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5期
2019-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莫忘九二一
  助人線上
  慈善國際‧厄瓜多
  慈善國際
  旅行的意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5期
  淨化人心的溫柔力量
撰文‧慈濟期刊部《慈濟的故事》專書編撰小組

高信疆(右四)廣邀媒體界和文化界友人初探慈濟。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三日,高信疆和何國慶(右一)陪同大陸旅美作家劉賓雁(左三)等人參訪靜思精舍、拜會上人。(相片提供/花蓮本會)

今日在大街小巷常見的靜思好話,起自三十年前的跨界相遇——
知名報人高信疆一九八九年初識慈濟,
在證嚴上人的「真」與「常」中,看見影響人心的力量,
將智慧法語輯錄為《靜思語》對外出版。
三十年來《靜思語》已在全球發行十八種語文,影響力深入各角落。

一九八九年九月十七日,慈濟護專創校開學典禮上,兩萬名觀禮嘉賓,人人手中都有一本書──「證嚴法師《靜思語》」。這是開學典禮召集人何國慶,送給大家的文化禮。

由慈濟委員何國慶出資、知名文化報人高信疆義務主編的《靜思語》,慶祝護專開學的「紀念版」發行了四萬本;一個多月後授權九歌出版社發行,成為慈濟第一本對外上市的書,且短短幾個月就榮登臺灣出版界「七十九年度十大暢銷書」之一。

享有「紙上風雲第一人」稱譽的高信疆,被作家林清玄封為編輯界超級戰將,從一九八九年三月會見證嚴上人,到九月《靜思語》出版,歷時不到半年,這本書成為暢銷、長銷書,日後更被翻譯成十多種語文發行全世界。

二〇一五年歲末祝福,證嚴上人致贈慈濟人「福慧紅包」。(上圖攝影/黃錦益)

  
 

回溯一九九○年一月,《靜思語》上市後第一筆版稅,上人決定作為歲末祝福的福慧紅包,期勉大眾以此作酵母,不僅回饋社會,也能發「功德財」及「智慧財」,此後年年歲末祝福都有福慧紅包,延續至今。右下圖為一九九二年版的福慧紅包,左下圖為二○一八年版。(攝影/蕭耀華)


尋常言談間字字珠璣

走進臺北延平南路的實踐堂之前,《中時晚報》社長高信疆並不清楚「慈濟榮譽董事聯誼」是什麼性質的聚會;好友何國慶幾次邀他到慈濟看看,他說他不替人宣傳、不會礙於情面用表面文章應付,除非真正了解。

他一向有自己的堅持。多年前主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時,就有作家告訴他,花蓮一位比丘尼慈善做得很好,問他要不要報導?他想都沒想,回了一句:「我不碰宗教!」

一九八九年三月四日,高信疆從報社下班後,不驚動任何人走進慈濟活動會場。入口處,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穿著旗袍、笑容可掬的女士們,他接下她們遞上的溫熱包子;場內人多,幾位女士同時起身讓座,其中一位移到走道臺階坐下,讓他不好推辭。

從記者、總編輯到社長,高信疆所主持的報刊無不具開創性。身為報人,他一向深刻觀察並且回應社會現實,甚至為社會打造意義;然而此時坐在臺下的他,卻驚訝發現過去二十多年,慈濟已經做了那麼多濟世的工作!

兩天後的晚間,他和何國慶到臺北市吉林路拜會北上行腳的證嚴上人。沒有宗教信仰的他,聆聽上人侃侃而談自己的童年如何躲避空襲,身為養女,歷經養父驟逝,以及在豐原鄉間割稻的生活種種,早熟的感悟讓他開啟對於真理的追求……這一席話,徹底翻轉高信疆以往認為「出家人不問世事」的刻板印象。

上人的言談沒有高深莫測,高信疆感受到宗教人物的「真」與「常」,十分可親;那些故事更聽得他眼睛發亮!令他想起俄國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巨著《卡拉馬助夫兄弟們》,裏面那位東正教長老佐西馬。

佐西馬年輕時從軍,做了一件魯莽的事,及時醒悟後決定進入修道院。在解脫仇恨之後,他感受到清新的空氣和嫩綠的小草無不是上天恩賜,生命就是天堂。佐西馬長老猶如一面鏡子,時時映照心靈黑暗、空虛的人們,給予引導與祝福。在他生命最後一天,和訪客的部分談話被筆錄下來,留下精采的智慧語錄。

