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43期
2020-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特別報導
  主題報導
  線上請法籤
  聞思修
  親師生・坦白話
  髓緣之愛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
  慈善國際
  今日餐桌
  手護地球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43期
  高年級生做環保
撰文‧月卉(臺北松山志工)

環保志工細心對齊、壓平報紙。(攝影/楊舜斌)

在環保站的「手部運動」看來簡單,
慢條斯理的節奏中,卻隱藏種種奧祕……

現在算是「高年級生」的我,不用趕公車、趕打卡、趕接送小孩,剩下最多的就是自己的時間。看書?眼睛常常「拋錨」。運動?膝蓋老是抱怨。美食?累壞已研磨多年的身體機器。群聚?是是非非,勞民傷財。做義工?有個鄰居好像是慈濟的喔!就這樣,我也去做環保。

和鄰居約好週五做資源分類,依著傳來的地址,騎著我的二手老爺「鐵驢」循著找到環保站,就在公園的另一側;入內沒有什麼理所當然的異味,前面廣場邊擺放著整排大型廢棄家電,左邊棚子下是瓶罐雜物分類區,往裏走,就是大寮和齋堂;看到桌上擺滿一盤盤煮好的菜,沒錯,我是晚起的貓,打定主意就是來蹭飯的。

再往裏走,地上有一整排籃子,圍坐著一圈人,正往籃子丟擲撕下來的紙類。鄰居很盡心地幫我找個位置,讓我接龍似地挨著她們坐下來;鄰居也向左右的高年級生介紹我是新人,請她們指導我怎麼分類。

坐定後,看著個個高年級的慢條斯理,一手抓著書還是冊,一手一張張撕著,左右、左右、由左往右……大家雖然動作相同,但頻率全部不同。

我禁不住想:「這簡單……」隨手拿起一本習作,左右、左右、由左往右,努力撕著;新手的問題比較多,「場掌」會特別過來巡一下,看到不合格的分類,知道我聽不到,就和旁邊的人交代;高年級生都很盡責,輪流給予我指正。感覺上,自己每個動作像是被監視著,一點也不敢大意;要以我以前的個性,會覺得她們雞毛蒜皮、大驚小怪,不過就是紙嘛!

性子急的我,速度要快還快不了!膠條要剔出來,還要分辨紙質;高年級的都很熱心,我被糾正好多次。很久沒這麼專注在「手部運動」,沒一個小時,我已經覺得我的右手在東張西望說:「能稍稍『休睏』一下嗎?」但看到旁人還在左右、左右,不敢大意,繼續吧。

高年級生似乎知道我的狀況,和我說:「一張張撕,手比較不會痛。」一刀切中要害!為了貪快、貪多,所以很用力,能量就消耗得快;偏偏這時候肚子又鬧彆扭說餓了,可是時間還沒到哪……

在回收場有很多老面孔,拜我耳背之賜,完全無法知道她們在聊些什麼,她們嘴巴不斷變化,手上也沒停下;常常可以看到有人又伸手進籃子裏去撈剛才丟下去的紙張,重新調整後再丟回去,這是個榮譽工作,沒人監視你,也人人在看顧。

垃圾中的貴族「大白」

回收價格最高的紙類,是「白泡泡幼咪咪」的白紙,俗稱「大白」。拜經濟升級之賜,很多人把沒用過的筆記本、A4紙參雜在回收物裏丟出來,它在我們眼中可算是垃圾中的貴族,一定給予特殊待遇,用紙箱裝起來。

為了提高產能,也會把使用過但還有大部分空白的紙張收集起來,以純手作的方式做篩檢。

篩檢的工作還真不是人人能做的,有幾個特高年級生會拿著園藝剪刀在紙上穿梭,產出的白紙千奇百怪,有的因為除掉紙上的頁碼而成為高爾夫球洞大白,有的剩下邊框大白,還有月球表面大白、頁首大白、頁尾大白……

