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鳩摩羅什——七佛譯經師
  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
  「書紅人不紅」的譯經大師
  佛法慰人心
  什師出家
  至沙勒、修習各類學問
  隨蘇摩修習大乘
  坎坷的際遇
  譯經事業的廣大與精微
  什師對「定中見佛」之說明
  一、龍樹菩薩——中國八宗共祖
  法華經
  僧肇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鳩摩羅什——七佛譯經師
  坎坷的際遇

漢地的統治者對於西域東來傳法的高僧,基本上有兩種態度。

一種是統治者的文化程度較高,例如東晉簡文帝司馬昱、前秦國主苻堅、後秦國主姚興,因本人受佛教影響較深,頗通佛理,能同高僧一起切磋義學,弘揚佛教文化。

另一種是統治者的文化素養較低,例如後趙國主石勒、石虎,後涼國主呂光,都茫然不解佛教文化,把佛教等同左道旁門,將西域高僧是為通曉陰陽術數的方士。西域高僧碰到二種不同的國主,待遇當然迥然有別。

在西域東來的高僧中,似乎找不出第二人比什師更困頓、更無望。

以什師的龜茲前輩佛圖澄為例,其處境與什師有些相似。

佛圖澄於西晉末年至洛陽,正值戰爭頻仍、民不聊生,無奈下只好依後趙國主石勒、石虎。這兩個歷史上罕見的暴君,根本不信佛教。如果說他們容許佛教的存在,那也僅是從佛圖澄身上看到了佛教的「靈異」,佛圖澄成了「神僧」,並將佛教視為呼風喚雨的某種巫術罷了。

不過,佛圖澄弟子中頗多高僧、名僧——如當時的佛教領袖道安,表示他終究比什師幸運。此外,石勒、石虎尚能允許佛圖澄講經弘法,鄴中百姓半數信佛,大興佛寺。這比在涼州的什師「蘊其深解,無所宣化」強多了。

但是,果真如《高僧傳》所說,什師「無所宣化」嗎?卻又不盡然。

後涼雖不崇信佛法,但什師初到姑臧(武威)時,呂光欲籠絡什師為己所用,又想安定戰後人心,便在後涼建國之初的太安元年(三八六年),大興土木建羅什寺(今武威市北大街)。

什師在後涼為黷武的呂氏諸王所限,無法廣宣佛法、教化人心;卻在修習漢文漸有所成後,開始譯經。《續集古今佛道論衡.卷一》云:「呂光至涼州,聞秦主姚萇所害,光遂稱帝涼治姑臧。羅什在涼州譯出大華嚴經。」此處所言的《大華嚴經》應是《十地經》(相當於〈十地品〉)。可見什師此時已展開譯經工作。

此外,也有人說,什師在涼州譯了《彌勒下生經》——或有人言應是內容與《彌勒下生經》相似的《彌勒大成佛經》,並廣為宣揚;由後涼時期產出的泥塑彌勒佛像,可以得到印證。

此外,之後被什師讚為「秦人解空第一」的僧肇從長安奔姑臧,拜什師為師,應已開始協助什師的初期譯經事業了。

由此可知,在後涼的什師,或許真如《高僧傳》所載,呂光父子並「不弘道」;至於「無所宣化」,則不盡然。當然,後涼君主對於佛法不甚重視、導致什師有志難伸,則是肯定的。

呂光父子不重用什師,卻也不願放了他。後秦姚萇屢次邀什師入關;然而,呂光父子對什師之智識與「神算」頗為重視與忌憚,就算自己用不上,也不願他去協助敵人,因而不許他入關。

姚萇辭世、姚興繼位後,又遣使到後涼欲迎什師,依然受阻。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