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0期
2019-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書摘‧《智者大師——東土釋迦》
  靜思精舍生活禪
  大地保母‧澎湖
  健康百寶箱
  慈善臺灣
  特別報導
  慈善國際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0期
  山高情長 青海志工立願承擔
撰文‧張永、邊靜、莫美忠(四川慈濟志工) 攝影‧邊靜

十五位青海與四川志工,三月二十三日清晨從湟源縣前往稱多縣準備發放,途經主要路段為共玉公路,全線平均海拔四千一百米,是青藏高原凍土區修建的第一條高速公路。下午四點抵達巴顏喀拉山,一小時後即抵達清水河鎮鎮政府。

二十三年前青海雪災,臺灣慈濟志工跋涉而去賑災發放;
如今由本地志工主動來承擔,穿越六百八十公里,翻越四千八百米高山,
懷抱著對牧民的不捨,送來二十多年不變的真誠。

二○一三年十月,大陸慈濟人尋根之旅來到花蓮靜思精舍,祁海明師兄作為青海第一顆種子,與上人在會客室座談,上人第一句就說:「一九九六年,我們有去青海玉樹發放過,那時候不知你在哪裏?」

這句話,深深烙印在祁海明心裏,感嘆著「可惜認識慈濟太晚」;他也下定決心,「遇到了就要把握因緣,用今後的生命投入慈濟。」

二○一八年底,他從四川回青海湟源縣老家,陪父母過年,二○一九年二月,看到朋友提到玉樹雪災,於是和唐國梁、王永安等青海志工一起留心災情,並通過四川慈濟同仁彙報花蓮本會,表達「青海志工願赴玉樹勘災」的意願。

上人念及災情還未穩定,擔心志工安全,暫時沒有准許勘災的行程。但是志工沒有坐等指令,而是密切關心災況,同時著手了解災區所需物資,尋找採購管道,也前往省會西寧的青藏高原農副產品集散中心,考察青稞、麵粉、食用油等貨源及價格。後續發放物資能及時籌備,就得益於青海志工的事前了解及準備。

隨著災區道路逐步打通,三月九日勘災團啟程;從海拔兩千八百多米的西寧,要沿路攀升到四千八百二十九米的高度,是不小的考驗;空氣稀薄,氣溫低寒,於每位志工的身體都是考驗。三月十四日結束勘災,三月十五日開始採購,讓物資一週內送抵清水河鎮。

青稞炒熟後磨成粉所製成的青稞炒麵,是藏區牧民每日必需,但保存日期只有一個月,廠家通常是現炒現賣,少有大量存貨,也沒有單一廠商可以供給,加上對慈濟不了解、不信任,志工採購時遇到困難;但耐心多方奔走、克服萬難,終於向四間炒麵廠湊足了八十三噸需求。

除了牧民,志工還了解到清水河鎮中心寄宿學校的孩子們有保暖襪、圍巾的需求;圍巾由成都大愛感恩科技出貨,襪子的採購卻頗費周折。

在西寧的小商品市場,向賣襪子的店家挑厚薄、挑長短、挑花色,還要考慮價格,志工董正花、李翔林多方評估,「給基金會省點錢,就能做更多好事。」

和商家協商並轉付訂金,可還未開車離去,就迎來變化球。「這個有點麻煩,每一包都有黃色的,我再回去協調試試看。」放下電話,兩人重回市場;花了兩個小時說定的事,只因聽到「藏族人尊重黃色,只有出家人才能穿著」的習俗,決定重新調整。

好不容易解決襪子顏色的問題,趕回湟源,可老闆反悔先預付三成定金、貨到付全款的方式;志工再次返回西寧,二話不說墊付全款,又開車將襪子送到物資集合地。

在走路都會喘的高寒地帶,平時生活在低海拔地區的志工,絕不能做物資搬運這樣的體力活,七個村三百五十位村民承擔了卸貨的工作,發放時當地民兵協助牧民搬運上車;再加上交警、醫護等,參與發放的人力近六百人。

