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7期
2019-12-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馬來西亞
  親師生.坦白話
  髓緣之愛
  寰宇視角
  特別報導
  新書推薦
  書訊
  生命的禮物
  健康百寶箱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7期
  《慈濟的故事》靜思、善護、心蓮 總編輯專訪
口述‧王慧萍 採訪‧葉子豪 整理‧編輯部

秉持「為慈濟寫正史」的嚴謹態度,我們重新梳理超過半世紀的慈濟足跡,運用大量第一手史料,以紀實文學形式呈現。在慈濟邁入第五十四年的此刻,引導讀者回到每一個發心立願的當下,看見證嚴上人本懷;也在這段歷史長流中印證 —— 佛法,是「靜思法脈」的活水源頭,也是「慈濟宗門」的方向指南。

 

問:什麼因緣開始編纂這部書?

答:二○一二年九月,在編輯《慈濟》月刊〈衲履足跡〉專欄時,看到上人八月二十九日在「法脈宗門文史結集研修中心」籌備會上的一段話,深深攝入我心。

上人說,慈濟是「宗教」團體、「修行」團體,希望人人體會佛心,在團體中藉事練心;慈濟也是一個社會團體,唯有具備穩固的精神理念,才能發揮宗教情操,讓團體恆久不變質。而這個精神理念,就是「靜思法脈」。

當時上人七十五歲,創辦慈濟四十六年。他放眼慈濟的未來,憂心後人如果只認識慈濟、不認識「靜思法脈」,雖然會做慈濟事,但缺乏宗教情操,方向就容易偏差。換句話說,慈濟如果少了宗教與修行的精神,就會漸漸失去特質,變成一般的社服團體。所以,上人期待弟子能將法脈宗門理念整理成書,作為「慈濟宗門人」的修行法則與教育規範。

之後不久,人文志業王端正執行長也提出,慈濟應該有「正史」。我所屬的「期刊部」長期編輯《慈濟》月刊和《慈濟道侶叢書》,二○一一年五月剛出版了慈濟四十五周年專書,《從竹筒歲月到國際NGO:慈濟宗門大藏》。面對上人和執行長的期待,我們自覺身有使命,因此二○一二年底開始,在不影響既有出版任務的前提下,展開這項歷史工程。

 

問:慈濟五十三年歷史,影音文字記錄甚多。您在慈濟人文志業工作超過三十年,熟知慈濟走過的足跡,也出版過不少專書。編纂這部書,跟過去有何不同?

答:最重要的差別,就是必須彰顯出「靜思法脈」和「慈濟宗門」的精神。

過去我們編寫《慈濟》月刊和慈濟相關書籍,大部分著重在事相,也就是宗門的部分;現在編纂這套書,必須找到「法水源頭」,也就是靜思法脈。

什麼是「靜思法脈」?上人說,透過「誠、正、信、實」,內修「清淨心」。什麼是「慈濟宗門」?上人教導我們,要以「慈、悲、喜、捨」心,外行「菩薩道」。簡單來說,靜思法脈是「理」,是修「慧」;慈濟宗門是「事」,是修「福」。靜思弟子以法脈精神力行宗門,才是真正福慧雙修。

因此,慈濟每一步足跡,我們都要探索源頭—— 上人為何而做?怎麼做?過程中面對哪些挑戰?如何運用慈悲和智慧克服各種困難?

我們的目標是:精準掌握「靜思法脈」的精神,藉此重新詮釋慈濟的歷史足跡。

我們的原則是:「用上人的觀點來說慈濟事。」五十多年來,上人每天諄諄開示,文字逾百千萬;我們在這廣大法海裏搜尋,為各個「事相」說「因」道「緣」,探索背後的「理相」。透過這樣的方法,希望盡可能「趨近上人本懷」。

 

問:大量閱讀上人開示與慈濟史料,是否有新的體會?

答:我是一九八七年進入慈濟,轉眼已經三十二年。很多歷史事件自己參與其中,但時間久了,有些記憶也隨之「船過水無痕」。在這個重新耙梳歷史的過程中,回到當下時空,一切又彷彿歷歷在目,重溫曾經的感動。

上人說,慈濟是個「實踐」的過程——不是先有理論才去實踐,是實踐過後去印證理論。在大量閱讀上人開示和慈濟史料的過程中發現,「靜思法脈」全部出自佛教精神,沒有一件事是例外的。

