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41期
2020-04-01
  證嚴上人每日一叮嚀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健康百寶箱
  親師生·坦白話
  線上請法籤
  今日餐桌
  醫療人文
  慈善臺灣
  寰宇視界
  慈善國際
  聞思修
  志工人物誌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41期
  【聚焦武漢】瘟疫中 我們不能倒 一位醫務工作者的封城日記
撰文‧樊麗華(武漢慈濟志工)

血液科醫師樊麗華是慈濟志工,在湖北一場冬令發放中為鄉親看診。(攝影/涂鳳美)

這段時間,我最害怕聽到醫務人員感染的消息,因為他們倒下了,病人怎麼辦?
他們也是女兒、兒子、丈夫、妻子、父母,他們的家庭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二○一九年十二月下旬,我所服務的這間醫院感染單位,來到科室通知大家上班請配戴外科口罩,一定要記得勤洗手,因為醫院發現了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相關的重症肺炎患者。勤洗手是每個醫務工作者的日常,但是我們平時接診病患時配戴的是普通醫用口罩,接到醫院的通知,人人都換上了外科口罩。

隔了幾日,科室幫忙領物資的清潔工阿姨問我:「開始領N95口罩了,咱們需要領嗎?」我當時毫不猶豫就說不需要,因為工作那麼多年,我們幾乎沒戴過N95口罩。

但是後來幾天,感染單位每天都來科室檢查個人防護,以及科室的消毒隔離是否符合規範。我是一名血液科醫師,病房有幾名年輕醫師已被派去支援發熱門診;醫務人員的職業敏感,讓我思考:不領N95口罩的決定是否正確?

慶幸我沒離開

我和武漢慈濟志工商量過後,我們先取消了元月五日的照顧戶送暖活動及之後的敬老院關懷。但年關將近,慈濟的生活補助金對照顧戶來說很重要,於是組織了少量志工,從三陽路的聯絡處領了生活金,就直奔照顧戶家中。

元月十七日,感染單位再度來到科室,指導口罩由外科口罩升級為N95口罩,上班必須戴醫用帽及手套,操作時要穿隔離衣,我們心中泛起了一絲不安。

隔天,與父母商量後,我們取消元月二十二日晚間在酒店預定的年夜飯,改在家裏由媽媽做菜。在美國完成學業的女兒說,因為疫情,爸爸不讓她回來,而她三月初就將要入職了,當下我買了二十三日下午的機票,打算用春節假期去美國陪女兒一週。

和同事調好了春節期間的值班,感染單位又來檢查我們的防護,這是前所未有的狀況;我們組有三位進修醫師,外省就有兩位,我說今天你們就買票離開武漢吧。

網路上傳出,有醫護人員疑似感染肺炎,特別是他戴了手套、帽子、口罩,將通過呼吸道傳染的病毒防護得很好,卻還是染病了,推斷病毒可能是通過眼結膜傳染的,呼籲醫務人員接觸病患時戴護目鏡。

事發突然,醫院的護目鏡只能勉強保證發熱門診、隔離病房等一線的數量,我們這些普通科室只能自己解決,紛紛戴上了各式各樣的「護目鏡」,包括平光鏡、游泳鏡。

元月二十三日凌晨三點多,被女兒的越洋電話吵醒,她說今天上午十點,武漢要開始封城了!我和她爸爸真的有些不知所措,開始商量我們應該做些什麼?首先是取消去美國的機票,檢查了米、油存量,四點先生出門將車子油加滿,在地下車庫自動售貨機上買了幾壺飲用水。

七點我們準時出門上班,來到醫院,一些平時坐公共交通工具上班的同事不能到班,大家積極商討以後如何共乘或騎自行車、電動車來上班。醫院發來緊急通知,全體醫務人員春節期間留守武漢,隨時待命!

