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2016-11
  細水長流
  眾裏尋它千百度
  一帖良藥
  眾志成城
  肯特回家
  不怕碰壁
  善惡始於一念間
  鐵窗裏的讀書會
  傳風家書抵萬金
  是聰明還是無知
  用教育取代懲罰
  甦醒
  因果與素食
  二十一罐咖啡
  慈濟美國監獄關懷記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細水長流
◎孫慧珠

二〇一四年夏日午後,我在任職的克郡拘留所南塔走廊上,巧遇身著藍衣白褲的慈濟隊伍,由凱格雷(Kegley)警官帶領參觀監獄。

雖然我從沒參加過任何慈濟相關活動,但一直是捐款護持慈濟的會員,能夠在拘留所看到慈濟人,實是又驚又喜──喜見藍天白雲飄進拉斯維加斯的監獄,將慈悲與救贖化作行動。

他們一行十二人站成一排,和藹可親地與我打招呼,除了制服整齊之外,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大家都一樣高」;當我回頭看到不遠處的西方人,覺得比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大家都一樣矮」,包括我在內。

我從臺灣移民到美國近十九年,在克郡拘留所擔任監獄警官十三年,平均每天有三千五至四千人被關禁於此。

近年來,由於暴力犯罪事件不斷增加,監獄被囚人數也隨之上升。在獄方憂慮愈關愈多人時,坊間報紙將克郡拘留所評價為「二星飯店」,比喻關在監獄裏的人都能享受一個床位、每天三頓飯的待遇。

話雖如此,克郡拘留所比起飯店和餐廳,生意可謂蒸蒸日上,已到了「人滿為患」的地步。

南塔的邂逅,是我和本書作者之一鄭茹菁師姊的初次見面。過去在報章上常常讀到她的文章,如今看到她本人很自然地感到熟悉,再加上慈濟人隨和喜悅的笑容,永遠積極開心的態度,與監獄裏的負面氣息真有天壤之別。

監獄是一個非常消極的地方,犯人常有抱怨,管理不是件容易的事。警官每天和他們鬥智,還常常要鬥勇使他們屈服,長期下來,很多警官也變得很負面消極。

佛教在美國不如基督教及天主教那般普遍,宣傳起來也是困難重重。兩年多前,慈濟人克服萬難,在克郡拘留所開了一堂以「靜思語讀書會」為名的佛法課。

陳坤元師兄等總會志工,每個月抽出一天時間,早上六、七點鐘出門,從洛杉磯開車到拉斯維加斯,進行二至三小時的課程後,再開車返回洛杉磯,往往到家夜已深了。

課程進行之初,慈濟人遠道而來,卻發現承辦人員竟忘了編列上課名單,以致發生「沒有人來上課」的窘況。補救辦法是警官帶著志工一間間牢房去邀約,若有兩、三個人自願上課,就讓志工和獄友在牢房裏就地上課。

第二個月,還是發生了同樣的情形,我和其他同事都覺得很過意不去。由於課程在星期天,承辦人休假沒上班,好不容易找到他,又給了一個錯誤的名單……前幾個月就在狀況連連的情形下過去了。

然而,不管能說動幾個人上課,慈濟人還是很積極地為獄友上了一堂又一堂的課,陳坤元師兄說:「只要有一個人願意上課,我們就沒白來了。」

慈濟人每個月花時間及車資,志願來監獄勸人向善,卻受到如此待遇,我曾在內心懷疑,到底他們可以堅持多久?還好,監獄宗教課程換了一個主辦人員,在他的大力支持下,接下來的幾堂課,人數激增、大受歡迎。

獄方對於慈濟人不問收穫的態度大為感動,為了細水長流,居住洛杉磯的陳坤元師兄積極培養拉斯維加斯的楊大蓉及鄭茹菁兩位師姊,希望當地人做當地事,順利接下克郡拘留所的棒子。兩位師姊更是主動為更生人提供重回社會的協助,肯特就是一個成功案例。

乘工作之便,我有機會和一些參與過慈濟讀書會的獄友聊天,他們都很肯定學佛的好處,以及對人生價值觀的正向引導,同時學會感謝別人、樂意與人分享喜悅和回報別人的好意。

許多獄友來自社會最底層,父母親本來就是社會的負擔,他們在這種環境下長大,也跟隨父母的腳步一錯再錯。或許有人難以相信,他們一輩子都沒有得到正面的影響,沒有人告訴他們什麼是對或錯。

慈濟人用佛法引導他們走向正面人生,進而引導他們貢獻給社會,形成一個雙贏的結果。我看到慈濟志工在監獄中默默耕耘、付出無所求,在這個重視名利及崇尚自我的泱泱大國,更顯現出慈濟人難行能行的難能可貴。

(本文作者為美國拉斯維加斯克郡拘留所監獄警官)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