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29期
2019-04-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
  親師生‧坦白話
  最新書訊‧《智者大師--東土釋迦》
  同個屋簷下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
  阿板薰法香
  人物誌‧臺中
  志工人物誌‧臺南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福建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竹筒歲月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29期
  我可以為你唱歌嗎?
撰文‧周柔含(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副教授)

「我可以為你唱歌嗎?」成為我陪伴病人最直接的方式,
不用多說什麼,就可以達到某種心的溝通。

我的聲音平平的,歌聲並不好聽,平常也不會唱歌,但是近半年來,我常為病人唱歌。

八月在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來了一位由玉里醫院(精神專科教學醫院)轉來的病患阿光(化名),身邊沒有人陪伴,於是我靠過去跟他說:「你好!我是病房志工柔含。」他回我:「你好!」

不知哪來的勇氣,我竟然出口問:「我可以為你唱歌嗎?」接著自顧自唱起:「夕陽照著我的小茉莉、小茉莉,海風吹著她的髮、她的髮……」唱完後,我厚著臉皮問:「好聽嗎?」他答:「好聽!」於是我又為他唱了兩首梵歌。

我心血來潮,把「小星星」的歌詞改成「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四句話,唱給他聽。我問阿光:「你想跟誰說謝謝你?」他回答:「我想跟你說謝謝你。」我繼續問:「你想跟誰說我愛你?」他又回答:「我想跟你說我愛你。」雖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我真心謝謝他給了我無比的勇氣。

接著,我走進另一間病房,看見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媽媽,照顧五十多歲、腦部已退化的女兒小紅(化名)。帶著前面生出的勇氣,我跟小紅說:「我唱歌給你聽!」我唱剛剛改編的那「四句」;唱了兩次後,我提議道:「我唱一句,你唱一句好嗎?」我們一起唱到第二輪「我愛你」,接著不管唱什麼,她只唱「我愛你」。

我改成「好媽媽,我愛你」,她也跟著改唱「好媽媽,我愛你」,突然間哽咽了。我問她:「是不是想跟媽媽說我愛你?」她點了一下頭。老媽媽也靠過來,摸著小紅的臉說:「我也愛你!」

我感覺到她的身心放鬆不少,就提議唱誦「阿彌陀佛」,我用童軍團「小野菊」的曲調,改成輕快版的「阿彌陀佛」。小紅望著我,也張口唱念,老媽媽也很認真地加入,唱著念著,小紅睡著了。

離去前,我抱了抱老媽媽。老媽媽說:「昨日醫師和我說,伊?好啊!今仔日早起,我和佛祖講,如果伊?好,你就甲伊帶走,去好好修行。如果伊會好,你就甲伊留下來。」老媽媽身軀瘦弱,我感覺像是摟著小孩,傾聽孩子跟媽媽說出心裏的話,感到滿滿的不捨。

「我可以為你唱歌嗎?」成為我陪伴病人最直接的方式,不用多說什麼,就可以達到某種心的溝通。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