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6期
2019-11-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慈善臺灣
  專題報導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6期
  讓貧病止步 啟動善循環
撰文‧陳麗安 攝影‧黃筱哲

志工走進案家家門,不僅在醫療、教育等經濟上的支援,還佐以心靈扶助,協助重建家庭功能。

在慈濟長期扶助的對象中,有超過七成無法正常工作,
其中許多是因病而貧、因貧而病;
志工提供慈善、醫療與教育等支援,緩解案家成員各自面臨的困境,
讓貧與病的惡循環,透過愛與關懷,轉化為「善」循環。

從印尼遠嫁來臺的麗麗(化名),先生因生意失敗家道中落;一日先生在家意外從高處跌落,當時因無明顯外傷,所以沒有及時就醫,不久卻不幸往生了。丈夫生前所欠下的債務,加上家中高齡婆婆與三名就學子女的重擔,只能由麗麗一人扛起。

儘管有政府的喪葬補助跟後續維持半年的特殊境遇家庭輔助,但兩者均屬於短期補助。身為新移民的麗麗,不清楚臺灣還有哪些社會補助可以幫助他們,也因為一些原因無法取得低收入戶證明,每月僅靠她在食品加工廠的微薄薪水,養活一家五口,卻始終入不敷出。

在艱難的時刻,經由他人提報,彰化地區慈濟志工開始走入這個家庭,並提供生活補助與孩子的助學補助。像遇上住屋發生嚴重漏水時,志工們也會協助居家修繕等等。

「她大小事都會跟我分享。」已陪伴麗麗一家四年多的志工詹女祝訪視時一邊說,一邊問候著孩子們的狀況。麗麗在丈夫尚未往生前,雖然家用不寬裕,每月就有小額捐款善舉;現在面對艱辛的生活,善良的她不曾抱怨,遇到困難也會詢問詹女祝,彼此的關係就像親近的家人一樣。

每當社會上發生重大災難時,總有身穿藍衣白褲的慈濟志工自發性地趕抵現場,在不影響救災行動的前提下,幫助受難者或發送熱食。而在平時,這群志工同樣在社區裏,盡自己一分微小的心力,溫暖許多陷入困境的家庭,就像關懷經濟困難的單親家庭麗麗一家人。

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處資料顯示,二○一九年全臺中低收入戶統計數量為十四萬二千多戶,人數則高達三十萬人,因其他原因而無法申請低收入戶的困難家庭,更不在少數。他們雖然不如大型災難那般受到關注,卻是你我周遭都可能正在上演的真實日常。

當家中負擔主要生計者死亡、失蹤、罹患重傷病、失業或因其他原因無法工作,導致家庭生活陷於困境,政府與民間其他機構雖有提供「急難救助金」申請,但這些短期或一次性的救助,並不足以解決急難家庭的狀況,後續仍需要社會慈善組織共同撐起支援網。

僅是二○一八年,慈濟基金會於全臺各地的社會服務窗口就接獲一萬五千件需要關懷的個案通報。當中有百分之六十四屬於個人提報,其餘為組織、團體的轉介。慈濟志工在接獲提報後會進一步前往訪視,了解不同家庭的問題,並提供支持與服務。

二○一八年慈濟慈善行動力與行動數據顯示,單單「社會救助」這一項所動員的慈濟志工,就高達一百八十三萬餘人次。

慈濟志工走入個案家庭,並不是簡單的傳遞救助金,還會進一步照顧家庭成員的身心靈,除案主本身,如果孩子就學或家人有醫療需求、生活環境及空間有安全疑慮時,志工都會視實際狀況適時幫忙。許多照顧戶已持續關懷十年或更久,他們的心靈都有溫暖的安身處,而直至脫離困境、可以自立後才結案。

缺少家人、身心受苦的案家難以對外求助,需要有人主動走近,結合社會資源長期給予協助。

 

貧病相循,現代屢見

一九六六年,慈濟慈善志業在花蓮起步。證嚴上人在長年的全臺訪貧中與許多苦難人相遇,歸納出「因病而貧」、「因貧而病」的惡性循環,並認為預防貧窮的方法,就是先幫助貧病者重拾健康,讓他們可以恢復工作並循序漸進回歸正常的生活。

時至今日,在慈濟接獲提報的個案當中,因家中成員生病、發生意外,家境貧窮而無法醫治的狀況依舊占大多數。貧與病的循環,即使是在現代,仍是社會常見的現實常態。

臺中潭子訪視志工朱盧素貞關懷的個案當中,從事電子代工的李太太發病初期,一家人都以為她只是得了小感冒,沒想到經過多次檢查後確診罹患血液相關罕見疾病,治療期間一度洗腎與視力退化。

