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鳩摩羅什——七佛譯經師
  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
  「書紅人不紅」的譯經大師
  佛法慰人心
  什師出家
  至沙勒、修習各類學問
  隨蘇摩修習大乘
  坎坷的際遇
  譯經事業的廣大與精微
  什師對「定中見佛」之說明
  一、龍樹菩薩——中國八宗共祖
  法華經
  僧肇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鳩摩羅什——七佛譯經師
  隨蘇摩修習大乘

當時,莎車王子兩兄弟也在沙勒。兄為須利耶跋陀,弟為須利耶蘇摩;與什師之父鳩摩羅炎相似,他們將也國事委託他人,相繼出家。弟弟蘇摩的才識過人,專攻大乘,他哥哥以及其他修習佛法者也拜他為師。

原本修習小乘佛法的什師,連外道的學問也予以研究,聽聞尚有不同於小乘義理的佛法經論,當然也積極地向蘇摩請教。

然而,當蘇摩為什師解說《阿耨達經》時,什師卻產生了疑慮。

人在聽聞自身所未曾聽過、或是跟自己已知的不同甚或相反的知識或道理時,往往會難以接受,甚至不願聽聞。例如,《法華經.方便品》裡提到,當釋迦牟尼佛要宣說「一大事因緣」時,便有五千人退席,即是一例。

原本修習「說一切有部」佛法的什師,當他聽到「其無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更心法之義;不生色義,不滅色義,不為痛想行識之義」、「云何為空?眼以色識,耳之聲識,鼻而香識,口之味識,身所更識,心受法識」、「如諸情空,其忍亦空,過忍亦空,現忍亦空」等根、識、過現未三世皆空的說法,跟他之前所學的小乘法甚為不同,不免有所質疑:這是怎樣的經書?為何其中義理竟破壞世間一切法?

蘇摩開始為什師解釋: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等根、塵、識,及色、受(痛)、想、行、識等五陰(蘊),其並沒有永恆不變的自性、並非真實的存在……

什師依其所修習的小乘教法,執著於「說一切有」之理論;蘇摩則依據諸法由因緣而生的非實有觀點,兩人往復論辯、探究,參詳了許多時日。最後,向來論辯無礙的什師終於無言以對。

大乘佛學的要旨「諸法皆空」——不僅人空,法亦空,有如醍醐灌頂,令什師覺得,以前自己對佛陀教法的通曉,其實是仍處於黑暗中而不自知,現在才算見到了光明,得到大覺悟:「大乘經是了義,小乘經是不了義。我從前學小乘,如人不識黃金,把銅礦石當作黃金。」

蘇摩見什師終於通曉諸法皆空的道理,自然很高興,並指點他專心研讀方等經典——此處泛指大乘經典;不僅如此,他更傳授《中論》、《百論》、《十二門論》等論典,希望什師成為出色的大乘法師。

離開沙勒後,母子倆來到溫宿國(今新疆阿克蘇市)。溫宿在龜茲西方數百公里,後漢及三國時,溫宿王為龜茲所置,是龜茲的屬國。

在溫宿國,什師遇見了一個聲名卓著的小乘修習者,展開了一場氣氛相當緊張、而且賭注頗大的辯論。

辯論場所設在溫宿國王宮中。這位修道者向有「神辯」之名,揚名諸國;他手擊王鼓,鼓聲咚咚,增添緊張氣氛,並大聲對眾人宣布:「沙彌若勝我,我斬首謝罪。」

然而,什師回應時只提出兩則義理詰問他;這位修道者苦思良久,卻茫然若失、不知如何答辯,只好對什師跪拜行禮,表示皈依。

於修習大乘義理後,什師的名聲,又因這次的辯論而遠播。

 

小乘與大乘

乘(梵語yāna),即交通工具之意;在佛教義理中,乃是指能將眾生從煩惱之此岸載至覺悟之彼岸的教法而言。大乘,梵文為mahā-yāna,音譯為「摩訶衍那」、「摩訶衍」,為小乘(梵文hīnayāna)之相反詞。

大乘、小乘之語,係佛陀入滅一段時期之後,大乘佛教興起,由於大、小乘的教法與理念不同乃至於對立所產生之名詞。

學者通常根據漢譯佛典的年代,來推估出大乘佛經集成的年代;再根據大乘佛經出現的年代,來推估出大乘佛教的發展狀況。有一些學者根據大乘思想與大乘經論相伴而來的假設,認為大乘佛教約在西元一世紀時開始在印度流行,約在貴霜帝國時代。一般認為,在二世紀至三世紀間,大乘佛教已經在印度正式確立。

