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5期
2019-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莫忘九二一
  助人線上
  慈善國際‧厄瓜多
  慈善國際
  旅行的意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5期
  厄瓜多大地震三年後 說不盡的不可思議
撰文‧段岱佳

卡諾亞教堂啟用剪綵儀式後,葛濟覺向大家介紹記載慈濟和卡諾亞鎮淵源的紀念碑。(攝影/段岱佳)

強震發生後,三年來慈濟人沒有離開過,一路見證受災居民從瓦礫堆中尊嚴地站起,不同宗教的人們信任彼此、完成重建。不可思議,說不盡。

厄瓜多位於南美洲的西北邊,北鄰哥倫比亞,東南為祕魯,西接太平洋,因赤道橫貫國境,故以西班牙語的赤道(Ecuador)為國名。

二○一六年四月十六日芮氏規模七點八強震,重創太平洋沿岸的曼納比省,省內城市曼塔(Manta)、維和港(Portoviejo)、佩德納萊斯(Pedernales)、卡諾亞、哈瑪(Jama)等地災情慘重,六百多人罹難,超過萬人受傷。這一震,也震出慈濟和厄瓜多的緣分。

由美國慈濟志工葛濟覺領隊的九人勘災團入境勘災,「災區綿延很長,我們平均每天在車上將近七到八小時,沒有時間去考慮到自己累不累,睡眠是小事,只想盡快為受災居民做一些事情。」

強震後一片混亂,非常難聯絡到政府官員,在臺北駐厄瓜多商務處代表謝妙宏、參事鄭正勇大力協助下,好不容易約到了災區最大城市曼塔市市長薩布拉諾(Jorge Zambrano),但時間只有五分鐘!

葛濟覺說:「因緣就是不可思議,我一開始講,就覺得跟市長很投緣,然後五分鐘變成了一個多小時,跟他充分溝通慈濟想要做什麼、需要政府什麼協助。這次的會面不僅讓市長了解慈濟的理念,也讓慈濟踏出厄瓜多賑災的第一步。」

厄瓜多佩德納萊斯美麗的海岸邊,地震過後留下大量傾倒建築物的碎石、磚塊,顯現強震威力。(相片提供/花蓮本會)

不缺物資缺希望

勘災團實際訪查發現,受災居民所居住的臨時帳棚區分兩種,一種是政府規畫的大型安置區,物資充足;另一種是私人集結的帳棚區,零星地散布在各城市,有很多善心民眾從沒有被地震波及的首都基多(Quito)及第一大城瓜亞基爾(Guayaquil),遠途將物資送達。

後來政府因為資源管理問題,關閉私人的帳棚區,把所有居民集中到政府帳棚區,所以每個帳棚區變得很大,動輒數千人。居民雖然暫時不愁吃住,但人人眼神空洞,看不到希望;一天天過去,也沒有想要回家重建的動力。

上人得知此情形,立即慈示在厄瓜多震災區啟動「以工代賑」。以工代賑是二○○九年菲律賓凱莎娜風災後,慈濟成功推動的賑災模式,把原本要濟助居民的金錢變成工資,讓他們用自己的力量來清掃家園。在工作中,人們感到生活再度有了重心,原來他們可以不用被動地在收容所等待救援,而是主動走出去、大家一起清理倒塌的家園,還能夠得到收入!

以工代賑以同理心出發,以居民的需要為優先,把濟助化為工作,給了人們尊嚴和希望。這個賑災模式後來又在二○一三年菲律賓海燕風災發揮作用,獲得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專文讚許。

葛濟覺曾經參加菲律賓海燕風災的賑災團,有現場帶領以工代賑的經驗,在上人慈示後,他立即籌畫厄瓜多的以工代賑。二○一六年五月六日,慈濟以工代賑正式從維和港開始。

 

佩德納萊斯居民參加「以工代賑」家園清掃計畫,任務完成,大家高舉掃把與慈濟人開心合影。

佩德納萊斯以工代賑結束,居民發心捐款響應回歸竹筒歲月運動。(相片提供/花蓮本會)

 

災後第一筆收入

「一開始大家懷疑我們,怎麼會有不認識的外國人,大老遠跑來這裏,提供這樣的機會?」葛濟覺回憶,第一天在維和港只來了一百二十人,慈濟志工把民眾每十人分一組,由市政府規畫清理區域,以清潔倒塌建築附近的街道為主要工作內容。

第一場結束以後,看到慈濟真的發出一人一天十五元美金,居民口耳相傳,參與人數大幅成長,每一場都超過千人!從維和港開始,慈濟志工沿著海岸線北上,到曼塔、卡諾亞、佩德納萊斯各地以工代賑,後來新聞媒體報導,厄瓜多全國都知道了,最後在佩德納萊斯的幾天,每天人數逼近三千人次!

