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41期
2020-04-01
  證嚴上人每日一叮嚀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健康百寶箱
  親師生·坦白話
  線上請法籤
  今日餐桌
  醫療人文
  慈善臺灣
  寰宇視界
  慈善國際
  聞思修
  志工人物誌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41期
  值得醫師做的事情
撰文‧林麗珍(馬來西亞《慈濟世界》月刊主編) 攝影‧覃平福(馬來西亞《慈濟世界》月刊攝影協調)


母親生病的時候,

何國煌感受到身為病人家屬是如此惶恐與煎熬,
他因此立志行醫,
「在病人與家屬無助時,給予安定心靈的力量,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值得做。」

吉隆坡馬大醫院腫瘤與癌症放射治療部門裏,有個舒適乾淨的房間,裏頭擺著數張皮革的單人靠背沙發椅,病人看似吊著點滴,其實是在做著化療的療程。這時,何國煌醫師推門而入,來到一位癌症病人身旁,溫文地詢問她的近況,並安排下一個療程的時間。

處理病患的問題沒多久,手機鈴聲響起,他即刻趕去病房處理突發狀況。一位已照顧了幾個月的癌症病患,剛接受高風險的手術,取出腫瘤,預計再住院兩個星期,就可以出院了。然而緊急狀況帶走了這位病人,何國煌用手機發了一個訊息,通知病人的太太,但對方沒有回音。

「我能夠理解太太此刻的感受,先生臨終那一刻,她沒有在他身邊。」長期陪伴病人與家屬抗癌的何國煌感同身受,緩緩地說了這番話,眼眶是紅的。

話剛說完,護士遞來一份文件,他沒有時間悲傷,也認為悲傷對事情沒有幫助。身為一名腫瘤與癌症放射治療專科醫師,他「必須」馬上恢復常態,冷靜地處理一整天忙碌、且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醫療工作。

生病很苦,焦慮更苦

今年四十七歲的何國煌,似乎比同齡者多了許多白髮,談起他所從事的癌症醫療工作時,雙眼炯炯有神。他表示,自己小時候的志願是當老師,可是在念高中一年級時,母親的一場大病,被誤診為癌症,做了許多檢查,一家人經歷不少煎熬,才發現是虛驚一場。於是他決定學醫,專攻癌症領域。

他說:「母親生病的時候,我才感受到身為家屬是一件很惶恐與煎熬的事情。尤其對病情一無所知的時候,更是讓人倍感焦慮,徬徨無助。」有一天他在醫院門口,遇到為母親做掃描檢驗的醫師,趕緊向他請教意見。

「和醫師短短二十秒的交談,我的焦慮感就完全消失了。這讓我覺得醫師能影響病人和家屬的心情。在整體治療的過程中,醫師在病人無助的時候,給予他們一點安定精神與心靈的力量,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值得做。」年紀輕輕的何國煌誓願要幫助別人,而不當一個無助的人。

何國煌一九七三年出生在沙巴保佛鎮,父親是小學校長,母親是家庭主婦,在八個手足中他排行第六。小時候家境貧寒,向來成績優秀的他,在母親病後目標明確,發奮努力念書,高中畢業後獲得獎學金遠赴英國深造。

一九九五年,他自蘇格蘭聖安德魯大學醫藥科學系畢業,以特優成績進入英格蘭曼徹斯特大學醫學系,三年後畢業再繼續進修,在二○○七年考取腫瘤專科文憑。

按照原本生涯規畫,他放棄英國執業的豐厚收入,以及先進的醫療系統與高科技研究發展機會,回國擔任馬大醫院腫瘤及癌症放射治療專科的醫師及講師。

  

醫療與教學工作忙碌,但何國煌一有時間便會把握機會當志工。馬來西亞慈濟人醫會成員與醫學系學生分享醫療人文,何國煌參與香積工作。(左圖攝影/戴于玲、右圖攝影/陳德銘)

 

醫師學佛,好處無窮

何國煌回到政府醫院服務,無非是希望能幫助比較貧困的病人,並培訓更多年輕的腫瘤科醫師。即使這些年來,私人醫院以各種優渥的條件向他招手,他也不為所動。他內心很清楚,私人醫院無法達成他服務貧窮病人的願望。

