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心病 不是您想的那樣!
2015-09
  〔序一〕了解多一點,折磨少一點
  〔序二〕心靈容顏
  案例一:生產
  案例二:祕密
  案例三:劫難
  憂鬱症
  案例一:報警之後
  案例二:失蹤
  思覺失調症
  案例一:忘了呼吸
  案例二:需要理解
  案例三:多點耐心
  失智症
  珍惜生命中相遇
  失眠症
  妮魯和她的爸爸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附錄】身心醫療與社會資源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心病 不是您想的那樣!
  案例二:失蹤

隆賢念高二,弟弟隆聖只小他一歲,在藥局隔壁的便利商店打工。偶爾,隆聖會來藥局買止痛藥,日子久了,我感覺不對勁,有一次甚至在藥局就吞了兩顆!

我擔心經常服用止痛藥,會為身體帶來副作用,問他:「頭疼次數怎麼如此密集?你吃太多止痛藥了!阿姨擔心這會傷害你的肝臟,廣告雖說不傷胃,其實還是會的。」

隆聖的白眼球裏經常充滿血絲:「藥師阿姨,不瞞您說,我晚上都無法睡好覺!」

我納悶地問他:「為什麼呢?你才高一,年紀輕輕的,有什麼煩惱呢?」

他說:「不是我睡不著,而是被哥哥吵得睡不好。」

原來,隆聖與哥哥擠在一個房間睡覺。

隆賢自小成績優秀,個性內向,雖很少主動與同學互動,但在班上的人際關係並未出現困難。

升上高中後,他的成績維持在中等程度。高二開始,他告訴弟弟,耳朵旁常聽見有人交談的聲音,卻找不到聲音來源。這些聲音幾乎都在評論他的一舉一動,甚至還會要他坐在椅子上不准起身,假如他不從,便予以謾罵。

由於日夜持續聽到人聲,隆賢的睡眠狀況很差,經常到凌晨還不能入睡,多少也影響了弟弟的睡眠品質。

隆聖一早上課去了,隆賢往往睡到十點才醒來,不是遲到,就是曠課。家人擔心,屢勸他去就醫,卻都被拒絕。

隆聖的睡眠受到哥哥的影響,久而久之造成習慣性頭疼問題。聽到這裏,我感到憂心,告訴隆聖:「哥哥的精神狀況是出了點問題,這需要身心科醫師的診斷,並非不治之症,只要能解除障礙就會沒事,你不要擔心。一定要請媽媽讓哥哥儘早就醫,對他才有幫助。」

隆聖點點頭,回隔壁的便利商店上班。隆聖的爸爸是計程車司機,收入拿來支付他與哥哥的學費,已顯捉襟見肘,因此隆聖必須半工半讀。每當他輪值大夜班時,同事都能體貼他的處境,儘量幫他,讓他多點休息時間。

而隆賢則因精神遲滯,很難維持注意力,思考速度減緩,記憶力也愈來愈糟,以致成績顯著滑落,月考常有四門科目不及格,以致高二必須重讀。

為此,隆賢受到家人極大的責難,他也感到相當難過,要求自己在新學期要做出徹底的改變。

新學期開學,隆賢重讀高二,耳朵依舊聽到吵雜人聲,在新班級更形畏縮。他不讓同學知道自己的身心狀況和讀書進度,懷疑同學們因競爭成績而處心積慮地扯他後腿。

隆賢的舅舅在一所高中擔任教職,得知狀況後,主動與老師聯絡,請老師多關照外甥,也打電話到醫院身心科諮詢。

醫師表示,隆賢聽到不見人影的聲音,是所謂的「幻聽」,透過藥物可使病情獲得控制。醫師希望舅舅能陪隆賢赴門診,接受專業的診斷。

隆賢本來就比較聽舅舅的話,拗不過舅舅的堅持,終於去了一趟醫院。

診斷報告出來,醫師認為隆賢有妄想(特別是奇異內容的妄想)、有幻覺(特別是批評性或對談性的聽幻覺)、在學校或家裏也有負性症狀(如情感平淡、思考或語言貧乏、生活退縮等)、人際關係有明顯且長期性的變化、社會生活程度降低、患病至少六個月以上,罹患的是思覺失調。

舅舅感到不可思議,為何會罹患思覺失調呢?見隆賢低頭不語,舅舅不再多問,只用手攬著他的肩膀,提醒說:「醫師開的藥,要好好服用,知道嗎?你有什麼解不開的心事,可以傳簡訊給舅舅啊!」

回家後,隆賢想起舅舅對他的愛護,想按時服藥,但另一個聲音卻不斷告訴他:「別吃!」

媽媽發現隆賢不但沒有進步,還常自個兒發笑!本來想再聯絡弟弟,但那天買菜時,聽一位熟識的婦人說,她家隔壁有個孩子也會自言自笑,還故意兩眼往上吊。後來去某間廟,請乩童作法喝符水,就好了!

隆賢媽媽雖然不太相信,但只要能幫助兒子恢復正常,她還是願意一試。

於是,隆賢就被媽媽帶著四處跑宮廟,病情也因不斷拖延而愈發嚴重。

一天,隆賢失蹤了!家人慌慌張張地報了警,還是遍尋不找。日子一天天過去,媽媽為了他而形容消瘦、眼眶紅腫;隆聖躺在床上,一想起哥哥,眼淚就直流!

隆賢消失了近一個月,警察終於來電通知,有位少年在某公園附近的小吃店、網咖等地四處遊蕩,全身既髒又臭。他穿著高中制服,自言自笑,被帶回警局,尿液驗出有吸食安非他命的反應!警方循著制服上所繡的名字,查出已有備案,便打電話通知家長。

舅舅得知消息,急急忙忙地衝到警察局。全家人正慶幸找到隆賢,警方卻表示,隆賢因為吸毒,必須進勒戒所。

勒戒期間,隆賢也接受了身心科的治療。剛開始服藥時,出現最難受的噁心、嘔吐、頭暈、煩躁等副作用,幾個月後就慢慢改善了。他開始感覺人比較清爽,耳邊的聲音愈來愈少了,服藥順從性也慢慢地變好。

這段時間,不但全家和舅舅都來探望,連老師也寫信來關心他,給他溫暖的勉勵。

一日,隆聖笑嘻嘻地經過藥局,眼神直往裏頭探,我招手請他進來,問他最近發生了什麼好事?他才把這陣子哥哥的變化,一五一十地分享給我聽。

後來,隆賢回家了,兄弟倆常在晚間一起慢跑,回家前總刻意繞來藥局打聲招呼:「藥師阿姨好!」

我不僅為隆賢、隆聖開心,也為這個家庭即將展開的新願景而充滿歡喜。當我們領悟到,活著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希望,而是去尊重和溫暖彼此的心靈,才是真正的愛。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