每天清掃隊伍出發前,慈濟志工分享時特別提到慈濟「竹筒歲月」精神,一九六六年從三十個竹筒、家庭主婦每天省下五角買菜錢行善開始,經過時間的成就,已成為全球性的佛教慈善團體,讓大家了解,不要怕力量小,天天善念、天天造福,小竹筒背後有著深邃的智慧及無窮的力量。

厄瓜多本地志工珍妮弗(Jenyffer Ruiz)將每一句話翻譯成西班牙語,並且精神喊話:「共同為我們的城市打拚(Luchemos juntos por nuestra ciudad)!」加上一聲聲的「Go!Go!Go!」激勵全體士氣。

「做慈濟真的會激發個人生命的潛力,在災區雖然很累,但滿腦子不捨,恨不得化身為千手觀音。受災居民每天跟著慈濟,慢慢臉上出現笑容,眼神中看到一點點希望。以工代賑搭配竹筒歲月的帶動,慈濟給了他們尊嚴,讓他們知道今天雖然接受了幫助,也是可以再站起來,還讓他們感覺很光榮:『啊,我竟然還有能力捐一點點錢,幫助別人!』」葛濟覺說。

居民在一日工作後,領到現金時,都露出燦爛的笑容,這是他們在受災後,所得到的第一筆收入;看到街道恢復清潔,重建家園也變得可能,許多人紛紛表示要把以工代賑得到的工資用來修建房屋,好早日回家。

強震後,慈濟志工持續關懷受災鄉鎮,舉辦義診,今年初本土志工波里斯(中)向志工說明教堂園區工程進度,期待打造千百年不倒的精神堡壘。(攝影/葉晉宏)

善行回報善念

哈瑪在卡諾亞及佩德納萊斯之間,是個沿海重災區。哈瑪縣長安和羅薩斯(Angel Rojas Cevallos)看到媒體報導慈濟以工代賑,以為慈濟沿著海岸線北上,一定也會來哈瑪,但等到五月底了,怎麼還沒看到慈濟人?他輾轉得知慈濟人在佩德納萊斯,心急之下,直接趕去現場請願。

但當時慈濟以工代賑即將結束,所準備的賑災金也快發完了。安和縣長得知後當下哭了,慈濟志工見狀也難過得掉眼淚,葛濟覺最後還是想出辦法,硬湊出一萬五千元美金,但這金額只夠提供一千人次,擔心若人來多了,錢不夠怎麼辦?沒想到安和縣長決定:「沒關係,人多了我來出!」

於是慈濟人加場到哈瑪以工代賑,真的來了超過一千人,多了兩百八十人,安和縣長也如承諾自掏腰包出了美金四千兩百元。然而賑災團隊回報花蓮後,上人交代葛濟覺馬上去還錢。

那時團隊已離開哈瑪,到了五小時以外的卡諾亞,葛濟覺和珍妮弗兩人決定馬上驅車回去哈瑪還錢。天色已晚,路況不佳,車子底盤摩擦到路上大石,底盤著了火,兩人還渾然不知,好在對面車道的駕駛看到了火光,大聲叫他們停車,但車子卡在一個很危險的轉彎口,在很危急的時候,出現一部大車停下來幫他們擋住對方來車,並且拿出滅火器幫忙滅火;另一臺車看到後也停車協助,幫他們把車子推到安全的角落,等待拖車。

「真的是菩薩保佑,在最緊急的時候,這些善良的厄瓜多人,如同天兵天將出現,一下子就有一群人來幫我們,然後一下子人全部離開,我們連他們的名字都來不及問,真的是不可思議!」葛濟覺說。

