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6期
2019-11-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慈善臺灣
  專題報導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6期
  莫三比克 帶著尊嚴重建家園
整理‧編輯部

伊代氣旋災後急難救助階段,慈濟發出一萬六千七百多份建材農作種子包,幫助居民修繕房舍與耕種。(攝影/蕭耀華)

伊代氣旋三月侵襲非洲東部三國,近三百萬居民受災;
莫三比克重災區雅瑪郡與布茲郡,慈濟展開急難與中長期重建計畫;
居民頂著約三十公斤的重建工具和白米徒步回家,確實是件不輕鬆的事,
但重建家園,至少還是有路可走。

在索法拉省(Safala)雅瑪郡(Nhamatanda)的庫拉收容中心(Kura Centre),四十五歲的凱薩琳(Catarina Fazenda Gonsalves)領到慈濟發放的建材農作工具與種子包,已經迫不及待要整地播種了。

三月中旬,強烈熱帶氣旋伊代襲擊非洲東部,掃過莫三比克、馬拉威和辛巴威,至少造成一千多人罹難。凱薩琳的家,位於索法拉省首府貝拉(Beira)郊區,也是氣旋登陸之處,災區超過二十四萬棟房屋流失或受損;災後,人們撿拾建材再重新拼湊起安身之所,有些則持續住在收容中心,一如凱薩琳和她的七個孩子,只能仰賴援助生存。

六月十二日,災後三個月,凱薩琳收到一份別具意義的「禮物」,包括鋤頭、釘子、鐵絲、圓鍬、農作物種子及泡麵。這其中她最喜愛的是各式工具,「因為有了鋤頭,我可以自己種植作物,而不是等待接收食物。之前我們收到五公斤糧食,但這並不夠生活,吃完了,最終還是餓。」

「所以真的很感謝上帝,你們帶來了芥菜、番茄、豆子種子,如果缺水時,我們還可以整地種地瓜、馬鈴薯。」凱薩琳盤算著耕種計畫,也幽默地跟志工說,每天在收容中心都是吃咖哩,「你們把我們從咖哩中拯救出來,未來可以有更多種類的食物可以搭配。」

十多位首都馬普托志工發願遷居災區,有人帶著鍋鏟準備煮飯、傳授裁縫和耕種技術,還要帶去慈濟精神,帶動災區居民自助助人。(攝影/蔡岱霖)

從首都移民到災區

這場活動所懸掛的布條,上面寫著「慈濟基金會 莫三比克賑災發放」中文字,然而放眼過去,在場並沒有任何一張華人面孔。幾位身著藍天白雲制服的女士,是不折不扣的莫三比克人,遠從一千兩百公里外的首都馬普托(Maputo)而來,數不清已經停留在中部風災災區多少天了。

二○一二年,從臺灣遠嫁莫三比克多年的蔡岱霖,開始做慈濟,長年在首都馬普托濟貧,八年來四千多位本土志工湧現,讓人看見愛的能量難以限量;但遇到遠距離的重大天災,賑災實力與經驗均不足,在來自全球助力與人力注入後,本土志工立刻跟上腳步,遠途投入各項艱辛的發放工作;甚至向蔡岱霖表示,他們願意移民災區,長期投入賑災與重建。

「移民對我們來說很容易,但他們卻是移到一個比首都更苦、更未知的地方。他們說,看到當地的苦,他們嚇壞了,也想到自己的苦,所以想要去分享自己走過來的經驗。」

蔡岱霖說,最初進入災區,發現災情比想像嚴重,在貝拉大城,建築物的屋頂幾乎是全面受災,只是程度有別;不難想像城市外圍的茅草屋和泥土房,很多在大水中融化消失;在沒有電的狀況下,人們在一片漆黑中隨著洪水而去……

