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2期
2019-07-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助人線上
  莫忘九二一
  志工人物誌
  阿板薰法香
  聞思修
  特別報導‧馳援東非伊代風災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2期
  【醫者的喟嘆】針灸如救災 啟動自我修復能量
撰文‧張麗雲(臺中人文真善美志工) 攝影‧張美齡(臺中人文真善美志工)

針灸、拔罐、刮痧,是藉由輕微的干擾,啟動人體自我修復的能量;就像我們外來的援助只是刺激跟擾動,最重要的是要喚起這塊土地自我修復的能力!──臺中慈濟醫院中醫科 鄭宜哲醫師

到非洲義診,對大部分慈濟人醫會成員來說,都是第一次;伊代熱帶氣旋帶來的災害,除了人財損失,還有殘存的傳染病、肺結核和固有的愛滋病,讓每個人戰戰兢兢,有所防備。

慈濟義診團科別齊全,從藥品到營養品也充分準備,但到了現場發現病症千奇百怪,限於西藥數量與品項無法全面應付,中醫適時發揮了效果。

可是,很多當地人這輩子沒看過醫師,中醫對他們來說更是陌生;當病患看到一根長長的針扎在自己身上,會產生什麼樣的反應呢?

臺中慈濟醫院中醫師鄭宜哲,自有他的一套妙法。一開始,最害怕、最緊張的不是患者,而是在一旁翻譯的大學生,一直提醒鄭宜哲:「是不是要先跟患者解釋待會要做什麼呢……」鄭宜哲也有想到這一點,然而會怕痛的人並不限於非洲人,即使是了解針灸治療的人一樣會害怕。

在臺灣打針時,醫護人員習慣告訴病患:「深呼吸!」對於語言不通的非洲人,鄭宜哲只能對病患數「one?two?three」,讓對方有心理準備,然後用最快的速度一針下去。

先在患者看不到的地方下針,降低緊張度,針灸穴位也以較不痛的部位為原則;連續幾針後,再回到可能較痛或看起來較容易緊張的部位;遇到真的很怕針的患者,盡量減少針數。

鄭宜哲說:「四場義診,針灸了近兩百人,沒有一個人因為害怕而有暈針反應。」巧手妙法,來自於他以往去斯里蘭卡義診得來的經驗。

莫三比克境內有十餘種方言,超過一百多位大學生報名協助問診翻譯,對鄭宜哲(右一)而言,也是交流觀念、分享慈濟的機緣。(攝影/蔡凱帆)

 

人體復原的奧秘

莫三比克是非英語系國家,必須仰賴翻譯,還好有當地的大學生或醫學院學生協助,從葡萄牙語翻譯為英文。親眼見到許多患者很不舒服地進到診間,卻笑嘻嘻地離開,總有學生會問鄭宜哲,針灸的原理機轉是什麼?

鄭宜哲比喻:「如果一個國家,有錢人非常有錢,貧窮者一直非常貧窮,這個國家會強盛嗎?」學生回答:「No!」

他接著說:「如何讓這個國家更強盛?是不是有錢人要伸出援手幫助弱勢的人?這就是針灸在人體發揮的作用。」

鄭宜哲說明,一般情況下,針灸很難製造額外的能量給身體,針灸的作用主要是氣的引導,是提醒身體哪個部位有問題,引動自我修復的能量,或調動其他部位的能量來修復。

人體結構很龐大,龐大到有時候照顧不到所有部位,就如一個國家幅員廣大,某個地方發生風災、水災,中央政府都自顧不暇了,有可能會喪失照顧受災地方與人民的能力。

就好比一個人很忙很累,連溫飽三餐都成問題了,哪有能力再去管身體哪個部位在疼痛?有時候明知道疼痛,卻忙於拚生活,拖了一、兩個月才能恢復,針灸的意義就是去刺激它、啟動它修復。

這就是身體奧妙的原理。中醫的治療,例如針灸、拔罐、刮痧甚至放血,都有類似的原理,看起來像是在破壞,實際上是藉由一點輕微的干擾,啟動人體自我修復的能力。

刮痧拔罐雖然造成一些皮膚表層微血管的破壞,但是身體的免疫系統、白血球等會很快啟動修復,讓肌肉從僵硬變柔軟,血液通到大腦的含氧量提高了,整個人馬上神清氣爽。

鄭宜哲解釋針灸治療的觀點,提起學生的興趣,其實也富含了萬物運行的道理。東非受到伊代風災摧殘,表面看起來是遭到破壞,但也因為這樣的干擾,啟動了來自歐洲、美國甚至相距萬里之外的亞洲臺灣人,飛來幫助它。這些人正如中醫的針灸、拔罐、刮痧等治療一樣,雖然只是短暫的刺激,但身體會開始修復這塊園地,就像莫三比克的本土志工從地湧出,讓這分愛的能量繼續擴大,自助助人又互助,這塊土地不僅能很快復原,還能變得更強壯。

鄭宜哲以正向去解讀災難,「外來的援助只是刺激跟擾動,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喚起這塊土地自我修復的能力!」

在非洲種下杏林

最後一場義診,是在莫三比克首都馬普托「慈濟的家」,這片占地三公頃多的園區,九十幾棵芒果樹綠油油,檸檬樹則結滿了果實。

鄭宜哲覺得在芒果樹下義診,精神愉悅,讓他想起中國東漢時代三大名醫之一的董奉??董奉醫病的時候,不收取費用,他告訴患者:「你們在我房子的旁邊種五棵杏樹就好!」

後來,杏樹長大成林,董奉建草倉儲存,若有人需要杏子就請他們拿穀子來換,杏子豐收,穀子也跟著豐收;董奉將穀子拿來賑濟黎民,這就是「杏林春暖」的由來。

東非賑災的意義也是一樣。從臺灣遠嫁至莫三比克的蔡岱霖,將證嚴上人大愛的力量遠播至當地,帶動本土志工助人,由一個人的力量,慢慢形成一片菩薩林。

鄭宜哲說:「杏林代表醫療的成果、醫療的回饋。『慈濟的家』有前人種樹,我們後人乘涼,微風徐徐很幸福;但是這片『杏林』不只是『杏林』,它其實是一個道場,是一座『講經堂』,就如兩千五百多年前佛陀在祇園精舍講經說法,希望這裏以後是匯聚更多人的地方,傳法到非洲每一個角落。」

義診只是一個啟動更多能量的楔石,鄭宜哲期待下次有機緣再回來的時候,見到的不只是「杏林」,而是更多的善緣、更多力量的湧入!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