這是女兒正式工作前的最後一個假期,她獨自留在美國過年,我心中有一絲失落和不捨。一位和女兒年齡相仿的年輕醫師跟我說:「樊老師您休息一會兒,專家說了這個病毒感染的大多數都是中老年人,我年輕扛得住。」我的眼眶溼潤了,我很慶幸自己沒有離開武漢,能和這群可愛又可敬的同事一起抗擊疫情。

四川什邡大愛感恩科技公司同仁將環保毛毯從倉庫搬出,一箱箱放在簡易輸送帶上,準備裝車送往湖北武漢,為醫護人員保暖。(攝影/周易琴)

愛著這座城市

我們醫院也收治發熱及疑似患者,同仁們沒有任何抱怨和退縮,但想到我們防護物資已經殆盡,心中生起了一種很悲壯的感覺,開始為大家的安全擔憂!

愈想心愈痛,忽然記起武漢志工丁翠華師姊給我留過資訊,他們一家在浙江老家為醫務人員找護目鏡。元月二十四日,顧不得已是晚上十一點半,立刻與她通話,我哽咽著求助能不能找到護目鏡,她說:「麗華師姊你不著急,我們一定有辦法的!」

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半,就接到好消息!護目鏡到武漢了!我和先生趕到時,已有好多醫院的車輛在等候領取,我領了兩百四十個護目鏡,先生疑惑地問我,你不是說預定五百個嗎?我說你沒看到那麼多醫院排隊嗎?

後來了解到,翠華師姊的先生慶豐師兄,和他的哥哥從組織貨源到運輸,約三十六小時不眠不休,日夜兼程,將三萬多個護目鏡送到武漢;有一百多個愛心人士參與這場愛的接力,其中也包括我們慈濟志工。

很多媒體說這次疫情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而我的感受是「病毒無情,人有情!」許多武漢市民在過年前早就返鄉或外出旅遊,看到武漢有需要時義無反顧,挺身而出,逆行回來和這座城市一起戰鬥!

還有蔣歡師姊夫婦,輾轉回到武漢,去火車站接他們的夏維師兄,看到路邊還有逆行回武漢的陌生人,沒有車來接而一路步行,主動將他們送回家,自己到家後與家人隔離,包括睡覺二十四小時都戴著口罩。

他們都是這座城市的普通市民,用自己的方式表達著對這座城市的愛!

櫻花即將開了

各地慈濟人都在幫我們想辦法募來物資,醫務工作者雖然很累,但也被愛包圍著。而我做為一名慈濟志工得到的愛更多,好多志工發來訊息祝福我要保重,特地提醒我說您很忙,無需回覆。

更感動的是我們一位被困在老家的照顧戶,第一時間就發訊息來關心,還有位曾經是照顧戶的人家,匯來一千元人民幣捐款給慈濟幫助疫區。每每看到、聽到這些,手機對面的我早已淚流滿面,更覺得要好好地為病人服務。

二月一日晚間十點多,手機收到一條訊息,是我的學生給我的,她在一家收治新冠肺炎的定點醫院上班,她的先生也是這家醫院的科主任,她說:「樊老師,您們醫院還有這個藥嗎?我先生感染了,我們醫院已經沒有藥了……」

雖然她沒有寫明是感染什麼疾病,但我知道其實她是太傷心,不想寫出「新冠肺炎」。我們商量好,明天上班後我先開處方將藥取好,她直接來找我拿藥。然而,她不會開車,又沒有公共交通,她哽咽著對我說:「樊老師,很抱歉,我們沒有辦法,只能讓我先生開車來找您拿藥,您會不會害怕我們傳染給您?我兒子好像也中招了。」

「我不害怕,但是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樊老師我知道的,我不能倒,我要照顧他們。」

她的聲音雖然略顯疲憊,但語氣很堅定;放下電話,我忍不住哭了。這段時間,我最害怕聽到或看到醫務人員感染的消息,因為他們倒下了,病人怎麼辦?他們也是女兒、兒子、丈夫、妻子、父母,他們感染了,他們的家庭要承受好大的壓力,但是天不遂人願。