慈濟勘災後,將救援重點放在索法拉省雅瑪郡的堤卡村(Tica)、雅瑪村、梅圖希拉村(Metichura)、拉梅高村(Lamego)及布茲郡(Buzi)瓜拉瓜拉(Guara-Guara)。四月到五月發放糧食生活包、建材農作種子包、學用品,五月中旬義診登場,同時為急難救助階段畫下句點。

馬普托志工駐守雅瑪郡,啟動訪視、培訓本土志工等工作,也持續發放建材農作種子包、福慧床與香積飯等物資。災區志工多為年輕人,在馬普托志工媽媽傳承下,深入災區、持續家訪,找到無法自力興建房屋的老人家,用慈濟發放的建材工具,為他們搭建臨時的家;緊接著就是大愛屋和學校的援建,安身與教育才能邁向翻轉人生的第一步!  

 

在梅圖希拉村大愛村預定地,居民以帳棚或者茅草屋安身,不時與揚起的沙塵奮鬥。(攝影/廖右先)

●為生存奮鬥的每一天

撰文‧褚于嘉(慈濟基金會文史處)

伊代風災半年後,走訪莫三比克災區,找水,依舊是人們生活的日常;
嘗試各種古老的謀生方式,也是他們為了生存而做出的努力。

「你要去莫三比克玩嗎?」八月,走進旅遊醫學門診診間,護理師聽到我需要打疫苗,問了我這句話。

「我是要跟慈濟的援建勘查團一起到莫三比克,那裏有許多伊代風災受災的鄉親需要我們。」五個多月前的莫三比克並不平安,大風吹跑了學校屋頂、大水沖走了房舍,八月中下旬的此行,是探勘政府提供的大愛村預定地,以及續訪受災學校。

莫三比克位於非洲大陸東南邊,與馬達加斯加島相望,為一低度開發國家;生活環境與衛生條件與臺灣大為不同,瘧疾、肺結核、愛滋病等病例較多。出團行前通知裏寫到,所有團員需先施打預防針:黃熱病、傷寒、A型肝炎、破傷風,以及領取瘧疾的預防用藥。

醫師交代了一長串的注意事項:避免觸碰有傷口的皮膚、不要過於靠近有咳嗽症狀的人或是共處如帳棚等密閉式空間、不能生食或生飲當地的水、隨時使用乾洗手液或溼紙巾擦手,還有一定要按醫囑吃預防瘧疾的藥等。總歸一句話,請注意好衛生。

不過,當地並無黃熱病,是為了避免旅客由境外帶入而要求必須施打疫苗,並於入關前出示疫苗黃卡。也為了防疫,進入非洲後的班機會有空服員在機艙內直接噴灑消毒氣體,整個機艙霧茫茫,只能憋住呼吸等氣體散去。

在堤卡鎮大愛村預定地,居民使用慈濟致贈的工具鑿井取水灌溉農作物。(攝影/陳柏亘)

水患後最缺好水

水,是所有生物維持生命不可或缺的物質,但是災後讓潔淨水源的取得更加不容易。

災後五個月的雅瑪郡,旅館裏水龍頭出來的水還是鹹的,據說更早之前的水質污染情況嚴重,連刷牙漱口都會造成腹瀉;很慶幸,此刻雖然水質尚未完全恢復,但已可供生活使用。

走出旅館、走進村落,水龍頭變得很稀有,勘查時看到幾種不同取水的方式:大型黃色供水袋、手動汲水幫浦、地下水集水塔,以及地下淺水層的水。

不是每一種水源都是乾淨的,但都是居民賴以維生的好水。在帳棚區,婦女、小孩們每天要揹著大小不一的水桶,前往由國際非政府組織所提供的黃色大水袋,提取乾淨的飲用水。但是因為人數眾多、水量有限,依規定不能用於耕種,即使居住的帳棚旁有空地,也不能使用這水種植蔬菜。

