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44期
2020-07-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特別報導
  健康百寶箱
  親師生・坦白話
  慈善臺灣
  志工人物誌
  今日餐桌
  聞思修
  大地保母・馬來西亞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44期
  新加坡 送上門的溫飽
撰文‧彭潤萍(慈濟新加坡分會同仁) 攝影‧陳雅音(慈濟新加坡分會同仁)

慈濟徵募有出租車營業執照的慈濟志工與照顧戶,組成愛心車隊,以進行送餐、送口罩等物流任務;五月間為照顧戶提供二菜一飯的素餐,一戶有兩套的保溫餐盒替換。


獨居長輩、行動不便者、罹病者是感染高風險族群,
也不便外出購餐,阻斷措施期間,三餐吃乾糧吃到怕,
直到裝在保溫餐籃的蔬食餐,
每天中午與晚間由愛心車隊送到府……

她是一名看護者,在家照顧癱瘓的先生。阻斷措施(circuitbreaker)期間,由於擔心外出會增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疾病而殃及先生的風險,為此盡量待在家裏,三餐以乾糧或罐頭為主。直到某天,慈濟訪視志工電訪關懷,才知道這對巫裔(馬來人)夫妻的生活狀況,當時他們賴以生存的乾糧也所剩無幾。於是,訪視員立刻申請緊急補助和為她購買糧食,其中包括她特別要求的麵包。

「當她看到訪視員送上的麵包,她特別高興。」慈濟新加坡分會慈善志業發展室主任邱志豪,略有感慨地說:「連這麼一條簡單的麵包,也能讓照顧戶產生那麼大的滿足感,更何況是他們所需要的三餐?」

正因這對夫妻面臨的窘境,邱志豪表示慈濟有必要向照顧戶了解阻斷期間的生活狀況。訪視員透過電訪,「確實發現一些照顧戶出門很不方便,其中有行動不方便的、獨居的,或者即使家裏有兩個人相依為命,不過都是老人。」

邱志豪繼續講述,除了獨居長者或行動不便者,這段時間病人也很辛苦。他舉例一名患有嚴重哮喘病的照顧戶,除了隨時會發生的哮喘,家中又沒有人可以打理餐食,「在阻斷措施期間,每個人出門必須戴口罩,試想一位呼吸已經有困難的人士,戴上口罩更是辛苦,又要駕著電動輪椅,在炎熱天氣打包食物。想到這些弱勢群體,我們決定盡快發起送餐行動。」

暖呼呼的二菜一飯

從五月七日到三十一日,慈濟新加坡分會啟動「疫起茹素‧送愛心餐」,除了六、日僅供午餐,為期二十五天,為無法自備餐食、外出打包有困難的照顧戶提供送午晚餐服務。

由於每個人的飲食習慣或口味不同,加上照顧戶的身體狀況、種族和宗教等因素,因此在準備餐食方面有頗多考量。邱志豪表示,有的照顧戶不吃雞蛋,有的不吃辣,有的希望小份量等;甚至有的照顧戶在吞食方面有困難,只能進食流質食物,例如粥或麵湯等。「我們都有特別照顧他們的需求,秉持的信念是有求必應,希望量身訂做達到他們的需要。」

負責供餐的是經營素食檔口的慈濟志工魏錫華。雖然生意受到阻斷措施影響,他仍不惜成本地為照顧戶提供二菜一飯的素食餐點,「一餐兩塊錢,都是用一個感恩(優惠)的價錢。」他坦言,感恩證嚴上人創建慈濟,讓他有發揮良能的機會,「這些感恩戶很多都是第一次茹素的,希望藉著這樣送餐的因緣,他們可以發心茹素下去。」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多個月,對每個人的日常生活,或多或少帶來不便與衝擊,於照顧戶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我是腎臟病人,身體的抵抗力不是太好,有時會覺得很不舒服,人沒有精神,所以師姊聽到我的狀況後,就問我有沒有需要幫忙;我的確需要幫助,我很感激她。」照顧戶黃振雄是一名洗腎患者,平日依靠電動車代步;訪視志工多次電訪,了解到他的身體狀況欠佳,在還沒接受慈濟送餐服務前,他會外出打包或吃泡麵裹腹。他直言,阻斷措施確實帶來些許困擾,「因為不方便買東西,很多人排隊,我又行動不方便。」

屬於感染高風險群的黃振雄,非常時期獲得「送上門」的溫飽,讓他著實感激不已,「你們的服務真的很好,幫了我很大的忙!」

另一名照顧戶林瑞珍表示,由於不能久站,平日只好簡單進食餅乾、喝美祿(Milo)和水煮馬鈴薯作為餐食,「現在有你們幫忙送飯,我是很感激,不然我也是一天到晚咖啡、milo、potato,想到也是有點怕。」

她享用素食餐後表示,分量剛剛好,而且「因為沒有肉,全齋的,比較清淡,吃了容易消化。」

成立車隊以工代賑

「阻斷措施期間,我們不可以動員慈濟志工去送餐,幸好我們成立了愛心車隊。」邱志豪解釋,愛心車隊徵召本身職業是計程車或私召車司機的志工或照顧戶,提供配送餐食服務,而此模式類似「以工代賑」。

為了阻斷疫情,政府宣布四月七日起,除了巴剎(市場)、超市、小販中心和公共交通等基本服務照常營業,其他提供非必要服務的行業必須停止運作。邱志豪發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市井人流大量減少,計程車司機等待乘客需要花費更長的時間。但政府也放寬規定,允許載客出租車能進行物流派送。