本以為佐西馬長老只是小說家筆下的虛構人物,高信疆沒想到眼前的法師如此真切,「真實世界也有這樣的智者!」此後他大力透過人脈,廣邀媒體人和文化界朋友到慈濟參訪。包括作家劉賓雁、蘇曉康、聶華苓、李歐梵、柏楊,以及史學家唐德剛教授等。

在高信疆的推薦下,中央、中時、聯合、自由等報社,也紛紛派人到花蓮報導慈濟。其中,《中央日報》副刊編輯洪素貞與同事透過高信疆安排,四月九日到花蓮採訪,撰成「萬頃福田萬人耕── 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一文,四月十九、二十日在《中央日報》連載兩天。

今年四月,桃園慈濟志工深入社區,與店家分享靜思語。「靜思語好話一條街」二○○四年由臺北文山區慈濟人發起,徵得店家同意張貼靜思語,至今擴及全臺與海外多國。(攝影/謝佳成)

仿《論語》輯錄智慧語

何國慶愛好閱讀,認為上人的話語很有智慧,若能精要整理,一定可以增加一般人閱讀的興趣。這個想法正好和高信疆的太太柯元馨不謀而合。

高信疆會見上人那天,告辭時上人贈予《慈濟叮嚀語》、《三十七助道品》、《淨因三要》等講義。這些書,柯元馨先睹為快了。「內容很精采!」擔任時報出版社經理的她有著敏銳嗅覺,建議將內容重新編輯出版。

於是,五月初高信疆打電話給剛辭去報社工作的洪素貞,邀約「一起為慈濟做點事」。他的構想,是替上人出版一本語錄。

洪素貞剛寫完慈濟報導,感動猶存,且正逢職涯空檔,接受了高信疆邀請;主修中文的她提議,可仿《論語》的形式呈現。獲得高信疆認同後,立即著手蒐集資料。

在何國慶、楊亮達等慈濟委員協助下,邀來臺北十九位委員組長召開多次會議,分享上人說過最令他們受用的話;之後,又請每個委員組提供五句上人的話。在此同時,洪素貞也透過與資深委員訪談,回溯他們親炙上人所得法益,並且到靜思精舍住了一個星期,飽覽上人的講經紀錄和隨師弟子的日誌等;如大海撈針般,終於精要整理出一千多則開示。

編輯工作是提煉菁華,到了高信疆大顯身手的時候。當時沒有電腦,他將資料剪成條狀,花了三天時間蹲在地上一一分類、整理;這也讓何國慶見識到一位好編輯,在幕後如何費盡功夫。

編輯完成,分為上、下兩卷。上卷「靜思晨語」,上人談「時間」、「慈悲」、「貪欲」、「因緣」、「修養與修行」等;下卷「答人間問」,是高信疆夫婦專程到精舍向上人請益,整理出「人事」篇,談「寬柔」、「責任」、「溝通」、「婆媳」與「情愛」;「宗教」篇則談「信仰」、「學佛」、「功德」、「因果」等。

何國慶與高信疆將書定名為《靜思語》,邀請李男先生擔任美術設計,封面放奚淞先生的佛畫。從主編到美術設計,都是一時之選,成就整本書素樸典雅的風格。何國慶出資印刷兩萬本,與參加慈濟護專開學典禮的來賓結緣;立即在慈濟人之間廣為流傳、爭相閱讀,何國慶隨即再加印兩萬本分送。

「這本書應該給一般人看,不只是慈濟的會員看。」這想法,是高信疆與何國慶的共識。以往的佛書、善書多為贈閱,慈濟的出版品也不曾對外銷售;為了《靜思語》對外發行事宜,何國慶和高信疆、《中央日報》總編輯王端正三人開會討論。一九八九年十一月,《靜思語》由九歌出版社發行上市。