二月五日,我們去當志願者,審核捐贈物所屬防護品等級,一人登記快遞單號、捐助人、防護品類別及等級,一人轉運物資到相應登記處歸類。一整天,捐贈物資通過各個快遞公司送到受贈處,大到呼吸機,幾十箱的口罩,小到一個小包裹上寫著:「醫用防護品,急!」打開一看是一個護目鏡;或者是十個普通醫用或者N95口罩。物資雖小,但這分沈甸甸的愛,讓我們所有人感動;大家相互分享包裹上的留言,對每一個包裹充滿了尊敬和敬仰,也更感覺到醫者的責任。

還有孩子們留下的稚嫩筆跡和繪畫:「叔叔阿姨,這是我用幾年的壓歲錢為你們買的盔甲(防護服),世界很大,幸福很小,春天來了,櫻花也要開了,希望看到平平安安的你們,你們比春天的花還要美!」天氣很冷,我們一整天手都是凍僵的,可是我們的心卻無比的溫暖。

晚上回到家,先生問我:「累嗎?」「不累,只有溫暖和感動。」我和他分享包裹的故事,也提到有好多比我年紀長的全國知名教授,利用工作輪休時報名來到武漢當志願者,他們是我心中的人品典範。

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武漢當地第一線醫護人員承受高度身心壓力,各地民眾捐贈多種醫療物資,一個護目鏡或幾片口罩都能感動人心,其中還包含一位小朋友的來信。(信件翻拍/樊麗華)

終於有好消息

每天上下班路上,空曠的街道只有零星幾個人騎著自行車或者步行,戴著醫院特有的一次性藍色帽子,一看就知道都是醫務工作者。

二月十九日晚上八點,接到大科室主任發來資訊:「可以接會診嗎?」下面的資訊仔細介紹了病人的情況——外地患者,發熱、全身無力,不能行動、白細胞(白血球)高,未做核酸檢測,一週前肺部CT無感染;因疫情的關係,所在地現無確診和治療能力,曾嘗試遠端會診無果,所以聯繫了我們醫院血液疾病科室尋求幫助。我毫不猶豫地撥通了主任的電話,告訴她可以接會診,她很激動地說太感謝了!

主任一再囑咐我做好防護,因為從病人的病史和臨床資料看,白血病可能性大,如要確診就必須做骨髓穿刺,但病人沒有排除新冠病毒感染,而我們不在隔離病房,只能做到一級防護,這時接觸疑似病人及血液,更增加了危險。但是做為一個醫務工作者,沒有推託的理由,更何況我是一個慈濟人。

二月二十日,醫院收到了慈濟捐贈的三千床毛毯、四千套保暖內衣。對於醫務工作者來說,是雪中送炭;因為一線的醫護穿著防護衣,幾個小時下來全身溼透,醫護下班後都住在酒店隔離,沒有空調,急需內衣替換。

下班時接到了好朋友的電話,她的父母和我住同一社區,她為父母團購的菜下週三才能到,問我家裏有沒有菜可以給她父母送一些。回到家,我將家裏所有的菜分了兩份,拿一份送到她父母所住的單元門口,包括一顆大白菜、一個白蘿蔔、十個青椒、二十個雞蛋。

老父親接過我們送去的菜,連連說太感謝了。平日裏這些菜是太普通不過了,但在這特殊的封城時期,對於不會網購的老人家來說,就顯得彌足珍貴。

自從超市只接受團購後,物業和社區工作人員、社區志願者,就在住戶群裏組織團購生活物資,為大家服務,他們還承擔著社區消毒、每日體溫監測、長者關懷等等好多工作,真的很辛苦。

先生看著微信群裏鄰居們團購物資五花八門,要求也多,很誠懇地對我說:「在這特殊的時期,如果人人都如慈濟人一樣,過素食八分飽的簡樸生活多好!」

二月二十九日,終於有好消息了,醫院的普通門診開放了一些科室,定點醫院開始出現床等人來了,防疫物資無需募集了……我的心情也終於能輕鬆許多。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