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賭城打工皇后——從賺錢到賺歡喜
2016-03
  〔推薦序1〕從青澀到成熟
  〔推薦序2〕願是天使那一邊
  〔自序〕阿草的奈米人生
  針耳朵醫師
  曾文溪畔少年英雄
  雙面情人
  啼笑姻緣
  洗碗工升經理
  要錢還是要命
  大A和小A
  變調爵士城
  把「大愛」背回家
  傷心路上
  荒漠甘泉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賭城打工皇后——從賺錢到賺歡喜
  啼笑姻緣

第一次離婚,前夫輸光了我婚前的積蓄;和同一個男人再度離婚,我不僅賠進了那幾年的奮鬥,還背負了七萬多美元的債務……

說真的,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會「離婚」。我努力經營婚姻,但離婚似乎是躲不過的宿命;生長在父親與繼母重組的家庭,既沒有「被愛」的經驗,也沒有「愛人」的能力,一旦婚姻出問題,離婚雖不是必須,卻是必然。

離婚年餘,我考慮到孩子的教育環境,遂於一九九七年帶著女兒返回美國。因美國不承認臺灣的離婚手續,也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決定和前夫再續前緣。

當時,前夫在拉斯維加斯工作,擔任米高梅賭場廚師部副主管,我送給他幾本幼獅文化為我出版的《美國臺灣人》,他就近送給了幾位朋友。正好本社位在洛杉磯的《新亞週報》,新開闢了拉斯維加斯市場,副社長因緣巧合讀到朋友轉送的《美國臺灣人》,在我返美前未經面談就錄用我擔任拉斯維加斯地方記者。

報社工作只要採訪、在家寫稿,時間自由,但無保險。我有心謀得大賭場有保險、有福利的工作,無奈賭場的職位均要求「一年賭場工作經驗」,初來乍到的我沒有申請資格,所幸前夫透過「員工家屬優先錄取」的管道,讓我謀得在賭場「洗碗」的差事,從每天晚上十點工作到翌日清晨六點,以爭取「一年工作經驗」。

我又利用週末兼差做房地產經紀人和翻譯工作,翻譯於我如探囊取物,眼睛看英文,雙手可打出中文,費時不多。然而,前夫的賭博習性已深入骨髓,隨著他愈輸愈多籌碼,我和女兒的幸福也漸去漸遠了……一九九九年感恩節,我再次向命運低頭,和同一個男人再度離婚。

第一次離婚,前夫不僅輸光了我婚前的積蓄,就連父親託管的存款都不翼而飛;第二次離婚,我不僅賠進了那幾年的奮鬥,還背負了七萬多美元的債務……

離婚後,我帶著女兒和狗去投奔已來美定居的父親。由於負債累累,又兼職了第五份差──每週六到中文學校擔任一年級老師;日子除了工作還是工作,精神除了疲倦還是疲倦,每天只能睡四個小時。

離婚後兩個月,前夫有意出發到中國迎娶一位湖南小姐,但盤纏稍嫌不足。他向我借錢買機票去結婚,雖然手頭也不寬裕,仍刷了信用卡一千多美元幫他買機票。

父親旁觀,冷冷說了一句:「你想當聖人嗎?」事後,前夫還了兩次兩百元就以為兩清,我就這麼被迫送了六百元紅包。

當新娘子在中國等候申請綠卡批准,前夫喜孜孜地拿結婚照片到我家獻寶,父親和繼母「欣賞」完以後,還很有風度地讚美新娘子很漂亮。他前腳走,父親後腳開罵:「他是不是二百五?離婚兩個月就結婚,還來顯擺結婚照片?」

新娘子來美後,前夫請我們出去相互認識,席間夫妻晒恩愛,你一口、我一口地餵來餵去,我和女兒坐在對面,只能「無語」。最可氣的是,因習慣使然(我總是和朋友搶著要付帳),女兒竟然還搶贏帳單給我付!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