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9期
2019-04-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
  親師生‧坦白話
  最新書訊‧《智者大師--東土釋迦》
  同個屋簷下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
  阿板薰法香
  人物誌‧臺中
  志工人物誌‧臺南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福建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竹筒歲月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9期
  千里探親 有愛不遠
撰文‧黃德欣 攝影‧肖濱(福建人文真善美志工)

福建慈濟志工過年時至江西贛縣探望樹英(右三),與兄妹倆在家門前合影。

福建廈門慈濟助學生樹英,
半年前回到老家江西獨居;
廈門志工牽掛不已,
「她過得好嗎? 學習環境能適應嗎?
這個年是怎麼過的?」
想她就去看她,春節期間專程千里往返……

己亥年正月初四,家家戶戶還沈浸在親人團圓的氣氛,孩子依偎在父母懷裏撒嬌;可這對十三歲的樹英來說,此生似乎已難再現……

家住江西省贛州市贛縣的樹英,六年前父親因病往生,原本就有智力障礙的母親,因無人照顧住進敬老院。七歲的她與十一歲的哥哥相依為命,靠著遠在福建廈門工作的表哥曾平接濟;哥哥後來輟學到廈門打工,樹英也跟著來到廈門,跟表哥一家人一起生活。

二○一六年,樹英接受慈濟助學,志工也常來關懷,她總是沈默少語;二○一八年,樹英小學畢業,因為戶籍問題,無法繼續在廈門讀初中,年僅十二歲的她,只能回到老家贛縣讀書,獨自生活。

千里之行 一心牽掛

今年二月八日,正月初四,氣溫像溜滑梯般,從前一天的攝氏二十六度驟降到十二度;清早的廈門動車站,相較年前春運的人聲鼎沸,顯得格外冷清。五位慈濟志工腳步匆忙,推著三個行李箱,提著兩袋物資,準備前往近五百公里外的江西贛縣。

火車急馳著,窗外忽兒延綿山林,忽兒山村池塘,一根根電線桿飛快退去;志工陳鵬霞望著窗外,心裏只想著一百六十七天沒見面的孩子—— 樹英,不知道她在老家過得怎麼樣?學習環境能適應嗎?這個年是怎麼過的?

在三個半小時的牽掛中,動車駛進贛州車站。踏上月臺的瞬間,眾人頓感寒意。樹英的表哥曾平也回鄉過年,特意從贛縣驅車四十公里來接志工。由於超員且行李多,只能再請一臺車前往江口;然而車站前的司機一聽到「江口鎮」,就紛紛拒絕了。

「到江口鎮兩百元。」好不容易計程車司機洪先生願意送志工到江口;在了解到這群人是從廈門來看望助學生的情況後,洪先生表示只收取一百二十元的車費。志工一路分享慈濟的故事,到江口鎮後,他卻只收了一百元車費,表示要將二十元捐給慈濟。

此時,迎面走來一位女孩,一把抓住志工的雙手喊「師姑」。陳鵬霞將樹英摟在懷中,臉貼著臉說:「怎麼這麼冰,冷嗎?中飯吃了嗎?」

一旁的洪先生表示,孩子有什麼需要,他也願意幫忙;並對樹英說:「現在有這麼多人來幫助你,要懂得感恩。以後你成功了,也要去幫助別人。」

老舊的住處,窗戶沒有玻璃,用紙板遮擋,樹英平日住校,週末獨自在家,難得有人來訪關懷。

獨在故鄉 如處異鄉

樹英挽著志工的手,來到一幢兩層樓舊屋,走進長方形的迴廊,有些牆壁上已長滿青苔及雜草,被列為危屋的樓房裏還住著幾戶人家。「好重啊!」樹英協助將行李箱抬上二樓,志工看見欄杆已是鏽跡斑斑,綁著幾根竹桿晾曬衣物。

推開樹英家的木門,在廈門灌口鎮打工的哥哥彬彬年假也在家;房裏唯一的對外窗,沒有玻璃,只用一張紙皮簡單遮擋,颼颼的風聲往屋裏鑽,哪怕志工已穿著幾件冬衣,都不禁冷得打顫。

廁所搭在走廊,兩米的牆上橫著三塊木板,蓋不到頂棚的一半;裏面掛著幾個衣架,一條布簾,一個蹲式便盆,一塊洗衣板。「手不可以伸進水裏,試水溫要貼在桶外面。」樹英拿著電熱棒放入塑膠桶內,示範自己如何燒熱水洗澡。她表示,若不小心觸碰到水桶內的水,就會有觸電的危險。

臥室門邊的木桌上一臺電磁爐,一個鐵鍋,一隻熱水壺,兩只瓷碗。床邊書桌的牆壁上貼著紙條寫著:「週六、週日只能在家裏面玩,不許到外面玩;週五放學回家一定要給哥哥打電話,週日回學校也要打電話給哥哥……」

一行行的規矩下面還寫著:「表哥訂的那幾條規矩我也會照做,我知道哥哥在外面打工很辛苦,每一分錢都來之不易。所以我在家一定會聽話,一定會認真讀書。如果,這都做不到的話,我覺得自己很對不起你們。」