這項工作讓我敬謝不敏,在一旁觀察就讓人拜倒在地、欽佩到極點,這都需要氣定神閒的手作大師出手完成,我是新人,還是做「左右運動」吧。

鉛華洗盡走上共同歸宿

現代人生活水準真的提高很多,小時候的課本只有封面是彩色頁,後來每一科課本的彩色頁集中在前面幾頁,而且是妹妹用哥哥的,現在的課本全本都是彩色,每一期也有新版本。

以往長輩會說不准撕課本,這樣會笨,不會讀書;現在回收舊課本,臉不紅氣不喘的,抓起來就撕,還覺得彩色紙回收價比較不好。

回收場域裏的印刷品很多,高檔禮盒、金光閃閃的目錄、明信片、邀請卡、珠寶雜誌、帳本,還有暢銷書、工具書、專業典籍等各類書籍。年輕時,看到這些美不勝收的紙片紙盒,都會想收集起來;時空轉變,日換星移,在以回收為目標的前提下,任何精美的印刷大家根本不放在眼裏,回收籃就是它們共同的歸宿。

商品愈來愈短暫的展現期,就像閃爍的LED燈,除了要引人注目、還要快速變化。追求潮流新奇的風氣,讓所有的事物都要一變再變才能生存,但沒有一樣東西能永恆持久。

資源回收分類第一步,是要回到物質最單純的面貌,環保志工們耐心篩檢紙類。(攝影/陳何嬌)

飽滿便當喚起美好回憶

經過一陣陣飄香之後,便當們已被師姊塞得飽滿,在齋堂的邊桌上排隊,等待認領。

環保站的午餐每次都不一樣,變換不同菜色,營養又好吃。齋堂太小,一群高年級生捧著便當在回收場,有的默默享用,有的三三兩兩;大家做回收,回收顧大家,完成一個善的循環。

很久沒有使用便當了,孩提時常常遺忘便當盒,母親總是準備一個備用的在家裏。翻箱倒櫃找出國中時,母親幫我買的最後一個便當盒,那容量可是驚人的大,也讓我回憶起母親對我身體健康的期許。

我有年齡大了的人應該都有的狀況,就是亂亂吃,加上隨便吃。一張嘴要多講究呢?不會餓就好了,又沒有老公要顧,年輕人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免得還挑三撿四的,又累又不開心。

在齋堂找到自己的便當,沈沈的,好開心,有人做飯,不用買菜、洗菜、煮菜,不用管剩菜,我只要吃就好了,呵呵呵,又回到年輕時代,回到母親在的時候。

貪圖方便還是物盡其用

琳瑯滿目的回收物中,常有讓我驚歎的東西,從價格高的商品到手作精品,有現正流行的,也有落伍過時的。不禁在想,當人們把物品歸類到捨棄項目時,是什麼樣的心態?

「已不需要它了,丟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讓別人用吧。」「或許還有利用價值,回收吧。」「很久沒用了,占地方!」「這是痛苦的回憶,不要了!」……

種種原因讓人捨棄這些物質,環保站就想辦法讓這些物質洗盡鉛華,找到另一段新生命。高年級生面對這些來來去去的物質,早已見怪不怪,第一個反應就是如何拆解它,讓它回歸到最小最基本的原料位階;怪不得她們能穿那件藍色的圍裙,上面印著四個白色的字:心寬念純。

而我,常常在做左右手部運動之外,內心吶喊:「這是排行榜上熱門商品耶!」「那麼漂亮……好可惜!」「誰這麼討債呀,還沒拆包裝呢!」也往往會在心中產生這個千古疑問:是要貪心還是要物盡其用?

這個問題想必在很多地方都有討論過,在社區的垃圾區也有明白的告示:「本區垃圾屬於XX環保回收公司,請勿拿取以免觸法。」我也和鄰居師姊請教過,答案不在此處揭曉;每個人在面對選擇時,也在選擇未來所要承擔的,面對在物質隨手可得的豐饒社會中,舉手之時是否會想到未來要承受的?

看來我也需要拿一件圍裙來穿。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