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39期
2020-01-20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慈濟基金會新春祝福
  線上請法籤
  親師生・坦白話
  特別報導
  新書推薦・《這樣讀就對了》
  攝影筆記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訪視志工教育訓練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39期
  佛緣寮國
撰文‧陳麗安 攝影‧黃筱哲

  

二○一九年年底,隨著慈濟發放團隊來到寮國,走入鄉間大大小小的寺廟,發放之間看見寺廟牆上幾乎都繪製著與佛教相關的畫作,像是釋迦牟尼佛成佛前的修行,或是人們的生老病死、貧病富貴及輪迴因果,這些圖彷彿隨時都在警惕著人們要心存善念。

地處中南半島內陸,寮國與鄰近的柬埔寨、緬甸、泰國文化相近,民眾以信仰南傳上座部佛教為主,隨處可見佛寺與披著橘紅袈娑的出家眾身影;這抹橘紅在寮國人民心中是神聖的存在,而寺廟不只是人們的心靈寄託之地,同時也是文化與教育傳承的重要場所;鄉間舉凡有重要儀式慶典,居民都會在寺廟聚集。
從國徽中的圖騰—— 塔鑾(左圖),即可見到寮國對佛教的尊敬;這座為供奉佛骨舍利而建的舍利塔,歷經戰亂毀壞不斷重建、維護,至今仍然屹立首都。

不論城鄉,若與人們雙眼交會,對方總是笑容可掬、雙手合十。我詢問協助水患發放的當地華僑蔡華杰,為什麼人人對待信仰的方式如此自然而然,他告訴我:「與其看成是對宗教的虔誠,不如說這已經是寮國人民最基本的生活方式。」





清晨托缽,十方供養

在古樸的薩拜寺,我拜訪了僧侶邦馬尼(Bounmany),請他介紹寮國與上座部佛教的淵源。

年輕的邦馬尼比丘解釋,在佛教傳入之前,寮國人多信仰神教與印度教,直到十四世紀法昂王統一寮國建立瀾滄(Lan cang)王朝後,因看重佛教戒律可以約束人民、使社會祥和,便將佛教訂為國教。

儘管中間歷經法屬殖民時期的式微,然而寮國佛寺從存在之初就是傳遞知識與研究佛法之重地;特別的是,寮國的上座部佛教融合了早期的神教與印度教信仰,農村中可見神廟亦可見佛寺,一般家庭設置佛桌同時也有祭祀用的祭壇。

寮國民眾多會遵守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信仰佛教的男子一生中至少要剃度一次,短則數天,長則數年,出家後由居民供養。每天僧侶晨禱誦經後,將缽掛在右肩、集結列隊,出發後每遇到路口,就像河流分支散往不同方向。

沿路民眾不分男女老少,虔誠跪地等候,雙手合十將糯米飯、水果、熟食等放入缽內,而僧侶則會回贈祝福語(前頁圖);即使是小沙彌,民眾也不會輕視。蔡華杰告訴我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在人們心中,修行的僧侶本來就比在家人地位崇高,因此一律抱持尊敬的態度。

邦馬尼比丘表示,托缽時若收到過多的食物,僧侶們會將食物再分享給信眾,人們也視這些食物為祝福;午餐則由附近居民到寺廟內供養。

 

教育功能,佛寺補足

剃度不只是寮國男子一生一次、累積福德的傳統,有些家境貧困的孩子,因為無力就學也會選擇出家,並在寺廟內接受基本教育。

佛寺辦學在當地由來已久,寮國中央佛教聯誼會主任帕約塔姆(Phra Yotkham)法師說明,佛寺提供的僧侶教育有基礎教育功能;偏鄉地區因硬體設備不完善,有的學生僅是去學校就要走十至二十公里路程,導致雖有義務教育,學生輟學率仍相當高。「因此不少人會藉由出家,就近在寺院讀書識字,之後才還俗回歸社會,進一步接受一般教育或考大學。」

寺院中,由受戒比丘負責教導沙彌,包含學習寮文、研讀佛經,特別是佛經中有許多關於文學、哲學、醫學、氣象等方面的篇章。而依照地區資源多寡,有些寺廟會額外教導英文、電腦或是亞洲文學等課程;雖然無法因此取得學歷,但可奠定基礎教育,大城市中還有供沙彌就讀的佛學院。

邦馬尼比丘說明,未滿二十歲的出家者均稱沙彌,需守十戒,包含五戒與過午不食、不塗飾打扮、不聽視歌舞、不坐臥高大床座和不蓄金銀財富。當沙彌年滿二十歲或是二十歲後出家者,則可選擇是否受戒為比丘,而比丘須嚴守二百二十七條戒律。


神廟遺址,時空凝結

從百細市出發一路向南,約四十分鐘後下了公路,黃土瀰漫間,車輛進入一座小鎮園區。這片經歷千年,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占巴薩文化景觀── 瓦普神廟遺址與古代聚落」,是寮國境內除了北部龍坡邦(Luang Prabang)之外,唯二的世界文化遺產。

「瓦普」(Wat Phu)在寮文中正代表「石廟」,石板步道兩旁,矗立著遺跡前身印度教神廟時期的石柱;斑駁石牆上,古老的印度教雕飾與佛像共存。貫穿中軸線的石梯陡峭而狹窄,用意是希望人們上山參拜時側身行走,表達對諸佛的敬意,唯有國王可以不用遵守。

緩步拾階,終於登上山頂,俯瞰山下壯觀遺址,經歷朝代更迭、法屬殖民、獨立和內戰,至今仍是人們心目中的聖山,有著對大自然的敬畏及對信仰的虔誠。

朗朗晴空下,時光在寮國似乎流動得特別緩慢。在經歷二○一八年水壩潰堤、二○一九年嚴重的洪水侵襲,即使人們家園全毀、歷經傷痛,但我遇到的寮國人民仍展現出樂天知命的一面,所拜訪的一幅幅影像至今深印腦海。

寮國整體發展在中南半島遠遠落後鄰國,我看見人們對困苦的無奈,但同時也滿足於金錢無法買到的純樸。只願所有紛亂災難在這個國度止步,願這分素樸寧靜在人們生活中如常。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