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智者大師——東土釋迦
  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
  「支那弘道無二人」——盡顯《法華》之妙的智者大師
  佛教之南北差異
  修習「法華三部」
  「大蘇妙悟」
  心向天台
  華頂降魔
  作《請觀音懺法》
  守護東林寺
  玉泉說法
  最後教誨
  《摩訶止觀》
  「五時」與「八教」
  荊溪湛然(天台九祖)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智者大師——東土釋迦
  守護東林寺

西元五七七年,北周攻滅北齊,統一北方。五七八年,北周武帝去世,周宣帝繼位,結束周武帝為時五年的滅佛運動,著手扶植佛教。

不過,宣帝五八〇年即崩殂,政權逐漸掌握在權臣楊堅手上。五八一年,楊堅廢北周靜帝自立,建立隋朝,即隋文帝。他在安定內部、解決北方突厥的外患以及併吞西梁後,開始著手收拾陳國。

隋開皇八年(五八八年),顗師五十一歲。這一年三月,隋文帝楊堅下令討伐陳國。十一月,二十歲的次子晉王楊廣受命統率水陸大軍五十餘萬在長江沿線進行全面出擊,開皇九年(五八九年)正月在下游發動總攻擊。

正月二十日,陳後主命令主力十餘萬軍在金陵城東與隋軍進行最後決戰;但是,面對強大的隋軍,陳軍自行投降,不戰而敗。隋軍當天就占領了金陵,俘獲陳後主。

陳國滅亡,長達四百年的魏晉南北朝結束,隋朝統一漢土疆域。

 

滅國之慘,顗師早在他的青年時期就已經歷過。再次遇到這樣的事,作為僧侶,無能為力;於是,他打算回到他的家鄉。

行至途中,在一個名叫盆城的地方(今江西九江市),他夢見有一位老僧對他說:「敬請您屈駕,幫忙守護『陶侃瑞像』。」

醒來後,顗師便依夢的指點轉道「匡山」。匡山就是廬山,東晉時慧遠法師在此地建寺安僧。

「陶侃」是晉朝名將,官至相位。至於「陶侃瑞像」,卻並非指陶侃本人的圖像或塑像。

據傳說,當陶侃擔任廣州刺史的時候,有漁民報告,每天晚上都能看到海濱上有亮光,疑心有異物。陶侃命人去尋找,結果從海中躍出一尊金色菩薩像,飄流到船邊;用船載回後,發現菩薩身上有銘文:「阿王所造文殊師利像」(「阿王」或指阿育王,未有定論)。

陶侃命令將菩薩像送到武昌縣寒溪寺供奉。當他任滿將返荊州,打算帶著這尊像一起走,還特意準備了一輛車給菩薩。當天,原本幾個人就能抬動的車,加上壯夫百來人,還利用牛車牽拉,才勉強將菩薩像挪到碼頭。剛要放到船上,船竟然沉了,令在場者皆頗為忐忑。

陶侃這才領悟,應是菩薩不肯走,只得又請回寒溪寺供奉。後來,慧遠法師在廬山造東林寺,寺成後執香乞請菩薩;結果,這尊菩薩像竟飄然而至。從此以後,菩薩像就一直被供奉在東林寺中。因為這尊菩薩像最初由陶侃發現,所以又稱「陶侃瑞像」。

當時顗師不知道那位夢中老僧是誰;到了廬山東林寺之後,看見慧永大師和慧遠大師的圖像,這才知道夢中所見就是慧遠大師。

顗師到廬山後不久,潯陽地方發生叛亂。陳國雖然滅了,但是陳國還有一部分人民不願歸順隋朝;江南有李棱等人,聚集了數千至數萬人在江南作亂,反抗隋朝統治,並殺害地方官。動亂之中,寺院也未倖免,被劫遭焚,使得佛教僧俗亦人心惶惶。

廬山因為有顗師坐鎮,以他的名望以及修持力,作亂的軍隊未敢造次,因此保存了廬山的寺院,東林寺的菩薩像自也安然無恙。烽火連天之下,顗師總算沒有辜負慧遠大師所託。

 

東林寺與慧遠大師

慧遠大師(西元三三四至四一六年),俗姓賈,雁門樓煩(今山西代縣)人,故又稱「雁門法師」。

二十一歲時,他和弟弟慧持在太行山聽道安大師講《般若經》,於是徹悟真諦,感嘆地說:「儒道九流學說,皆如糠秕。」於是發心出家,隨從道安法師修學。

四十六歲時,慧遠駐錫廬山龍泉精舍。他的道友慧永法師對刺史桓伊說:「遠公剛剛開始弘法,就有很多的徒眾前來親近他,將來一定會有更多學者來追隨他;如果沒有一個比較大的道場,那怎麼行呢?」桓伊於是發心建造了東林寺。

自此,慧遠以東林寺為道場,修身弘道,著書立說,三十餘年跡不入俗,影不出山。當時的名士謝靈運,頗為欽敬慧遠,替他在東林寺中開東西兩池,遍種白蓮;慧遠後來結社共修念佛三昧,遂稱為「白蓮社」。因此,淨土宗又稱「蓮宗」。

慧遠大師取《阿彌陀》、《觀無量壽》等佛經為依據,提倡稱念「南無阿彌陀佛」,以企求往生阿彌陀佛以其願力構建的西方淨土,因而被後世淨土宗視為初祖。

此外,廬山東林寺並與當時的長安逍遙園鳩摩羅什譯場,作為南北二大佛教中心,遙相呼應。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