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43期
2020-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特別報導
  主題報導
  線上請法籤
  聞思修
  親師生・坦白話
  髓緣之愛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
  慈善國際
  今日餐桌
  手護地球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43期
  菲律賓 發放零接觸 九萬貧戶家門前領米糧
資料提供‧慈濟菲律賓分會 整理‧李秀玲

慈濟大米扶貧發放,四至五月持續在大馬尼拉地區與離島進行,聖馬刁市麻利里一千四百戶貧困居民領回米糧。(攝影/黃亮亮)

沒有積蓄習慣加上封城禁令,貧民是疫情下最受衝擊的一群;
每戶每天只允許一人外出購物,這張通行證再加上慈濟配套作業,
超過九萬戶領取全家一個月分米糧,安心居家避疫。

三月中旬,進出馬尼拉大都會的國內陸、海、空運暫停,繁忙的馬尼拉港,馬路空蕩;港口附近的敦洛區(Tondo),四月中旬發生兩起社區大火,造成一千三

百多個家庭無家可歸。收容中心人滿為患,但幾乎沒人戴口罩;還有許多受災戶進不了收容中心,帶著僅剩的家當露宿路邊。

三輪車伕麥克(Michael Aquino),掀開三輪摩托車的布簾,裏頭成了一家三口棲身處,「我們只能躺橫,兒子睡中間,我和太太睡兩邊;火災後這就是我們的家,都已經有疫情了,還遭火災……」

因為疫情封城,居民被要求在家防疫,卻遭遇祝融,失去了「家」,進退失據。在密密麻麻、住屋相鄰的貧民區,因管線老舊、蠟燭傾倒而發生的火災時有所聞,慈濟志工總是迅速展開發放,這次行動同樣迅速,但是有不同的考量。

四月二十二日,志工在收容中心所在的體育場規畫動線,仔細消毒座椅、拉開一點五公尺安全距離,請人們依照動線、遵照隔離政策來進行;除了往日火災會發放的鍋碗餐具、草蓆寢具等用品,每戶並領到十公斤大米與口罩。

瑞雪(Reshill Larce)領物資時忍不住流淚,想起倉皇從火場逃生,一群孩子中最小的才七個月大,「我們所有的家當都沒了,現在領到鍋子、米,可以煮飯了,不管怎樣,會慢慢重新站起來。」

封城發放 難行路能行

三月中旬,菲律賓政府接連宣布馬尼拉封城、隔日封鎖呂宋島,所有住戶居家避疫,每天每戶只允許一人出門購買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全國並進入為期六個月的災難狀態。涵蓋首都與周遭十六個城市在內的大馬尼拉地區,一千兩百萬人口頓時困居家中。

封城前,許多民眾急忙返鄉,怕疫情擴散,各島大城相繼宣布不同程度的隔離措施。但疫情依舊上升,全菲確診病例從三月中旬的百餘例,五月中旬增到萬餘例。總統杜特蒂再次宣布,病例集中發生地區包括馬尼拉、第二大城宿霧等地,社區隔離延長到五月三十一日。

馬尼拉有百萬人口居住在貧民區,居民無法出門打工,便會斷糧;政府雖有發放每戶五公斤大米,但濟助進度無法同時普及廣大貧戶人口。慈濟志工隨即募心募愛購買大米,希望幫助貧民度過封城時期;從三月中旬至五月初,已在全國發放了六萬五千戶,並克服萬難,摸索出一套封城期間的發放方式。

「疫情期間,碰到許多前所未有的困難!」慈濟菲律賓分會執行長楊國英說到,百業停工,短時間內何處採購數萬包米?社區隔離、禁止集會,如何發放?政府規定六十歲以上長者不准外出,資深志工被禁足,發放人手缺乏……楊國英日夜電話不停聯絡,尋找供應商與物資運輸;同時間,承擔大米發放協調的李偉嵩,在各區選定負責人後,讓志工們分別與當區政府、里長辦公室等單位聯繫發放細節、取得戶數名單。