學校裏的手動幫浦,供水給學校及附近村落居民,穿著洋裝的小女孩來汲水時,也會先喝上一口清澈的水。途中遇到一些忙於開墾種植的居民,他們善用慈濟之前發放建材農作包裏的工具,自己掘井;一口淺水層水井,雖然取上來的水皆呈土黃色,不能喝,卻可以用來洗滌、種植蔬菜等,但這淺水層的水,也容易受到環境的污染。

瓜拉瓜拉帳棚區超過兩千戶居住,八月十九日空拍照片中,地面每個白點即為一戶。(攝影/林維揚)

潦倒中各種生計

受災居民沒了家,移居到政府提供的土地上,安身在國際組織贈予的帳棚下;來到新的地方,一切要重新開始,如何生活?

在帳棚區,孩子成群玩耍,有的玩著自製的玩具,鐵絲捲出來的跑車或者塑膠袋做出來的風箏。遍地的垃圾就是他們隨手可得的玩具。

許多人看起來無所事事,但每天的走訪觀察,還是能看到許多不同的謀生方式,如蒸餾釀酒、燒製鍋具、裁縫、撿拾石頭販賣、批發蔬果和種植蔬菜等。

在一戶人家的院子,架設著一個樹幹挖空所做成的容器,裏面煮著乳白色的液體,一滴一滴地滴入前方的桶子,大家都在猜那是什麼?於是在旁邊顧火的媽媽,拿了一瓶以寶特瓶所裝的乳白色液體給我們看,突然一陣酒精味嗆上來,原來這是在釀酒。

莫三比克人傳統是使用自製的「土鍋」煮食;婦女特地跟翻譯志工說,希望我們過去她家看她製作土鍋。

她拿出特殊泥土和著水,一點一點地塑形做成盆狀,再經過燒烤後就可以使用。她平時會將鍋子拿到附近的市集販賣,依照不同大小收費,平均一個可以賣大約十至三十莫幣(約五到十五元新臺幣)。

但是,翻譯志工後來說,很多家庭已經不用這種土製作的鍋了,包括他家;我們這一路走訪,也似乎沒有看到人家使用土製鍋。

來到法蒂瑪的家,一位身障且不識字的媽媽,先生拋棄她後,她獨自扶養孩子,所幸有慈善機構支持她學習製衣服的技藝。

風災後遷居到瓜拉瓜拉帳棚區,法蒂瑪靠著縫製衣服與批發販賣番茄等維生。她會依照顧客不同的需求,一針一線縫製小孩的衣服或者大人的洋裝。如果客人自己有布料,一件洋裝大約可以收取一百五十莫幣,如果是她自己的布,一件則可以賣到兩百莫幣,她現在也教鄰居太太如何製作衣服。

聊天中,法蒂瑪說,她很想要一臺縫紉機,因為包括她的輪椅,一切都在風災中失去。

至於務農這門行業,要能夠種植就需要靠近水源,有農民說他為此每天要走上一個小時才能到他的田地。

一位育有五個小孩的村民,以前住在堤卡,專長修理機車,但是災後遷至他處,機車數量少,無法再以修車師傅為職業,只能改變自己學習務農,利用慈濟發的工具挖井、翻土灌溉。

他很開心地解說,他是如何種出這些漂亮的蔬菜;但他也說出自己的憂愁,他不知道如何儲存種子,當慈濟發的種子用完後還可以種什麼?

慈濟援建勘查團與城鄉發展局人員確認瓜拉瓜拉帳棚區每戶的界線,並且思考大愛村規畫。 (攝影/許雅玲)

沒有屋頂的就是學校

「這是六千人的學校?」站在校門口,我訝異地脫口而出。

「不要懷疑,這就是一間有六千名學生的學校。」慈濟基金會總務處詹桂祺主任回答。

可是,從校門口看進去,校園裏沒有運動場,除了黃沙塵土夾雜著垃圾,只看到殘破的鐵皮屋,沒有一絲能讓人感覺出這是一間小學。

學校不是應該有平坦乾淨的地面、完整安全的校舍,還要有紅色的跑道、綠色的草地,但一進恩達斐拉小學,左邊地上看到的是舊茅坑封閉的痕跡,右邊的鐵皮屋很有可能一陣大風來就可以吹垮,屋頂上的鋅板還是用大石頭壓著勉強固定。

