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41期
2020-04-01
  證嚴上人每日一叮嚀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健康百寶箱
  親師生·坦白話
  線上請法籤
  今日餐桌
  醫療人文
  慈善臺灣
  寰宇視界
  慈善國際
  聞思修
  志工人物誌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41期
  【海外觀點】 韓國現場 尊重與愛,讓疫情不傷人心
撰文‧朴修民(韓國首爾慈濟志工)

韓國慈濟志工在多人感染的慶尚北道清道大南醫院外圍記錄,由朴修民陳述現況,朴東燮拍攝。(攝影/嚴淑齡)

在韓國時,出門不能講中文,
結束寒假回到臺灣繼續學業,出門卻不能講韓文了。
人心的恐慌,有時候可能比病毒更可怕;
被歧視時,更能領悟到尊重與愛的可貴。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延燒全球,包括韓國,確診病例一夕之間暴增後,成為世界關注焦點!

時間拉回今年元月下旬,家人陸續從韓國返臺,一同回靜思精舍過年,當時即已聽說中國大陸湖北省武漢流行病毒傳染事件,也感覺到這次回來過年的人比去年少了許多,而且大家都戴上口罩,門口站崗的志工還會為訪客量測體溫。當時我以為是單純的自我防護措施而已,並沒有想太多;等離開精舍回到家,看到新聞頭條報導:中國大陸武漢「封城」,才知道疫情很嚴重了。

在二○○三年SARS疫情爆發前,媽媽帶著我和姊姊住在中國大陸青島;那時候網路並非像現在這麼普遍,由於我們是外國移民,有申請裝設小耳朵,所以可以連結收看韓國及國外的電視臺,也能上網,媽媽就是透過網路得知,中國大陸南方有不明病毒傳染的消息,為了安全起見,第一時間就向學校請假,並做出重大決定:不再送我和姊姊去學校上課!

後來SARS疫情快速在中國大陸蔓延,爸爸也無法過來青島,媽媽陪著我們在家「閉關自修」,整整長達六個月!

在我記憶中,那是童年很難忘的一件事,因為我才上小學一年級,不用去上課感覺很開心,也和媽媽共度許多美好時光。長大後,偶爾聽媽媽說起當年,為了對抗疫情,除了一週一次外出購物,其他時間連大門一步都不出。每次出門前,會先計畫好購買清單與最快的移動路線,然後戴上帽子、口罩、手套,從頭到腳包緊緊,全副武裝衝進超市,照著清單路線,邊跑邊拿要買的東西,再衝到櫃檯結帳,迅速離開超市回家。

媽媽說,獨自帶著兩個小孩在陌生的國度,還要面對無形又嚴峻的疫情災難,十分恐懼無助,漫長的六個月自主隔離真是身心俱疲。也因為親身經歷這場SARS戰爭,學習到要居安思危;平安時要有危機意識,平安就是福。

沒想到,十七年後的現在,再度出現致命的不明病毒,而且還未開發出疫苗與治療藥物。所以當媽媽看到疫情新聞的第一時間,她就說:大事不妙了!需要趕快做好防護措施,更要做好心理準備。

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二月一日,當我們回到韓國時,境內僅有少數確診案例,在仁川機場,入境的中國大陸旅客須在專門檢驗區排隊待檢,而其他旅客若無發燒,則可直接通關。在檢驗區,中國旅客神色緊張,其他人經過時會不自主地瞄一眼,我也是其中的一人;萬萬沒想到,幾週後情勢翻轉……

我們預測疫情可能會愈來愈嚴重,除了爸爸工作需要外,我和媽媽、姊姊盡量減少外出。期間曾去探望奶奶,韓國親戚看到我們全家戴口罩,而且一進門就輪流去洗手,都覺得小題大作,要我們別緊張。儘管國內陸續出現確診病患,但媒體報導的訊息大多是治療成功機率相當高;大部分韓國人並沒有危機意識,路上也幾乎看不到有人戴口罩。

二月十八日,韓國第三十一位新冠肺炎確診病患出現,二月二十日,確診人數就達到八十二人,急速惡化的疫情彷彿開啟了潘朵拉盒子,一發不可收拾;位於重災區的大邱市市長不得不公開求援,表示疫情已無法管控,急忙請中央政府接管援助。

第三十一位確診病患是韓國新興宗教「新天地耶穌教會」的教友,她在出現發燒症狀後多次就醫,但都拒絕篩檢,期間還參加了幾次教友們的活動,最後被判定確診,但已接觸上百人;加上部分教友不配合政府的檢疫行為,對防疫工作造成許多困難,讓南部許多社區感染加劇擴散,成為無法彌補的遺憾。

朴修民(右二)和姊姊朴保璘(左二),在父母陪伴下,去年十月受證為慈濟委員,一家人承擔起在韓國推動慈濟志業的重擔。(攝影/陳誼謙)

尋找可付出的方式

二月二十二日清晨,當我還在享用媽媽做的愛心早餐,新聞傳來頭條消息:大邱與慶尚北道的疫情大爆發,確診增至三百四十六人!

