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8期
2019-03-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聞思修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E世代‧善世代
  旅行的意義
  慈善國際‧馬來西亞
  志工人物誌‧臺北
  志工人物誌‧臺南
  人文教育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竹筒歲月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8期
  囡仔心沒變!
撰文‧林香秀

陳冠廷(右):1990年出生,高雄人,攻讀成大電機博士班,今年受證為慈誠隊員,法號誠峰

林國祥(左):1992年出生,臺中人,任職臺南郵局經辦員,今年受證為慈誠隊員,法號誠岳

大學加入慈濟青年社,發願恆持初發心,

畢業進入職場,當年承諾是否依舊?
上人曾感嘆:「囡仔心多變!」
但成功大學慈青社前後任社長冠廷和國祥,
沒有忘了這個約定,培訓受證,
向上人說:「您的孩子回來了!」

「你是國祥嗎?」

「喔!不是;他才是國祥,我是冠廷。」

這樣的問話,常常出現在國祥跟冠廷的周遭,兩個年輕人都長得瘦瘦高高的,有著俊秀的外型,都是成功大學「慈濟青年社」一員,而且都當過慈青社社長;在榮民之家、照顧戶子女課輔班、社區親子成長班、造血幹細胞捐贈宣導等多處志工活動場合,都有他倆的身影。

冠廷說:「慈青社改變我的人生。就讀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只覺得慈青社是個很溫暖、充滿愛的社團,那時候並不懂得手心向下的道理,也沒有參與志工活動,完完全全在接收學長、學姊或志工給予的愛。那時候總在想,為什麼他們願意把愛奉獻給不認識的人?」

「直到有一次到榮民之家服務,才發現原來付出時,內心是如此歡喜。那次牽起一位爺爺瘦弱的雙手,望向他的雙眸,溫情竟透過彼此的眼神交流,爺爺和我都不禁眼眶泛紅,無從解釋,但我想這就是陪伴的力量。」

冠廷個性害羞木訥,從不主動去表現,卻在大三時接下慈青社社長,還成立了「照顧戶子女課輔班」,他召集慈青同學付出時間和知識,幫助資源較不足的弱勢家庭孩子;原本第一年才五個小朋友、九位大學生參與,如今第六年有三十位小朋友、四十五位大學生投入。

他分享:「有次課輔結束後,慈青們護送小朋友回家,發現案主身體不適,緊急通知志工們,將案主送醫院,才發現是二次中風,是不幸中的大幸;這位案主恢復健康,後來也到慈濟環保站做回收分類。」

冠廷也多次與臺灣慈青前往馬來西亞,參加人文交流,帶動當地的孩子;他深深地體悟,自己被愛帶進慈濟,同時也要把愛傳出去。

陳冠廷(右)二○一八年參加「全球慈濟大專青年國際交流馬來西亞團」,在吉隆坡的難民學校向小朋友授課。(攝影/張小娟)

無常讓人迅速成長

參與慈青社的同時,冠廷也接觸到佛法,曾聽上人說過,世間有兩件事擋不住,一是時間,二是無常。年紀輕輕的他,有著深刻的體會。

二○一三年,他回花蓮參加慈青活動,無常卻在他身上發生。「那是一通不想接的電話,數次急叩,話筒那一頭傳來一個虛弱悲傷的聲音,是媽媽哭著說:『你爸爸在家猝逝,快回來見他!』當下無法相信這是真的,悲傷欲絕,感覺天快要塌下來了。」

冠廷告訴自己,身為長子,不能悲傷太久,要迅速長大,承接爸爸未完成的家庭責任,必須堅強起來,才能當媽媽、妹妹的依靠;同時間他要完成博士學位的課業,他不會退縮逃避,唯有前進。

在這之前,志工已是他生活重心,父親突然往生,更讓他深深體悟,這個身體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當撒手人寰的時候,什麼都帶不走;何不利用有限的人生,做利益眾生的事。所以他期許自己完成學業後,做一位春風化雨的老師,也決定參加慈誠隊員見習與培訓。

承擔是學習的開始,冠廷始終有這樣的體悟。進入慈青社,他勇於承擔、樂於配合;培訓受證,更勇於承擔來改變自己。他深信,承擔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也要用正面的想法來看待這個不足,把不足變成成長的空間。

有次社區讀書會,負責導讀分享的師兄突然無法承擔,冠廷被詢問能否補位,但只剩下兩週可以準備。他猶豫著,從來沒有做過這件事情,不知道能力是否足夠……即使如此,內心深處卻隱藏著嘗試看看的想法。

冠廷靜下心,想到一句靜思語:「不要小看自己,人有無限的潛能。」很多事情不是一開始就會了,也是靠學習、練習、實際去做過,才能變成屬於自己的經驗。這也是冠廷每次面臨抉擇時,提起信心的座右銘。

那次,冠廷分享篇章段落為《父母恩重難報經》偈誦的〉報恩〈,文中提到不孝之人,將墮於無間地獄。雖然這有形的地獄並無法親眼見及,但這讓冠廷想到父親離世的那個時刻,遠在他方的自己,無法隨侍在側之痛、之苦,真如深陷地獄。