大乘佛教認為,大小乘教法的區分,主要在於自利與利他的不同:能夠自利利他、圓滿成佛的教法為大乘,其以「普度眾生,令眾生皆得成佛」為目的;而只求斷除自身煩惱的教法,則稱小乘。在《法華經.譬喻品》中,將小乘的聲聞及緣覺之道譬喻為「羊車」及「鹿車」,將修菩薩道者稱為「大乘」;因其度眾生多,以大「牛車」喻之。如《大方等大集經》云:「其乘廣大,故名大乘。」

隨著印度社會文化程度的提高,經典的大量出現,為大乘教法的推廣與普及奠定了基礎。大乘佛教的經典甚多,漢傳分成五類,分別為般若門、華嚴門、方等門、法華門、涅槃門,稱五大部,分別包括《大般若經》、《華嚴經》、《大方等大集經》、《大寶積經》、《法華經》、《大般涅槃經》等經典。

此時,印度的馬鳴、龍樹等大乘菩薩紛紛出世,大乘佛教之興盛超過小乘,成為印度佛教的主流。

龍樹著有《中論》、《大智度論》、《十二門論》、《十住毘婆沙論》等,弟子提婆著《百論》,形成了般若中觀學派。

其後又有印度僧人無著、世親,依據《瑜伽師地論》建立「唯識論」,形成瑜伽行唯識學派,後有陳那、安慧、護法等十大論師及無性、法稱、月官等學者,盛極一時。中觀學派後來則有佛護、月稱及清辨等論師,破邪顯正,令其學說再度興起。

「中觀」和「唯識」被認為是大乘佛學的兩大主要理論基礎,被稱為空有二宗。據唐代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說:「所云大乘無過二種:一則中觀,二乃瑜伽。中觀則俗有真空,體虛如幻;瑜伽則外無內有,事皆唯識。」在印度南方,則有「如來藏」思想盛行,形成如來藏學派,後與唯識學派合流。

若從地理位置的傳布來看,佛教由北印度傳入西域而至中原,最初多為小乘佛教。至紀元一世紀後半葉,大乘佛教已開始輸入大月氏、安息、康居,再經以上諸國傳入疏勒、莎車、于闐等國;然後,隨著東來弘法的高僧,大乘經典源源不斷傳入中土。

支婁迦讖、支曜、支謙、竺法護等所譯的佛經,有不少屬於大乘;特別是西晉時的竺法護,往蔥嶺之西求得大量大乘經典,回來時一路傳譯,共譯出一百五十四部,大乘經論多於小乘。由此可以推知,二至三世紀時,西域諸國的大乘經典必然不少。

 

關於《阿耨達經》及「菩薩」

《阿耨達經》(Anavatapta-nāga-rāja-pariprcchā),亦名《阿耨達龍王經》、《佛說弘道廣顯三昧經》、《三昧弘道廣顯定意經》、《阿耨達請佛經》、《阿耨達龍王所問決諸狐疑清淨品》、《入金剛問定意經》、《佛道廣顯經》等七種名稱。

該經主要內容是佛陀為阿耨達(意為「無熱」)龍王及諸弟子宣說大乘「菩薩」道的主旨理論及其功德,強調菩薩道是大乘佛教清淨道的最重要道路之一,眾弟子要生起正信、勤修菩薩道。

菩薩,為菩提薩埵(梵語bodhisattva)之略稱;bodhi(菩提)意為「覺悟」,satto或sattva(薩埵)意為「有情」,即有情感、覺受之眾生;二字合稱,即為「覺有情」。意指經由修行,讓自己與眾生皆證悟菩提,得以從煩惱愚癡中解脫(自覺覺他);依此發願並依佛法修行者,便可稱為「菩薩」。

要學好菩薩道,就要以菩薩為榜樣,行菩薩事,得普智心,即:「御修內性,執上最志。升行大慈,堅固大悲。志慕無厭,發於精進。仂具猛勵,而德強力。又踰踴勢,安靜無煩。為眾忍任,習近善友。專行法事,執御權化。施備忍行,樂於撿戒。」