許多里長不讓居民出門,一來是深怕群聚,再者擔心他們輕忽疫情、不執行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措施。志工為了防疫安全,再三確認細節,要求鄉親必須戴口罩、保持安全距離排隊領米,同時簡化領取流程,讓彼此可以全程零接觸。

第一天在計順市(Quezon City)沓沓倫里(Barangay Tatalon)的發放,即因為有人不遵守秩序造成騷動,發放一度中止;第二天,居民了解到,只要保持安全距離、遵守秩序,一定領得到米,在軍警協助下排起長長的隊伍。

居民以封城期間每戶的通行證與慈濟發放單作憑證,自行將發放單投入箱子,再領取大米及茹素宣導卡。沓沓倫里發放順利進行,志工將發放經驗應用到馬尼拉與周邊的計順市、馬利僅那市以及中部宿霧、南部三寶顏等地,大米扶貧發放由各地志工一次次克服困難、接力展開。

奧莫克市實施社區隔離,大愛村內蔬菜瓜果無法運出販賣,慈濟青年幫農戶收割整理、分贈給老弱住戶,居民手寫感恩信。(攝影/Amos Matugas)

克難發放 付出不會累

在馬利僅那市,位於囊卡河邊的巴盧巴安置區(Balubad Settlement),志工協調里長安排四臺小卡車,將大米載到巷子口。「慈濟要發米了,請你們走出家門,坐在門口,每戶只需要一個人出來!」志工拿著麥克風擴音,居民拿出自家的椅子,排列好一定的安全距離,坐著聽志工分享後,每戶椅子上的人依序站起,一批批走到巷口小卡車,憑發放單與通行證領米,每包二十五公斤,足夠一戶一個月的糧食。

每一場都有軍警協助維護安全,居民連日沒有收入、急需糧食支援,許多人用自製的海報貼在椅子上或柱子上表達感謝,有一位婦女,連夜將蓋窗戶的塑膠布拆下,寫著「THANK YOU TZUCHI」掛在身上,歡喜搬回大米。

四月,菲律賓天氣炎熱,在戶外發放,戴著口罩、防護面罩的志工們,個個汗流浹背,卻甘之如飴。身材嬌小的志工慮迪(Dina Obidos)以及慈可(Evangeline Radam),站在卡車上跟著里幹事到籃球場載米,一趟又一趟;志工雖然都來自馬利僅那當地,但大眾交通停頓,慮迪與慈可徒步一小時才到發放現場。

「不覺得累,即使結束後還要走一小時回家,晚上睡得很安穩,因為我有機會出來當志工,不能接受只看不做!」慮迪認真說著。

計順市西提帕勇社區(Sitio-

Payong),平日就是最貧困的地區,志工莊黎媛是這區發放的主要負責人,她已超過六十歲,當地政府雖然特准她為了濟貧外出,但家人非常反對,大兒子甚至與她起了爭執。莊黎媛明白家人的擔心,想盡辦法說服,最後對大兒子黃書正說:「如果你真的不放心,就跟我一起去現場看著吧!」於是當天發放現場多了一位年輕志工。當天發放結束,黃書正說:「明天還是會陪媽媽一起來!」

雖然發放流程簡化,但啟發愛心與勸素不能少,志工蔡昇航對著鄉親表達上人對他們的關懷,慈濟人募愛心,才有今日的大米,「請大家將愛傳出去,如有鄰居沒領到米,也請分一些幫忙鄰居!」這句話讓鄉親們感動認同,點頭鼓掌。

海燕過後 愛一直都在

位於萊特島(Leyte)上的奧莫克市,也實施社區隔離、停班停課、關閉邊境,禁止進出該區。四月底,奧莫克市政府把國家住房局新建、尚未入住的國宅改成「新冠肺炎隔離設施」,慈濟接獲求助,提供一百張多功能福慧床,讓疑似病患休憩使用。

「這批福慧床幫助很大!還記得七年前海燕風災,慈濟是第一個來奧莫克救援的團體,提供的幫助最多!」奧莫克副市長樂新說,海燕風災之後,奧莫克發生過地震,還有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慈濟都持續伸出援手。