爸爸和媽媽看到情勢如此嚴峻,覺得身為慈濟人一定要了解狀況,立刻換上志工制服,準備南下勘災。媽媽看到我擔心疑惑的神情,安慰我:「我們不會接觸到人,也不會進入醫院,事前做好一切防護措施、心存善念,只是先到當地勘查,把第一手訊息帶回慈濟,尋找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幫助的地方。」

當下覺得很慚愧,去年剛剛受證成為慈濟人,但是遇到事情瞬間,想到的是「自己的害怕」,而爸爸、媽媽想到的是「把握時間去幫助他人」。身為慈青的我,真的要跟師姑、師伯多多學習。

我們在疫區全程戴上口罩,只要下車後回到車上,都仔細用酒精消毒,並勤洗手,全神貫注,不敢輕忽;為了避免感染,也不在疫區進食。

歷經四小時車程,我們抵達群聚感染嚴重的慶尚北道清道大南醫院,一般民眾無法靠近,我們找到定點,由爸爸朴東燮拍攝、媽媽嚴淑齡文字記錄,我負責陳述現況,快速完成人文真善美志工工作後立刻上車,移動到下一個點。之後加上當天政府公告的確診人數等疫情資料,在車內統整完成傳輸給大愛臺。此行把握分秒,做好該做的事情,真的收穫滿滿。

韓國確診病例不斷暴增,防疫物資物價攀升,媒體批評有關單位錯失疫情管控的黃金時間;民眾開始恐慌,只要有販賣口罩及防疫相關產品的商店前,即可看到排隊人潮。

透過這次疫情,讓我再次體悟到韓國是個「民族性」多麼強大的國家。發生重大災難時,人民都有共識,全力配合政府,克服難關;全國無論是大企業、中小企業甚至各行各業,也不管是名人或一般市民,大家都慷慨解囊、付出愛心。

疫情擴散後,最需要的是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許多醫護人員自願進入災區,甚至為了避免重災區資源的耗損,把自家的防疫設備資源一起帶去。政府也提供醫護人員優厚的福利,並鼓勵更多人投入救災防疫。

政府透過立法,通過多項政策與努力,全力防治疫情。雖然每天確診人數還是攀升,天天都在刷新歷史,醫療資源一時無法滿足暴增的病患需求;但相信韓國這次也會化危機為轉機,以民族之愛,團結努力,共同克服難關。

朴修民和姊姊、父母居住在不同地方,每天下午一點半,是共同的心靈相會時光,願透過祈禱能共聚善念、消除病疫。(相片提供/朴修民)

溫馨關懷最暖人心

在疫情期間,有一次我不小心講了中文,就被周圍的人狠狠地看了一眼。我的表哥白鎮圭,是第一位韓國籍的慈濟大學傳播系畢業生,在餐廳用餐時,剛好用中文和臺灣友人通話,沒想到坐在隔壁桌的阿姨馬上起身,把坐在表哥旁邊的小孩迅速帶離座位。

在韓國時,出門不能講中文,結束寒假回到臺灣繼續課業,出門卻不能講韓文了……透過這次疫情學習不少,深深地體會到什麼是「尊重」,也很懺悔,當時在返韓的機場,也曾用過不友善的雙眼看待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

人心的恐慌,有時候可能比病毒更可怕。當我自己被歧視時,我想到師公上人說的「感恩、尊重、愛」,更是領悟到佛陀開示眾生平等,是何等崇高的境界。當因種族、國家、膚色甚至人為的許多因素,而必須面對一些不平等待遇或負面的影響時,對一個人造成的心理傷害真的有夠深!

有時候,很多事情是逼不得已、是無奈的,也並非自願的。就像有些外國人以為,所有中國人都吃蝙蝠所以得病!難道所有韓國人都是新天地耶穌教會教友嗎?當然不是啊!

姊姊從韓國返臺後,有一天去了一家商店,店長聽了姊姊的口音後,問她是哪裏人?事後姊姊跟我分享,這是她人生第一次因為自己是韓國人,而感到緊張害怕。

不過姊姊還是老實回答說自己是韓國人,店長第一句話竟然是說:「那你會不會很想家人?韓國這樣的情況,你應該回不去了。」姊姊說她當下真的很感動,原本以為又會受到歧視或者看到別人恐慌的眼神,店長卻是關心姊姊心情。這溫馨的問候,深深地觸動我們的心,讓我們感受到臺灣人的友善與滿滿的愛。

這次疫情讓我再次了解什麼是「尊重」。當他人有難時,能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感受、對待,才是真正的尊重。當我們擔心自己的生命受威脅時,也要站在動物的立場想一想,它們被推向屠宰場的恐懼,跟我們現在擔心疫情的心有何不同!我們也應該要有同理心,懂得尊重每個生靈的生命。

保護大家保護自己

二月二十三日回到臺灣花蓮,準備繼續慈濟大學研究所課程;二十七日起,從韓國入境臺灣要居家檢疫十四天,雖然我僅需自主健康管理,沒有限制行動,但我還是把存糧準備好,盡量不出門,保護大家也保護自己。

即使在家,也能完成每天該做的事情,其中就是下午一點半的祈禱時間,姊姊和我在臺灣住不同城市、父母則是在韓國,雖然一家四人都分散在不同地方,但網路無國界,透過線上就能同步祈禱。

韓國新冠肺炎確診案例,在三月十四日已逾八千人;疫情發生使人心慌,祈望人人都做好防疫措施及健康管理,用虔誠的心與尊重的心,透過茹素減少動物的冤苦,透過祈禱共聚善念,願早日消除疫情、世界無災無難。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