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9期
2019-04-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
  親師生‧坦白話
  最新書訊‧《智者大師--東土釋迦》
  同個屋簷下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
  阿板薰法香
  人物誌‧臺中
  志工人物誌‧臺南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福建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竹筒歲月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9期
  澎湖 垃圾浪潮中的島
撰文‧黃筱哲、蔡瑜璇 攝影‧黃筱哲

澎湖向來以湛藍海洋、白色細沙灘聞名,吸引海內外遊客前往觀光。然而,當我們站在紅羅垃圾轉運站,海水不斷拍打上岸,空氣中的鹹溼夾雜著垃圾味,眼前的攔截網破了一個大洞,正突顯出離島垃圾處理的問題,棘手而困難,似乎連網子也攔不住這些垃圾大軍。

 

垃圾中的聯合國

在澎湖志工鄧寶珠師姊的帶領下,我們沿著湖西鄉東方海岸行駛,高聳矗立的白色風車,在遠處就顯而易見。走近一看,整片白沙灘被海洋廢棄物給掩蓋,景象怵目驚心,可見海洋廢棄物的問題十分嚴重,正來勢洶洶地吞噬海岸。

更令人擔憂的是,全球每年流入海洋的廢棄物,光是塑膠垃圾估計就有八百萬公噸,其中有大部分來自亞洲地區,又以中國大陸最多。而澎湖群島的地理位置正好首當其衝,在東北季風及黑潮洋流的作用下,匯聚在澎湖海岸線的垃圾,竟然有來自大陸、韓國、日本及東南亞等國的海洋廢棄物,宛如垃圾聯合國。尤其以寶特瓶、塑膠製品為大宗,其次就是漁船所丟棄的漁具、漁網、浮標、燈泡等垃圾。

 

  

別再餵食海洋了

這日,我們隨著當地慈濟志工前往湖西鄉?葉的海灘淨灘,?葉位於澎湖本島東方,以日出聞名,陽光穿透雲層,灑落在美麗的海洋與志工身上。在現場的我們,其實無心欣賞景致,看到整片海洋垃圾,只覺得遺憾痛心。不到一會兒功夫,志工又撿了滿滿一大袋,在撿拾的過程中,志工驚呼連連:「怎麼會有這麼多燈泡、廢棄物?人們怎麼會直接把這些丟往海裏?」

當地志工表示,冬天因東北季風,海洋廢棄物會集中在澎湖的東北岸;夏天則因黑潮洋流,海洋廢棄物被吹往澎湖的南岸。面對這些海洋垃圾,不管是政府單位或是企業、學校、志工團體,都時常發起淨灘活動,只期盼能還原澎湖天然美麗的海岸線。但是大家都知道,這裏的垃圾撿也撿不完。如果沒有禁止傾倒垃圾或是減少使用塑膠製品,海洋垃圾終究沒有清完的一日。

 

  

澎湖愈夜愈精彩

「外婆的澎湖灣,有我許多的童年幻想,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還有一位老船長??」一位街頭歌手在著名的西瀛虹橋前廣場,拿起麥克風獨唱出一首又一首的經典老歌,這一唱,唱出澎湖人共同的童年回憶。

在歌手背後的西瀛虹橋,正是每年夏季最熱門的花火節煙火施放地點,而澎湖花火節的起因,卻是與二○○二年在澎湖發生的「華航空難」有著密切關係。當年的空難事件,嚴重影響澎湖觀光業,後來政府為重振觀光,在二○○三年舉辦第一屆澎湖海上花火節,民眾可賞煙火秀,還可聆聽知名歌手演唱,沒想到活動成效比預期好。至今已過了十六年,只要每年的夏季皆住宿大熱門,就連餐廳及小吃攤的遊客都川流不息,光是四月至八月平均每月的遊客量就有十幾萬人次。這些變化,對老一輩來說恐怕是做夢也想不到吧!也許他們的童年夜晚只有單純的星空與浪聲,如今的澎湖是愈夜愈精彩,處處燈火及萬人空巷的遊客身影。