物資發放開始,核章組志工少不了當地政府官員的悉心協助。

是兄弟更是法親

回憶物資採買時的種種艱辛,看著身旁的法親家人,想著雪地中受凍的鄉親,祁海明覺得一切都不是問題。

六項物資採購,從找供應商、洽談價格及生產時間,到簽訂合同,和政府協調人力,時間壓力大,加上人力召集、交通、財務等事宜,日益繁雜的資訊,讓第一次處理救災的祁海明應接不暇,其他志工讓他安住在家,並說:「海明師兄是我們的大腦,需要跑腿的我們來。」

青海志工大多是個體戶老闆,除了唐國梁、董正花夫妻的建材店還時常有人光顧,王永安的鐘錶店和李翔林的服裝店,在網購盛行的現在,其實是開門不一定有錢賺,關門必賠錢的生意。

李翔林早年跟隨父親在藏區開著貨車做販賣生活用品的小生意,在售賣間學了些藏語,對藏區風俗了解的也最多。他滿以為自己是最合適去勘災的人選,卻被第一個刷了下來,原因是他剛做了盲腸手術,傷口還未完全癒合。但他心有不甘,積極爭取,最後還是被四川黃崇發師兄語重心長地勸說:「要好好休養,才有機會參加發放。」

每天看著勘災團傳回的資訊,李翔林只能守著店鋪,看著手機發出「力不從心」的感嘆。終於一聲電話鈴響,讓他激動起來,「海明師兄既然給我打電話,就一定是需要人了,我就得上呀。」

從勘災前後不斷的連線會議到物資籌備,加上接送華西志工等事宜,二十幾天時間裏,李翔林的服裝店就關了十五天,市場裏的環保也「放下了」,周圍熟悉他的店家還以為他不做了,更有好言相勸:「你乾脆把店關了做慈濟好了。」但只有他心裏知道,兒子剛入社會,家裏有父母要養,每月還有兩千多元的房貸,自己是一家人的靠山。

這群青海志工,多是白手起家,做的也不是什麼大生意。從勘災到賑災,車輛油費、過路費、住宿等花費不少,但是都能省則省,午餐就吃大餅泡麵解決。

「國梁師兄放下正準備裝修的店面投入勘災發放,和他一起裝修的都結束了,他們店的水泥地面還沒鋪好。」「從回青海過年到發放結束,海明師兄都三個月沒有和四川家中師姊和孩子在一起了,只能用視頻電話見見面。」說出這番話的是王永安師兄。

兄弟,就是彼此知情知心,無需多言默契。

發放圓滿結束,大家以為祁海明會回到四川的家中,但他卻說還有點事要待在青海。原來他心裏的事,正是國梁師兄店面裝修的事,「我得跟他一起。」

單純、真誠在青海志工身上不用刻意尋求;也不禁感嘆,生活中稱兄道弟者常見,同師同志、同心同行的好兄弟實在難得。

唐國梁也感恩自家師姊董正花的大力支持,讓他能全力投入勘災救災。「師兄勘災回來,分享牧民們的那分淳樸的心,讓我非常感動,所以第一個報名要參加發放。」

董正花師姊在發放中負責核章,「藏民不懂漢語,我不會藏話,所以摁手印是直接牽著牧民們的手一一摁下,一天牽過一千多人的手,與他們結下一分善緣,真的很感動!」

因感冒發燒,體力無法負荷,董正花僅能參與第一天的發放,即便如此,也讓她記憶猶新。「摸著粗糙或變形的手,不難體會藏民生活的辛苦。受災了,但藏民沒有一絲悲傷,還是不斷給我們獻哈達,用藏語說謝謝。一邊摸著這麼多人的手,我就慢慢祈禱他們往後的生活平安,沒有災難。」

從二○一三年到二○一八年,五年間,青海有十位志工受證為慈濟委員和慈誠隊員,平日做慈善、做環保,此次又共同圓滿八千多人的賑災發放,只因他們一心一志的單純,和親如手足的彼此疼惜。

 