雖然奧莫克市無確診病例,但多數醫院在為求診病人分流時,發現很多人有疑似症狀,然而當地醫療單位口罩、隔離衣等防護裝備不足。四月間,慈濟克服國際運輸困難,自海外運來醫護物資送抵馬尼拉,四月底迅速分送至幾個城市,其中包含奧莫克。

「全球防疫物資現在都缺,我們同事只能用有限的材料自製防護裝備,而且要重複使用。現在有慈濟捐贈的防疫用品,我們的防護能夠升級了。」醫師傑米說,病患就診沒有戴口罩,第一線醫護人員得做足防疫工作;慈濟志工送來的口罩、防護衣、醫用手套,都是迫切的用品。

疫情期間馳援防護物資,守護九十二所醫院醫護與防疫人員的健康,大米扶貧在各地志工的堅持不懈下持續進行,預計五月底共九萬戶受惠。

 

封城管制下,每袋大米從採購到運抵街頭巷尾,實為不易,志工百般努力是為了解除居民燃眉之急。(攝影/陳愈翊)

★被愛與善感染

撰文‧李偉嵩(慈濟菲律賓分會副執行長)

在社會還沒因飢餓而動亂之前,先安頓好貧困鄉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

但疫情之下人人自危,誰來出門做發放

我在菲律賓一個小鎮長大,成長過程中結交的朋友都是菲人,我會講方言,也熟悉風俗習慣,天性樂觀是菲律賓人的特徵;普通老百姓生活簡單,一飯一菜就是一餐,沒有菜,有鹽也行,米飯最重要。比較窮困的家庭,收入微薄、賺多少花多少,如果家庭有變故,例如生病、遭逢意外,生活就會陷入困境,悲劇重重。

小時候,我常看到父親和員工的互動。工人星期六拿到薪水,大部分就花天酒地花光,星期一上班後又要借錢,等到下個週末領到工資後,再償還便剩下不多。這是菲律賓勞動者的悲哀。

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是全球人類百年不遇的危機。我已經退休,把公司交棒給孩子,他們有的也自己創業開工廠;疫情發生後,我們開家庭會議,因為公司停工,沒有生產就沒有收益,五百多位員工薪水如何處理?

我跟孩子解釋,我們眼光不能只因看到公司兩、三個月的損失,就要裁員或不發薪水,因為員工是無辜的;我們也知道他們多半都沒有儲蓄,日子怎麼過?

我勸孩子們,公司已經營四十年,其他子公司也有十年的基礎,賺得已足夠溫飽,我們要看大局,因為我們家能有今天,就是因為員工的貢獻。這一次疫情,人心惶惶,是我們報答員工的機會;要設法安他們的心,就得做他們的靠山。

還好孩子都很聽話,也都同意我的想法,我們也進一步協議,不只要照顧自己的員工,還要努力敦親睦鄰,發放大米給有需要的鄉親,讓他們一個月內不愁飯吃。而這也是依照證嚴上人的教誨:社會平安,我們才能平安。

安貧計畫 超前部署


在菲律賓社會,住在違章建築裏的貧窮人口極其龐大,往往一個小小地方就塞著幾百戶,生活環境擁擠不堪,大家只能靠打小工賺點錢度日。

疫情一來,政府封城、封區,全國經濟突然停頓,民眾無法工作賺錢;政府提供的物資也不多,只能維持一戶幾天的生活。

上人擔心貧窮者較多的國家,會因疫情持續而產生其他危機,例如因飢餓而暴動、搶劫等,其實菲律賓的情況就是如此。於是上人指示我們啟動「安貧計畫」,在社會還沒因飢餓而動亂之前,先安頓好貧困鄉親的肚子。這對窮人來說真的是及時糧,給的大米份量也要讓鄉親感受得到慈濟的愛心。

上人特別要求,在疫情之下的物資發放,第一要充分保護志工的安全;第二是民眾排隊等候需有紀律,也要留意人與人之間的「社交距離」,遵守好政府的規定;第三是發放要有人文精神,彼此要感恩尊重愛。