慈濟在一個月內完成了三十四場以工代賑,嘉惠三萬四千人次居民。來自美國、臺灣、巴拉圭、多明尼加、巴西及阿根廷等地區慈濟志工,期間不斷相互補位,有人回去就有人來,持續協助本地志工,讓前線有足夠人力投入賑災。慈濟志工也陸續於以工代賑的地點舉辦義診、發放嬰幼兒營養品、衛生用品、祝福金等等。

以工代賑不僅讓重災區一步步恢復市容,也漸漸打開居民的心門。厄瓜多都是女生做家事,男生是不拿掃把的,但因為以工代賑,許多男生也參加清掃,這是讓當地人嘖嘖稱奇的一件事。

佩德納萊斯市長說:「我從來沒有看過我的市民這樣,竟然懂得去排隊,井然有序;這麼多人聚集在現場,卻這麼安靜,沒有一點吵雜。你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不可思議,說不盡。

慈濟人醫會在剛啟用的卡諾亞教堂園區舉辦義診,義診前為八位厄瓜多的本土志工舉行授服儀式並頒發志工證。厄瓜多第一位本土志工珍妮弗(右一)發願用心帶動。(攝影/蔡蕙菁)

超級團隊不說不

厄瓜多才走出震災陰霾,沒想到在一年之後,二○一七年四月中南美連續多日暴雨,厄瓜多三個省分受災,高達十二萬人受影響。

慈濟人因為厄瓜多地震的因緣,培養出了一群當地志工;珍妮弗也是水災受災戶,家裏的院子還有個陷落的大洞,但想到身受水患之苦的同胞,「不管再困難,我還是要去!」珍妮弗勇敢勘災,及時把災情傳回給花蓮本會,以及正在臺灣參加慈濟美國董事會會務報告的葛濟覺。

慈濟本會決定救濟厄瓜多水患。阿根廷、巴拉圭、美國、巴西、加拿大、瓜地馬拉、多明尼加等七國慈濟志工前往厄瓜多,會同當地志工,在聖塔安娜縣(Santa Ana)及維和港兩地,啟動以工代賑,邀請居民清理淤泥與垃圾,避免衍生疾病傳播,約一萬八千人次參與;慈濟也向兩地受災居民致贈祝福金,幫助近兩千一百戶。

接連的天災,葛濟覺、張濟舵、林慮瑢、熊士民等有豐富國際賑災經驗的美國志工,不斷來回於美國及厄瓜多之間相互補位,其間還有其他的國際賑災項目要協助,這群平均六十多歲的超級團隊,只要上人一句話,立刻可以放下手邊的事業、家業,出發到災區。改機票、掉行李、衣服帶不夠……都是家常便飯,他們的心心念念,都是不捨眾生受苦,也因為有這樣一個超級團隊的付出,牽起受災居民和慈濟的因緣,才能夠把慈濟大愛的精神帶到厄瓜多。

修女們準備為卡諾亞教堂園區剪綵啟用,葛濟覺說,這是兩個不同宗教的人們,用信任與團結合作一起努力所達成的。(攝影/段岱佳)

從大亨變成大德

十五世紀時,厄瓜多曾是印加帝國的一部分,十六世紀西班牙人來到厄瓜多殖民,帶來了天主教。厄瓜多一八○九年脫離西班牙統治獨立建國,西班牙人走了,留下了天主教,厄瓜多八成以上居民是天主教徒。

慈濟去卡諾亞勘災時,發現地震震毀了歷史悠久的卡諾亞教堂,教堂也是小鎮居民的心靈依靠;上人得知後,指示慈濟人重建人們的信仰中心。

卡諾亞「Canoa」在西班牙文就是「船」的意思,在原址重建的教堂,外觀看起來也像一條大船。在工程期間,雇用小鎮男士為工人,雇用小鎮婦女為工人們煮食美味素食,以實際的工作給小鎮居民薪資及尊嚴,成就了這樣莊嚴的天主教教堂!

在教堂啟用典禮,主教、修女、地方人士紛紛上臺表達對慈濟的感謝,鄉親們帶來手工做的禮物,送給每一位來參加的慈濟志工,帶來自己創作的歌曲記錄這段重建的故事,帶來輕快熱情的舞蹈帶動全場七百位貴賓勁歌熱舞,最後全體唱起了西班牙語的〈一家人〉!