儘管後來因為參加醫院臨床試驗,免去負擔一週一針、一針八十五萬元的高額費用,但是在這之前投入的醫療相關支出已數十萬。且為了挽救因病退化的視力,後續還需要接受高壓氧醫療,家中有兩名就學孩子,加上李太太無法工作,原本尚可的家境因傾力投入醫療而負擔沈重。還好有慈濟基金會提供補助,李太太才得以度過經濟難關。

臺灣一九九五年開辦「國民健康保險」,除了健保,政府跟醫院還另外設立「醫療救助金」,讓弱勢家庭因傷病就醫遇到健保未給付的醫療費用時可以申請。醫療急難救助金能夠緩解緊急狀況,但若遇上需長期接受治療狀況,家庭還是可能會因經濟負擔,陷入困境。

慈濟有許多案家都有類似的家庭背景,慈濟基金會有感於此,對於扶困的對象不僅以「個人」而是以「家庭」為單位,透過全家、全面、全程與全人的「全方位」照顧,協助案家維持基本的生活,且在長期陪伴、關懷的過程中,也希望能溫暖、豐富家庭成員的心靈層面。

受罕見疾病所苦的李太太,雖然還要持續接受高壓氧治療來維持視力,但病情已經穩定並重新開始工作。她沒有忘記困難時受到的幫助,如今不只小額捐款,更在體力可以承擔的情況之下,與先生一起擔任社區和醫院志工。

這些受過幫助的家庭,願意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成為手心向下的人,幫助其他人度過難關。「因病而貧」、「因貧而病」的循環,雖然難以避免,但是在志工與案家自己的努力之下,可以透過愛與關懷,轉化為「善」的循環。

慈善必須結合醫療,慈濟人醫會醫師與慈濟志工前往苗栗南庄往診關懷。慈濟認為藉由幫貧病者重拾健康,是改善貧窮的方法之一。

投資教育,增加機會

家扶基金會於二○一五年訪查發現,弱勢高中職學生的家庭,月收入不足兩萬者過半,超過七成無力支付子女學雜費。教育一向被視為脫貧的途徑之一,完成基本學歷,才有可能謀得收入較穩定的職業,進而改善家中的經濟困頓。然而弱勢家庭子女,因為缺乏家庭支持,求學之路更為艱辛。

為了避免孩子因貧失學,慈濟除了提供「助學補助」,還於二○○七年創立了「新芽獎學金」,激勵弱勢家庭的孩子,讓他們明白學習能帶來許多回饋,更能為家庭翻轉貧困。而光是二○一八年,臺灣就有兩萬五千多人次學童接受慈濟助學、新芽獎學金幫助,投入訪視陪伴的志工更高達五萬七千餘人次。

許多在弱勢家庭長大的孩子,特別珍惜學習的機會。訪視志工詹女祝表示,像麗麗一家就有申請助學補助,而孩子也都很爭氣,小女兒每學期都名列在學校成績優異榜單;就讀高工的兒子更不遑多讓,高一時的程度就已經可以參加高二才會參加的技師考試。麗麗曾對詹女祝說,若不是有助學補助,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二○○八年開始投入社區慈善訪視的詹女祝表示,陪伴的訪視戶中,不少例子都是從孩子小學開始,一路相伴到高中甚至是出社會。陪伴照顧戶不單減輕生活方面的壓力,孩子的教育當然也要照顧,除了提供助學補助,志工也希望能夠帶給孩子正向的價值觀,讓身處弱勢的孩子能建立起自信心,並在日常生活中有同理心與愛心。

「這個孩子真的讓人覺得很感動!」臺中志工朱盧素貞則是分享一位屢屢取得校內、外獎學金的男學生,父親因車禍而癱瘓後,家計全由母親一人扛下,他選擇就讀夜校,以便能在白天時幫忙照顧父親,減少看護的費用支出。成績優異的他十分懂事,將取得的獎學金全用於分擔家中生活,也主動向朱盧素貞說家庭已受到慈濟很多幫助了,現在也有所改善,「希望讓其他更需要的人去領新芽獎學金。」

二○一八年內,有超過十一萬人次弱勢家庭學子受到慈濟助學、課輔、營隊等教育扶助;許多受到助學補助的孩子,如今都已順利畢業進入職場,並幫忙改善家中經濟,在他們身上一再見證到「教育,能夠翻轉貧困與弱勢」。

 

 

一直以來,慈濟都是以直接、務實的即時行動與補助,以及後續長期的關懷,在最平凡不過的日常當中,陪這些家庭走過生命的低潮。

秉持濟貧教富、教富濟貧的初衷,慈濟協助脫貧的目標是希望「受助者能夠自立,乃至於能助人」。而許多照顧戶也受志工影響開始做起環保,或是在能力範圍內捐善款來幫助更需要的人們。

長街陋巷中,志工與這些家庭,因貧苦或意外而相遇,也用陪伴溫暖了陷入幽谷的他們,幫助他們重新點燃希望的燈火,共同散播愛與力量,更讓善緣得以延續。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