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心病 不是您想的那樣!
2015-09
  〔序一〕了解多一點,折磨少一點
  〔序二〕心靈容顏
  案例一:生產
  案例二:祕密
  案例三:劫難
  憂鬱症
  案例一:報警之後
  案例二:失蹤
  思覺失調症
  案例一:忘了呼吸
  案例二:需要理解
  案例三:多點耐心
  失智症
  珍惜生命中相遇
  失眠症
  妮魯和她的爸爸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附錄】身心醫療與社會資源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心病 不是您想的那樣!
  案例三:多點耐心

國芬媽媽是童養媳,十七歲就嫁給自小一起長大的哥哥,婚後陸續生了四個孩子。然而先生嗜酒如命,脾氣暴躁,夫妻倆經常吵吵鬧鬧。

婆婆原本待國芬如己出,但兩夫妻吵久了,婆婆便開始遷怒於她。孩子們才念小學,先生便因酒精肝而住進加護病房,幾個月後便往生了!

婆婆將兒子的所有不幸,都怪罪於她!在這樣低氣壓氛圍中生活,她很不好受,決定去離家不遠的工廠上班。

她負責輸送帶的最後一個關卡——裝箱,工作相當耗體力,手指也常被鋒利的紙緣割傷,薪水不高,但她甘之如飴。

工廠沒有冷氣,粉塵導致她咳嗽不斷,婆婆不明所以,以為她老是感冒,怕她傳染細菌給孩子們,不讓孩子與她親近。三十年的母女、婆媳感情,在先生往生後,消逝殆盡,加上與孩子們緣淺,她愈來愈感到孤單。

一位男同事很同情她的處境,相處之餘漸漸有了感情,三十幾歲的國芬媽媽,梅開二度,又陸續生下三個孩子。

這段婚姻背負著前夫家人和四個孩子的不諒解,再加上新妯娌們暗中較勁,雖有先生挺著,但內心的交戰卻長年累月跟隨。國芬媽媽因睡不好覺而常頭痛,聽說感冒糖漿可以止痛,便到藥局買來喝。

她每次一買就是一箱,沒幾日就喝光光,儘管勸她要少喝,應該好好到醫院做檢查,她從不領情。身體的不適慢慢削弱她的耐心,漸漸地把不順遂發洩在先生身上,並藉著不斷飲食來平衡心緒,也因此變得愈來愈胖。

一日,她牽單車載著一箱感冒糖漿,等待過馬路。烈日炎炎,突然一陣頭暈,單車脫離了她的手傾倒在地,人也隨後摔在單車上。她的手腳嚴重刮傷,被送到醫院急診室包紮傷口。

之後,她到離家不遠的菜市場找朋友,巷弄彎彎曲曲,竟走到迷了路。

類似的問題不斷發生,小女兒發現不對勁,跑來找我。「她平日也會健忘嗎?」小女兒說:「會啊!早上告訴她的事,中午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吞嚥食物老是噎著,右手右腳會無力,昨晚洗澡時跌倒,站起來又跌倒再跌倒!嚇死我們了!」

「送她去急診,醫師說血壓太高,打了點滴之後,又安排斷層掃描……但是看不出什麼端倪,只好回家。」聽小女兒這麼說,我思忖道:「媽媽可能有輕微失智傾向喔!應該帶她到醫院詳細檢查,比較妥當!」

隔日,小女兒又來找我,「我媽怎麼好說歹說都不去,該怎麼辦?」我建議她:「至少要幫她掛個牌子在身上,上面註明她的名字、聯絡電話和地址,最好還是要家人團結起來說服她到醫院檢查啦!」

國芬媽媽才六十幾歲,過胖的體重加速雙膝關節退化、血壓竄高,騎車老是摔車,又經常在巷弄迷路,實在令人憂心!偶爾遇見時,我會建議她至少看一下心臟血管內科門診,把血壓控制住。她總是對我客氣地點點頭,最後還是未能付諸行動。

隔年,她動了膝關節手術,乘著住院期間,順便會診了精神科醫師,作了斷層掃描和核磁共振。報告結果出來,醫師說她的左大腦有許多微小堵塞,研判過去有好多次小中風經驗;而一邊手腳無力、吞嚥困難、空間感失衡等,則是失智造成。醫師建議家人再會診心臟內科醫師,先幫她控制血壓和血脂肪。

國芬媽媽由於過胖,術後復健一站立,就痛得眼淚直掉,再加上右手右腳無力,讓她更有藉口不去做復健。愈不肯動,躺著躺著,循環因此更差了;血壓控制時好時壞,總是叨念著吃太多藥!藥物服從性愈來愈差,失智也變得愈來愈嚴重。

一晚,她把先生當成前夫,劈頭就罵:「孩子們要上課,你喝酒喝到現在才回來,你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也不好好教導小孩,成天只會在外面混!」

先生莫名其妙,被激怒地反問她:「我沒有喝酒啊?三個孩子都大學畢業了……你……有毛病不成?」她抓起床上一個裝著麥子的枕頭,往先生身上丟去!「不要臉!還偷我的錢去喝酒!」

小女兒看不下去,忍不住道:「媽……爸從來不喝酒的,你有聞到酒味嗎?你別又找爸爸出氣了,好不好?」她把頭轉向小女兒說:「你…你…是你吧?你偷拿我抽屜裏的錢,對吧?我賺了那麼久,都存在抽屜裏,有好幾百萬,你偷我的錢!快還給我!」她想站起來追小女兒,可是才動一下,膝關節就痛得她哇哇叫!

那個晚上直鬧到凌晨三點,她才筋疲力竭地睡著。先生和孩子們都窩到客廳,不知所措。老二說:「把媽媽送去安養院好了,前幾日我打聽到淡水有一間不錯的,每個月四萬多……」

大兒子和小女兒都反對,「把媽送去淡水的安養院?離木柵太遠了,而且,誰會像自家人照顧她這麼周詳?」國芬媽媽的先生也反對,「你們媽媽雖然不能動又失智,但是她年輕時那麼辛苦,我不忍心。她現在脾氣不好,是因為生病了,如果換成是我,你們也要這樣把我丟在安養院嗎?」老二一聽,啞然以對,從此再也不敢提起。

自此,大兒子負責賺錢,兩個女兒負責照顧她的起居。她又能吃又能睡,只是照顧的人,吃盡了苦頭。

一天,小女兒來幫她取慢性處方箋用藥,她一邊等藥、一邊訴說。聽了陳述,感覺國芬媽媽的失智狀況似乎更嚴重了,「她目前的用藥是治療關節疼痛、降血壓等,是否再回診請精神科醫師重新評估用藥呢?」

「上次住院時,醫師未開處方用藥,可能是要等會診心臟內科結果再開處方,總之讓醫師來幫助她,也許可以延緩失智也說不定!」小女兒同意我的建議,「上次您要我買復健球給媽媽捏,我也一直還沒買,這次陪她回診,順便去買吧!」

國芬媽媽就這樣被家人半哄半騙,又去了一趟醫院,得到不錯的照護,但醫師也說了,想要再進步是不太可能,能減緩就算是進步。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