虔誠想助人的心念,與慈濟人醫會的理念不謀而合,在慈濟志工黃淑瓊的邀約下,他於二○○八年參與慈濟義診活動,後來在家安裝接受器收看大愛電視臺,從此開始接觸佛法,也對慈濟有進一步了解。

何國煌說,義診一年做幾次,被服務到的病人其實不多。但是義診的因緣讓一個醫師踏入佛門,對他的生命卻有可能產生很大的改變。

一般來說,如果何國煌可以早一點從醫院回到家,就會打開電視,在晚上九點恭聆上人開示的《靜思晨語》。以前沒有宗教信仰的他認為,佛教是一種迷信,但是上人的開示,讓他改變了想法。

「上人講的法是很生活化的,沒有很玄的東西,都是基本的人生道理。」長年接受醫學背景的訓練,何國煌認為人死了就化成灰,這是一個物理現象。直到了解佛法,讓他意識到生命不僅僅如此。「上人說,人在世間就是要行菩薩道,就是要入人群去幫助別人,我相信這個理念,因此生命才能發揮最大的良能。」

何國煌感恩上人賜予他慧命,開啟他學佛聞法的道路;學習珍惜當下,不追悔過去,不妄想未來,讓他覺得煩惱減少許多。

謙卑學習,智慧增長

二○一八年的農曆新年對何國煌來說,是生命中的一個考驗。過年前,他得知父親失聲,便趁著回鄉的時候帶父親就醫。醫師的診斷是食道癌,何國煌清楚食道癌很難醫治,且父親已經七十多歲了,要完成療程並不容易。但兩天後就過年了,兄弟姊妹紛紛回家團聚,他左思右想,決定先暫時保密,等過完年再帶父親到馬大醫院做進一步檢查。

過年期間,偶爾這個問題會浮現腦海,但何國煌終究還是和家人開心地過完年,再帶著父親去做應該做的事。

「你可以一直去想這個問題,父親以後的治療等等,這是執著,對你沒有好處,對病人也沒有好處。說出來又影響大家過年的心情,所以我決定先把它放在一邊。」

經過第二次檢查之後,才發現是虛驚一場;之前的擔憂與操煩,不僅無濟於事,更是一場空。

何國煌表示:「學習佛法,第一個受益的就是自己。當境界來的時候,你要有方法來處理。」雖然受過高等教育,何國煌依舊認為,智慧需要以一顆謙卑的心來啟發,一個自滿、傲慢的人是不會長智慧的,「你的杯子要倒掉一些水,才可以再裝水,杯子能空掉最好。」

多位雪隆慈濟人醫會成員,在隊輔師姊陪伴下,二○一八年十一月來到臺灣受證為慈濟志工。(相片提供/葉碧儀)

人生功課,人人要做

何國煌很樂意跟病人分享他所吸收到的佛法,這些法運用在生活上,是普世的價值,也是一種人生智慧。可是那麼多病人等著他,他能做的畢竟有限。

「病人患上第四期鼻咽癌,我很想開導他,但在短短的十幾二十分鐘,如何把我所了解一點點粗淺的『法』分享給他?所以每個人還是要隨時充實自己,做好自己的功課。」

四年前,雪隆慈濟人醫會召集人陳成亨醫師,邀請何國煌參與慈濟的見習和培訓課程,他剛開始不敢答應,擔心抽不出時間。但是在陳醫師的鼓勵下,何國煌抱著學習的心態前來。

他笑說,幾乎每次去聽課都是被半哄半騙的,去或不去?心境難免有掙扎;但其實學到蠻多東西,也結識了很多善知識,順利完成兩年課程,在二○一八年受證。

何國煌說,自己有很多習氣還要改進,尤其是牛脾氣、會罵人。上人的靜思語有一句是「脾氣、嘴巴不好,心地再好,也不能算是好人。」讓他時時警惕自己,努力學習和顏悅色。

「我們的形體有一天會消失,所以我今生要和上人結一個師徒緣,來生就不會迷迷糊糊,找不到路。」對何國煌來說,慈濟將佛法生活化,上人指出一條道路,讓人人都可以實踐。

「當你了解靜思法脈的精神,你就不會抱怨,可以影響身邊的人,減少人與人的爭執。我們成為靜思弟子,最終的目的是要打造一個美好的世界,多一點志同道合、一起做好事的人。」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