「期待它的印行,不僅可作為慈濟人的覺行指南,也可提供有緣的社會朋友,一部摯切可行的生活辭典。」高信疆在「出版緣起」中寫道。

一九八七年臺灣解嚴,幾年間經濟蓬勃發展,股市、房市狂飆至泡沫化前的頂點,社會氣氛騷動不安。《靜思語》切合人心所需,上市一個星期,兩萬本就銷售一空;在全臺三十家書店名列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更在短短兩個月三十刷,發行量達六萬冊。

中寮鄉社寮國中走廊上,學生隨處可見涵養心靈的好話。臺灣中部已有六百多所學校在校園中布置靜思語,發揮境教功能。(攝影/黃筱哲)

生活化的人生指南

《靜思語》在書巿大賣,九歌出版社發行人蔡文甫會見上人時,遞交一筆豐厚的版稅。上人決定在歲末祝福時致贈「福慧紅包」,讓慈濟人分享這「智慧財產」。

「現在開始,師父要給大家壓歲錢了!」一九九○年一月十八日,距離除夕只剩八天了,上人在委員聯誼會中歡喜對大家宣布:「這個壓歲錢不是功德會的、也不是基金會的錢,是師父自己的錢。師父哪裏會賺錢呢?向你們報告好消息,《靜思語》得到的版稅,讓我今年可以發紅包給大家!」

《靜思語》版稅,成就了日後慈濟人每年歲末,從上人手中領到「福慧紅包」。上人期勉大眾以此當作「酵母」,不僅發「世間財」用之於社會,更要發「功德財」及「智慧財」。

《靜思語》上市五個月後,一九九○年四月十五日,上人在委員聯誼會中,提到昨天接到一位青年寫來的信──

「他說,法師,雖然我們沒見過面,但我很感謝您的《靜思語》及時救了我。某天我正打算要搶劫一家信用合作社時,正好看到旁邊的摩托車上,放了一本《靜思語》。我順手拿起翻開,看到一句話:『做好事不能少我一人,做壞事不能多我一人。』宛若當頭棒喝,喚醒我的理智!否則寫信的此刻,我已經不是自由之身。」

「他說,自己從小生長在貧困家庭、生活很坎坷,但他很努力,終於完成高等教育;當兵回來後也很賣力工作,卻因為幫朋友背書,朋友跑了,害得他負債四百五十萬。債主天天上門討債,他被逼得走投無路,才會出此下策。還好看到《靜思語》,及時懸崖勒馬,感到很慚愧也很懺悔。」

這封沒有寄件地址的信,讓上人很欣慰。「這是不可思議的好緣,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我深深祝福這位隱名的青年,面向光明的前程!」

《靜思語》挽救人心的實例,不勝枚舉。

一日,一名男子走進慈濟臺北分會,表示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買二十本《靜思語》送人,在重慶南路的書店街很難一次買到這麼多本,因此直接找到慈濟來。

為何每次要買二十本?他說,只要在報上看見「警告逃妻」的廣告,他就打電話詢問對方有沒有小孩?若有,就叮嚀對方好好照顧孩子,並且寄去一本《靜思語》。原來,接觸《靜思語》之前,他也刊登過這樣的廣告,而且一心復仇。他自承因為對配偶不忠,導致婚姻破裂,繼而又對同居人施加暴力,逼得對方帶著小女兒逃家。必須照顧大女兒的他無心工作,滿腦恨意、痛苦不堪。

就在此時,鄰居送上一本《靜思語》,他閱讀之後冷靜下來,向慈濟人求助、接受引導,終於調整心態、重新面對人生。「我的家庭,是被《靜思語》救回來的!」因此他發心購買《靜思語》,將這帖良藥贈送給有類似遭遇的人。

當時《慈濟道侶》半月刊每期頭版,刊登一則靜思語,簡短的好話吸引眾多讀者目光,特別是教育界人士紛紛引用,當作人格教育的教材。

在臺北教書的慈濟委員林慎,曾接到家長來電。「林老師,女兒回來都拿抄下的『靜思語』給我看。以前我和先生吵架,總是一、兩個月不講話,我像武則天一樣,家人都要聽我的!」

如此換來的結果,是家人避之唯恐不及,也令她感到痛苦。直到看見女兒抄寫的:「多原諒別人一次,就多造一次福」、「說好話如口吐蓮花,說壞話如口吐毒蛇」,連續服用這幾帖良方,她改用鼓勵的話語對待孩子,也不再埋怨先生,家庭氣氛很快起了大轉變;她因此特地打電話向老師致謝。

