憶起昔日的自己……

吳錡?出生在幸福的家庭,父母對他極為疼愛,尤其是內斂的父親,與吳錡?的對話總是:「有吃飽嗎?穿得暖和嗎?錢夠花嗎?」然而父母忙於工作,認為哥哥姊姊應該可以好好照顧這位小弟,但畢竟都還是孩子,一忙起來,也兼顧不了這位外向、嬌寵的小弟弟。

吳錡?常常打架鬧事被留校察看,在高三上學期最後一天被退學了。疼愛他的父親,掉下男兒淚,「你滿十八歲了,是不是要有大人的樣子;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自己人生要的是什麼東西?」

從小到大,吳錡峯從未看過父親掉過一滴淚,即使爺爺往生,父親依然含著淚水,忍住悲痛。媽媽從不對吳錡?說過一句重話,只淡淡地勸著:「你去花蓮念書,透過慈濟善的世界去薰陶吧!」

看到父母為了他而傷心,吳錡?清醒了,收拾好心情,夜間上夜校,白天補習,終於以推甄的方式錄取花蓮慈濟科技大學。

畢業後回到臺中,謀得穩定工作;在媽媽鼓勵下,他參加潛力鼓讀書會;雖然他們讀《父母恩重難報經》經文,但是帶領的方式活潑、多樣,不只可以交朋友,還能交流價值觀。

吳錡?受邀加入企畫團隊,五月二十日舉辦一個小型的成果發表,他負責彙整承擔各幕的年輕人名單,但當他從超商下班,都已經晚上十一、二點了,夜深人靜時才開始做慈濟事,身體很疲累,卻覺得很法喜,「因為這件事可以影響更多年輕人來這個善的環境,再累再晚我都會打開電腦,完成答應要做的事!」

「潛力鼓孝映」的年輕人主動站出來,不單為了做慈濟,更重要的是帶動社會正向的思維。為團隊命名的黃雋勛(首排右三)說,自許為一股活泉,為大環境帶來不一樣的氛圍。(攝影/許舒婷)

連自己也感動

同樣飾演「子過」一角,二十六歲的劉岳翰說:「演這一幕好像是在演我跟爸爸的互動;對爸爸的怨與恨,在這裏釋放了!」

父母離婚、手足與他分離、隔代教養,內心的不平衡和青春叛逆期的化學效應下,讓劉岳翰即將墜落深淵的邊緣,是媽媽溫暖的雙手牽住他,將在交叉路口徘徊的兒子,勸戒菸、勸離損友。

二○一八年五月,他準備的母親節禮物,就是答應媽媽的請求,參加《父母恩重難報經》演繹。當團隊從個位數、十位數,不斷有年輕人投入,大家同做一件事,走向同一個目標,從不會比手語到完整的呈現,劉岳翰自己也感動了,「這一路走過來的汗珠與淚水,是值得我們收藏的回憶。」

演繹圓滿了,是一個目標的結束,劉岳翰說:「這是一個新旅程的開始!」潛力鼓團隊年輕人還有一致的目標,就是源源不斷傳承善的力量。他們號召人馬,或到看守所為身陷牢籠的同學演繹〈報恩〉,或到臺南為受水災之苦的鄉親打掃家園,或揪團朝山,正如劉岳翰說的:「號召更多年輕人來接觸善的團體,給年輕人心智磨練的機會,勇於嘗試沒嘗試過的事情,讓我們做個不一樣的年輕人!」

發想「潛力鼓孝映」的黃雋勛,即將「潛力鼓」定義為:「明知道很困難但還是願意去挑戰,希望大家都很有潛力地去展現自己。」跟對的人一起,做對的事,就算是苦差事也能相挺,完成任務還甘之如飴的團隊氛圍,非正在成長茁壯的潛力鼓莫屬!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