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心病 不是您想的那樣!
2015-09
  〔序一〕了解多一點,折磨少一點
  〔序二〕心靈容顏
  案例一:生產
  案例二:祕密
  案例三:劫難
  憂鬱症
  案例一:報警之後
  案例二:失蹤
  思覺失調症
  案例一:忘了呼吸
  案例二:需要理解
  案例三:多點耐心
  失智症
  珍惜生命中相遇
  失眠症
  妮魯和她的爸爸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附錄】身心醫療與社會資源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心病 不是您想的那樣!
  案例一:報警之後

阿成的頭髮很長,蓬頭垢面,也不刮鬍子碴兒。他幾乎每天都會來藥局買消炎粉一、兩趟,身體總是東一處傷口、西一處瘀青,口嚼檳榔,露出鮮紅的嘴角和黑垢的牙齒,時常一身酒臭,說話乖戾輕佻,讓人不寒而慄。

這兩年來,他開始出現在藥局附近區域,鎮日徘徊,遊手好閒。助理向我反映,有一天她去便利商店買早餐,阿成突然自廊簷下的大柱子後面冒出來,大聲吆喝嚇人,還神經兮兮地笑,擺出一副因嚇人得逞而得意的樣子。助理說:「這個人肯定是有神經病。」

一日,阿成拿來空無一物的藥袋,上面寫著第三級管制藥名,指定要買。「管制藥不能販售,一定要有醫師處方。」我這麼告訴他。他卻是語無倫次,完全答非所問,且脾氣躁動起來,一副要打人的架勢!

助理嚇得跑到藥局門口,準備一有任何狀況,就衝出門去呼叫求救。

當時,阿成站上了調劑檯,距離我很近,但無論我如何平靜、溫和地跟他溝通,他就是曲解我的意思,接著又是一陣咆哮!當時,我並不感到害怕,只是很傷腦筋。

阿成咆哮的聲音,令人震耳欲聾,但我不認為他會做出傷人的舉動,直覺他沒那分膽量。我相信他本質是善良的,只是有精神方面疾病。然而,藥局是公共場所,隨時會有病人來取處方藥,恐怕會被他嚇著,我不得不拿起電話報警。

說也奇怪,他看我打電話給警察,便乖乖退下調劑檯,坐在椅子上等候。我心想,他這種行為是否已經變成一種慣性動作呢?他是否連脫逃的勇氣也沒有呢?或者他意識到有人會對他不利嗎?

兩位警察很快地來了,其中一位才踏進藥局,就拍拍他的肩膀說:「阿成啊,你又鬧事啦!」

阿成指著我的臉,氣呼呼地說:「我沒有啊!是她故意不賣我藥啊!」

我把事情原委跟警察說了一遍,他馬上問阿成:「你說,今晚是不是有喝酒?」雖然我沒有聞到酒臭味,但想必阿成是經常酒品不好、會無理取鬧,警察才這麼問的吧?

阿成在警察面前顯得很畏縮,警察好說歹說終於架走阿成,但也只是在藥局外的廊簷下規勸他,就放他走了。

此後,阿成依舊會進出藥局買消炎粉,嘴上還自言自語說著自己才聽得見的話,偶爾也會問候我們:「吃飽了嗎?」卻不等人回答,便又瘋瘋癲癲地傻笑離去。他應該是希望有朋友,但又很害怕遭到拒絕吧?

我問過里長關於阿成的事。里長說,阿成被關過很長一段時間,這幾年才剛出獄,父母不跟阿成住在一起,每個月只給他一些零用錢,放任他在這附近遊蕩,成了居民眼中的不定時炸彈。

家人不想管他,里長也無計可施,我感到一陣心痛,因為阿成還那麼年輕!