慈濟志工在臺中監獄舉辦靜思語讀書會,收容人記錄活動的感想。志工走進臺中、屏東、宜蘭、花蓮等地監獄關懷,也分享正向的好話。(攝影/陳群誠)

飯店客房常見放置《聖經》,二○○五年臺灣開始有業者在客房放置《靜思語》,之後志工於各國推動,迄今海內外有超過一千四百家飯店放置,與旅人結善緣。(攝影/吳群芳)

 

譯成十八種語文發行全球

催生《靜思語》的何國慶也感受到這本書的力量。一次他和人談生意,因為意見相左,彼此都提高了聲量;正巧電話鈴響,待他接完電話回座,發現對方的態度大為轉變── 原來友人看了他桌上的《靜思語》,裏面「理直要氣和,得理要饒人」這段話,讓他瞬間消退火氣。《靜思語》讓兩人恢復心平氣和,也順利談妥生意。

洪素貞在編輯《靜思語》的過程中,已感受到上人話語蘊含的深厚能量,可以膚慰人心、開啟善念。「宗教不再是遙遠的信念。人間菩薩的價值被建立了、佛法生活化的信念被實踐了。」洪素貞後來也皈依上人,法號靜原。

法師向來少做驚人語,但卻經常是一言點醒夢中人。」高信疆在「編輯緣起」一文中提到:「法師的話,不用深典、不重華詞,卻每每從小地方發真智見、在問答中抒大啟示。」

「法師的行動拯救力量,來自於他的觀念,由淺入深,切身問題引入人生哲學問題。」高信疆認為,法師的話語提供的是人生指南,從每人每天的生活中契入,是活生生的說法,不知救了多少人、多少家庭。

《靜思語》成書之前,王端正參與潤筆,在他看來:「真理往往寓於尋常之中,偉大常在平凡裏頭。《靜思語》沒有詰屈聱牙的用語,但句句發人深省;沒有艱澀難懂的佛學名詞,但字字浮躍佛性。」

何國慶猶記得當年和高信疆、王端正兩位媒體前輩,討論《靜思語》上市事宜時,經營企業的他認為,這本書一定經得起市場考驗,估計應該可以賣五十萬到一百萬本。高信疆和王端正當場哈哈大笑說:「何師兄,這是不可能的,在臺灣出版界,兩萬本就是暢銷書了!」

沒想到《靜思語》出版一年,發行量高達二十萬本,超出高信疆與王端正預估的十倍,令他們跌破眼鏡!

因為高信疆,催生了這本膾炙人口的好書;也因為他與上人的緣分,媒體人和文化界開始注意到慈濟。何國慶認為,在高信疆踏進慈濟的那一年,「臺灣發現了慈濟!」

 

 

如今《靜思語》已發行十八種語文版本,銷售逾七百萬冊,慈濟教師聯誼會的老師從中發展出「靜思語教學」,將好話帶進海內外學校,使許多孩子對《靜思語》琅琅上口,進而影響家人;一句句精煉簡潔的法語,更走進街頭巷尾,尋常店家,適時帶給人心清涼。

三十年來,《靜思語》為社會帶來極大善的影響,上人讚許催生這本書的何國慶「功德無量」,也更堅信人文志業可以啟動淨化人心的力量。「希望每一位閱讀本書的人,都能獲得心靈上的自在。」這是上人用淺顯易懂的文字,闡述人生道理的初衷,這分自在,期待與更多人的心靈相遇。

 

 ()

【靜思語‧談修養】

‧大錯誤容易反省,小習氣不易去除。
‧心美看什麼都順眼。
‧縮小自己,要能縮到對方的眼睛裏,
  還要能嵌在對方的心頭上。

 

   (攝影/黃筱哲)

【靜思語‧談家庭】

‧以媽媽心愛天下眾生,以菩薩的智慧來教育子女。
‧對父母盡孝,是人生最大的福氣。
‧夫妻之間要比誰愛誰,不要比誰怕誰。

  (攝影/黃筱哲)

【靜思語‧談實踐】

‧人生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
‧自造福田,自得福緣。
‧停在半路,比走到目標更辛苦。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