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智者大師——東土釋迦
  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
  「支那弘道無二人」——盡顯《法華》之妙的智者大師
  佛教之南北差異
  修習「法華三部」
  「大蘇妙悟」
  心向天台
  華頂降魔
  作《請觀音懺法》
  守護東林寺
  玉泉說法
  最後教誨
  《摩訶止觀》
  「五時」與「八教」
  荊溪湛然(天台九祖)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智者大師——東土釋迦
  《摩訶止觀》

智者大師講述的止觀典籍有四部:

一、圓頓止觀:即本書,於荊州玉泉寺說,灌頂記,十卷(分上下)。

二、漸次止觀:即《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於瓦官寺宣說;弟子法慎記,原三十卷,灌頂治定為十卷。

三、不定止觀:即《六妙法門》,陳尚書令毛喜請大師所撰,一卷。

四、小止觀:即《修習止觀坐禪法要》,乃大師為俗兄陳鍼所撰,一卷。此書為大部之梗概、入道之樞機。

本書可說為天台觀門的極致,自隋開皇十四年(五九四)四月二十六日起,講於荊州玉泉寺。本書的特色是:智者大師,將大蘇山之妙悟(趨入空觀),及天台降魔所證法華三昧行(中道第一義諦觀),以文字般若予以展現,乃是天台獨到的至極觀門。不但盛傳於唐、宋、元、明、清,且普及至日本、韓國,均尊為天台最高法門之實踐。

本書的注釋,有唐朝湛然《止觀輔行傳弘決》四十卷(臺灣慧嶽法師編有新式標點本)、《摩訶止觀輔行搜要記》十卷及《摩訶止觀科文》五卷,宋代從義《摩訶止觀輔行補注》四卷、法照《摩訶止觀輔行讀教記》六卷。

本書的節本,有唐代梁肅《刪定止觀》三卷。本書的提要,則有湛然《止觀義例》二卷、《止觀大意》一卷。此外的相關撰述,包括梁肅《天台止觀統例》一卷、《摩訶止觀科節》一卷(佚名),唐代道邃說、乾淑集《摩訶止觀記中異義》一卷,宋代從義《摩訶止觀義例纂要》六卷、遵式《摩訶止觀義題》一卷、處元《摩訶止觀義例隨釋》六卷,清代受登說、靈耀補定《摩訶止觀貫義科》二卷。

《摩訶止觀》全書分作序分、正說分兩部分:序分是記錄者灌頂略說本書的緣起,正說分是智者宣講圓頓止觀法門的記錄。

智者師事慧思,傳受漸次、不定、圓頓三種止觀,其中《摩訶止觀》便是發揮他自己的觀行體系,顯示圓頓止觀法門的深旨,行解雙圓,最為精要。其圓頓境界如《摩訶止觀.卷一上》云:

繫緣法界,一念法界,一色一香無非中道,己界及佛界、眾生界亦然。

此句可說為《法華經》:「一切世間法,皆是佛法。」「一切治生產業,皆與實相不相違背。」義理之開顯。

止觀是一切禪修方法的總稱。在眾多方法當中,智者大師提取「一念心」作為簡潔、切近、根本的法門;占《止觀》六卷之多的「正觀章」,就是以「觀心」為核心來講述;縱有十乘十境等縱橫交錯的次第組織,都不離「觀心」此一主軸。

 
十廣五略

正說分為十章:一、大意,二、釋名,三、體相,四、攝法,五、偏圓,六、方便,七、正觀,八、果報,九、起教,十、旨歸;此十章又簡稱為「十廣」。第一章是敘述:天台觀門之始終(五略大意),稱為總論略說,以下九章為別論廣說。

但智者大師只宣說至第七章之正觀諸見境,尚有上慢、二乘、菩薩三境,及第八果報、第九起教、第十旨歸之後三大章,均尚未宣說,因迫於結夏到期而終結;另一說法則是:後三章之諦義,無關於行者之實踐所需故罷講。

十廣的第一「大意」章,把以下的九章概括作發大心、修大行、感大果、裂大網、歸大處五段,以略舉全書的概要,簡稱為「五略」,與「十廣」合稱為「五略十廣」。架構可參考下面附圖——