家,對於樹英來說,或許是逼不得已歸航的港灣,很難想像十三歲的女孩子,過著這樣孤苦伶仃的日子。

表哥曾平憶起樹英剛回老家那段時間,有一個多月沒能聯繫上她,身在廈門的親人心急如焚,後來就在家裏安裝監看器,他與彬彬可以用手機連線看樹英的生活情況。

聽到這裏,樹英眼眶一紅哭了,表示有一天放學回家洗衣服,手機放在口袋裏,就直接浸到水裏面了。表哥說:「之前怎麼問她,她也不說!」

志工一邊為樹英拭去淚水,一邊說:「一個人過日子,更要讓親人放心,大家才會安心工作,安心學習。以後電話壞了,找老師或鄰居借用手機向哥哥或表哥發個訊息,不要讓他們擔心。」

低頭流淚 我想媽媽

「感謝!若是沒有表哥,日子會更辛苦。」志工鼓勵樹英與彬彬為表哥奉茶。「呵呵!聽話吧!起來起來!」曾平喝完茶與兄妹倆靦腆地笑著,似乎還不習慣這樣的互動;不善言辭的曾平對志工說:「你們太好了!大老遠地跑過來,我們會更加互助的。」

「來!試看看這大衣合不合身,要注意保暖,手都冰冰的。」陳鵬霞從行李箱內取出大米、麵、毛巾、肥皂、大衣、鞋子、襪子等物資;樹英穿上保暖外套,繫好鞋帶,抬起頭,眉開眼笑地說:「合腳,挺舒服的。師姑為我做了太多了,這些物資我能用上大半年了。」

除了物資外,志工還為樹英帶來《小王子》、《讀靜思語學英語》等書籍。「喝茶,吃煎粿,等等貼春聯。」陳鵬霞特意準備好慈濟淨斯茶,與樹英兄妹一同感受過年的滋味。她對樹英說:「其實我做得還很不夠,只希望你能開朗些,對家人有孝心。」

彬彬說起年前智力有障礙的媽媽,從敬老院走回自家附近來看孩子。志工輕聲地問:「看到媽媽,有叫她嗎?有牽她的手,請她回家嗎?」

彬彬訥訥地說,沒有。陳鵬霞流著淚,握著樹英的手叮嚀,現在住在老家,有空就帶些東西給媽媽吃,與媽媽多溝通。「媽媽心裏一直在惦記著你們,才會走那麼遠的路,回來看你們。你要把她帶到家裏來,哪怕只給她一杯水喝。」

「想見媽媽嗎?」樹英低著頭流淚,不假思索地說「想」。這時,她也想將這分年味與媽媽分享,都捨不得多吃、多喝,想著帶到敬老院看看媽媽。

不善言語的媽媽喝著樹英兄妹倆奉上的茶,吃著志工帶來的年糕,眼裏閃著淚光。

母子擁抱 新年暖心

約莫十多分鐘車程,來到江口鎮上的光榮敬老院,「爺爺好!奶奶新年好!」志工簡單與院內老人家問候,便與樹英兄妹倆走上三樓最西邊的房間;屋內空無一人,窗戶敞開著,一陣陣風呼嘯而入,雜亂的床鋪上沒有枕頭,被子略顯單薄。

不一會兒,媽媽回來了,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她,穿著薄襯衫、毛衣,腳上套著毛拖鞋,露出一截小腿。可能是少有這麼多人來看望,媽媽似乎有些不自在。彬彬一句「媽媽」,她很清楚地回答「欸」。母子倆坐在床邊用方言聊起來,「你剛才去哪裏了?看不到你。」「我剛才在樓下,我也看不到你。」

樹英先餵媽媽吃煎粿,然後倒上一杯熱茶,先在嘴邊吹了吹,試了一下茶溫,雙手奉上說:「媽媽,請用茶。」不知是口渴還是茶好喝,媽媽又要了兩杯,眼眶泛著淚,不時說著:「好吃,好喝。」

眼見媽媽穿著單薄,志工拿來一件毛褲、一件大衣,請樹英為媽媽穿上;媽媽笑了,不時還說:「高興,真好看!」

媽媽張開雙手抱著兩個孩子,臉上卻露出孩子般的笑臉,張著嘴,泛著淚,沒有言語。兄妹倆第一次與媽媽抱在一起,這或許也是媽媽這一生中最幸福的年了。

「好幾年,沒跟媽媽這麼近了!」樹英表示這是第一次餵媽媽吃東西,給她穿衣服;看到媽媽的衣服褲子都破成這樣,很想把自己的衣服拿給她穿,明天還會給媽媽帶來枕頭、牙膏、牙刷、衣服、毛巾,給她洗洗臉,來陪陪她。「師姑、師伯讓我感到很溫暖,讓我學會為家人多付出,用溫暖心對待媽媽。以後要常來敬老院看看媽媽,給她帶些東西來。」

敬老院用晚餐的鈴聲一響起,媽媽就迅速步出房門,走下樓梯,奔向食堂,樹英則緊隨在媽媽的身旁。

望著母女倆遠去的背影,陳鵬霞表示,看到一家人新年的團圓,能讓媽媽臉上露出難得的笑容,那真是一分歡喜和滿足。她說:「哪怕我們從再遠的地方來到這裏,都是非常值得的!人間缺乏的就是愛,能啟發孩子表達內心對媽媽的愛,我覺得很有意義!」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