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8期
2020-01-01
  證嚴上人・新年三願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線上請法籤
  志工人物誌
  慈善臺灣
  寰宇視角
  特別報導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8期
  獅子山共和國 西非暗角微光閃爍
撰文‧林裴菲(慈濟基金會宗教處海外事務室副主任) 攝影‧蕭耀華

自由城的柯芬社區是水患重災區之一,首場發放予五百戶居民物資,流程從下午延續到夜間,缺乏電力之下靠著車頭燈持續進行。

慈濟援助獅子山共和國,
從五年前伊波拉疫情開始,
深入關懷的同時,發現更多族群面臨生死關卡――
街頭的流浪兒、水災後的貧民窟、缺乏醫療的身障者社區……
在地三個慈善組織與慈濟攜手,
讓微光持續觸及暗角,直到改變的契機來臨。

 

為生存奮戰

在獅子山共和國,當地三個慈善組織與慈濟合作的每場發放,都有大小不一的騷動,志工奮力維持秩序。人潮擠滿了發放現場,也真實反映了飽經貧困、瘟疫與天災的人們,要維持基本生存的各種條件,每天都是必須奮戰的艱難大事。

呵護沙漠之花

志工為沙漠之花社區學校帶來毛毯與五穀粉,孩童頭頂物資,歡喜寫在臉上。這個社區環山而建,孩子的父母多半鑿石頭販賣維生,家境普遍不佳,孩子們經常沒有早餐可吃,慈濟送來的營養品符合所需。

 

提起西非獅子山共和國,一般人會聯想起好多年前一部知名電影《血鑽石》,故事就以這個國度為背景;為了爭奪採礦權及武器經費,殘酷的內戰自一九九一年打到二○○二年,歷時十一年,造成二十萬人死亡,兩百萬人被迫遷離家園。

如今走在獅子山共和國的村莊或街道上,依舊可以感受戰亂的痕跡,成為這個國家難以磨滅的傷痛。

近年來,獅子山共和國更為人所知的,是二○一四年伊波拉病毒大爆發,疫情抗戰長達十八個月,直到二○一六年三月,世界衛生組織宣布伊波拉疫情結束,卻已造成一萬四千多人感染,近四千人死亡。這波疫情摧毀了家庭、衛生體系與社會結構,經濟也從成長轉為衰退。

而這也是慈濟人走入獅子山共和國的原因,以美國慈濟人為主的關懷團隊,開始與當地組織合作,和天主教自由城明愛會、希利國際援助基金會與蘭頤基金會攜手,長期關懷伊波拉生存者及庇護機構,持續進行物資發放,至今已進入第四年。

蘭頤基金會與慈濟合作,在伊波拉倖存者社區輔導農耕,稻作如今一年可以收成兩次,婦女也因此自立,志工來訪分享收穫喜悅。

逢雨成災,貧者宿命

與慈濟合作的多個組織,長年深入當地關懷,也是慈濟最好的手與眼,二○一九年八月,透過合作組織傳來的訊息,得知首都自由城發生嚴重水患,居民紛紛逃離浸在水中的房屋;住在出海口及低窪地區的暗角貧民,更急需物資援助。

明愛會、希利基金會志工及慈濟本土志工,在過往慈善發放中,都非常熟悉慈濟救援模式,水災後獲得政府信任委託造冊、發放;蘭頤基金會也馬上動員,利用慈濟捐贈的白米,製作熱食提供給居民。

慈濟花蓮本會在第一時間接獲災情訊息,立刻整理賑災資訊,並向證嚴上人請示賑災方向,期待白米、五穀粉、二手衣物等援助物資抵達時,能由慈濟人前往發放,為飽受貧窮與天災之苦的居民,親手帶去上人及全球慈濟人的愛與祝福。

幾度請示出團名單時,我也跟上人發願,希望有機緣能夠前往;過去,上人總為我考量,避免太長的旅程出差,帶來家庭照顧上的不便,因此上人僅有回應:要看願力是否足夠。

十一月中旬,當我們歷經三十二個小時的旅程,轉機、候機、搭渡輪等,終於得以踏上這塊飽受摧殘,卻帶著無限生命力的土地,我才明白上人這句話的意思。

二十二位志工團員來自美國、臺灣、馬來西亞、南非等國家地區,搭配本土團隊的人力,九天內完成十八場發放,在一個沒有在地慈濟人的國家,著實不易。更感恩合作夥伴們,對上人、對慈濟,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及景仰,加上他們長期在當地進行慈善工作的基礎,實為發放的一大助力。