舉例來說,慈濟成立第八年,一九七三年秋天,娜拉颱風在花東地區造成重大災害,上人勘災後非常不捨,但冬令發放的錢都還沒有著落,要如何賑災?上人集合全體委員(那時大約只有二十人),勉勵大家:「這麼大的災情,給我很大的精神壓力,也感到力不足!雖然沒有人、沒有錢,可是我不忍心!佛陀說『入我門不貧,出我門不富』。我相信只要大家有心去做,真心付出,就會帶動無數愛心,發揮無窮力量,克服一切困難!」

這分堅定的決心,果然化不可能為可能。娜拉賑災發放了六百多戶,是歷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日後回顧這段歷史,上人強調「有願就有力」。「看到那麼多人受災受苦,我不會說自己沒錢、沒力,要如何救濟?而是鼓勵大家『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發多大的願,就能匯聚多大的力量,為人間造福。」

上人的勇氣,來自於對佛法充分的信心。他相信只要真心為佛教付出,就有源源不絕的力量;他相信每一個人心裏都有愛,只要啟發人人心中的愛,就可以克服萬難。這就是「信己無私,信人有愛」。

事實也證明了,半個世紀以來,慈濟應社會需要而開展的慈善、醫療、教育、人文,以及骨髓捐贈、國際賑災、環保等等,沒有一樣不困難;但上人總是勇於承擔,而且堅定一念心:「既然要做,就不要想困難。只要守住『誠、正、信、實』,相信人多力大福就大!」

「誠、正、信、實」的一貫堅持,來自於上人對《無量義經》「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十六字的深切體悟。

佛法,始終是「靜思法脈」的活水源頭。只是慈濟的開始,上人沒有對那群跟隨他的家庭主婦直接講佛法,而是親自帶大家去做。因為實際走過,如今上人再講《法華經》,等於攤開地圖給大家看,大家自然恍然大悟——原來道理上人早就講過了,只是我們沒有完全了解背後的深意,也就是「佛法」的精義。

 

問:上人很少接受專訪,要「深入上人本懷」書寫慈濟歷史,遇到哪些困難?

答:第一個困難,也是最大的困難,就是上人一直希望我們從成立慈濟開始寫起,不要凸顯他個人。他說:「我只是一個『因』,沒有『緣』來成就,是不能有『果』的。因、緣、果,環環相扣。」

也就是說,這套書的第壹冊〈靜思〉,上人覺得可以略而不寫。

然而,我們清楚知道,慈濟的一切,都從上人一個人、一念悲心開始,感動、帶動無數人。我們不能忽視這個「因」。

上人前二十年的人生,對「苦」體會很深,我們從時代背景去探討——上人出生前兩年,臺灣中部發生大地震,清水地區受到重創,上人父母輩的生活非常艱困。上人出生那年中日戰爭開打,當時臺灣是日本殖民地,逐步進入「戰時體制」,物資極度匱乏,人民生活困苦。上人小學二、三年級時,正值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幾乎天天躲空襲……年幼的他心中有很大的疑惑——飛機上執行轟炸、掃射的是人,地面上驚慌奔逃的也是人。「人,為什麼要自相殘殺?」

空襲後走出防空洞,看到滿目瘡痍、遍地傷亡慘況。許多人抱怨觀音媽不靈驗,為什麼不把炸彈推到海裏?一位老人卻說:「不是觀音媽不慈悲,是人們自造業,所以自受苦。」這段話深深植入上人年幼的心靈,種下佛法的種子。

二十一歲那年,一向健康的養父,突然間一口氣上不來,生命就結束了。「為什麼?」對人生的疑惑更深一層——為什麼人生有這麼多苦?有戰爭之苦、貧窮之苦、生老病死之苦……他決心去追尋答案,從此走向修行之路。

童年對於戰爭殘酷的體會,促使上人日後窮畢生之力,在人與人之間散播大愛。七十多年後,慈濟志工援助敘利亞難民時,上人叮嚀大家:最重要的是讓這些受戰爭殘害的人感受到「愛」;用愛化解仇恨,人間才能祥和平安。

從時代和成長背景探討,上人發心立願的過程,確實是有跡可循的。

或許有人認為,上人生來就與眾不同,做慈濟是理所當然。身為上人的弟子,我們尊敬上人;但也清楚知道上人和我們一樣都是「人」。不同的是,他看待世界的方法,有極大的慈悲和智慧,所以在人生關鍵時刻,他會做出異於常人的決定——例如,自己窮到經常沒飯吃,卻決定成立功德會助人;自己沒有房子住、借住普明寺的時候,卻幫眼盲的阿拋伯蓋房子;自己身體最虛弱、生命朝不保夕的時候,發願為花蓮貧病苦難人蓋醫院……所有決定都不是為個人,是為了利益眾生。

因為「不忍他人受苦難」,他發心立願為人間苦難付出,自始至今不曾改變。這分「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精神,正是佛典中闡揚的「菩薩」精神;上人以身作則向弟子示範什麼是「人間菩薩」。

 

問:「史書」通常是嚴肅的,一般人讀這部書,會不會有艱澀感?