就這樣,阿成持續著嚇人的把戲。這條路上的每個店家,都八卦地談論著他嚇人的事蹟,例如在便利商店與人起口角,還惹得人家告他。

偶爾,阿成也會慘遭惡人修理,弄得傷痕累累,再來藥局買藥。許多人向警察反映,應該將阿成繩之以法。但是,警察說他並無犯意,也無傷害他人的證據,因此不構成拘捕的理由。

一天午後,我走進藥局,助理說:「唉呀!早上阿成竟然站在藥局前的通道上,面朝馬路脫褲子啦!他把褲子拉上拉下,重複好久,還一邊對路過人車癡笑。」

當晚,一位菲籍太太來藥局買假牙黏著劑,與助理閒聊,才知道阿成就住在她家樓下。她說,阿成經常在半夜大吵大鬧,吵得她睡不好,兒子甚至為此換找夜班工作,白天才能好好睡覺。

阿成明明是一個人住,跟誰吵呢?她也非常不解!她說,阿成小時候成績很好,愛打抱不平,是同學們眼中的英雄。有一天放學回家路上,遭到一群同年級的學生埋伏圍毆,才開始變得憤世嫉俗、性格丕變,還逃課、蹺家、打架,國中差點畢不了業!

阿成結交了惡友,在一次鬥毆事件中,頭部受了重傷,行為更加怪異,有時會對著牆壁喃喃自語,有時會用怪異的眼光瞧著人家,然後發出瘋癲似的自語自笑聲。這位菲籍太太只要看到阿成,總是嚇得趕忙躲回家去,緊鎖大門!

阿成的情緒起伏不定、四處滋事,有時又過於安靜。他的生活彷彿輪回在一場難以修復的不幸裏,每天在酒醉而神智不清中度過。

我詢問過一些身心科醫師,他們都說,如果他信賴你,願意聽你的話,你就把他帶來門診;透過門診評估,醫師可以做出明確診斷,若是符合重大傷病或殘障等級,可減免部分看診負擔,不用憂慮看診要花錢這件事。如果阿成願意順從地服藥,症狀就會慢慢改善。

一日,見阿成從藥局前走過,鬆垮不整的襯衫垂掛在黑長褲外,頭髮長而披散,臉上滿是油汙,頭低垂著。

我摘了一根香蕉走出去,在他的背上拍了一下,他像是被嚇了一跳,瞪大眼睛回頭看我:「你……你想幹什麼?我……我沒有惹你喔!」此時,他的思路清楚,說話卻是結巴。

「沒事啦!我們的早餐有香蕉,想問你要不要也來一根?」

他猶豫著,然後雙手插在口袋裏,喃喃自語地說:「我又不是猴子,猴子才吃香蕉……」便走遠了。

助理看著這一幕,躲在藥局門內笑個不停。我一臉無趣地走進來說:「香蕉含色胺酸,對身體好呢!不吃就算了,今天沒有成功,下次就看你表現了。」

助理不甩我,「再說吧!藥師,你可不要熱心過頭喔!」

一回,外頭下起大雨。忙完眼前工作,一抬頭就看見阿成,手上不知拿著什麼,在藥局廊簷地上,反覆地擦過來擦過去!我要助理快去看看,她趕忙衝了出去,發現阿成竟拿著抹布和衛生紙,一手抓著一坨狗大便,一手拿著溼抹布用力地把地上擦得乾乾淨淨。

望著這一幕,我和助理都驚呆了!阿成擦乾淨後,就逕自離開。附近鄰居面露訝異,「藥師,剛才那個人不是……」說到這裏,她便壓低聲音,「那個神經病嗎?」

「他是惹是生非沒錯,也有點不正常,但沒喝酒的時候,其實很善良。別那樣說人家啦!」

鄰居不好意思地點點頭:「大家都這麼說,我也就跟著這麼說,剛剛看他那麼做,我還真的好感動!」

這件事情過後,附近鄰居對阿成都變得友善很多,當他再來藥局買消炎粉時,助理對他的態度也改變了。她說:「藥師,哪天阿成真的肯聽你話,我也陪你們一起去醫院好了。」

我想,上次那根香蕉還是發揮作用了,儘管他沒有接受,但我知道他接收到我的心意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