但上人常說,報答父母恩除了物質供養之外,善用父母賜予的身軀去行善,也是報答親恩;他持續參加慈青社的志工活動,以行動付出,來回報父親的深恩。

在父親離世後,冠廷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回家陪伴母親,頓失依靠的母親,心情與情緒很糟,容易煩躁,遷怒於子女,冠廷唯有傾聽母親的憂愁,並忍住悲傷,讓母親相信往後他是可依靠的,如此陪伴母親走出低潮期。

「用心即是專業」,他雖然不是專業的法繹分享者,但在這一次的準備中,花了一些時間思考怎麼講才會順、讓人聽得懂,更把上人開示的因緣觀譬喻「業識倉庫」,以簡報動畫的方式呈現,希望淺顯易懂,讓大家對法有更多的吸收與了解。

冠廷說,受證後成為上人的第一代弟子,他自許浸濡於佛法中,以法調心、調習氣,做個傳法的好弟子。

陳冠廷元月三日在臺南分會準備受證,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協助別上胸花。(攝影/陳貞桃)

一路上無數雙推手

志工路上,冠廷認為國祥是益友,彼此常常交流分享上人的法。國祥也是家中的長子,高中畢業後,離開臺中的家人,就讀臺南成功大學;初次離鄉背井,他許下幾個目標,其中一個就是要加入服務性社團,為社會付出一點心力,因為父親曾經說:「一個人的成功不在於他擁有多少財富,而是他能幫助多少人。」

國祥跟隨家中長輩的信仰,各大節日不免會燒香拜拜,逢年過節大魚大肉也是家常便飯;加入慈青後,慢慢了解眾生平等、因緣果報等道理,也開始茹素、注意生活要環保。

冠廷將慈青社社長交棒給國祥,國祥也延續所有慈青活動。他畢業後考取中華郵政經辦員一職,「其實筆試成績只過了門檻,但是自傳中提到在慈青時參與種種志工事,面試人員一再詢問與了解相關活動。」沒想到面試分數極高而錄取,他感恩慈青時的學習,讓他有份好工作。

國祥服役後隨即就業,事隔兩年,有一次回花蓮與學長相聚,有學長向他說:「你變了,不再是慈青時的國祥;你的熱情、溫暖不見了。」這句話,重重打中國祥的心頭。

國祥一直以為,自己還保有待人處事的那分真誠!軍旅生涯中做事認真、不與人爭的態度,贏得好人緣,但沒想到也搭上了社會化的那股浪潮,深陷其中卻渾然未覺。雖然依舊擦上了慈濟面霜,微笑的背後宛如多了一層面具,為了保護自己,而用一道隱形的牆將自己的心與世界隔離。

國祥想起在營隊時,上人曾對慈青說:「囡仔心多變(閩南語)!」國祥沒想到短短一年半與慈青、慈濟的分離,讓自己有如此大的改變。

回到臺南,國祥決心找回從前的自己,工作之餘,從參加靜思鼓隊開始,重回以往熟悉的慈濟環境,「一路上無數雙手總在我背後輕輕推一把,或為提燈照路人、或給予鼓勵和掌聲;在無數善緣與法親的陪伴下,我的心又變得柔軟明亮了起來。」

林國祥承擔二○一八年社區歲末祝福的司儀,也期許自己做一個稱職的傳法人。(相片提供/林香秀)

林國祥(右一)想起上人曾對慈青說:「囡仔心多變!」決定重回到志工團隊,今年初與師兄們完成受證的心願。(攝影/蔡明典)

一輩子不後悔的事

工作的第一年,國祥順利找回參與慈青的初心,但下班後的生活卻空虛空白;雖有想過參加見習培訓,但擔心初入職場無法負荷而退卻。

直到二○一八年初,一位老朋友與他分享一段話:「要趁還年輕,爸爸媽媽身體還健康的時候,去做真正想做的事,這輩子一定不會後悔的事。」這點醒了一直在門邊徘徊不前的他。

事業、家業、志業,自己的一生莫過於此,雖然前兩項依舊在探尋,但國祥深信:「慈濟就是我今生今世的志業所在,上人是生生世世慧命的導師。」在慈濟聽到許許多多觸動人心的人生故事,從未想過有一天能在社區讀書會中分享自己的故事,雖然少了些波濤洶湧、峰迴路轉,卻也是最真實的生命見證。

「想著想著就失敗了,做著做著就成功了!」慈青學姊阿板曾在臉書上分享這句話,國祥回顧培訓的這一年,似乎就是如此。

在這一年的培訓當中,最有感受的是訪視跟醫療志工,他說:「定點工作是在醫院大門口,看到人來人往,不管是開著豪華轎車、搭公車還是走路來的,大家進了醫院面對生老病死,訴求都是相同的脫離病痛、延續生命。」

雖然慈青時期也常隨著志工去照顧戶家打掃,但未真正接觸到個案;如今學習深入案家去了解他們所需要,最大的考驗是與案主詳談,話要說得得體,需要有同理心相待,膚慰就要有上人的法。

國祥在社區讀書會分享《父母恩重難報經》偈誦中的〉懷胎〈,獲得回響,也因此接下二○一八年社區歲末祝福的司儀,他更體悟到不論在任何的一個角色,都要守住本分,不只法入心,更要身體力行;也期許自己在法繹上面多用心,做一個稱職的傳法人。

二○一九年元月,國祥與冠廷受證為靜思弟子,發願善用父母給予的身體,去做利益人群的事。國祥胸前掛著「佛心師志」,心裏默默說著:「上人!您的囡仔回來了、長大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