第一,大意章

一、「發大心」段。這是十廣中前五章的大意。

此段說為求大菩提而想修習止觀的要先發大菩提心,其中先捨棄發地獄、畜生、鬼、阿修羅、人、天、魔羅、尼犍(即出家的外道)、色無色、二乘十種心;次說四諦、四弘、六即是真實法,並分別偏圓發心之相。說明要依無作四諦,體達法性和一切法無二無別,由此起大慈悲,發三諦圓融的四弘誓願,上求下化,才是發真正菩提心。

智者將誘發眾生發心修行的因緣,分為十種:

諸經明種種發菩提心,或言推種種理發菩提心,或睹佛種種相發菩提心,或種種神通,或聞種種法,或遊種種土,或睹種種眾,或見修種種行,或見種種法滅,或見種種過,或見他受種種苦而發菩提心。略舉十種,為首廣說。

從以上引文可知,智者列此十種名目,作為眾生發大乘心之修行動機,其項目與內容乃是匯整歸納大乘經之記載而來。

「發大心」即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大菩提心,它是超出二乘的十種意向和動機,並不受時空條件限制。但在起心動念的當下,會有十種錯誤的發心:地獄、惡鬼、畜生、修羅、人、魔鬼、天、尼鍵(外道)、色無色、二乘。二乘雖非苦非集、是道是滅,但因無大悲、未具佛法,不能普遍無條件地利益眾生,所以也不是真正的菩提心。

智者強調欲成就止觀二法,發心至為重要。若發邪心、修正法,正法亦邪;若發大心、修邪法,邪法亦正。

前三教中的十種發心都是錯誤的;在圓教中則不然,不論發什麼心都是正確的,有實相作後盾的緣分,所謂「圓人說圓法、無法不圓」之意。不顯而顯的圓教六即發大心才是真正的發大心。

二、「修大行」段。這是十廣中第六「方便」、第七「正觀」兩章的大意。

此段說雖然已經發心,還必須拿實踐觀行作階梯,經論所說行法眾多,略舉常坐、常行、半行半坐、非行非坐四種三昧——

常坐三昧:以九十日為一期,獨居靜室,結跏正坐,專念法界,相續不斷。

常行三昧:也以九十日為一期,身常旋行不息,口常唱阿彌陀佛,心常念阿彌陀佛。

半行半坐三昧:以七日為一期,依《方等經》持咒旋繞百二十周,卻坐思維,或起或坐,周而復始;或依《法華經》,或行或坐讀誦此經。

非行非坐三昧:也稱「隨自意三昧」。在一切時中,一切事上,隨意修習止觀;經歷四遠、六作、六受而具備三觀的行相,將心安住於法性一相無相的諦理上。

此處以止觀配置念佛,根據「常行三昧」而行觀念、口稱,展開了圓融三諦念佛的特殊法門,為天台宗的後繼者大力宣導「台淨結合」開了先河。

三、「感大果」段。這是十廣中第八「果報章」的大意。說行者所修觀行隨順中道,就會感得清淨勝妙的報身之果。

四、「裂大網」段。這是十廣中第九「起教章」的大意。說行者用止觀觀心,內慧明瞭,恒沙佛法一心中曉,不但能裂破自己於諸經論所起疑網,而且能觀機逗教,隨順十界眾生而為說法,以裂破其他有情的疑網。

五、「歸大處」段。這是十廣中第十「旨歸章」的大意。說化他成熟,歸入法身、般若、解脫三德祕藏的大涅槃處。

 
第二,釋名章

解釋止觀的名義,分說「相待」、「絕待」、「會異」、「通三德」四點意涵。

先說「止」有三義:

一、「止息」義,即止息一切心念;

二、「停止」義,即停住於諸法實相上,繫念現前而不動;

三、「非止」止,即對不止而明止之義;例如,謂「無明與法性不二」,但稱無明為不止,稱法性為止。

次說「觀」有三義:

一、「貫穿」義,即妄想的動亂停止,真智顯發,穿滅煩惱;

二、「觀達」義,即體達諸法實相;

