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8期
2019-03-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聞思修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E世代‧善世代
  旅行的意義
  慈善國際‧馬來西亞
  志工人物誌‧臺北
  志工人物誌‧臺南
  人文教育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竹筒歲月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8期
  校園裏長出了一棵向日葵
撰文‧楊金燕、洪靜茹 攝影‧楊舜斌

 

見晴醫療服務隊持續運作超過十年,
大學生與小學生、和社區彼此之間的熟悉,
就像寫信、問候、陪伴這般如常地在這個小部落運作。
這樣做是否改變了些什麼? 最篤定的是,一切都在往希望的路上前進……

二○○六年,一群慈濟大學的醫學生,走進花蓮中央山脈山腳下的偏鄉部落,與在地孩子從家訪、衛教到生活的陪伴,攜手踏上了充滿驚喜的學習旅程。這支由慈大醫學系學生牛光宇自發組成的「醫療服務隊」,從銅蘭走向見晴部落,如今超過十年,昔日大學生已成為今日的主治醫師、住院醫師,而團隊的陪伴依然熱情不減,持續進行。

這樣的故事匯集成為一本書:《校園裏長出了一棵向日葵──  慈濟大學見晴醫療服務隊十年》;二○一八年十一月作品發表會中,陪著這群大學生一起成長的太魯閣族師長許壽亮,曾在見晴國小服務八年,他說:「當時發現學校有一些問題,包含學力檢核不高,希望能有外來的刺激;而見晴醫療服務隊的到來,正是給孩子一個刺激。」

他記得服務隊除了結合小學課程,帶來多元活動外,也帶小朋友住進慈濟大學,去體驗感受大學生活;甚至帶著醫療設備到社區服務,與部落的人是那麼親近;因為這些陪伴,這些小種子才能長成如今如此燦爛的向日葵。「見晴服務隊以及學校,就像偏鄉部落的兩道光束,如今反射出閃耀的光芒,證明堅持做對的事,並且不斷努力、不斷修正,就會帶來活力與改變。」

創辦見晴服務隊的牛光宇,謙稱自己只是起個頭,最要感恩的是身邊很多人的成就和成全,特別是學弟妹們努力延續及師長指導,「我只是在學弟跑來跟我說,服務隊沒錢了,然後把那個月的薪水拿出一些來給他們。」

牛光宇說,當了醫師後,每天都被如何寫研究報告、如何升等,以及無止盡的病人、病況環繞著,對夢想愈來愈迷惘。二○一七年,他還在西部的教學醫院裏奔忙,對人生感到懷疑的時刻,接到此書的採訪邀約,不斷湧現的回憶,提醒了他很多重要的事。

他也想起讀醫學系時,發現身邊很多朋友花時間念書,卻不曾走出校園認識這塊土地,而當時他成立醫療服務隊,最想做的就是帶著團隊走進部落,透過服務學習來建立與這塊土地的連結,「感受人與人之間的真誠互動,重新去認識並愛上這塊土地。」他也期許服務隊未來能與社區建立更強的連結,「大家一起努力,還有接下來的十年、再十年。」

這本書的作者吳宛霖說,環島採訪二十三位主角,過程中看到認真的教育工作者、醫學生、醫師、部落的長者及孩子等,非常感動;而見晴服務隊的醫學生們則是用更長遠、深入的方式,一代接一代做這件事,更讓她相信牛光宇醫師說過的:「當每件小事都完成,巨大的改變就會發生。」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為見晴醫療服務隊所撰寫的專書發表會中,現任隊長、成員們上臺敞開隊旗,與見晴長大的孩子合影。

學習怎麼去愛

當年服務隊所帶領的小學生,如今已升上高中、大學。目前就讀東華大學原住民法律專班的王郁軒說,她從小學二年級開始參加見晴服務隊的活動,每次服務隊的遊覽車一進學校,所有的孩子都開心地衝過去;因為受到服務隊的影響,郁軒高中時也當志工帶領學童,更能理解當年大哥哥、大姊姊的付出。

「其實他們帶給我們的不只是活動課程,更多的是溫暖與陪伴。我原本比較內向,當他們到來,我有很多心事也能跟他們說。」她感謝當年的「松鼠哥哥」蔡斗元,送了她《哈利波特》,還寫了一段話鼓勵她認真讀書,讓她愛上閱讀,「很感謝他們來幫助部落,以後我也要回到部落幫助需要的人,因為那是我最了解的地方。」