在經中,佛陀除了強調菩薩行「諸有不發大悲意者,為興普智隨順眾願,而為說之廣宣佈示;志不有惓忽棄利養,勸念順時受持護行,斯謂菩薩應轉法輪」 (〈轉法輪品第七〉)之大乘宗旨外,對中觀學說的空義也多有闡述。例如——

〈無欲行品第五〉云無六根、六入之義:

何謂菩薩為法義?其無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更心法之義;不生色義,不滅色義,不為痛想行識之義,亦不生滅識行之義。亦不欲色、無色之義,亦不生滅欲色、無色義。亦不我義,亦無我見著人之義;不有人義,亦不著人見入之義。亦不著入有佛身義,亦不法字著入之義,不數計會有著入義,亦復不有施、戒、忍、進、定、智著義。曉入一切諸法之義。是謂菩薩為法義也。

〈決諸疑難品第八〉云淫慾、恚怒、愚癡為空:

何謂菩薩應修善行?軟首答曰:若是龍王,如貪行空施行亦空,等解於此是謂善行。以約言之,不戒與戒、懷恚及忍,懈退精進、亂意一心,如其愚空,智慧亦空;於是等行,斯謂善行。又復龍王,如其淫慾、恚怒、愚癡為之空者,無其淫慾恚癡亦空;如參行空,無雜亦空;於其等行,是謂善行。又復龍王,如其八萬四千行空,賢聖正脫亦悉為空。

〈不起法忍品第九〉則云眾生亦空:

是謂菩薩等見忍空。云何為空?眼以色識,耳之聲識,鼻而香識,口之味識,身所更識,心受法識。如諸情空,其忍亦空,過忍亦空,現忍亦空。如其忍空,眾生亦空。何用為空?以欲為空。恚怒癡空,如眾生空。顛倒亦空,欲垢起滅,亦悉為空。作是智行,斯謂菩薩行。……又彼菩薩而作是念,如其以空,至於我垢,及諸眾生,空無所有,御欲如此,是欲已脫。於本自無一切眾生,如此之忍於欲自在。以脫是欲根寂無處,其永不滅無脫不脫,亦無有得至脫者也,若斯永脫,則彼是故住處自然。

 

所謂「方等」經

何謂「方等」?簡言之,便是所有大乘經典之統稱。

如《閱藏知津.卷二》所云:「方等亦名方廣。……蓋一代時教,統以二藏收之,一聲聞藏,二菩薩藏。阿含、毘尼,及阿毘曇,屬聲聞藏;大乘、方等,屬菩薩藏。是則始從《華嚴》,終《大涅槃》,一切菩薩法藏,皆稱方等經典。」《淨名玄論.卷二》:「諸大乘經皆云方等,亦名方廣。」

 

關於《中論》

佛教論書,又稱《中觀論》或《正觀論》,與《十二門論》、《百論》合稱三論宗據以立宗的「三論」,皆為闡述中觀思想的論著。

《中論》、《十二門論》的作者為龍樹(約西元一五〇至二五〇年),是大乘佛教的代表人物。龍樹(Nāgārjuna),也譯為龍猛,《龍樹菩薩傳》謂龍樹出於南天竺梵志種。《百論》作者為龍樹弟子提婆(Āryadeva)。

龍樹是印度佛教中觀學派的開創者,完整論述了性空觀念,其緣起性空思想奠定了大乘佛教的基礎。龍樹著作甚豐,有「千部論主」之稱,在佛教史上享有崇高地位,後人甚至稱他為「佛陀第二」。

因蘇摩師授什師大乘之故,古來即為三論宗及天台宗傳承之一祖。如《八宗綱要.卷下.三論宗條》所載其師承即為:龍樹、提婆、羅羅、莎車王子蘇摩、什師。

據某些佛教史籍說,蘇摩是龍樹的弟子,此說無直接證據;不過,若言蘇摩並非龍樹弟子,同樣也無直接證據。可以肯定的是,因蘇摩為什師宣說《阿耨達經》,若將其視為中觀學派的學者,可能較貼近事實。《阿耨達經》云:「道為無起相,亦不有滅相;不起亦無滅,彼悉為道習。」這四句與《中論》「不生亦不滅」之旨相契。據此,稱蘇摩是中觀學派的學者,或者至少精熟中觀學派的精義,便頗為合情合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