居民排隊領取環保毛毯以及自臺灣募集來的二手衣物,以因應強烈的日夜溫差。

首場發放,夜間完成

在自由城克林敦(Cline Town)海邊,第一場於柯芬(Culvert)社區的發放,因前置作業時間有限、物資因交通阻塞因素晚到,加上報到時確認每戶人口的資訊不易,漫長的等待讓部分居民開始焦躁。

天氣炙熱,高溫攝氏三十一度,每個人的衣服都是溼了又乾、乾了又溼。此時,花蓮慈濟醫院感染科鄭順賢醫師,用著簡單易懂的口訣與動作進行衛教,教導居民正確的洗手方式;一連串的活動與分享,讓居民可以保持專注。

其中最讓大家開心的,是婦女們邀花蓮慈濟醫院婦產部陳寶珠醫師一起跳舞的時刻,彷彿音樂及舞蹈,才是最能釋放心靈與情緒的一種管道。

當天色愈來愈晚,仍有許多排隊的人尚未領取到物資,每位團員都用盡全身最後一分力氣,為的是要在天黑以前發放完畢。但時間還是無情地過了,原本預計現場毫無電力,感恩希利基金會帶來簡易的照明系統,直到晚上七點多終於發放完畢;看到居民們滿載而歸,團員才鬆一口氣,預計為明日下一波的發放再努力。

「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超人用」,已經不足以形容當時的情況;出團那兩週,我每天都幾乎吃了比平常多一倍的食量;然而當地居民,很多是一天只能吃一到兩餐,並終日勞力工作。

慈濟關懷團訪問兩間感化院,花蓮慈濟醫院陳寶珠醫師讚歎女孩的編織手藝,也分享更多手工針織技巧。

告別疫情,放下偏見

伊波拉病毒,讓許多人聞之色變。在南部省的首府博城(Bo District),有個伊波拉疫情生還者集中住宿的社區,婦女們用熱情的歌舞歡迎我們來訪;他們亮麗的衣著格外顯眼,想必是為了迎接慈濟人及合作夥伴的到來,而特別盛裝。

一位身著橘色衣服的女子,用當地方言克里奧語(Krio)歌唱,歌詞敘述他們的經歷,大意是:伊波拉如何傳染及致命,並讓患者承受痛苦、失去力量、骨頭不時疼痛……有些生存者的許多親戚都往生,只剩他們被集結在這個社區,相互支持。

合作夥伴跟當地人宣導,這些生存者現在也是正常人,希望能被正常的對待。我們所帶來的白米,是臺灣及全球慈濟人愛的象徵,雖然給予的援助是短暫的,但可以深刻地感受,他們更需要的是愛與祝福。

團員在群眾中發現了一個可愛的寶寶,大家都十分憐惜愛護,爭相擁抱,我也忍不住親了寶寶一下;幾天後,大家看到照片便問我:「我們不能亂吃東西、亂碰東西,但可以親小孩?」只能說在那個真情流露的當下,不禁忘了其他可能性的風險。

在獅子山共和國,孩子的成長往往伴隨各種考驗,慈濟團員林裴菲祝福寶寶平安成長。

變色青春,需要希望

行程中,我們也拜訪了兩所感化院,一道道鐵門的背後,深鎖的是許多青少年對人生的希望。

從發放過程中可看出,許多家庭的成員,不是過度複雜就是不完整,許多養家糊口及負擔生計的角色,很有可能都由婦女一肩扛起。

當父親在一個家庭中缺席時,成長中的孩子可能不知道如何控制「力量」,因此會犯錯,打架、滋事,甚至在過程中不小心殺了人。其中一位女孩,因為自己與母親被欺負,在防衛的過程中,失手殺死了對方;這天,當陳寶珠醫師教她如何變化編織毛線時,她立刻學會。天生聰穎的她,只是少了許多學習的機會。

而當美國劉鏡鏘師兄分享慈濟與大愛精神時,不少男孩專注聆聽,想必有一個正確的父權角色,對他們的生命非常重要。其中一位男孩說,已進來十四個月,預計十二月就會出去,希望能受教育念書。慈濟人虔誠祝福,未來能看見他成為志工,並翻轉為手心向下的人生。

 

把握因緣,翻轉弱勢

 

此次透過團員們的齊心努力,把慈濟人藍天白雲的形象、慈濟語彙及佛教的大愛精神展現於當地。由於種種的背景因素,這僅是一個開頭,未來仍需長期的努力與耕耘,才能有慈濟種子發芽、生根的一天。

回到文明生活後,仍需要重新適應,但生命多了更多以前沒有看到的色彩,對人多了一分感恩。也思考著,上人期待能翻轉非洲的宏願,要透過什麼方式才能落實?

我相信,會是當我們鼓勵當地能自力更生、自助互助及和平共處時,才會有這樣的契機。希望能邀請到更多人,一起來實際走過,為這一段慈濟歷程寫歷史。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