三、「非觀」觀,即對不觀而明觀之義。

以上是可思議的「相待止觀」。

至於不相對待、不可思議,所有的煩惱、業、果乃至教、觀、證等都不生,止不止都不可得,真慧開發,斷絕凡情妄想攀緣所起之推畫分別,直下契證獨一法界,這便是「絕待止觀」。

關於止觀的異名,諸經論或者稱為遠離,或者名為不住、不著、無為、寂滅、不分別、禪定等,都是「止」的異名;或者稱為知見、智慧、照了等,則為「觀」的異名。於絕待止觀中,會歸所有止觀異名,謂之「會異」。

止觀二字和涅槃的「法身、般若、解脫」三德相通,從而和所謂「三菩提」、「三佛性」、「三寶」等一切三法相通,這便是「通三德」。

 
第三,體相章

分說「教相」、「眼智」、「境界」、「得失」四點,解釋止觀的體相。

先說藏、通、別三教的止觀相,加以簡別;次說圓頓教三觀三止相即互融的止觀相,次第三止三觀同成一絕待止觀,無有障礙,具足無減,這就是圓頓教止觀之體。

次說由次第三止三觀而得的三眼(慧眼、法眼、佛眼)、三智(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和由不次第止觀而得的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三智所知所見的不同;只有用不可思議一法的眼與智,能得圓頓止觀體。

次顯示眼、智所對的境界就是三諦理,有隨情說(即隨他意語)、隨情智說(即隨自他意語)、隨智說(即隨自意語)權實之不同。

最後分別申論藏、通、別三教的得失,圓教的教證則不可思議,自行化他都得寂照不二之體,有得無失。

 
第四,攝法章

明止觀遍攝一切諸法、一切理、一切惑、一切智、一切行、一切位、一切教,用止觀來該攝,無不畢盡。

 
第五,偏圓章

分別止觀所攝一切的偏圓,用大小、半滿、偏圓、漸頓、權實五雙來料簡。就中偏圓門明前四時三教的止觀都偏,只有圓教的止觀、一心三諦是圓。

 
第六,方便章

以上從第二章到第五章,都是修習止觀的基本認知;以下第六、第七章,詳示修習止觀以前的加行及正式修習止觀的方法。

本章說入正觀的加行有「二十五方便」,分為五類:即具五緣、呵五欲、棄五蓋、調五事,行五法五科。

先須具備「五緣」以為入道的先決條件:一、持戒清淨,二、衣食具足,三、閒居靜處,四、息諸緣務(生活、人事、技能、學問),五、得善知識。

助緣已經具備,應當呵斥「五欲」:色、聲、香、味、觸。

既已外棄嗜欲,應當內淨心神,棄絕「五蓋」: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因其蓋覆心神,所以稱為「蓋」。

蓋覆既已棄除,心神趨於寂靜,應當調節「五事」:食、眠、身、息、心。

四科既已具備,更須勤行「五法」——一、「欲」:欲離妄想顛倒,欲得禪定智慧;二、「精進」:堅持禁戒,棄絕五蓋,初中後夜,勤行精進;三、「念」:念想世間一切都可輕可賤,只有禪定智慧可重可貴;四、「巧慧」:斟酌世間樂和禪定智慧樂的得失輕重等;五、「一心」:念慧分明,明見世間一切都可患可惡,只有智慧功德可尊可貴。

這二十五法是一切禪修的方便,必須具足。本書中又把方便分為遠、近兩種,將此二十五法稱為「遠方便」,而以「正觀章」的「十境」為「近方便」。

 
「十境」與「十乘觀法」

第七,正觀章

此章為本書的中心,正說天台宗觀行的方法,其中先敘述觀法的對象,開作十種,稱為「十境」;次說正修的觀法,也開作十種,稱為「十乘觀法」。

所謂「十境」為——

一、陰入界境段:這是觀法的最初,說觀五陰(色、受、想、行、識)、十二入、十八界。但界、入兩科所攝過於繁廣,因而只以行人現前一期果報之身即五陰為所觀境;在五陰中,也只就「識陰」——即所謂「介爾一念遠用三千三諦」——的觀法。這就是「陰境」,以下的九境即由此而生起。

