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7期
2019-12-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馬來西亞
  親師生.坦白話
  髓緣之愛
  寰宇視角
  特別報導
  新書推薦
  書訊
  生命的禮物
  健康百寶箱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7期
  桃園接機任務 刻不容緩
撰文‧陳麗安 攝影‧黃筱哲

在人來人往的桃園國際機場,桃園慈濟志工在航班表定時間前,抵達入境大廳,耐心等候海外慈濟家人出現。

海外慈濟人入境臺灣,不怕人生地不熟,因為桃園慈濟人會是他們第一眼見到的「家人」;這群接機團隊,不論深夜或寒冬,都按照航班表定時間提前抵達桃園國際機場,如同在港口引航的燈塔,耐心守候。

「飛機抵達了!」、「再等差不多三、四十分鐘,人就會出來了……」年齡都將近八十歲的蔡振來與莊福源,兩人在十月下旬一個週日的正午時分,先後出現在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的入境大廳,準備迎接從吉隆坡搭機出發,十二點五分、十二點二十分先後抵臺的馬來西亞志工。

兩位志工引頸期盼著,能在入關的眾多人潮中,發現同樣身穿藍衣白褲的「家人」;然而左等右等,一個小時過去了,預計抵達的航班資訊,已從牆上的航班資訊表上消失,早該出現的人還沒有出現。

周遭等待的人群中,有人開始出現躁動不安的情緒;儘管始終站著,擁有十多年接機經驗的蔡振來與莊福源,卻不顯一絲疲憊,而且老神在在,「準時出來的很少,提早到的更少,可能裏面的人太多了吧。」長年的等待,早已磨練出與平常人不同的耐心與毅力。

人潮中因為熱情的招呼與溫暖的問候,儘管彼此素未謀面,遠道而來的家人也因此能放下對陌生環境的忐忑,安心地展開來臺的旅程。

應對變化球

桃園國際機場做為臺灣連結世界各地的重要航空樞紐,每天都要應付大量的班機與旅客人次。機場入境大廳人潮川流不息,不分晝夜,高掛牆上的航班時刻表,總是不停地更新,密密麻麻地,時而誤點、時而準時、時而取消。大廳內接機的人們,不時抬頭監看螢幕,或是依靠在欄杆旁並高舉名牌,就怕與接送的人擦身而過。

從海外返臺參加慈濟活動的慈濟人,並不怕人生地不熟,因為桃園慈濟人會是他們第一眼見到的「家人」。隨著全球會務發展,桃園慈濟人接送機的頻率逐年提高,不論白天或深夜、等待一人或數人,最多的紀錄是曾經在兩天內接送勤務高達六十九趟;確認接到人之後,亦不忘關心歷經漫長航程的慈濟人各項所需,「用過餐了嗎?」、「辛苦了!」接著送回會所暫歇,或護送到下一站。

桃園志工承擔接機任務已逾十幾年,而臺北松山區的志工也會接送入出境松山機場的海外慈濟家人。一位接機志工分享:「上人說,海外歸來的志工都是我們的法親家人,當然要以快樂的心情去接引!」即使時常要花上兩、三個小時等候,即便接機人數只有一或兩位,志工總是抱著「等待自己的家人」般的心情,在機場守候著。

每年的年末之際,大批海外志工返臺參加歲末祝福、受證典禮等慈濟活動,今年十月份接機人數就達一千五百三十九人。

儘管接機這項任務,字面上乍看很容易,不複雜,然而卻時常會有意想不到的狀況出現。像是班機誤點、行李沒有上飛機、抵達的人自行先離開機場、或是接錯人等情況;凡是承擔過接機任務的志工,總會有幸遇上一兩個變化球,儘管難免感到無奈,最終還是會及時應變及勇於承擔。

七十七歲的蔡振來,從桃園靜思堂啟用至今就擔任接機志工,往返機場數不清有多少次了,所有稀奇古怪、順與不順利的接機情況他都遇過。

「有一次為了接一位菩薩,我連續跑了兩天機場……」對蔡振來來說,班機誤點已經是稀鬆平常的小事,最怕遇到的狀況是航班資訊有所變更,卻沒能及時接獲通知。

那一次的接機,蔡振來清晨四點多就到機場入境大廳等候,沒想到等了兩個小時,都已經六點多了,等待的對象卻始終沒有出現,愈等愈不對勁,他趕緊打電話輾轉聯繫,才知道對方將航班改成隔天上午抵達。「我就這樣在機場白等了兩個多小時!隔天一早又去機場接一次。」而這樣的經驗,在他的接機生涯中還不只發生一次。

七十六歲的莊福源也笑著分享,有一次要去接七點多的班機,他提早抵達機場,發現了穿著制服的志工,就直接把他們接回桃園靜思堂。原本還在慶幸這次任務十分順利,結果卻是別人要接的被他接走,他負責的卻沒有接到!發現誤會後,莊福源立刻折回機場完成任務。

馬來西亞慈濟隊伍二○一六年返臺參加海外培訓委員慈誠精神研習會,由慈濟志工一站站護送回心靈故鄉。(攝影/洪易辰)

接機也接心

桃園志工李美儒以往在接機時,認為只不過就是單純的「接」與「送」,然而在二○○八年,當她第一次參與汶川大地震賑災團,風塵僕僕抵達陌生的地域後,才體會到以往接機時,始終無法感同身受的那分心情與溫馨。

「當地志工出現時,讓我頓時安心了許多!」在入境大廳,看見身穿熟悉制服的慈濟人出現,貼心地噓寒問暖,李美儒原本忐忑的一顆心,在那一刻彷彿得到安撫,放心了許多。本地志工們就像家人一樣陪伴在旁,不用擔心會迷路、不用害怕語言溝通困難,更不用費心處理住宿或交通。

莊福源與李美儒回憶早期接機時,志工們會列隊歡迎,並且身穿整齊的委員旗袍展現禮節;近年來隨著抵臺人數的增加,加上體貼其他旅客盡量不要打擾,轉而採取一對一服務。蔡振來說,現在大家的共同默契,即是以慈濟標誌與熟悉的藍衣白褲相互辨識,即便彼此未曾謀面,或是語言不通,也依然能夠讓千里歸來的家人知道「我們就在這裏」。

上人曾說,桃園是臺灣的國際之門,海外志工專程來到臺灣,尋找心靈的歸向,「桃園慈濟人展現菩薩風範,在國際機場接送了這麼多有心取經的菩薩,也成就他們的道業,讓他們帶回飽滿的慈濟種子,『一生無量』,救拔眾生。」

因為地緣的關係,能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結緣,面對遠道而來、一路奔波的海內外家人,桃園志工們展現了其人文、溫暖的一面,未來依舊會在機場細心指引並守護著海外慈濟人,如同在港口屹立不搖的燈塔,低調的付出、當個接引人,不求回報。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