因此愛心車隊的成立可以取得雙贏的效果,除了讓車隊成員賺取補貼收入,另一方面解決疫情期間,慈濟無法動員志工配送餐食、口罩材料等問題。

「真正的救濟方法,不是發很多錢出去,而是撫慰他的心穩定,啟動他的自信能量,自己可以出力,而且給予他們出力的機會。」證嚴上人曾經闡釋以工代賑的理念。在疫情期間,愛心車隊已徵召十二名照顧戶和志工;慈濟展開為清寒學子線上教學募集的筆記型電腦,和製作布口罩等計畫,其中涉及的物流及分發等工作,大多數皆由愛心車隊擔起「快遞」的責任。

病毒來襲,每個人的生活無不受到某種程度影響,弱勢群體有過之而無不及;慈濟徵召司機成立愛心車隊,邀約經營素食的志工烹煮,「食」與「行」並行,給有需要人士作溫暖的依靠。

 

慈濟、客工宿舍業者與政府組織合作,為五月中旬啟用的社區隔離中心,打造成安心安身的「家」。志工將孟加拉文和淡米爾文的靜思語海報,貼在公共走廊的牆上。

★客工隔離記

撰文‧吳佳翰(新加坡慈濟分會同仁)
攝影‧王綏喜(新加坡慈濟分會同仁)

新加坡四萬多起確診案例,九成為外籍客工;
從勞工宿舍到社區隔離中心這條路,志工相陪。

「阻斷措施」是新加坡為切斷新冠病毒傳播鏈所實施的政策,包括提升安全距離,加強對人員流動與聚會的限制,所有提供非基本服務的工作場所關閉,學校停課,全面轉為線上學習。疫情穩定後,六月二日起已分階段恢復經濟活動。期間,慈濟新加坡分會持續各項慈善援助,為照顧戶紓困、安學、送餐;四月,當客工宿舍出現大規模群聚感染後,慈濟也積極協助客工隔離後的身心照顧。

新加坡目前有近三十二萬三千名住在客工宿舍的外籍勞工,大部分是孟加拉和印度籍男性,從事建築業、海事業、加工業和服務業。宿舍由業主管理,據現有準則,每名客工應至少有四點五平方米的住宿空間,相當於二十名成年人居住在四房式的政府組屋裏。

客工在狹小的宿舍空間,難以遵從一米以上的社交距離,加上病毒有兩週潛伏期,不易被及時察覺和篩檢出來,成為新加坡新冠病毒最大的感染群;根據六月下旬統計,確診病例逾四萬人,九成即為客工。

至少有近兩萬位輕症客工必須入住隔離中心,接受十四天的觀察與治療,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政府積極找尋空間改造成社區隔離中心。四月下旬,慈濟、客工宿舍業者與政府組織合作,將五月中旬啟用的社區隔離中心打造成安心安身的「家」。此專案因此取名為「大愛共伴‧疫起送福」關懷行動。

兩公頃大的隔離中心,有十六個單位,各單位有三層樓,每一層設有四至五間隔間,共用走廊、浴室、洗手間和洗衣間。顧慮到部分客工匆忙入住中心,僅準備了幾套衣物,慈濟、政府組織和外籍勞工中心準備二十四種生活用品和食品,共打包了三千六百份。

客工入住後的兩個月內,志工每天輪流三人前往中心的茶水間,提供醫護人員和中心員工飲食。為了安撫客工的情緒,慈濟每天也安排了兩名訪視員,提供線上輔導服務。

入住的客工,八成為孟加拉籍,兩成為印度籍,有極少數中國大陸籍。幾乎所有的孟加拉籍客工都是穆斯林,須在隔離期間履行齋戒的義務;為了陪伴他們安然度過齋戒月,慈濟特地準備了椰棗(Kurma)。椰棗是齋戒期間晚間進食的必需品,能補充能量和營養。

印度籍客工則多是來自南印度的興都教徒,志工準備傳統零食——姆魯咕(Muruku)為他們解鄉愁,並將椰棗、姆魯咕、紙摺愛心和慰問信放入另一環保袋,確保食品衛生。

慰問信承載著慈濟的祝福,以四種語文呈現:英文、孟加拉文、淡米爾文(Tamil)和中文。同時,孟加拉籍和印度籍專業人士也協助翻譯了六十句孟加拉文和淡米爾文的靜思語,慈濟和政府組織合作,自五月中旬透過手機程式,每天分享一句靜思語給全島的宿舍客工。

為了減低感染的風險,前往中心的志工必須向政府申請准證,遵從防疫政策。除了勤洗手、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志工也需是六十歲以下,身體健康且無慢性疾病者,並符合人群接觸及旅行史的安全條件。

客工入住前,志工協助布置隔離中心,不到兩天就報名額滿。喜愛印度素食的謝佳君,是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經常前往小印度社區,對宿舍客工的生活早有所聞,也曾思索該如何協助他們,「客工朋友為我們做了很多,我們居住的環境都是靠他們很辛苦建立的,今天是回饋他們這麼多年來為新加坡的付出。」

一個個黝黑的勞動身影,在志工眼前逐漸清晰,他們各自承載著遠方家人的夢想,是全家的經濟支柱。「這段在異鄉打拚的歲月,他們就是我們家園中的一員。」慈濟新加坡分會志工會務發展室主任馬慶華說:「他們也是別人的爸爸和兒子,希望他們最終可以平安、健康地回家團聚。」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