答:作為編纂者,我們的態度是嚴肅的,因為要達到「正史」的真實性,必須一絲不苟。但我們的筆法是平易近人的,用紀實文學的形式,述說一個個真實故事編織而成的美善歷史。

我們採「編年」體例,依年代來說故事。故事的內容,以上人口述歷史為主,慈濟媒體報導、採訪志工為輔。大量搜尋第一手史料,將靜思法脈的「理相」,結合慈濟宗門的「事相」,彰顯「理事合一,解行並重」的修行精神。

例如,一九六六年的「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是從一群家庭主婦對上人的「信」做起。她們有心為善,上人一點一滴教導——如何把對自己小家庭的愛,擴大到對非親非故貧苦人的愛?我們在浩瀚如海的史料中鉅細靡遺搜尋,試圖讓這群善女子面貌清晰;帶領讀者回返當年時空,理解這段歷史的難能可貴。

整部慈濟史,其實是一個又一個生命故事交織而成,有血、有淚、有汗。而這一段段動人故事背後,都只有一個字:愛。

 

問:這部依年代撰寫的史冊,涵蓋超過半個世紀的歷史,目前進度如何?編輯團隊期待這部書,發揮什麼影響力?

答:從二○一三年初開始撰寫,歷經六年耕耘,目前完成三冊——第壹冊〈靜思〉: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六五年,是上人成長、出家到創辦慈濟的歷程。

第貳冊〈善護〉: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八年,是慈濟「慈善志業」的開端。

第參冊〈心蓮〉:一九七九年到一九八六年,是慈濟「醫療志業」的拓荒。

這參冊包含了慈濟最初二十年歷史,其中第壹、貳冊於二○一九年六月出版,第參冊在十一月出版。其餘各冊之後會陸續出版。

靜思法脈精神,不能只停留在過去五十多年;重要的是延續未來無數個五十年。因此,引導讀者理解法脈精神,進而方向不偏地推動宗門,是我們的核心目標。

一九八○年代,上人推動在花蓮建醫院,歷經種種艱難仍不放棄。他曾經引述《雜寶藏經》一段故事鼓勵大家——

森林發生大火,林間動物失去依怙、驚慌害怕。一隻小鳥於心不忍,穿梭在森林與河流之間,用翅膀沾水滅火。

然而,滴水如何熄滅森林大火?其他動物認為,這實在是自不量力。

「我心弘曠,精懃不懈,必當滅火。若盡此身,不能滅者,更受來身,誓必滅之。」抱持這分信念,小鳥還是不停來來回回,竭盡小小的力量,不斷用翅膀沾水滅火……

這分精神,感動天神降下大雨,終於滅除森林大火。

讀到這段開示,讓我非常感動,聯想到一段歷史——上人出家第二年仍居無定所,借住在花蓮慈善院講《地藏經》時,深受地藏菩薩「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悲願啟發;他發願要幫地藏王菩薩守在地獄門——用佛法引導人守五戒、行十善,「人心不淨化,誓不休息!」

那時的上人,才二十六歲。五十多年後的今天,面對全球天災人禍愈來愈頻繁,年過八十的上人,還是天天「盡形壽、獻身命」付出。我想,支持上人的,就是這分「守之不動」的誓願——「我心弘曠,精懃不懈,必當滅火。若盡此身,不能滅者,更受來身,誓必滅之。」

二○一八年九月十二日,上人晨間講述《法華經》時,面對體力日漸衰邁,語重心長吐露「來不及」的急切感。他說:「所做已辦,說法心未了!」

是的,半個世紀以來,上人克服萬難「為眾生」開創各項志業,可以說「所做已辦」;但面對人心剛強,導致天災人禍愈來愈頻繁,儘管五十多年來「為佛教」說法不輟,上人還是放不下,他期勉所有靜思弟子把握時間「學法、說法、傳法」。

這套書,結合慈濟歷史與上人說法要義,期待也能發揮「說法、傳法」之力。更希望每一位有緣閱讀者,能「受持、讀誦、為他人說」,讓善種子「如是輾轉,乃至無量」。如此才有機會,為這個天災人禍頻生的世間,帶來溫暖的希望。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