此情此景,讓教堂承包商波里斯感觸良多。他曾為美軍特種部隊消防員,離鄉背井七年,在美軍前線軍營服務,他不是一般人印象中拿著滅火器的消防員,他的工作是在戰爭現場,子彈大砲爆破之後去滅火。他在阿富汗三年,看過不少戰地生死之後,決定回到家鄉,珍惜跟家人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

波里斯有位親戚在曼塔市政府工作,協助慈濟以工代賑事宜,他因此認識了慈濟,在以工代賑現場幫忙維護秩序。「我的慈濟理念跟價值,都是從馬丁(Martin Kuo 葛濟覺的英文名)身上學到的。在所有活動中他總是最早到、最晚走,他對上人交代的任務總是使命必達,而且在過程中照顧到每位志工;我和珍妮弗是最早的本土志工,他更是照顧得無微不至。馬丁在災區是真正付出情感,我看過他流淚好多次,都是因為他覺得沒有辦法幫助到每一個人,心裏很難過。」

教堂重建工程動土後一年都沒有進展,少數卡諾亞居民冷嘲熱諷慈濟人「只說不做」,讓波里斯相當難過。他看到葛濟覺在極大的壓力下,身體出現了種種狀況,非常心疼。

波里斯在二○一七年十一月回花蓮時,得知上人非常重視重建教堂的承諾,他返回厄瓜多後,主動承擔承包商的工作,他說:「我出來做這個真的不是為了錢,實在是看到上人一直在關切,看到那麼多慈濟人為我的國家在付出,還有馬丁太辛苦,我覺得我可以做得更多。」

葛濟覺本名葛舉賢,畢業於臺灣輔仁大學德文系;他白手起家,在美國自行創業,在最困難的時候,身上只剩下兩百元美金。他發願一定要成功,如今是一位成功的實業家,家庭幸福。

創業成功後,葛濟覺常造訪洛杉磯鄰近的賭城拉斯維加斯,在大亨專用的貴賓室一擲萬金。他公司的總經理陳慈江是慈濟人,一直想接引他進慈濟;從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開始,葛濟覺開始固定給慈濟捐款,但一直沒有捲起袖子做志工。直到二○○三年聖地牙哥山林大火,一夜之間許多豪宅付之一炬,葛濟覺才第一次體會到,在災難中,人是不分貧富的,在苦難中,眾生是真正的平等。那時,他決定走入慈濟做志工,並於二○○七年受證慈誠,法號濟覺。

在厄瓜多地震後,葛濟覺全心全力帶動災區本地人,因為多年的國際賑災經驗告訴他,唯有本地志工有心投入,才能把慈濟大愛深耕在這個國家。

珍尼弗說:「如果不是馬丁,我不會成為慈濟志工。」珍尼弗曾在美國工作生活了二十四年,接觸到佛教及禪修,她在二○一五年提早退休,專長教育和語言治療的她,想回到家鄉貢獻所學。因緣際會,二○一六年大地震後,她經朋友介紹來幫忙慈濟勘災團翻譯,從此成為厄瓜多第一位本土志工。

「每當我遇到困難時,不消幾分鐘,馬丁就會衝過來幫我,給我一個愛的擁抱。我沒有兄弟,我和馬丁、波里斯三人,就像親兄妹一家人。」三個人為了這個教堂奮鬥了近三年,當然也有意見不合的時候,但也從磨合中淬煉出比親兄妹更親的情感,這個法親情緣是生生世世的。

問葛濟覺在蓋教堂最困難的時候,會不會想要放棄,他說:「當然會啊!」但若真的放棄了,這條慈濟路還能走得下去嗎?這不是一個選項。

上人一句輕輕的話,他重重地聽,放下煩惱,一次又一次來回美國跟厄瓜多,不僅帶出了珍妮弗和波里斯這兩位本土種子,在教堂啟用典禮後又有八位本土志工掛上慈濟名牌、穿上灰衣制服,還有來自卡諾亞及附近各城市,更多更多的隨喜志工。厄瓜多菩提樹成林,指日可待。

「看到卡諾亞教堂落成有這麼多鄉親來參加,又看到本土志工手拉手,人數愈來愈多,未來在教堂園區還有各項職業培訓班,這美好的願景,一個個慢慢實現。」葛濟覺開心地說。

這一切,都值得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