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40期
2020-03-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特別報導
  線上請法籤
  親師生・ 坦白話
  大地保母
  主題報導
  今日餐桌
  寰宇視角
  髓緣之愛
  精彩書摘・《島嶼善潮》
  醫療人文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40期
  嚴父覺醒 溫柔更有力量
撰文‧謝麗華 攝影‧顏霖沼

林朝富(左)放下擔憂,陪伴兒子家鴻(右)找到自己的方向。

當父母的幾乎無法贏過子女,林朝富也一樣;
他明白,孩子不是反對父母的教導,而是反對教導的方法跟態度;
孩子在父母的陪伴而非干涉下,自然會找到出路,磨亮自己。

林朝富
1947年生,1989年受證慈濟委員
慈誠懿德資歷:19年

林朝富頂著一頭白髮,說話聲音平穩,但就算是在午後聽他演講,也沒有人會打瞌睡;因為他充滿感情的言談特質,讓人很容易被他所吸引。

聽他說起一個懿德女兒的故事,在一次家訪,看到母親帶著女孩和兩個弟弟一起生活,她滿面風霜,透露著心頭無比的壓力;他們先是幫助這位媽媽找到工作,穩定生活,解除經濟困難。沒想到,不久後母親發生車禍,家裏頓時陷入困境。看著三個還在學的孩子,朝富和妻子如金都認為,真要改善這個家庭,唯一的方法就是讓爸爸回家。

在兩人緊鑼密鼓計畫下,引導孩子當父母之間的橋梁。朝富告訴懿德女兒,爸爸時常來電關心,代表他十分關愛這個家,只是找不到機會和方式表達,下一次接到爸爸的電話,一定要讓爸爸知道家裏發生了困難,「弟弟和我都累了,很希望爸爸回家。」

不久之後,爸爸來到醫院探望剛開完刀的媽媽,媽媽也放軟了身段,對孩子的父親說:「家裏需要你……」兩人終於打破僵局,再次有了互動。

有一天,朝富接到一通電話,「我的先生回來了!」這對父母破鏡重圓,決定重新辦理結婚登記。朝富跟幾位慈懿爸媽受邀前往參加喜宴;到了對方家裏,才發現除了他們幾個慈濟人,就只有這一家人跟他們的外婆了。

「粗茶淡飯,不成敬意,主要是想謝謝你們。」男主人靦腆而客氣。一整桌菜都是素食,是外婆、媽媽和懿德女兒三代合作的成果,透露著一家人的心意。朝富說:「這是我一生中參加過最感動的喜宴。」

原來孩子已經長大

七十三歲的朝富跟太太林如金擔任慈懿爸媽多年,感恩有機會陪伴一些家庭填補缺憾,一如自己的經驗,慶幸能夠及早修復親子關係。

一九九五年,兒子家鴻十五歲,正值叛逆期,也愛頂嘴,不管朝富跟他講什麼,他永遠有各種理由反駁。林朝富沒有什麼教育聖典,說實在地也只能模仿當年父母用在他身上的威權來教育兒子,偏偏兒子不吃這一套。

家鴻喜歡一邊聽音樂、一邊看書,震耳欲聾的搖滾音樂充斥整間房間,聽在朝富耳裏就是刺耳。他的經驗是讀書應該專心,無法理解兒子為何要邊聽音樂邊讀書。

有一次,他又為了兒子震耳欲聾的音樂跟他發生激烈衝突。父子倆都有不服輸的個性,加上放不下父親的尊嚴,他抓起雞毛撢子就往兒子身上痛打,兒子雙腿雖然已被他打出一條條紅腫泛著血絲的痕跡,倔強地就是不掉一滴眼淚,也不求饒,只是跟他怒目相視。一旁的母親及姊姊,急得哭著跪求朝富:「不要再打了!」朝富看著兒子挑釁的態度,氣得撂下一句話:「要是你不高興,可以離開這個家!」

兒子真的收拾包袱準備離家,朝富回到房間,也是整晚輾轉反側難眠,不斷自問自己的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要跟孩子道歉嗎?又怎有父親向兒子道歉的?

隔天醒來,朝富不知道如何面對兒子,倒是兒子不但沒有離家,還走過來,跪在他面前放聲大哭:「爸爸,對不起!」朝富也對他說:「爸爸對不起你,不該打你……」父子倆相擁而泣,朝富也發現,孩子身高比自己高、肩膀比自己寬,已經長大了,自己卻只會拿大人的權威壓制他。

當朝富正納悶,個性這麼硬的兒子怎麼會這麼做時,太太告訴他,昨晚寫了一封信給兒子:「孩子,你是我們的唯一。爸爸媽媽都很愛你,無論你犯什麼錯都會原諒你,但是你要找一個機會跟爸爸道歉,讓我們的家過平靜的日子。」

如金以慈母的愛,用文字呼喚,軟化了血氣方剛的兒子,也讓他打消了離家出走的意圖。朝富如當頭棒喝,教育孩子真要有方法。

如金告訴朝富:「你要去慈誠隊、去慈濟學校做慈誠爸爸。」因為上人在每一次學校的慈誠懿德日,都會為慈懿爸媽開示,教導大家跟孩子的相處之道。

「成為慈誠爸爸後,學習到如何跟孩子溝通、互動,不再用威權、棍棒的方式教導孩子,也給孩子擁有自己的空間,彼此的空間都變大了。」朝富有感地說,「我終於明白上人的開示,孩子不是反對父母的教導,而是反對教導的方法跟態度。」

林朝富(右一)在成為慈濟學校慈誠爸爸之後,開始學習如何跟孩子溝通,讓彼此都擁有空間。

慈母溫婉柔軟嚴父

朝富的改變,家鴻感受最深。他還記得要入伍時,爸爸特地以毛筆寫《心經》,後面寫著,「祝家鴻入伍順利」。那是他過去從未見識過的、父親溫柔的一面。

然而,是母親的溫婉融化了父親的嚴厲,一如當初在那劍拔弩張之下,如金思考不方便當面說的事情,用寫信的方式可以避掉聲色;她也看到孩子倔強背後的自責,認為鼓勵必須多於責備。

朝富記得,在家鴻讀了高工建築科、決定考大學時,他精算了錄取率,「你這樣子很難啦!」話一出口,他便後悔,本來想鼓勵兒子,卻無意潑了冷水。家鴻也不示弱,「我就拚給你看!」朝富想為兒子打氣,卻說不出口,而此後的每個週末,只見如金清早陪著家鴻出門到圖書館念書,傍晚,兩人才踏著夜色回來,最終,家鴻果然考上了。

家鴻對饒舌音樂的創作投入更深,早年合組的「拷秋勤」樂團得過美國獨立音樂大獎,近年加入的「勞動服務」樂團,也獲得過臺灣音樂創作的金音獎。他完成碩士學位後,目前服務於博物館。

在孩子每個人生的重要時刻,朝富和如金都未曾缺席。「如果,孩子乖乖地照我的規畫走,不會有今天的才氣。」朝富若有所思,每個父母都有對孩子難以放下的擔心,想鋪一條平坦的路,讓孩子照著走;然而孩子會用自己的方式嘗試找出路,父母只需要陪伴及守護,讓孩子在跌跌撞撞之中磨亮自己、找到自己的方向。

 

【上人談教育】
教育要「春風化雨」,還要「和風化雨」,如徐徐和風吹拂,雨露滋潤大地,大地農夫以智慧和愛,培育種子發芽成長。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