菲律賓的慈濟志工,許多人都已六十歲以上了;政府發布禁令,凡是六十歲以上長者,都不允許出門。坦白說,疫情之下要做好發放真的不容易,但謹遵上人經常叮嚀的三個字「多用心」,我們想出一套可行的發放方案。只是,接下來問題來了,大米發放需要有人來執行,「誰來出門做發放呢?」

凱莎娜風災後一路陪伴出來的本土志工,疫情期間成為就地幫助鄉親的生力軍。(攝影/施養食)

本土志工 挺身而出

當我們正在愁這個大問題時,距離馬尼拉靜思堂不遠的計順市沓沓倫里本土志工出現了,他們主動站出來,幫忙進行發放任務。本土志工告訴我們:「其實我們也很怕病毒,但鄉親們需要這些米糧,我們自己也需要;上人的慈悲心給了我們力量與勇氣!」

看到這些本土志工們願意為苦難眾生衝鋒陷陣,我想到上人的叮嚀:「眾生事大,個人事小」。我自己老命一條,決定也要和他們一起拚了!

話說,這一群慈濟本土志工,是在二○○九年凱莎娜颱風(Typhoon Ketsana)後一路陪伴出來的。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天下大雨,水庫洩洪、海水漲潮,幾乎整個馬尼拉都被淹了,我家也被大水淹到一層樓高。我站在二樓看下去,整片社區都是水,沒想到自己也變成了災民,那一刻的渺小與無奈,讓我更能感受到受災者的辛苦滋味。

那一次水患後,我對待受災居民的心情和態度完全不一樣了,因為多了一分切身的同理與悲憫心。

風災過後,慈濟啟動「以工代賑」清理社區,災區沓沓倫里居民打掃自己家園,還領到慈濟發放的救濟金;這個救災方式感動不少鄉親,許多人紛紛加入志工行列。

十一年來,許勤勤師姊一直陪伴著他們。每週四下午的共修聚會,大家聆聽《人間菩提》節目,上人開示的佛法深義與慈濟理念;平時本土志工們若遇到生活困境、家人生病,勤勤師姊也會前往關懷,長久下來建立了深厚感情,落實上人常教導的:拉長情,擴大愛。

記得四月初要發放大米的第一天,我從家裏想溜出去發放現場,但被女兒俞萍給擋住,因為她怕爸爸會被病毒感染。我請求她讓我去半個小時就好,幫忙把物資發放流程弄順暢,我就會回家。

沒想到女兒也跟著我去,說是想要保護我,但最後她也被感染了──  被愛與善的力量感染!她隨著勤勤師姊,六天投入幫忙做協調、維持秩序、拍照記錄等;看她這樣,我感到好欣慰。

發放的第一天上午,就發生了一件事。

剛開始,等候的鄉親都很守規則,但有些民眾怕領不到米,開始躁動且不遵守政府規定,那個時候我們怕會出事,不得已下趕快喊「停」;隨後和里長、里幹事商討,決定下午再繼續發放。鄉親知道,如果不守紀律秩序,慈濟可能就無法發放大米了。所幸,之後的發放逐漸順利。

這波疫情,展現出本土志工的珍貴與價值。沓沓倫里志工發完該里的五場、一萬兩千戶後,還被邀到其他地區做協助;儘管我有點擔心他們的安全,但他們還是很樂意去結好緣。

上人說:能付出愛心的人最幸福。疫情期間,我們很感恩上人給菲律賓慈濟志工付出的機會,因為我們是有福氣的人。

投入了二十五年慈濟志工,我參與過大大小小救災及發放工作,也曾擔任過慈濟菲律賓分會執行長;我經常靜下來思考:這一切值得嗎?

我喜歡做善事,樂於為苦難眾生謀幸福。我很清楚,如果參加其他公益團體,儘管也都是在做善事,但若缺乏了像上人這樣大智慧者的開示和教導,似乎意義會大不相同。

這一路上,法喜充滿。做慈濟,值得。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