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41期
2020-04-01
  證嚴上人每日一叮嚀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健康百寶箱
  親師生·坦白話
  線上請法籤
  今日餐桌
  醫療人文
  慈善臺灣
  寰宇視界
  慈善國際
  聞思修
  志工人物誌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41期
  重返田邊 農夫最快樂的事
撰文‧Khusnul Khotimah(印尼《慈濟世界》記者) 攝影‧Arimami SA、Anand Yahya(印尼《慈濟世界》記者) 翻譯‧黃曉倩(印尼分會翻譯組)

武昇的農田兩週後可收割,他調整田裏的稻草人以趕走鳥類。

視力模糊、眼睛酸澀、頭痛,
農夫飽受白內障之苦,長達三年;
半年收成不到一萬元新臺幣,
要養活七口之家都很困難,
又該如何支付手術費用?

「武昇(Usen)先生,您好。還記得我嗎?」豔陽高照的下午,五十八歲的武昇與妻子蒂蒂(Titi)正在客廳休息,看到慈濟媒體同仁來訪,夫妻倆大吃一驚。

武昇沒有使用手機,家裏也沒有安裝電話,以前陪伴他參加慈濟義診的鄰居也換電話號碼了,所以今天我們算是「突襲」來訪。

我們席地而坐,品嘗著咖啡開始敘舊。「我常常對妻子說,那時我手術後突然間昏倒,最後是誰送我回來的?現在人在哪裏?」武昇口中的那個人,是慈濟印尼分會的媒體同仁;蒂蒂眉開眼笑地像是認出了人,對我們握手並說:「妹妹,你最近好嗎?」

可貴的禮物

二○一七年八月,武昇在鄰居陪伴下,參加慈濟在西爪哇芝卡朗(Cikarang)舉辦的義診,成功解除糾纏他左眼三年的白內障。對於住處偏僻且生活條件不理想的鄉民,一場改善病痛的義診實在難得而可貴。

武昇育有五個孩子,目前三個已婚、兩個高中畢業後已在工作。早在一九八○年,武昇就開始幫鄰居耕田,每半年收穫一次,所得約三至四百萬印尼盾(約新臺幣六千六百至八千八百元);這筆錢,就是他們五、六個月的生活費及孩子們的學費,常常入不敷出,逼得武昇借貸度日,「常常都需要跟別人借錢,有時候錢一到手就沒了……」

武昇噴灑農藥時,不戴口罩及護目鏡,風一吹,農藥就吹進鼻子、嘴巴、眼睛,他說不知是否如此而造成白內障。他曾前往社區健康中心就醫,「那邊的醫師也說需要手術,可是我們哪來的錢?」

鄰居普爾萬多(Pur-wanto)告訴他慈濟義診的好消息,迫切希望痊癒的他,在初步檢查後遵守醫師的建議,調整飲食,少吃鹹魚與甜食,血壓終於降到符合手術標準。

武昇手術前充滿期待,接受醫療人員點眼藥,術後雖然出現頭暈、嘔吐,但終究復明。慈濟於二○一七年八月在西爪哇芝卡朗舉辦義診,共嘉惠兩百零一例白內障患者。

艱難的奮鬥

手術當天,妻子蒂蒂陪伴武昇來到森特拉梅迪嘉醫院(Cikarang Sentra Medika)慈濟義診現場,有件事讓武昇至今記憶猶新,「哇!好像是經歷一場很長的奮鬥。其他人都好好的,偏偏我在手術後就昏倒了。」當年負責手術的醫師提過,武昇的白內障厚厚一層,高難度的手術長達四小時,術後也出現了頭暈狀況。

「那現在眼睛狀況如何?」「感謝真主阿拉保佑,手術之後一切都恢復正常了;可是醫師交代我需要戴眼鏡,視線才可以清晰,畢竟也是有年紀了。」

手術過後恰巧是採收時期,但是為了讓視力完全恢復,武昇只是從旁協助一些簡單工作。「因為不能出太大力,不能扛重物,我也時時戴眼鏡預防灰塵。」經歷那一次的手術,武昇也建議身邊的朋友,有白內障就要進行手術。「要接受手術才能重見光明啊!就像我一樣。」

嘗完蒂蒂招待的咖啡,武昇帶我們參觀他每天耕作的田地,一束束泛著金黃的稻穗填滿一畦畦的田地,再過兩週就可以收割了。他每天早上八點下田,十點就「下班」回家,「現在很多鳥都喜歡來吃,如果沒有去驅趕,可能就只剩下稻稈了。」武昇一邊說、一邊調整田裏的稻草人。

兩年多後再見,武昇似乎不再像以前那麼瘦了,他說現在孩子畢業,操心的事少了;「雖然日子沒有多好過,可是負擔變少了,所以自然而然就變得比較健康了,真感謝阿拉。」蒂蒂接著說:「看到先生現在的情況,我也安心多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