恩達斐拉小學位於莫三比克南端馬托拉市,是勘查團此行入境首都馬普托後,第一間勘查測量的學校,建立於一九九九年,設有一到七年級,是六千多位學生分三個時段共同學習的地方。

校舍裏沒有我們常見的足球場或是籃球場,教室裏平均三到四名學生共用一張雙人桌子;僅兩三間夜間上課用的教室裏,才配有電燈。校長克勞蒂亞(Claudia Tene)說,有時起大風會捲起鐵皮屋頂,造成很大的雜音,小孩子無法專心上課,擔心害怕的時候,也會跑到外面;學校所面臨的困境,是學生人數一直成長,卻因屋頂隨時有塌陷危險,造成家長不敢送孩子來上課。

校長說,她很高興慈濟再度來到她的學校,也很欣喜地分享學校老師曾參與慈濟舉辦的愛灑活動,並開始把靜思語教材應用在課堂中,讓學生們挑選他們喜歡的靜思語。

然而,這間位於首都近郊的學校情況並不是特例,這次我們在莫三比克中部災區勘查的二、三十間大大小小學校裏,普遍存在著人數過多教室不足、水電缺乏及廁所數過少等困境;風災過後,堪用的教室數更少了。因此,每當我們找不到要勘查的學校時,都會說:仔細看,只要屋頂破損或沒屋頂的就是學校了。

位於貝拉市的埃社圖羅小學超過六十年歷史,學生三千多人,破洞的天花板引來天光,天氣不佳時苦不堪言。然而教育是孩子們改變命運的方式,能為他們帶來光明的未來。(攝影/褚于嘉)

努力為他們帶來希望

八月的莫三比克是冬季,也是乾季,平原上滾滾的黃沙,隨時都有可能會捲起一陣沙塵暴,在勘查時常常因為沒有遮蔽物,只能轉身緊閉眼口,暫時停止呼吸。很難想像三月伊代風災來臨時造成的大水,淹沒房舍、農田,現在則是如此乾燥。

二十天行程中,在索法拉省沿著國道六號走訪多個帳棚區與二、三十所學校,勘查現況與需求。有時為了確定校界,勘查人員跟著校方人員勇敢走進沒有路的草叢,找尋某一棵樹或是石頭,看著他們、踏著他們走過的樹枝雜草,心裏不禁想到底有沒有蛇啊?

鄉村裏普遍沒有電、沒有路燈,道路崎嶇不平,為了避免陷入坑洞或是任何危險,車輛必須趕在天黑前回到國道六號,當下我們連說話的速度都快轉。每天即使曝曬在太陽底下,每一位團員仍然努力地要帶回最真實的人事時地物紀錄,以做為完善規畫的依據。

慈濟在莫三比克展開伊代風災後中長期計畫,除了規畫建設安身的家及安全的校舍,在地志工也進入不同村落照顧孤苦無依的人、分享衛生知識,並鼓勵家長要送孩子去念書。曾有一位老師說過,孩子需要進到學校才有機會學習官方語言葡萄牙文,在家只能學到在地方言,因此學校教育是必須的。這條慈善的路很漫長,需要你我一起努力。

 

 

★延伸閱讀
古地新機:東非伊代風災後

一場世紀水患,喚醒了五十五個國家地區愛心匯聚,為受災民眾發放米糧、種子、工具包,送給孩子書包、文具……中長期援助包括蓋大愛屋、援建學校的規畫已經啟動,但願這股慈悲與愛的力量,能夠照亮這片飽經磨難與傷痛的土地。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