志工鼓勵及感恩稱多縣草原工作站站長達哇江才(中)給予的幫助,相互加油打氣。

★高原上的朋友

撰文‧黃崇發、邊靜

四十六歲的達哇江才,是玉樹州稱多縣拉布鄉人,目前擔任稱多縣草原工作站站長;透過祁海明師兄的姊姊祁海峰引介,與慈濟人相識,針對實際勘災進行交流。

玉樹全州有四個縣受災,即雜多縣、稱多縣、曲麻萊縣及囊謙縣,其中,以雜多及稱多受災較為嚴重。雜多盛產冬蟲夏草,條件比稱多縣好些;稱多縣有三個鎮受災,珍秦鎮距縣城最近,較易取得支援,紮朵鎮地處偏遠,不太適合志工實地勘災,因此,大家決定採取救災重點的原則,將力量集中在清水河鎮。

達哇江才排除困難,願意親自陪同慈濟人前往;抵達當地,稱多縣政法委員會常務副書記索昂尖措趕來與志工見面,商討隔天的勘災行程,在路上的交談過程中,意外發現達哇早在二十三年前就與慈濟結上緣!

他在慈濟發放現場,擔任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當時只知道是由一位臺灣法師帶領的團體來幫助,而今才確定原來就是慈濟。「二十三年前資訊非常不發達,尤其是在玉樹這偏遠的地區,受災後很少有人來救助;遠在臺灣的慈濟人竟然能關注到,不但關注到了,還援助到家裏來。」

今年三月九日到十四日勘災階段,達哇全程陪伴,是翻譯也是嚮導,讓大家對於牧民的生活及習俗有更多的了解。達哇看到三位師兄為了節約房費,讓酒店在標準套房內加床,三個人擠一間,有事也好一起商量,天天同進同出同住,相互照顧;這讓他非常感動,向整理發放名冊的工作人員表示,慈濟人對自己的生活很節約,省下錢來助人,所以大家一定要認真檢查名單,不得有誤。

勘災結束後,志工投入物資採購。達哇也沒有閒著,一方面忙著協助志工與稱多縣政府溝通簽訂捐贈協議的事,一方面又著手將上人的慰問信翻譯成藏文。

當三月下旬發放團隊抵達,達哇立即歸隊,貼心的他為志工們帶來了抗高寒缺氧的芫根,接著全程投入家訪及發放,還邀請六位同事一起參與。他說:「曾經在我的生命中,有這麼一個慈善的團體給我救助,刻在我的腦子裏,是可以給後世講的故事。如果當個紀念,它說起來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但從精神上講,它是一個無價之寶。」

 

★雪地裏的溫度

撰文‧葉萍(四川慈濟志工)

看到了牧民長在心裏的善良,感受到刻進生命的堅強,
雖然與牧民首次相遇,但一切的相遇都像是久別重逢。

出班記錄不是第一次,生活在海拔四百多米的四川盆地,要在飛雪的季節到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進行拍攝,卻是第一次。

第一次坐十一個小時的車翻越巴顏喀拉山,寒冷的天氣與高海拔無不是挑戰,聽到最多的是「不要跑」、「慢慢走」,因為劇烈的運動會出現高原反應。

途中很多休息站因為天寒地凍而關閉,志工為了適應海拔,路程中每小時都要休息一次,午餐也是簡單的鹹菜配著大餅。沒有長途的疲憊,眼裏有的是歡喜。

輪胎上面的冰條、車窗外白茫茫的大雪,讓我明白距離玉樹愈來愈近;車子進入清水河鎮的收費站時,腦袋裏浮現的是,二十三年前,慈濟人因為雪災,走了同樣一條路進來發放。

物資陸續到齊,當地工作人員認真負責的態度,給了我們一股無形的力量。發放當天最低溫度是零下二十五度,第一次在低溫、高海拔地區拍攝是一種挑戰,風吹在臉上卻涼到骨子裏,看到牧民比我們還早到現場,心裏只有滿滿的感動。

雖然語言不通,但能感受到牧民們心底的暖意;看到牧民臉上的笑容,手中的機器想要記錄下感動的瞬間,不能跑、不能跳的囑咐早已經拋之腦後,躺在白茫茫的雪地裏拍攝的寒冷,早已被純樸善良的誠意驅走。

用鏡頭,看到一張張二十三年前雪災發放時的通知單陸續出現在眼前,即使語言不通,也感受到牧民藏了二十三年的感恩心;聽著一個個家庭如何珍藏通知單的故事,看到了牧民長在心裏的善良,感受到刻進生命的堅強,雖然與牧民首次相遇,但一切的相遇都像是久別重逢。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