同樣來自部落的孩子黃心慈,也考上東華大學;她分享自己以前真的很不聽話,老愛頂嘴,但是見晴服務隊的哥哥姊姊們很有耐心,包括當年常去見晴的慈大賴月蜜老師等人,都帶給她很多的溫暖,「因為有你們,我們真的很幸福。很感謝你們帶著我們『怎麼去學習』、『怎麼去愛』。」

慈濟大學社工系主任賴月蜜分享,一屆又一屆的見晴服務隊學生跑到她的辦公室說:「老師,我們想做什麼……」大學生的熱情,讓賴月蜜不敢等閒視之。於是,想讓部落孩子對讀大學有期待,就來辦大學體驗營;想讓孩子學習具備法治的精神,就讓大學生帶孩子實地走訪法院及地檢署羈押室;想做職業探索,就引薦資源讓大家到大理石工廠、花蓮知名店家參觀……

「很開心,曾陪著見晴服務隊的大學生,想了很多方案,做了很多事,再發展出大手牽小手、一對一的認輔模式陪伴部落小朋友。」賴月蜜說,如今看到服務的精神也扎根在這些逐漸茁壯的孩子身上,她更期待孩子日後回到部落帶動新生代,讓見晴服務隊能將力量深入其他更偏鄉的地方服務、播種。

從陌生到想念

大林慈濟醫院急診部住院醫師蔡斗元,是見晴醫療服務隊第六屆隊長,也是醫療服務隊能不斷延續的重要推手;他回想當年服務隊要自行籌措經費,除了四處寫計畫提案,更常去向學長姊勸募,請大家捐錢、捐飯,以及商借辦活動要準備的各種物品。

「服務隊占了我生命很大一部分,書念什麼都忘了,但服務隊的所有事卻歷歷在目。」在都市長大的他,第一次看到部落裏沒有光害的美麗星空;出隊時洗澡只有三分鐘,時間一到,學長在後面催促快出來;冬天僅有攝氏十度的夜裏,大家裹著睡袋,睡在部落學校的圖書館;早上不到五點半,部落的孩子就來敲門:「哥哥起床嘍!」

服務隊帶給他很重要的影響是,讓剛從高中畢業進入大學的他,開始學習「如何跟成人對話」;也向賴月蜜、許壽亮等師長,學習如何融入、參與不同的文化;透過部落「家訪」,更能理解地方環境,日後行醫時更能與病人溝通。

花蓮慈院家醫科住院醫師盧星翰,也是昔日服務隊隊長,因為見晴經驗讓他選擇家醫科。他說,很少有機會可以住進一個原住民部落,和孩子、社區互動,他感謝見晴國小的師長給大學生這樣的機會,「那些年,許壽亮主任非常挺我們,犧牲週六週日來陪伴我們,很感恩。」

在花蓮原本就會遇到許多原住民病人,見晴的經驗讓盧星翰更了解原住民的生活背景、信仰價值,也更能同理溝通,在行醫路上受益良多。

這群大學生與小學生,從陌生到熟悉,建立了超越時空的情感;除了固定的服務時間外,對孩子們「重要的日子」,譬如村校聯合運動會、畢業典禮,服務隊的哥哥姊姊們也會組成「親友團」,在小朋友跑步的時候聲嘶力竭加油,甚至最後變成工作人員幫忙吹哨鳴槍;孩子畢業時,大哥哥、大姊姊哭得比小朋友還傷心……當蔡斗元醫師結婚時,部落的郁軒、心慈等好幾位孩子特地前往臺南參加婚禮,為大哥哥祝福。

現任見晴服務隊的隊長曾昶深,聽完大家的分享,幽默地說:「原來團費不夠時,可以跟學長姊要錢。」曾昶深從大一就開始參加見晴服務隊,大四當上隊長,也曾自我懷疑過,但聽到學長們及部落孩子的分享,更加覺得服務隊是有意義的,也將持續這股熱情走下去。

見晴服務隊一代傳一代,如同愛的接力賽,學長姊仍常回去「參一腳」,而學弟妹如小太陽般,在部落延續愛與熱情。他們最初的心念,是想要走進部落,看看能為孩子做些什麼,參與後卻發現,「部落或孩子帶給我們的,遠遠大於我們能給的。」

更因為有深入部落與社區的經驗,更能同理病人與家屬的處境,知道如何與病人、家屬溝通,也更擅長團隊合作,讓這群醫學生如今成為「最接地氣」的醫師。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