 

   

過客未見的負擔

在澎湖縣政府與民間的努力下,觀光旅遊業順利引進人潮與商機,但成功的背後卻帶來另一個更大的考驗,那就是垃圾處理的問題。由於澎湖沒有設置焚化爐,一市五鄉所有的垃圾,需藉由船運載送至高雄焚化爐代為處理,所需的費用成本極高。然而,每年澎湖國際海上花火節期間,光是單月的垃圾量可高達一千公噸之多,當下所施放的煙火垃圾更直接沈入海底,無人聞問。

原本處理當地居民的生活垃圾就是負擔,此時加上觀光客帶來的龐大垃圾量,無疑是雪上加霜。還要處理每年淨灘所撿拾的大量海廢,在「內憂外患」的夾擊下,澎湖所面臨的垃圾問題,真是極大的壓力與挑戰。

或許從沒想過,當我們從臺灣搭船到澎湖馬公市觀光,所購買的飲料杯、塑膠袋,隨手一丟,當地政府要再花錢將這些垃圾送回臺灣處理。若是到了澎湖離島吉貝、七美、望安等較熱門的地點,所留下的任何垃圾,都要仰賴交通船運送至馬公,再輾轉運回臺灣。哪怕人們只是隨身攜帶環保杯及購物袋,光是這小小的動作,就能為澎湖減少垃圾處理的負擔。

 

這日我們特地從離島鳥嶼搭乘運送垃圾的交通船前往白沙鄉,雖然沿途不斷與滿載著遊客的遊艇擦身而過,少了玩興的我們,反倒是好奇後續的垃圾處理模式?

 

就地掩埋的下場

我們實地走訪澎湖的離島吉貝、鳥嶼、望安、七美,發現到並非所有離島垃圾都有經費、人力載送到湖西鄉的紅羅垃圾轉運站,有些地區會就地掩埋。這日我們特地前往一處棄土場,發現在當地無法處理的家具、漁具、民生用品等廢棄物都集中在此。

雖然離島有在宣導資源回收,卻沒有後端處理回收的機制,最終還是將回收物與垃圾一同載至掩埋場。甚至在淨灘活動後,所撿拾的大量海廢,後續也只能放在棄土場。或許大家認為,將垃圾埋進土地裏,過幾年後就會自己分解,但事實並非如此。曾有考古學家在垃圾山中發現,竟有三十年前的報紙未腐爛,並且能清楚地辨識文字。從這現象可得知,垃圾逐年快速增加,囤積密度高,導致缺乏腐化的空間,若換作是塑膠,極可能百年不化。有限的土地,無限的垃圾,一旦棄土場面臨飽和,後果還是得由人類承擔。

 

  

垃圾背後的勇者

澎湖平均每日的垃圾量約在四十公噸上下,若遇到旅遊旺季期間,每日的垃圾量可高達五十公噸以上,但這些只是俗稱的一般垃圾而已,還不包含資源回收的項目。

二○一八年四月,高雄市中區垃圾資源回收廠的一場意外火警,使焚化爐無法正常運作,連帶影響澎湖的垃圾被迫暫停運送,這對澎湖來說是個可怕的危機,因為每日依舊以幾十噸的垃圾量湧進,不斷囤積而無法送出。當我們前往澎湖紅羅垃圾轉運站時,眼見垃圾量龐大,工作人員擔心囤積多日的垃圾散發惡臭,早已細心地先將垃圾壓縮成方塊狀,再用塑膠膜包覆,避免臭味瀰漫。除此之外,我們還發現另一批工作人員,正在另一旁努力地將垃圾中可回收的資源挑出,進行分類,盡可能減少垃圾量。

看見工作人員每天在充滿臭味的環境中,處理民眾製造出來的垃圾,雖然感到無奈與不捨,但也要向他們致上最誠摯的敬意與感恩!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