二、煩惱境段:煩惱恆時與五陰相隨,情中不覺煩惱之奔馳。是由觀察陰境不已,能引發煩惱而起熾盛的貪瞋;此時應捨陰境而觀察煩惱境。

三、病患境段:是由觀察陰和煩惱,四大不調,致發生病患,妨礙禪定,此時應觀病患境。

四、業相境段:由修習止觀,行人無量劫來所作善惡諸業,在靜心中忽然現前,如鏡被磨,萬象自現,此時應觀業相境。

五、魔事境段:由觀察以前各種境界,有魔事發生,妨礙禪定,此時應觀魔事境。

六、禪定境段:已修魔事觀後,真明未發,而過去所修習的各種禪定紛然現起,致令行人貪著禪味、陷入定縛,此時應觀禪定境。

七、諸見境段:因習禪或因聞法發生邪慧,從而起種種不正確的見解,此時應觀諸見境(《摩訶止觀》說到第七諸見境段便止,以下三境乃是根據正觀章的序說補充)。

八、上慢境段:已伏諸見,止息虛妄的執著,從而貪瞋不起,設或妄謂已證涅槃,於是起增上慢,便能廢其正行,此時應觀上慢境。

九、二乘境段:妄見和慢心既已止息,先世所修習的二乘心在靜中發生,溺於空寂,能障大乘行果,此時應觀二乘境。

十、菩薩境段:雖不墮在二乘境,卻未起諸方便道進入菩薩的境界,此時應觀菩薩境。

智者大師立此十次第,乃是隨順眾生根機的差異,因此如此分別而說。這些所觀境界乃隨著實際修觀的過程而開展,無關禪定之淺深差別,而是進入禪定的過程中,可能面臨需要處理之禪境次第。從「陰入」開始,隨發而觀,次第出生而成十境。

然而,此十境亦有「互發」之情形,所以未必從五陰境觀起;乃至就法性而言,十境一一即是法界,法界之外更無復有別法,因此不需要捨此就彼,亦沒有所謂的次第之法,所以可能十境互發,則無復次第。

 
(中略)
 
十乘觀法並非平鋪並列,而是以「觀不思議境」為主體,此觀又依「十境」之「觀陰界入境」而得名,亦即以眾生日常生活中剎那現前的妄念為所觀;其既是眾生生死之根本,也是解脫之起點。

凡心一念即具足世出世間三千法數,不可依通常的思維方式去想像,而應以圓融三諦之觀法觀照。然後由體起用,把握住「一念三千」的精要,以照破無明,因為「三種世間、三千相性,皆從心起。一性雖少而不無,無明雖多而不有」。因此,止觀的目的,是要達到對眾生本質與諸法實相的認識,從於日常生活中時刻觀心,以獲得圓滿的證悟。

「教非觀不傳,觀非教不正;有教無觀則殆,有觀無教則罔。」(蕅益大師語)理論和實踐結合的「教觀雙美」,是天台宗的最大特色;其精髓並非在理論而是在於「止觀」之實修。智者大師通過自證並使之文字化、系統化的「止觀」法門,透過《摩訶止觀》展現無遺。

 
智者大師一生講述甚多,圓寂前仍特別開示《觀心論》,對弟子們強調聞、思、修的過程中都不可忘「觀心」的重要性;由此可知,若不明暸及實踐「觀心」,則無法進入天台宗的堂奧。

「天台三大部」乃至於所有天台教法皆強調「觀心」,就是要讓天台的「觀心」法門形成修學者於日常生活思維及言行的的某種「習慣」——令修學者在每個當下,甚至於在心念發出為語言或行動之前,洞悉自我的每一個起心動念(觀照),並加以正確的判斷與抉擇。

這也說明了,智者大師所建立的天台教觀體系,不只是開顯佛教經論的思想(教),更是進一步教導修學者如何依經教觀照、處理生命中每個當下的情境(觀),直至證悟「一色一香,無非中道」,此即天台教法之所以被譽為「教觀雙美」之因;而所謂「佛法不離世間覺」,亦可由此了知。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