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心病 不是您想的那樣!
2015-09
  〔序一〕了解多一點,折磨少一點
  〔序二〕心靈容顏
  案例一:生產
  案例二:祕密
  案例三:劫難
  憂鬱症
  案例一:報警之後
  案例二:失蹤
  思覺失調症
  案例一:忘了呼吸
  案例二:需要理解
  案例三:多點耐心
  失智症
  珍惜生命中相遇
  失眠症
  妮魯和她的爸爸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附錄】身心醫療與社會資源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心病 不是您想的那樣!
  案例一:生產

桂香個子不高,但臉蛋長得很甜,眼睛大大的,說起話來有著一抹羞澀的微笑。她把長髮攏成一條馬尾,再盤夾於後腦杓,背上揹著一個小男孩,手裏推著新生兒推車,進到藥局來。

她蹲下身去物色痱子粉,看她又要揹又要推,感覺十分吃力,於是問:「要不要幫忙?」我蹲在一旁,幫她挑選,「是小寶貝要用的嗎?要會涼涼的,還是一般就好?」

她想了想,眼底略見一絲絲難過,但立時便收好情緒,「選涼涼的好了,我想,老人家會喜歡有涼感的痱子粉!」真是好貼心的外勞!一開始,我以為桂香是外勞。

接著,她又問:「有沒有賣嬰兒奶粉?我的孩子今天有點拉肚子。」

我們間間斷斷聊了起來。原來,桂香是馬來西亞華僑,因先生孝慶到馬來西亞經商而結識,兩人進而相戀、結婚。桂香個性純真、坦率,在馬來西亞生下一個小壯丁,公婆偶爾赴馬探望愛孫,彼此相處和諧。

兒子要上幼稚園前,孝慶在中國大陸開設了分公司,必須前往駐廠,他考慮到兒子的教育問題,決定全家移回臺灣定居。

桂香的閩南話說得極好,一到菜巿場便能融入;平日料理三餐、整理家務,很是得體。公婆協助接送孩子上、下課,不久,桂香又生下女兒,一兒一女,讓兩老開心得合不攏嘴。

短短停留一個星期,孝慶便又趕回深圳。炎炎夏日,桂香坐月子,先生不在身邊,公婆只能幫忙照顧白天;晚上女兒哭鬧,無人可以代勞,桂香鎮日無法好眠,加上脹奶不適,好脾氣漸漸失去,甚至有了產後憂鬱的傾向。

失眠加上食欲不振,桂香一口氣瘦了近五公斤,婆婆很擔心她的健康:「你吃得太少了,奶水怎麼夠寶寶喝呢?」就這麼一句無心的話,桂香卻忽然怒從中來:「您只關心寶寶有沒有奶水喝!那我呢?睡也睡不好,整晚坐也不行,非要站著走來走去抱著寶寶……您怎麼不關心我有沒有得休息呢?」

說完氣話後,桂香馬上就後悔了,但是婆婆可沒有這麼容易忘記!

「我就說嘛,外來的新娘,畢竟還是隔著一層什麼嘛!」公公聽見了吵架聲,趕過來攔阻老婆繼續說下去,他提醒她,要將產婦的身心健康,放在第一優先考量。於是,婆婆把手中的奶瓶,用力放到公公手上,氣呼呼地回自己房間去!

這次口角所產生的裂痕,似乎很難再彌補;桂香雖極力想挽回婆婆的愛,婆婆卻完全無法再接受。

月子剛結束,桂香不好意思再臥床,開始張羅三餐、整理家務,還得隨時騰出時間,餵女兒喝奶、換尿片、哄她睡覺。

也因為如此,她無法像過去那麼流暢地烹煮食物。若是過去,婆婆會乾脆接手炒菜,現在卻一邊幫忙,一邊碎念個不停,「水龍頭轉開就有水,以前我們哪有這麼輕鬆啊!還得自己去挑井水呢!煮菜現在有瓦斯,以前要砍柴生火啊!只不過多了一個孩子,就忙成這樣,像話嗎?」

「好啦!你這是幹嘛呢?媳婦也沒偷懶,忙的都是正經事,你念什麼啊!」公公為桂香說話。桂香偷偷流了淚,心想都是自己不對,是自己不夠體貼,又口無遮攔。

「你懂什麼?」這次婆婆決心反駁公公,「人家隔壁阿對侍奉公婆之外,還要照顧三位小叔、小姑呢,她需要嗎?」

桂香為女兒換好尿片,把她揹在胸前,趕緊接過婆婆手上的鍋鏟,「媽……對不起,我來煮,您別再生氣,是我不對,我跟您道歉!」說著說著,眼淚又流下來。

婆婆只記著桂香坐月子時說的氣話,也不知道她有產後憂鬱的症狀,每每看到她流淚,就忍不住又一陣無名火!「你有這麼尊貴嗎?都不能念嗎?哭什麼?不知道的人說不定以為我在荼毒你咧!」

桂香崩潰得在婆婆面前跪了下來,「媽……不是這樣啦……媽……對不起……」

婆婆看她這麼低聲下氣,心裏一陣翻騰,有生氣也有羞憤,卻拉不下那要命的自尊。「你把我孫女弄哭了啦!」她粗暴地解開桂香背上的揹帶,抱走孫女,「你慢慢跪你的,我看我們去外面吃算了!」

婆婆關了爐火,拉著公公往外走!公公一邊回頭張望著說:「你這是幹什麼?你這是何苦來著?」

屋裏突然靜謐下來,桂香糾心地哭了一回又一回,她跪在原地,感到無助與絕望……她希望此刻先生就在身邊,可以抱著她、安慰她說:「沒事!沒事!媽媽只是一時生氣,事情過後就會好的。」

一股無形的沈重壓力,經常使桂香莫名地喘不過氣來;夜裏,女兒依然哭鬧,片段的睡眠、產後繼續暴瘦,她無法再有奶水了。

桂香顯然地壓抑自己的情緒,在陌生人面前不隨意宣洩!她付了費準備離去,我安慰她說:「婆媳問題並非異國婚姻才會發生,婆婆會慢慢理解你的,許多事都需要時間來淡化,你別太難過喔!」

桂香露出羞澀的微笑說:「謝謝……不好意思!」

「不會啊!謝謝你把我當朋友,願意聊這麼多。假使有空,不妨到醫院看一下身心科,先生不在身邊,你的情緒需要有個出口,很歡迎常來藥局聊一聊,不過醫師會給你更好的指點或用藥參考。」

「可是我在哺乳呢?」桂香的擔心,也是所有產婦的疑慮。

我拍拍她的肩膀說:「這類藥物在奶水中濃度極低,一般我們都會建議哺乳完後再服藥。」

桂香聽了,似乎放心許多。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